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东风应笑我闲愁贰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2/6/23 20:37:12 作者:荼荼七月 来源:17K小说网
东风应笑我闲愁贰
东风应笑我闲愁贰
作者:荼荼七月来源:17K小说网
风神回到故国后,收养了一个弃儿,取名阮烁。不料阮烁十岁那年,竟将风神的母亲曾戴过的额饰拿去换了两张船票,说要去海上游玩。无奈的风神为了赎回额饰,不得不带着阮烁去了海上,寻找与他交换额饰的人。途中困难重重,险象环生,船上甚至有人受到了海神的“诅咒”,暴毙在房内…风神究竟能否找回额饰?海神的诅咒,真的存在吗?

瓦罗兰大陆某日,神光部落二十五万大军与玄狐部落二十万大军终于是杠上了。

玄狐部落运气不错,刚好守住了自己在边界最后的一座城池。

但是叶光清楚地知道玄狐部落的战争底蕴之深,自然不会拖下去,于是直接就主动约站,要与苏诺刚一决胜负。

玄狐部落大帐内,玄狐王拿着叶光的约战书,眉头皱了皱。

对着自己的大臣们问道,“对方主动求战,但是我们到底该不该迎战?”

虽然说神光部落雄师二十万,但是玄狐部落国王对神光部落的军队可没有真正直观的认识,有谁会没事去关注失败者呢?

而且那些逃亡过来虚荣心高破天机的贵族也不可能说自己直接被对方吓得屁.股尿流这么丢脸的事。

所以在玄狐部落国王认知里,虽然对方人数看起来是蛮多的,但是战力应该不会很高。

二十万对二十万,自家也不一定会输,而此时对方嚣张地要一战而定,一旦自己拒绝,怕是会大大降低自家的士气,所以不免也有些犹豫不决。

“恭喜陛下,此事可行啊,那小儿简直是自寻死路啊!那叶光小儿的军队怎么会是伟大的玄狐部落军队的对手!”,

某个谋士眼珠一转,只以为想到了什么妙计,只见他淡淡一笑,建议道,

“陛下,您可别忘了,我们旁边还有一个豺狼王,若是我们不速战速决,只怕.....又会向十八年前一样啊!”

玄狐部落国王顿时就是一惊,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头,想了想,到是感觉这位谋士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于是立马就点头同意。

战场上。。。。。

“什么情况”,叶光对着旁边的将军低语道:“就凭对面这qun盔甲都没有配齐的军队,要和我们打?他们难道是有什么yin谋?”

将军也是一愣,不明所以,这时,斥候首领从远处走来,递来一张纸条。

叶光看了看,不由一愣,看后随即将自己的纸条递给自己的心腹爱将。

将军接过纸条看了看,愣了一下,接着大喜道,“这是上神给予的机会啊!这回玄狐部落定当毁灭!”

叶光听了一阵无语,麻蛋,自己身边怎么都是彻头彻底的信仰疯子啊,有啥都是上神保佑。

不过伟大的国王大人当然不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毕竟当年若不是叶光靠着他们的信仰,单单凭借自己父亲,只怕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登上国王之位。

叶光看着敌方的军队,淡雅一笑,道,“此乃,取死之道”

此时,双方都已经摆好阵型,叶光抽出腰间宝剑,言简意赅喊道,“神光部落万岁!!!玄狐部落当灭!!!”

一时之间相应云集,接着各个将军带领着自己的部队按原先规划好的战略开始发动冲锋。

玄狐部落国王先是愣了下,接着大怒,竟然敢抢先,亦是不甘落后,拔剑高呼一声,自己弥下的部队亦发起了冲锋。

神光部落装备都是涂有紫色条纹的,看起来高贵神圣,而玄狐部落装备显然没这么高级,都是铁的颜色,两股洪流瞬间交织在一起。

此时,玄狐部落军人终于真正见证到了神光部落军人战斗力的可怕之处。

一个玄狐部落人见对方一刀将自己旁边的战友砍翻在地,利用好时机,趁对方不妨之时,长qiang一刺,直接穿过对方xiong膛,见自己杀了对方,玄狐部落人顿时大喜。

这些可都是军功,可是还没等他从喜悦中回味过来,却惊恐地发现对方竟然用带血的左手猛地握住了枪杆,接着抬头看向对方。

这一眼对视,玄狐部落人差点肝胆俱裂,这神光部落人的神情淡漠,眼神冰冷,不带一点即将死亡之人的不甘和恐惧。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自己脖子一凉,对方手中利刃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于自己脖间划过。

神光部落人轻蔑地看着倒地的尸体,彷佛也预感了死亡将近,用尽全力发出最后的怒哄

“国王大人万岁!!!,神光部落万岁!!!”

仅仅只是僵持了一刻,玄狐部落人们便已经完全感觉到了这支部队与以往敌人的不同之处。

麻蛋,神光部落人什么时候这么凶猛了,还让不让人好好地玩耍了。

玄狐部落人一时之间差点肝胆俱裂,这哪里是人,简直是战争机器。

接着,不到多久,让在后方指挥的玄狐部落国王不可置信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自己的军队就好像死了主将一般,一下子军心全失,接着马上成溃败之势,无论督战队怎么抽鞭子都没有一点用处。

是日,神光部落二十万大军,一击而溃玄狐部落二十万大军,携大胜之势,继续追着残兵直奔对方大营,溃兵四散,玄狐部落同样的二十万大军没有丝毫的反抗力。

神光部落军二十万,死伤五千,玄狐部落军二十万,逃亡互相倾轧者无数,最终死伤八万,俘虏十万,二万人四散而逃。

此次,神光部落军队已成燎原之势,势不可挡。

剩余一半玄狐部落领土瞬息即下,玄狐部落刚刚在后方调集的军队听到这个消息尽皆胆寒,直接撤军千里缩回自己的领土,生怕这qun神光部落疯子携大胜之势直接就打过来。

至于自己的王?打叶光小儿都打不赢的废物,直接去死好了啊,管他干嘛啊?

致此,神光部落向世人露出了自己无双的獠牙,神光部落国王大人叶光之名一时之间响彻云霄。如此风云辈出之世,亦无人能掩其光辉。

..............

求鲜花,求收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有企业党支部工作指导手册高月柔

    左强愕然的指着丹方,说道:“爹,这可是三品丹药紫琼丹的丹方,你就这么给他看....”“闭嘴!”左羽突然大喝了一声。左强看了左羽一眼,立马寒蝉若惊不敢在说话了。温清夜此时看了看左强,然后对着左羽说道:“这个丹方如果那么珍贵的话我还是不要看了,说不定我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不珍贵,不珍贵,温公尽管看,尽

  • 邪少养成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九十年代的绿皮火车和未来的高铁真的天差地别,首先空气就让人受不了,坐下没多久,边上的人开始抽烟吃早饭,还有脱/了鞋子的,乌烟瘴气的走道里,弥漫着汗臭味、脚臭味还有烟味,夹杂着食物的味道。舒颜靠近窗边小小的喘了口气,还好窗户能开,不然她真的要吐了。这次的目的地是南城,早在决定离开西城的时候,舒颜就已经

  • 落跑娇妻:沈少太会撩第二章

    洛倩兮拿起笔在签名,只想着快点离开,她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大约猜到,可还是想整理下怎么回事,奈何她才放下笔,又被主持人给叫住。“谢谢倩兮来参加我们的锐伊风尚大典,到这来我们聊几句。”“......”果然,躲不过。顾然和她对了个眼神,径直从她的身边穿过,留下个冷风中依旧挺拔的背影往会场走了去。唔,对她

  • 乌龙阴阳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白子程被揍懵逼了。噩梦他也有过,但这么疼还是第一次。暴力小青蛙原地蹦了两下,把信捡起来匆匆读过,然后便拾起放在身后的包裹进了房子。白子程鼻青脸肿的爬起跟在后面:“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父——对我?”小青蛙不理他,跳到凳子上打开包裹,依次拿出各式各样的食物。可惜无非是些苹果、圆白菜、之类的无聊果蔬。

  • 魔刀镇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眼见狄青与一众兵将混斗,他的左臂刀法举世无双,此时更是大杀四方,狄青持刀直奔杨慎矜攻去,一众兵将挡他不住,杨慎矜本已受伤,此时也是脸色微变,在手下的保护之中连连后退。但狄青自然不会让他轻易逃走,一柄钢刀摧枯拉朽,旁边还有卖刀人相助,一众兵将虽然人多,却还是落了下风,眼看着狄青距离杨慎矜越来越近,众兵

  • 灵臆事件录新世界

    2020年,一批来自外太空的未知生物开始用各种未知的武器正式入侵地球,在战争爆发后,地球各地开始沦陷。三个月后,人类只剩下十亿,在未知因素的干扰下,这十亿人类被放逐到海洋下的一层空间中。就此人类文明消失在了地表!一千年后,在一处广阔的生存空间中,没有火红的太阳,皎洁的月亮,闪烁的星辰,天空中人类看到

  • 魔血魂帝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我……没有。是你见三姐的玉佩落水后,自己要下去给她捞的,我可没说那些话!”薛月娇鼓起勇气,大声反驳道。她料定了薛清欢没有证据,人嘴说出来的话,又不是立的字据,薛清欢难道还能将她说了什么话拿给众人看吗?这么一想,薛月娇心下稍定。“原来捞的是玉佩啊。我还当是什么首饰。”有个夫人来了这么一句。因为

  • 重生之众里寻他在线阅读第5节

    和张虚子对话结束后,扎克思索了一番,觉得此次责任重大,并且最近一直没有秦霜他们的情报,很有可能她们就在筹划此次东宫大典。不行,得多筹备筹备才好。扎克想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护符一般的东西,然后往空中一扔。只见白色护符飘至空中散发出点点星光。“小贝,我需要出去一趟,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你就陪着王

  • 圣世灵纹录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仔细的搜查了屋内的蛛丝马迹,发现屋内的摆设与上次偷偷跑进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张伟在外面审讯这三个人,我突然意识到,我安装的针孔摄像头也许记录下来案件的发生过程了,我走到张伟身边,悄悄的说:“张伟,我今天在屋内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咱们看看。”张伟点了点头说:“你小子,行啊,等这件事解决完了,我在跟你

  • 人界英雄鬼界王相亲,被拒

    一个穿着牛仔裤差和露脐装的青春女孩走进包间,当看到龙雷的时候,她一脸不高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请来的。”白宏光说,女孩顿时不乐意了,“爷爷,你请这个流氓干什么,你忘了他当初偷看我洗澡的事了?”白宏光似笑非笑的看向龙雷,龙雷老脸一红的说:“白俪,那完全是巧合,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原来,女孩就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