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下一站美好第2章在线阅读

2021/10/15 2:25:29 作者:狼毒岁月 来源:17K小说网
下一站美好
下一站美好
作者:狼毒岁月来源:17K小说网
你问我“为何长发飘飘?”大概是:“忘不了,是我长发飘飘,你那一抹醉人的微笑,迷离我似水的年华,一年,又一年……”“你……不是早就说过了么?——若是我,有一天,不经意间忘记了你,请不要记恨,我累了,惦念不起了……为何仍却执著不肯放下?”“然,有的人,纵然忘不掉,却也没有放不下,只是……暂时不想再往前走了而已……”终于,你忍不住了“到底是要多少个长发及腰,又要多少次及腰而不断流?”“…………”“你望风而来,踏足我眉宇之间,静悄悄,羞答答,一声不响……”又转角,却发现“你初出茅庐,而他‘千帆扬尽,已不

系统知道自己这是看走眼了,他以为自己选定了一个任劳任怨的小天使。

没料到……居然是个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闷葫芦。

还是一棒子打不出半个字儿的那种。

可是主系统给他的限定时间快到了,如果在今晚之前他还不能绑定一位可以经过考验的宿主,他就要被抓回去返厂重修了。

系统:您误会了,给您做的任务是绝对不会危及到您的生命的,并且我们还有许多的工具可以供您在做任务的时候使用。

系统连续给林郁发送了好几个资料包,一边解说。

系统:您只需要在十年内刷满攻略对象的爱意值和恨意值即可,任务完成后您会获得乘以十倍的经验值。

只要积攒够经验值您就能自动解绑,并获得全新的身体和生命。

林郁阖上的眼皮动了动,系统赶紧道:现在就有一个任务如果您能完成,还可以再额外的获得双倍的经验值。

那也就是原值的二十倍!

系统原以为林郁会心动,但他只是睁开眼,平淡无波的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丰厚的奖励,肯定有难以突破的突破口吧。

系统有些汗颜,确实,眼下这个世界的攻略对象的好感度始终无法涨到五十,已经磨走了好几任宿主了。

恰好这个任务又被丢到了他的手上,原本是想丢林郁过去先打打难一点的副本,历练一下。

没想到他压根儿就不想接受任务。

系统:这个任务的确有难度,为了让您顺利通关,主系统特地给予了您三次使用特权的机会,您可以用这三次机会做除了改变攻略对象的任何事情。

林郁垂着眼眸思考。

他并非不怕死亡,只是觉得已经没有任何留恋,是生亦或者是死,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差别。

不过既然路已经到了脚下,他亦不是畏畏缩缩的胆小之徒。

制定对策,解决问题,向来是他最为拿手的。

林郁:我接受。

系统松了口气,赶紧将林郁投放到了世界里,

就这样林郁成了娱乐圈里一个正在被包-养的十八流小明星。

而且还恰好是和他同名同姓。

林郁默默的消化完脑内突然多出来的信息,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

这个世界留给他的时间不太多,原本十年的时间限制,只有三年不到的时间了。

若是没能在期间达到双百,任务就算失败。

林郁不怕死,却不喜欢失败。

而且由于是半路接受的任务,所以他除了原主的记忆以外,无法得知任何有关攻略对象的信息。

系统提议他可以用一次特权使用的机会,被林郁拒绝了。

这三次机会可以在关键时刻派上大用场,用在兑换信息上,是种浪费。

按照原主的记忆,林郁和攻略对象蒋易冥已经持续包-养关系六年有余了。

目前蒋易冥的好感度还维持在百分之四十五。

作为攻略对象,蒋易冥可以说得上是块难啃的骨头,天生薄情冷性,自私自利,偶尔会对引起自己注意的人或事挪点目光。

林郁就是这么一个得到蒋易冥注意的倒霉蛋。

那年他刚刚出道,在一部名不见经传的古装电视剧里出演男N号,扮相灵动俊秀,又有那么几分浑然天成的灵气。

将一个戏份不多的小角色演的很是出彩,竟让他小有几分名气。

经纪人趁势带他去了趟饭局,想让他和制片人大佬打点打点关系。

林郁对演戏或许还有点天赋,却不会做戏。

整场饭局,他安静而局促的坐在角落里,任凭经纪人怎么撺掇他,他都不接茬儿。

一顿饭吃的尴尬又扫兴,好在同场的小艺人也不只他一个,他不上,有的是人候补。

林郁本以为这只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饭局,可哪知道就是因为这次聚会,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

蒋易冥看中了他。

或许是他青涩局促的神情,或许是他笨拙的口舌,让十八岁的蒋易冥对他有了些许兴趣。

房间的灯昏昏暗暗,空气里飘散着氤氲的湿气。他无措的站在角落里,任由矜贵的少年将他从头到脚的打量着。

蒋易冥刚成年,发小兼死党就嚷嚷着要给他好好庆祝一番。

叫上一大伙人在所谓的高级会所里喝酒作乐。

他性子冷淡,但也还是年少的心性,又看着是熟人,就去了。

酒到三巡,一排鲜嫩可口的俊男靓女同时涌了进来。

说是个什么劳子项目的投资人的安排,无非也就是想借着美色从他们这里捞些罢了。

能站在这个房间里的都是经过镜头严格的考验,千挑万选来的。暧昧绚丽的灯光下,一个个妖娆的妖娆,俊美的俊美,的确让人胃口大开。

其中还不乏已经小有名气的艺人。

蒋易冥却对这些没什么兴趣。

他懒散的靠坐着,神色冷淡莫测。他生的极好看,气场强大冷冽,半圈下来的目光都胶着在他身上,可惜没人敢舍身第一个往他身边靠。

蒋易冥举着酒杯,漫不经心的撇过一眼。林郁坐在最边边的角落里,他小口小口的吃着牙签上的水果,一头软毛上盖着橙黄色的光晕。

蒋易冥拿着酒杯的手一顿,来这种地方不巴结,不喝酒,甚至连人都不搭理,只顾着自己吃东西。

不是傻的,就是蠢的。

林郁细嚼慢咽的把果汁饱满的橙瓣咽下去,又戳起一块切好的香梨。

他赶了好几场戏,肚子空空,饿的不行。

因此什么都顾不上,只盯着眼前的盘子吃。

经纪人见他这幅呆头呆脑不开窍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就不管他了。

“什么这么好吃。”

林郁嘴里塞着半个没咽下去的梨,他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做了个男孩儿。

看年纪不大,五官炫目,即使是丢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也是最顶尖儿的那种。

就是脾气看着不大好。

满场里哪一个人他都开罪不起,林郁也不想开罪,他老老实实的回答:“好吃,我也饿了。”

蒋易冥挑了挑眉,突然定住细细的盯着林郁看。林郁想忽略都不行,他放下手中的水果,回望过去。

那模样,像个还没吃饱的小松鼠。

蒋易冥嘴角勾起抹意味不明的笑,说:“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林郁,林木森森的林,郁郁葱葱的郁。”

蒋易冥点点头,舌尖划过,缓缓地重复了一遍:“林、郁。”

少年还处在变声期,声带略微沙哑,说起话来有些不成调,念起、念起他的名字,却很好听。

他歪了歪头,视线落到林郁的耳朵上,粉粉嫩嫩的,像只兔子的耳朵。

蒋易冥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想要撩拨两下,林郁下意识的躲开,他掌心微微出汗,不太想明白蒋易冥这动作背后的意图。

好在看出他的躲避之后蒋易冥也没有过多的纠缠,他收回手,歉然的笑了笑,动作矜贵优雅:“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你的耳朵很可爱,没忍住。”

还从来没人说他可爱,虽然这话安在一个大男人身上很奇怪,但林郁摇摇头,还是轻声的和他说了声谢谢。

蒋易冥不喜欢乌烟瘴气的场合,没怎么多留,后半场便走了。

林郁便一直呆呆的坐在角落里,他还很庆幸没人过来搭理他,让他不用绞尽脑汁的去应付这些人。

若是真的一不小心得罪了谁,那一定很麻烦。

林郁不晓得的是,蒋易冥对他表露了些意思,那些蠢蠢欲动的人才歇下了念头。

“小郁啊。”带他来的经纪人端着杯酒笑眯眯的坐到他身边,道:“傻坐着干什么,来跟哥干一杯!”

林郁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经纪人便道:“你瞧,这就不给面子了不是?就一杯酒嘛,来来来,以后咱们小郁一定大红大紫!”

“干了这杯酒!”

林郁涨红脸,他想拒绝,可也的确没有找到适合的理由拒绝,便接过酒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他会喝些酒,酒量却不好。

一杯薄酒下肚,脸上已经飞红。

“张哥,我、我想先回去。”

他以为经纪人会找借口让他再多呆些时候,没料到这下却爽快的答应了。

林郁得了允诺,立刻出了房间。他额头上浮出些汗,浑身燥热的不行。

他扯了扯领口,觉得胸口燥热的不行。

林郁跌跌撞撞的走了两步,已经开始脚步发软,某个地方开始发胀发热,让他惊慌又羞耻。

他咬了咬唇,还想撑着走出一段路。

最终林郁身形晃了晃,倒在了地摊上。

他不会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别人,可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林郁难受的在地上磨蹭着,紧接着他看到了一双澄亮的皮鞋。

做工精美,是用最上等的牛皮人工手制而成。

林郁顺着这双鞋往上看去。

长得漂亮的少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有着极为利落干脆的下颚线,红红的薄唇如同夜里热烈绽放的玫瑰。

他定定的看着他,却又不像是在看他,而是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的模样。

那目光让林郁有丝丝胆寒。

蒋易冥半蹲下来,用指尖勾住林郁的下巴,哪料到只是轻轻的触碰,都让林郁的身体颤抖不已。

他的理智让他赶快清醒,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往蒋易冥身边爬去。

蒋易冥舔了舔嘴唇,眼尾暗暗发红。

药下的这么猛,林郁这个雏儿肯定是受不住了。

他状似关心的说:“你怎么了,是不舒服么”

林郁拼命的克制住自己,不愿让shenyin露出来,说话断断续续:“请……送我,去医院”

说完他浑身抽了抽,只觉得浑身都要被烧干了。

一只冰凉的手掌捂住他的额头,那感觉就如同即将渴死之人喝到了泉水,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往蒋易冥身上靠。

蒋易冥顺势将林郁抱了起来。

随后的事情简直就是场噩梦,药效让他糊涂却又痛苦。

一时在天堂,一时又在地狱。

蒋易冥血气方刚,正是最为冲动的年纪,对他并不客气。

林郁痛的浑身痉挛,蒋易冥却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他来不及顾及林郁的感受,本能的潜藏的兽性让他将理智彻底的丢在了脑后。

那是林郁二十三年以来,经历过得最痛苦,最混乱的一个夜晚。

林郁垂着眸子,将炉火关闭。

天已经微微亮,再过半个小时,蒋易冥就该醒了。

他起来给蒋易冥做早餐。

一碗汤面,搭上煎的金黄的荷包蛋和两颗翠挺的小白菜,看起来鲜香可口。

睡眼惺忪的走出来,上半身还赤-裸着,结实精壮的肌肉线条优美而充满力量。

犹如一头养精蓄锐的豹子。

美丽之中暗含着危险。

林郁和蒋易冥‘同居’这些年,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即便是简简单单的食材,在他的手里也能做出别翻的美妙滋味。

“先吃口面吧,早上饿太久对身体不好。”

蒋易冥的目光从林郁的身上滑落到脸蛋儿上。

他笑了:“秀色可餐,看着你就饱了。”

林郁抬眼猝不及防的对上蒋易冥的眼眸,深邃黑亮,带着几分朦胧和慵懒。

他心脏骤的一停,如同被击中,微小的电流窜过全身。

为了避免被蒋易冥看出异样,林郁只得微微颔首,不说话,默默的将面端到桌子上。

蒋易冥了然的挑挑眉,老样子,还是那么闷,而无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太子爷之第四章

    想到什么就来什么,正当白莞莞记起来中年妇人的那句话后,她便隐隐约约地听到门外传来了一些匆忙的脚步声。连带着的,还有一些人说话时的嘈杂声响。这些人正在关切地询问着什么,大概是在担忧那位贵族小姐的病情。在这些声音里,那中年夫人的声音尤为清晰——“珀西瓦尔小姐,她就在屋子里,您就随便看看吧,千万别为这种人

  • 网*******漫第十章在线阅读

    天还没有亮透,罗林便打包了简易的行礼,几件衣裳,一双布鞋,还有和宝贝似的用单独一个布袋装着的灵石。朝露凝聚在路旁的草叶上,一边的花草似还没有睡醒,耸拉着脑袋。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少年快步行走在下山的路上。罗林穿着上山时候的衣服,因为草鞋破损严重,只有用淬火峰外门弟子的灰黑色布鞋。倒不是他怕回家弄坏了淬

  • 我的房东女神之火球、火球(9)

    距离上次大人物进城已过去三天,三天内太阳照常升起,黄洋照常值班。好似当晚根本没发生过一般。尤其那只巨兽,如此庞大的存在,却好似水滴入大海,无影无踪,没有一丝意乱,就这么静静沉在城主府中。只是偶尔的城主府进进出出的进货车队,见证着那只巨兽的存在,提醒着人们当晚的情形。提醒着黄洋那丝滑的青纱和淡淡的香气

  • 高手春天里第五章在线阅读

    安言学习了一下理论知识,又在店长的指导下进行了一次实践练习后,便正式开始工作了。这家店铺和正规的药剂公司有很大不同,没有自己的药剂师,店里的药剂全都是附近的药剂师寄售在这里的。而安言需要做的,就是对这些寄售过来的药剂进行仔细的检测,以及数据记录。本来像这种小店铺的药剂检测员,还需要兼职药剂的定价工作

  • [综英美]厄难女神未婚夫?

    “你们给我住手!”就在这时,巷子里传来一道诱人的女声。听见那声音,三人都露出邪恶的笑容回头,当看清对方的衣着样貌时,都纷纷的吹起了口哨。“这位美人,你难道是想替他出头吗?”“要不你直接以身相许,那我们就不欺负他了,就只欺负你,你说好不好?”“大哥,二哥,你们两个这样太坏了。因为学我这样说,美人要不你

  • 学霸攻略第7章在线阅读

    精灵一族的禁地。那高达将近百米的生命之树已然枯萎,发黄腐朽的落叶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原本苍劲有力的枝杆也萎缩了。几颗篮球大小的星光环绕着生命之树。那些都是还没有长大的小精灵。当林克带着阿加莎和三个精灵军团长来到生命之树下,几个小精灵顿时飞了过来,环绕在林克的身边。作为精灵王的林克,他能够轻易感知小

  • 网游之巅峰战歌第6章在线阅读

    惟妙却又递给我三炷香,道,“点香吧。和你的哥们说再见。”我如同提线木偶一般按照她说的做,点香,祭拜。见我做完这一套,惟妙脸色难得露出了笑容,她拍了拍我,道,“好了。现在应该没事了。”我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惟妙送我走出公墓,招手拦下了一辆车,然后对我说道,“你先上车回去吧。我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她一直

  • 我的模拟城市能提现第10章在线阅读

    笫十三章傻小子死里逃生张小弓死后,天怒人怨,超强风暴席卷整个高雄,接连下了几天几夜的雨,好像大海都发怒了,听老人们说,当时海浪都有几层楼高。何虎、石陀、矮脚虎把张小弓的尸首抬到红树林里安葬,阿宽的尸体也摆在一边,雨水打在他苍的脸颊上,流向他的嘴角渗入他的嘴巴。兰花一直死死盯着阿宽没有血色的脸,她非常

  • 蓝夜传在线阅读第九章

    刘诗泽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方面是因为邵叙如此不给面子,另一方面则是周加宜的多管闲事。她并不想跟颜韵结仇,所以都是在听说颜韵对邵叙没意思之后,才动了心思,今天这话要是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看她,颜家又会怎么看她。刘诗泽面色不善,周加宜也看得出来,她在心里冷笑一声,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诗泽,如果你想得到一

  • 仙无学院在线阅读第四节

    “你们怎么过来了?有事儿不会打电话吗?大半夜的,躲在这里,是想要吓死谁吗?”秦公子看着几个人,简直无语了。“公子,我们也是没办法,您的电话这几天似乎是有点问题,不是打不进来,就是打不通,要不要帮您换个号码什么的?”“少管闲事,你们找我什么事,快点说!”“公子,您还得回去公司一趟!大小姐说她想要出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