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己所欲而不能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2/6/23 19:20:38 作者:桉半 来源:晋江文学城
己所欲而不能者
己所欲而不能者
作者:桉半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装这件事嘛,没有强人所难,只有强势安利。裙子那么好看就算我穿着可能不太适合但我也依然要穿的现充X裙子那么好看但我并不想穿然而我穿着好像还挺合适的宅男(锁了的懒得改,全文在废文和CP都有)

六、

“我敢打赌,那丫头肯定找不到你,你肯定赢了!”这人靠在榕树的枝干上,略有几分得意地望着我。

我附和的点了点头,不知该说什么了,气氛又尴尬到极点。

其实这段尴尬缘于我与这人四年前的一点渊源。

要说这段渊源,还得先介绍一下眼前这个少年。

朱邪瑜,年……应是二十岁,不是姓朱,而是姓朱邪,北方沙陀族的姓氏,所以这少年一副颠倒众生的相貌应来自于异族美貌母亲和中原帅哥父亲混血之后的优化升级,值得一提的是他右瞳颜色异于常人,于浅棕之中泛着一抹碧绿,我认为是老天眷顾的结果,他却耿耿于怀十分的嫌弃,时不时地弄只眼罩出来遮饰,最后终于在我无情的嘲讽和刺激下放弃了这一幼稚的举动。

四年前,我还是流烟塔八云主的时候,有一日接到姜楼主密令,让我领一队人马与锦州分舵舵主蒙瑾汇集,配合圣听司于楸寰岭一代剿匪。

圣听司是直接对当今圣上负责的监察机构,主要从事稽查监督朝廷各文武官员私下里的言谈行止和活动,皇家宗室之间起了冲突矛盾,打起官司来也由此机构出面调停,再来就是监听江湖事务。虽说庙堂江湖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若是出了一两个想要颠覆皇权的野心家也是要尽早设防的,所以这个圣听司在当世来讲,实是个权力极大的组织。

就在我到了锦州分舵,等待圣听司的官员们莅临,同时感叹姜玉楼经营不易,随着杀手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形势下也不得不向朝廷低头拓展新业务的时候,这个冷峻桀骜、老气横秋的十六岁少年(当时年龄)就领着几十人马威风凌凌的闯进我锦州分舵大堂,毫不客气地在主位席上就座,比进自己客厅还随便,一众的银紫鹤纹锦衣佩戴金丝镂刻的捕风刀,实在衬得我等江湖人太过寒酸。

我跟蒙瑾都是**湖,深知此单业务对老姜的重要性,所以都一路的逢迎赔笑,但心里满是不服气和质疑,均想这么个小毛孩子,竟然就能当上堂堂圣听司的副司丞,统领行动署三百五十一号人马。但是只一天,这少年就让我见识到他的实力,来时不仅准备充足,部署分明,一众手下也是龙精虎猛,纪律严明,且说的是合作关系,几乎就是用我等江湖人物打下手和当炮灰,可是那也没有办法,此次出来姜玉楼连抚恤安家费都预先支给我了,想来以他的心思何以猜不到朝廷此次的用心,所以我也只能一再的吩咐属下,无论对方怎样的目中无人和颐指气使,我等只有一个字——忍。

其实大家都忍了,最后唯一忍不了的却是我,因为在分析我等提供的情报信息和地理图形而制定作战细节的七天里,我是直接与这人对接的,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只有十六岁年纪看上去明明很有男子气概的人却在衣食住行上讲究到近乎苛刻的地步:什么衣服要每日换,至少七日内不能重样;什么茶要七分烫,必须是晨露水或者雨雪水冲泡才行,别想骗他,他定能喝出来;什么每天的菜色都要在二十种以上,一菜下筷不能多于三著,不仅这样要求自己,同时也要求同桌吃饭的人;什么他就寝前必须提前半刻在房里点上龙脑香,必须要多罩一层墨隐纱,不然他会睡不着……

我想说就是我后来到了闻风阁,也没如此挑剔过,何况那时我还是个在刀尖上讨生活的女杀手,生活自是糙得一塌糊涂,哪里看得惯如此做作矫情的人。本想只工作上交集一下便好,却不知是哪里引起了这朵奇葩的注意,竟撇下一向对他伺候周到的贴身小厮司箜,专来找我的茬了。

那个秀气腼腆得像个女孩子的小厮,本来应该算是放了假得了闲,反倒对我一副恨之入骨的嘴脸,倒是让我越发怀疑这二人是否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断袖之癖。

我很不明白的就是,世上当真有朱邪瑜这样分裂型人格的人存在,平时一副高冷做派,在我面前却是滔滔不绝,每日换了身新行头必要过来显摆一番,非得逼得我将他从头到脚数落一通,反倒能痛快了,若是我索性不理,这人便会想着法的做出些幼稚的事情来引起我的注意或者引得我生气更好,比如准备一些无聊的机关戏弄我的侍婢,把人家惹哭了便来我这里告状,或者打着操练的幌子,无故损坏各种器物,再着人找我报修,如此种种,实在罄竹难书。

最过分的一次是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便独自到大街上去闲逛,这人就觍着脸一路跟着,几番叫我名字我不搭理,便干脆大声嚷嚷扮作被我抛弃的丈夫,说我如何贪慕虚荣不守妇道,紧跟着人群也围了过来,纷纷数落我,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嫁了这样好看的丈夫也不知珍惜,什么莫欺少年穷,你丈夫年纪轻轻的,努努力的话说不定也会飞黄腾达,不如安心跟他过日子,说不定日后就是个状元夫人云云,实在是令我叫苦不迭,有冤无处诉。

闹剧最后的结果是,我终于迷途知返,被这个年轻又俊秀的丈夫带回了“家”。

为了这场胜数,朱邪瑜得意了两天。

再到后来,楸寰岭的匪患就被我等联手轻而易举的平息了,想不到如此之顺利,之前我可是听说这里的匪首崔不平很有几分军事头脑的,手下的几个小头目也都十分悍勇,可万万没想到,就这样凉凉了。

这便又够朱邪瑜大肆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说什么得亏他准备充分部署严密领导有方,这才不费吹灰之力,可在他属下面前,又非要做作得装出一副浑不在意,得胜早在预料之中的模样,令人生厌。

就连蒙瑾都说,什么剿匪,本以为是一场鲜血淋漓的酣战,没想到就这样平淡收场,反不如每日看我和朱邪瑜的“对战”来得精彩。

我本来不解其意,直到我那个被他欺负过的侍女荆香点醒我说:“姑娘,这少年人若是动了情意,本就会做一些无聊幼稚的事情引起女孩儿注意的,就像之前我少时在村子里,一个邻村的阿哥喜欢我,便总是偷偷将我的牛赶跑,害得我到处找,他便大肆嘲笑我,待看到我急哭了,这才将我的牛牵回来,呵呵!你说他无不无聊。”

我明面上不置可否,心理面却道:“这般欺负你分明是看你不顺眼,怎么就理解成喜欢了,也搞不懂这丫头是脑残,还是逻辑不通。”

直到这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我才知道,原来是我逻辑不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末之文豪崛起第7章在线阅读

    宏玄本想用戮仙剑来个出其不意,然而效果也是出奇的好,只不过当宏玄给戮仙剑注入灵气的时候,那戮仙剑仿佛苏醒,直接吸食宏玄体内灵气,吸了个精光。现在的宏玄,不过是个空架子,一碰就倒,宏玄暗自心惊,看来以后万不得已,还是不能使用戮仙剑。狮紊倒地之后,迅速幻化出原形,那尸体变为狮身,全身点缀金光,绚丽无比,

  • 全后宫都在磕我和皇叔的CP之我要当李白

    “咳!你们三个看过来!”丽贝卡不待人走完,便收回目光对三人说道,她们可是带着任务来的,时间紧迫,“我们长话短说,想必你们也知道洛省有三座大名鼎鼎的魔法学院吧!”这事苏泽倒是清楚,主位面的超凡力量是斗气与魔法,无论是魔法学院还是斗气学院,都分为甲乙丙三等。在主位面热俄斯大陆的人类疆域中,众人皆重魔法而

  • 君心似妾心——追美娇妻记在线阅读第1章

    “嗯~嗯~嗯~”“嗯~嗯~嗯~”沉寂之中连续响起的手机震动声,把向来浅眠的沙落惘给惊醒了,他不由自主皱眉心里烦躁起来。“嗯~嗯~嗯~”间续不断传来的震动声让他在意不已。呃……感觉那铃声并不清晰,估计离他还有一点距离。哦,手机在书包里吧。懒得理……“嗯~嗯~嗯~”“嗯~嗯~嗯~”靠,到底哪个混账半夜三

  • 网游之坏蛋传说在线阅读第1章

    今年的冬天好像格外的寒冷,冻得空知灵伊心里凉凉的,早早的便无睡意。来到新家已经快一个月了,灵伊仍然无法适应,她想念自己的家,想念...爸爸。六岁的灵伊一直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可是爸爸常说工作忙,经常不在家,关于妈妈,她从未有印象,爸爸也不曾说,或许是不愿说,乖巧的灵伊便不问。只是一个多月以前,因贪玩而

  • 重生兵王之富可敌国在线阅读紫霞神功

    通过研究,岳不群终于确定令狐冲所言为真,随后几日,他翻阅门中所剩典籍,终于从残存典籍中推测出了结果。华山基础内功,源自全真内功,而全真内功,在数百年前被人称作玄门正宗,意思就是全天下所有的内功,没有一样能够超过它了!而也因此,岳不群才算真正了解这门基础内功的两大特性:第一,中正平和,不管是谁都可以修

  • [明]阉党之子在线阅读第10章

    “二婶怎么看着我这是做什么?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看到王夫人的目光,王熙凤是姑姑也不叫了,更别提向之前那样巴结着,直接挑破了问道。王熙凤心里是很有底气的,反正圣旨已经下了,不能收回去,自己现在就是荣国府名正言顺当家作主的女主人,别说王夫人不过是一个二房的婶娘,就是老太太想要自己办什么事,自己不愿

  • 我与师叔魔性相吸在线阅读第2章

    ※“剑魔独孤求败!”看完这三行大字,杨邪顿时心下一震,暗忖:“看来我的确穿越到了武侠世界,就是不知道这是哪个时代。”暗忖了一句,他的目光又移到几行大字下边的那堆乱石上,继而想道:“想必这就是独孤求败的坟墓了。我第一次穿越就来到神雕山谷,看来我跟独孤求败极为有缘,注定要继承他的衣钵。”想到这里,他当即

  • 每次醒来都在案发现场在线阅读第六节

    闻言,场中的众人也都好奇的看向刘谦!这人是谁啊?这么怪异的打扮,还手提着一把断刀,黑面强盗满脸的疑问看向白须老者,而白须老者,也与绿裙少女等护卫也是,满脑袋的疑问。在与黑面强盗对话时,刘谦还悠闲的,看着三眼貂在那群强盗中间杀戮。突然只见一道黑光一闪三眼貂跑到刘迁的面前围着刘迁,吱吱叫着转了几圈,似乎

  • [全职高手]No game no life在线阅读第八章

    “就算雨停了,你这样的身体也什么都做不了。”伤口已经流不出什么带颜色的东西,血水也早已经染红了大片土地,意识在不知觉中消散,心脏就像个不听话的小孩,只在它高兴的时候跳动一下,这样的状况别说滚着去,能够翻身就是奇迹。“小东西,你让我见到了奇迹,我很高兴,回想起来,这一路我自己也创造了不少奇迹啊。”那生

  • 我的阎王生涯之成长(10)

    之后的整整半年中,杰西再也没有看见过霍布斯。他像是消失在了她的生命里,或者是一直都没存在过,她知道这也许是某种惩罚,她试图和德里克说话,和一言不发的狱警说话,和自己说话,如果哪一天杰西脑子里出现奇怪的声音。她一定不会奇怪的。在她一次在牢房中对自己喃喃自语之后,她的放风次数突然神奇的多出来一次,德里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