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女尊之相见欢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2/6/23 20:14:28 作者:紫月纱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尊之相见欢
女尊之相见欢
作者:紫月纱依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不是新鲜事儿,可穿越成穿越女的女儿,似乎就有点难度了。神啊!她怎么就这么好运气呢?叶阑珊无语问苍天。叶阑珊,二十一世纪宅女一枚;苏绣儿,十五世纪三从四德女一只。同一时空不同年代的穿越女们,竟在女尊世界相遇了。☆我的完结文,求订阅☆

公鸭带领大家向企鹅qun岛外围开阔的海域游去。鲸qun不断集结腾跃着,将本已波涛翻滚的海面打得飞浪四起,洋溢着腾腾的杀气。正在觅食的食虾鲸见到鲸qun的到来,纷纷远远避让。鲸qun舍我其谁的霸气让我的心也随之激动了起来。与鲸qun会和,老鲸王扯开嗓子对我们喊:“太阳部落的男子汉,你们认为该如何对付一头庞大的蓝鲸?”

“疲劳战术!”石头率先答道。

“要想叫一头成年蓝鲸疲劳,我们会更疲劳!多多你怎么看?”

远远的,一头蓝鲸潜入水中,巨大的尾鳍扬起大片的海水。似乎它并不在意虎鲸鲸qun的到来。因为有更容易捕获的小型猎物,通常鲸qun是不会去招惹这些大块头的。

“我不知道。”

“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好,你要是知道了就不是企鹅qun岛的新成员了。”三道疤突然大笑着说,“这样的围猎很危险,也并不是总会成功。我需要有勇气的帮手。企鹅qun岛这样的帮手并不多,你们愿意证明给我看吗?”

“为什么不!”我和石头异口同声道。

“攻杀蓝鲸我们需要五个编队,左前编队负责咬住它的左前鳍、右前编队负责右前鳍。左后、右后编队最危险,负责尾鳍的左右两侧。左尾鳍由我和这位叫做风哨的兄弟负责,现在,右尾鳍缺少合适的勇士,你们愿意担负这份危险的任务吗?”三道疤盯着我和石头说,“这很危险,你们必须要想清楚。”

“危险之一,咬住它后它会深潜水,我们需要足够的闭气时间;危险之二,蓝鲸力道强劲的尾鳍会把我们的身躯像海藻一样摇摆起来,甚至会将我们抛向天空;危险之三,如果你的牙齿不够坚固,那就会失去谋生的利器。”我说,“第五编队由老鲸王带队攻击它的软肋?”

“还包括压制它不让它出水呼吸!”老鲸王笑着说,“看吧,我就是个刽子手。可是比起巨大的鲸舌的YouHuo,一切又都是值得的。”

企鹅qun岛澎湃的男子汉气场狂潮般奔流而过,激活了我身体的每一块血ròu。

“放心吧,太阳部落的勇士从不缺乏团队意识。我的兄弟虽然有点软弱,却是我最好的帮手。区区一条鲸尾我们还应付得了。”

“石头,”我沉声道,“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兄弟,就不要再说这种有辱部落声誉的话!”

“看来企鹅qun岛的新成员明了了我们的意图。那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远方,那个大家伙即将成为我们的美餐。出发吧!”

三道疤一声号令,鲸qun奋力游向那头漫不经心的蓝鲸。杀气腾腾的鲸qun,将海面翻腾成一片片白色的雾气。那头蓝鲸感觉到气氛异常,遁入水中不见了身形。但鲸qun依然高速向蓝鲸的潜水方位游去。身强力壮的男性虎鲸qun阵容浩大壮观,比以女性为主的部落更多了几分杀气。

来到方才蓝鲸入水之处,先遣队伍已经锁定了蓝鲸的位置。在蓝鲸即将浮出水面换气的同时,鲸qun如约分成几个编队潜入海里。蓝鲸那庞大的身躯缓缓浮现。鲸qun分成四个编队分别扑向了蓝鲸的前鳍和尾鳍。前鳍攻击编队迅猛而准确的咬住了蓝鲸的左右前鳍,三道疤和风哨联合咬住蓝鲸巨大的尾鳍的左侧,我和石头则按照预先的安排狠狠咬住了蓝鲸尾鳍的右侧。

蓝鲸在成年男性虎鲸qun的撕咬之下,身躯猛地一震,头顶冒出一串呼隆隆的气泡,奋力向前逃去。它那巨大的尾鳍大幅地晃来晃去,直晃得我头晕目眩,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第五编队的成员压在蓝鲸的头部,阻止它游出海面。但求生的本能驱使它挣扎中拖曳着鲸qun向海面浮去。我的牙齿被它有力的尾鳍晃动得一阵酸痛。猛然间,蓝鲸在一声低沉的怒吼声中轰然跃起,但前鳍的负重使得它不能轻松脱离大海的怀抱,瞬间跌落海水中,高高扬起的尾鳍则硬生生地将我的身体拽出水面,而后重重地拍下来。一瞬间,我的五腑六脏似乎都要被震碎了,眼前一阵眩晕险些松开了zui。第五编队在蓝鲸跌入海水的同时,纷纷腾空而起,将身躯重重地压向蓝鲸的头部使其不能顺畅呼吸。缺氧的蓝鲸疯狂扭摆着身躯力求摆脱撕咬它的鲸qun。在这疯狂的垂死挣扎中,我的眼前只有不断翻腾的白色浪花。

不知道过了多久,蓝鲸的摆动终于逐渐滞缓了下来。浪花随之减弱,海水中却有了殷红的血色。

然后,在一声长长的悲鸣中,它,停止了挣扎。我的牙齿却依然死死地钉在它的尾鳍上,似乎和它融为一体了。

“嗨,多多,干得漂亮。你没打算和石头一样去分享美味的鲸ròu吗?”

三道疤的话叫我意识到石头已经不在我的身边。松开zui,只感觉整个zuiba麻麻的,却只见石头叼起鲸油向两位表妹献殷勤。

“哦,不,我现在我什么也咬不下来。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你是说你的zuiba麻木了是吗?”

“是的,非常不好意思。围猎成年蓝鲸,我还是第一次。”

“我得告诉你,现在,我的zuiba也是麻木的。”

“我的也是,小家伙!”风哨说。

“难道你们不是久经沙场的的老江湖吗?怎么会在猎杀一头蓝鲸之后zuiba酸疼?”

“猎杀成年蓝鲸,即便是最优秀的团队,一生也只会有那么几次。通常这种事情发生在挑战、赌注等情况下。”大角怪游来接过话茬道。

“我向风哨证明了我们自己。而你,你也证明了你自己。记住,不要忘记今晚的聚会,牙齿发麻的小家伙!”

不远处海藻表妹在静静观望着。快zui公鸭显然是将两位月亮部落的表妹说与大家了。两个女孩子置身企鹅qun岛本已醒目,三道疤这样精明的角色自然会意,向两位表妹处看了一眼便与大角怪和风哨游去进餐了。

企鹅qun岛的居民们进餐时虽也有地位高低之分,却没有太阳部落的秩序严谨。但如此之大的蓝鲸,即便是最低等级的巡逻兵也足可以饱餐一顿。我还是第一次如此贴身攻击这样一头成年巨兽,它疯狂的挣扎和巨大的力量使得我浑身乏力,于是任由洋流将我带走却一动不动。

“多多哥哥,你没打算享用你的大餐吗?作为一名勇士,理当得到美味的鲸舌作为奖励。”海藻表妹游来道。

“我需要休息一会儿。”我说,“同时回味一番方才惊险刺激的场面。”

“大家都看到了你的勇气。你黏在蓝鲸的尾鳍上须臾不曾松口。”

“难道大家不都是那么做的吗?”

“取巧和投入有着明显的区别,咬住和跟着游更是显而易见的不同。哥哥,消耗了那么多体力,你该吃点什么了。”

经过短暂的调整,身体轻松了许多,肚子也开始冒泡泡了。

“好吧,一顿美餐。”说罢我和海藻表妹径直向进食的鲸qun游去。

拥挤的鲸qun见到我的到来避开一条缝隙。三道疤喊着:“来吧,我的勇士,你有权利享用最美味的鲸舌,这是你应得的。”

“我只是围猎者之一,这没什么特别的。”

“围猎蓝鲸,最难应付的就是它巨大有力的尾鳍。三道疤安排你和石头做尾鳍钳制者,是对你们的考验,也是对你们的信任。”老鲸王咽下一块鲸ròu说道。

“很显然,我们的小家伙做得还不错。尤其是多多,他甚至配得上称为一名优秀的游猎族虎鲸。”

风哨的话叫我觉得很是不舒服。首先我不觉得游猎族虎鲸是什么高尚的qun体,其次我也从没想过要做什么游猎族虎鲸。于是我有些不忿地讥讽道:“游猎族虎鲸吗?没有自己的领海,只能流浪四方的家伙。”

“我们没有自己的领海?哈哈哈,整个海洋世界都是我们的领海,都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可以任意…”

“好啦,至少明天起企鹅qun岛就不是你的领海。你见识了qun岛的勇气和力量,美餐一顿,参加晚间的聚会,天亮之前就滚开吧!”

三道疤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和父亲一样的骄傲而蛮横。只有最自信和强壮的虎鲸才会有如此霸气的口吻。

“闭zui吧风哨,我的手下败将。如果三道疤不是看在我的薄面上他会撕了你。看你再敢不敢胡乱猜疑。现在,请你让开,腾出属于我们少年勇士的进餐位置。”

“来吧,多多,还有你的女友。”三道疤看了一眼海藻表妹,说,“你们彼此的眼光都不错。英雄配美女,天造地设。”

“呃,她…”

“好啦,不要解释了。进餐吧。”

我不知道该如何在众目睽睽之下与海藻表妹一起进餐,慌乱中咬下一大块鲸舌扭身退了出去。鲸qun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声。远离鲸qun,海藻表妹尾随而至。我将鲸舌用zuiba轻轻叼住,送到海藻表妹的眼前。我希望她能尽情享用这一顿美餐,我在成年礼之后第一次送给海藻表妹的礼物。

“哥哥,”海藻表妹欢愉地扭摆着身子,说,“你受累了,这顿美餐是属于你的。”

叼着鲸舌的我没法说话,只是执着地将鲸舌送近海藻表妹的zuiba,眼睛却殷切地看着她。

“好吧,倔脾气的哥哥。我们一起来。”

我和海藻表妹慢慢贴近,吻部几乎碰触到一起。只需要轻轻一拽,美味的鲸舌就会滑进喉咙,我和海藻表妹单独共进的第一餐便完成了。

“难道海藻是表妹,彩虹就不是表妹了吗?”彩虹表妹突兀间的一句话惊得我和海藻一哆嗦,身形分开同时zuiba一张,鲸舌随之飘到海水中去。只见彩虹表妹轻盈的一划叼起鲸舌遁去了,zui里还呜鲁呜鲁地说着:“谢谢多多哥哥的鲸舌!”

我和海藻先是一阵尴尬,而后相视大笑。

“我在想,和公鸭共享一片海域也许是错误的。”我有些无奈道,“你也看到了,一处Si密的空间有多宝贵。”

“哈哈哈,傻哥哥,你会独自拥有比这更好的领海的。奶奶说,你看起来老实巴交,却是最有野心的家伙。虽然我不知道奶奶何出此言,却知道她的话通常是对的。”

“岁月对于庸俗者不过是一段历程而已,对于智者却是思想的沉淀和积累。”我在想着姨奶何出此言,说,“姨奶是智者,但这回却是看走眼了。我的野心不过是一个温暖的家。”

“哥哥,一个温暖的家更是每一个女孩子梦寐以求的。没有谁会不喜欢安逸的生活。我只是隐隐觉得一些不安定的因素要打破这安逸。”

“你愿意留下来参加今晚的聚会吗?”

“我愿意,但是奶奶不会愿意的。如果我晚间不回去,她会担心的。”海藻表妹顿了顿接着说,“况且,我还将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做。”

“重要的事情?和你说的不安定的因素有关吗?”

“我也不知道。但愿只是我的错觉。”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短暂的沉默,海藻表妹正视着我说:“我知道你勇敢、善良、智慧、执着、强壮,但没有部落的保护,独自在外要学会照顾自己。石头表哥虽然看起来有点油滑,但擅于从自身利益的角度处世。我不想你再被伤害,比如鳐鱼、比如围猎。我不想看到你委屈的眼神。”

“知道了,表妹。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做到的。”

海藻表妹母亲般的口吻温暖着我的心。她洞察了一切并理解我的行为。生命中能得知己如此,再大的委屈都像暴雪落入大洋,片刻即消失不见。

“我们该回去了。天色不早,免得奶奶担心。”

“你还没吃点什么,等等,我去…”

“哥哥,不必了。很难为情的。”

“呵呵,好吧。一个乱糟糟的光棍儿集中营确实不适合淑女久留。我就不挽留你了。”我瞧着海藻表妹说,“我可以经常约你出来聊天吗?”

“为什么不。”海藻表妹轻笑道,“我们现在是‘邻居’了不是吗?你只要长啸一声,我记得你的声音的。”

幸福好似温暖的阳光消融的哗啦啦的山泉水,又像是鸟儿觅到鱼qun后的欢鸣,更像是磷虾qun飘逸的舞蹈。此时它们幻化成一幅幅色彩绚丽的画面,在我的心中轮番映现。结巴了半天,我说:“这是个秘密,谁都不能知道!”

“哈哈,我的傻哥哥,你的啸声会响彻整个月亮部落的,怎么可能保密得了?”

“如果,”想了半天我说,“如果你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仪器安在身上,我们就可以通过兰光来传递信息了。”

“兰光?仪器?那是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个荒诞的想法。没有谁会相信兰光的存在。甚至连我至今都觉得这是匪夷所思的。

“呃…兰光,兰光就是…就是兰色的极光。奶奶说如果你和谁有心灵感应,就可以通过它知晓对方的心意。”

“是吗?不许撒谎。我可是要问姨奶的哟!”

海藻表妹再见到奶奶估计得是明年了。我松了口气,说:“当然,她是那么说的。”

“狡猾的坏蛋!”海藻表妹盯着我说,“也许,你没有我想像的老实。”

“呃…”

“好吧,哥哥,不管你做什么,我相信你都有自己的理由。你是个时常被误解的傻哥哥,不会介意被我多误解一回吧?”

“我不介意被误解,但害怕一直被误解。至于真相还原之前需要等待多久,我并不是很在意。”

“天黑之前我得赶回去。哥哥,你愿意送我们一程吗?”

“为什么不?那是我的荣幸。”

海藻表妹一声长啸,彩虹表妹和石头应声游了过来。彩虹表妹尾鳍轻轻一划,娇巧的身躯轻盈地与我平行泊在海面上。她用左鳍轻轻拍拍我的右鳍,说:“感谢你的慷慨,多多表哥。回去之后我会向姨奶汇报你们的出色表现。她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姨奶?你是说奶奶在月亮部落?现在?”

“不要听她胡说,她说的是你们的姨奶,也就是我的奶奶。”

我的心中生出几分疑惑,但这疑惑即刻便被打消了。自从奶奶变得衰老之后,已有多年未曾到访月亮部落了。

“两位表妹,我和多多的领海就是你们的领海。随时欢迎两位美女光临。我们会用最好的美味款待两位表妹的。”

“但这里既不安全也不安静,更适合集会而不是聚会。”

“彩虹表妹说的是。这是一处YuWang和野心泛滥之所在。”我接过彩虹表妹的话说,“但至少我们不再相距遥远。”

“那,今天就这样。我们告辞了!”海藻表妹说。

彩虹表妹和海藻表妹一个活泼、一个大方得体,却都是好姑娘。但我只对海藻表妹心生迷恋。又有谁能解释得了爱情的玄机呢?

海上的风没有停歇的征兆,总叫我感觉将有更猛烈的风暴到来,似乎这漫海的浪花只是可怕的白色风暴的先遣部队而已。

及至半路,彩虹表妹突然说:“我感觉,两位哥哥既然已经成年独立了,就该有个更阳刚成熟的名字。石头哥哥的名字还好,多多哥哥的名字太孩子气了。我们给多多表哥起个新名字好不好。”

“叫他极光好了。他最爱极光,又像极光安静且软弱,就叫他极光吧。”石头迫不及待道。

“软弱?石头哥哥,大家都看在眼里,多多哥哥并不软弱。他很有智慧,很沉稳。”彩虹表妹说,“我看,我们该叫他冰山,厚重而又纯洁。”

“冰山?哦,不!这个名字或许适合一位大王,一位统领了白世界的大王。他还没有那样的丰功伟绩。”

“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海藻表妹。”我说。

“冰蓝。多多哥哥像深蓝的大海,厚重沉稳而又蕴含丰富。还有点像海冰,纯洁清澈。”

“冰蓝!天呐,这是个好名字,它应该属于我!”石头叫道。

“冰蓝表哥…”彩虹表妹笑着对我叫道。

“这确实是个好名字,但私下还是叫我多多吧。”

“好吧,多多表哥,石头表哥,后会有期。”海藻和彩虹齐声道。

“后会有期,两位表妹。”我和石头应道。

目送两位表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我不由喃喃地冒出一句:“我总觉得,有些事儿怪怪的…”

“是的,我确实不明白为何海藻表妹会喜欢你。难道我不够优秀吗?我的冰蓝兄弟?”

“喜欢我?谈不上吧?”

“你是个善于伪装的家伙。或许你才是最狡猾的。看似愚蠢的聪明才是真正的狡猾。冰蓝!冰凉透彻的湛蓝。多好的名字,这本该属于我。”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看似精明的愚蠢才是最深的愚蠢。因为愚蠢的奸诈需要无数个谎言来掩饰、自圆其说。你总会不小心露出破绽。”我说,“你在猎杀蓝鲸时是怎样去假装很用心的?”

“假装?我…”

我侧过身抬起尾鳍狠狠地拍打了一下石头的肚皮。石头惨叫一声闪开了。我淡淡地说:“这是对你出卖兄弟的一个小小的惩戒。”

饱餐之后,企鹅qun岛的居民们自发地组织起来打发他们那大把的时间。娱乐的方式虽然老套,鲸qun却是乐此不疲。撇除娱乐因素,这或许同时是qun岛的社交和狩猎训练。

我并不想参与其中,只是混在鲸qun里看热闹。相较于部落的家庭氛围,企鹅qun岛的表演更多一些炫耀和比试的因素。成年男性虎鲸的竞技使得大海看起来更具有阳刚之气。

“多多,来,到我这里来。”老鲸王与三道疤、风哨并列着观看表演,见到我和公鸭混在鲸qun中冲我喊道。

我和公鸭并排游了过去,公鸭说:“现在,他叫冰蓝。”

“冰蓝?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这样的名字只能出自一个温婉的女孩子之口。”老鲸王笑着说,“看来你得到爱情了。”

“爱情对于我就像绿世界一样陌生。但今日起我确实叫做冰蓝。”

“这确实是个好名字,与你的性格很是相配。”三道疤说,“你的身上有着一些奇特的东西,是很多男孩子不具备的。但愿你会珍惜并一直坚守这种秉性。”

“他是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世界的。我确信他会是与众不同的。”

风哨总会说出一些叫我难以揣测的话,好似他看到了未来,并且能左右我的生命方向。

“企鹅qun岛是个有阶级但是松散的qun体。大家在这里都有生存的权利,谁都不能独霸企鹅qun岛。”三道疤盯着我说,“但承蒙大家关照,我的领海相对大一些。也许是谁都不愿意与我这个凶巴巴的家伙做邻居,所以,我的居住地周边有几个小一点的岛屿一直闲置着。”

我想起了我的兄弟石头的那个小岛,淡淡地说:“感谢您的小岛,这让我现在能够独拥那片礁石海区。”

“什么?不是独有,难道你忘了我的存在吗?你要信守自己的承诺!”公鸭突然冒出一句。

“是的,我确实当作你是不存在的。你不需要我时刻防备,所以我可以当作你不存在,安心地睡大觉。”

“我抗议!”公鸭扯着嗓子喊,“我...”

“好了,滚开吧!多多...哦不,冰蓝是说你是个善良可爱的家伙。现在,给我闭zui。”老鲸王不容反驳道。

“如果,”三道疤淡淡道,“如果你愿意,可以和我做邻居。”

我不明白风哨为何再次将小岛送与我,但却没了刚来时的紧张、局促和谨慎。沉思片刻,我说:“这未必能服众。”

“你们有谁反对我将一座小岛送给我们的冰蓝先生吗?”

“没有…”

“冰蓝先生,你的表现征服了企鹅qun岛、征服了我。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邻居!”三道疤不容推辞道。

随着一片水花翻滚,石头冒了出来,zuiba上却是一条鳐鱼。石头将鳐鱼送到三道疤的zui边说:“大王,请享用您的鳐鱼。”

“鳐鱼,还是送给大角怪吧。现在,我终于找到一座冰山来平衡一下你这颗烈日了。”

“什么意思大王?我没听懂。”

“他的意思是,你和多多,不,是冰蓝,你们又成为邻居了。”风哨淡淡道。

“邻居?我们?你是说叫他与我共享一个岛屿?”

“一个眼里只有岛屿的家伙就会失去整个世界。”风哨说,“太阳部落不是每个男孩子都那么优秀,否则就不会有日出和日落了。”

风哨的日落一说隐隐叫我觉得心里不是很舒服,却又无从发作。虽说大家都清楚,部落的兴盛和衰败就像月盈月亏一样不可抗逆,但没谁愿意听到不祥的预言或警示。就像没谁愿意在生的时候提到死。

“能把流浪粉饰得如此浪漫也是种境界。看来,太阳部落生活悠闲、安逸的我们是该对您羡慕、嫉妒、恨的。”

“看吧,我们的小男子汉蓝冰在维护他那个屡屡背叛他的兄弟。哈哈哈!”

风哨的大笑叫我的不舒服进一步增强,甚至强烈到了愤怒的程度。似乎在他的眼里我所思所做的一切都是幼稚浅薄的,似乎他的智慧和阅历就像天空中的飞鸟,可以俯视、鄙夷我。当这种倨傲展示在鲸qun面前,便愈发刺激了我的自尊心。于是愤怒终于突破我的理性,驱使我脱口而出:“来一场挑战以证明你不是真理的化身吧。挑战方式你来定。”

“武斗不可取,”大角怪大声说,“连我这个老家伙都能战胜他,说明战胜他并不值得骄傲。来一场文斗吧!”

“老鲸王,您是叫一个游历四方的家伙与我们这些刚刚开启生命之旅的孩子gao什么文斗?”石头同仇敌忾道。

“石头,就依老鲸王的来,gao一场文斗。我相信老鲸王会是个公道的裁判。”我说。

“我的文斗题目很简单。我只问你们,你们认为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生命的意义是成长为最优秀的部落统治者,维持一个部落的长久繁荣兴盛,拥有惊天动地的爱情。”

“石头的回答不坏。或许这也是企鹅qun岛几乎所有男子汉们的回答。现在,风哨,你的回答呢?”

“感知世界之美,追求刻骨铭心的爱。”

“你可以被称为一个痴情的旅行者。现在,冰蓝先生,你的答案呢?”

石头和风哨的回答乍看毫不相干,却是极度相似。但在我看来这都不是生命的意义,只能算是生活的梦想。部落的存在与否以及规模大小似乎只是生命依存的根基,散落在大洋各处的被淘汰的鲸王们,也证明不了王的生命就是有意义的。而如风哨般的游-走世界如果算得上有意义的生命,那遑论海洋,可以任意游-走在宇宙每一个角落的兰光和珍珠,岂不是可以代言世间所有的生命了吗?

“冰蓝,你的答案呢?”老鲸王再一次问道。

此时,我却忽然想起了哥哥胖胖。他的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如果他依然陪伴在我们的身边,不管他想要做什么、做成什么,都会有它的意义。而现在,虚无缥缈不知所踪的他,只有既往的记忆依然困扰着忆及他的亲友。

“存在和记忆。”我说。

我的话像突如其来袭来的严寒,瞬间将鲸qun的嘈杂冰封成寂静的冰原。良久的沉默,老鲸王说:“风哨,我不能说我们的冰蓝先生赢了。他的话道出了我一直寻而不得的答案。这虽是一家之言,而非普世的真理、至理名言,但是我不得不说,你败了。”

“既然老鲸王如此说,认输又有何妨。但我也想说一句,刺耳的真话未必是恶意的,恶毒却时常有着华丽的外表。”

“这是句有哲理的名言,我收了。拥有大海的风哨先生,您介意今晚留宿在我的新家吗?因为天明才是送客的好时机。”我笑道。

“为什么不,一个风平浪静的海湾有益于睡…”风哨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自相矛盾,转移话题道,“我会用精彩的故事让你的心变得和我一样开阔,开阔得能装下整个世界!”

我抬眼看看无际的夜空,又想起了兰光和珍珠,说:“世界?呵呵。海湾是用来安眠的,不是用来布道的。我不希望自己成为另一个灵魂的复制、输灌躯壳。我有自己的眼睛和大脑。”

“我最关心的是你的新家有没有我的份儿。”急切的公鸭尖着嗓子喊道。

“惟一的条件是不要带别的女孩子来。我怕她会爱上我而不是你。”

“哈哈哈哈…”

顺利的命运恍如夏季阳光般温暖而漫长,冬季黑夜的凄厉和寒冷似乎只是个不曾存在过的传说。如果这就是生活,天堂便不是一处值得向往之所在。但三道疤、大角怪、风哨身上累累的伤痕在提醒着我,坎坷和苦难片刻未曾离开,它潜伏并窥视着,意图在你猝不及防的刹那偷袭幸福。

如我所料,石头一如既往的秉性注定了将会向我示好。我还没来得及熟悉自己新的领海,我的“好”兄弟已经在那里巡视了。

“这是一片不错的海域。”石头总结评价我的新家,“我们可以联合起来互通有无。如此这般非但不分彼此,甚至有条件和机会组成一个微缩的太阳部落。待时机进一步成熟,我们…”

“公鸭,送客吧。”我说,“睡眠是平复内心喧嚣和恢复体力的最佳方式,而野心家的诡计则会乱了你的清梦。”

石头当然知道我的脾气。当黑夜像食虾鲸吞噬磷虾一样淹没了石头的身影,风哨迫不及待地说:“多多,如果你认为我是个偏执狂,这可以理解。但你应该明白,我没有对其他的男孩子偏执却偏偏对你偏执,自然有我的理由。”

“对我偏执的不止你一个。”想起了兰光和珍珠,我说,“太阳部落与游猎族彼此坚守的信念和原则都是为了维持自己的运行轨迹。道不同不相为谋,中年的你当然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如果你有耐心听我讲完一个真实的故事,或许…”

“我有一个可以不分白昼黑夜轮回给我讲故事的高手朋友。如果你想知道固执会带给你什么,我不介意让我的公鸭再送一次客。”我说,“你听,他们可能在寻找你。”

远处隐隐传来游猎族的啸声。我gao不懂这些流浪汉为何乐于奔命于白世界、绿世界之间,也不想gao懂这些。风哨显然明了我的心思,所以选择了沉默。我却有点后悔自己的邀请。因为,风哨与公鸭完全不同,不是个可以叫我踏踏实实睡觉的家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活在天界不容易初入江湖,我踏入了外汇交易市场

    我的金融交易之路——4Mingyue7777777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的地方,就有纷争。2012年8月,闭关修习了2个月的我,决心进入金融交易行业。初入江湖,我便踏入了外汇交易市场。在网上投了简历以后,我去市中心一家做外汇交易的公司面试,其实那时候,我对外汇一窍不通。我当时的想法很天真,先进入

  • 一零一号界之你不去做我哪有钱,我没钱又怎么养你

    南城大学城主干街道岔路口,一辆警车正在等绿灯,车上有俩人。开车的便是那个一枪制服乌文理的林风,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便是萧萱燕这位分局副局长了。“怎么样了,萧局,那个突然出现的修行者是什么水准,门道摸清楚了吗?”林风右手搭着方向盘,转头看向萧萱燕,如是问道。“深不可测。”萧萱燕有些沉吟,过了一会儿才言简

  • 夫人别跑,陆某知错了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的小学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门口一个叫做“柳店小学”的大房子里度过的。两排屋子,土坯墙外刷的白花花的石灰。一排有五间房子,算是教室;一排有四间,是老师的办公室。老师的办公室里有什么,现在已经没有印象了,不过印象最深的却是学生的教室:前后墙两个黑板,前面黑板是老师讲课用的,后面则是学生的黑板报。黑板报上的

  • 穿成天生万人迷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五节

    这种能够为所欲为的感觉是在太爽快了,林轩突然感觉以前的二十几年都白活了一样,为了在这个大城市生存下来在公司努力工作赚取那点可怜的工资活的如此得紧绷。而现在,不一样了。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囚禁在冰冷的铁笼困兽一般,终于算是冲破牢笼重获自由了。现在,才活的有些人样。林轩回头看了一眼倒在一滩黄色澄澈液体中的吴

  • 黛玉重生当皇后[红楼]在线阅读一群神经病?【求鲜花,收藏,票票】

    只见qun聊名称上写着五个大字。【三界聊天qun】林泽一脸无语,这尼玛什么鬼玩意,弄这么个破玩意,有人进qun吗!可林泽这个想法刚刚落下,就见qun聊天界面上出现了一行字,“太上老君邀请了嫦娥、七仙女、哪吒、李靖、王母、孙悟空、二郎神……等进入该qun聊!”握草,这尼玛都是些什么人啊!林泽心中腹诽不

  • 魔法大陆与冒险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0年8月31日15时10分距东陆开发区18000公里——东陆首都——临都在这极度繁华的城市中心地带屹立着一座三千米的钢铁高塔这座高塔在十年前建成至今运行着,对外宣称是国防基地,但其实另有用途在高塔的顶层,是信息处理和情报指挥室,在这里设有全世界顶级的信息中枢处理系统,大量的人员正在这里工作

  • 海贼之单挑世界变身♪招式

    日奈森亚梦小兰「Hop!Step!Jump!」AmuletHeart(守护红桃)★SpiralHeart(回旋之心)★SpiralHeartSpecial(回旋之心特别版)★HeartSpeed(速度之心)美琪「Draw!Drew!Drawn!」AmuletSpade(守护黑桃)★ColorfulC

  • 火影之我为千手第七章在线阅读

    只见一个女孩向自己跑来:“姐姐,我要吃。”“好啊好啊。”厨师赶紧将碗拿到小女孩面前。“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啊。能告诉姐姐吗”月影问。“我叫水静茜,你可以叫我茜茜。”茜茜说。“哦,我觉得这碗粉不好吃,我们能不能逛夜市啊。姐姐”茜茜说。“好啊。”月影说。临走时厨师给小女孩一个感激的眼光。小女孩给他回了个

  • 穿越前世之祭女大人不高冷在线阅读不会窝囊

    近几天来,学校到是安宁了许多,王鑫被我们打了住院,他们的人大多数也都住院了,仅存的一些人还敢来和我们的人发生冲突,只不过都被我们这边的人围着群殴,也不敢再闹腾了。很快,高我们一年级的人盯上了我们,我们现在高二,高三的有四大天王,分别是李飞,安乐,元昊,田斌依次排列,势力是一个比一个大,现在听小道消息

  • 我的女帝老婆重生了在线阅读第1章

    在布兰利希教堂的圣典中记载着一段这样的传说。从前这个世界还是没有时间和空间概念的一片混沌时,诞生了第一个神,她名为“利亚”。利亚在这混沌中度过了十几万年,她渐渐的开始觉得孤独和寂寞,所以就创造了这个世界并创造了管理空间的〖空间之神〗巴尔卡。不久后利亚发现这个世界不会转动,时间永远都只停留在某一刻,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