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藏龙决之她留下的真正目的

2022/6/23 15:21:21 作者:端木森 来源:纵横中文网
藏龙决
藏龙决
作者:端木森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果你走在街上对着一个人说,“诶,兄弟我会看风水”那人一定是多半觉得你疯了或者傻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他真的会呢?

而此时此刻抓住他的手是她有一股冲动,她想告诉这个男子她留下的真正目的。如今她以无法再说服自己,暗中利用他而去帮助驿哥哥了……

蝶雪瞧着冷沉有些疑惑的表情,他,在等她说话。蝶雪松开了抓住他的手,有些羞涩的将刚刚用力抓他时,扯乱的被子向上拉了拉,下巴向被子里掩了掩:“我有些话要问你?”

冷沉将一双大手盖在膝上:“你问。”

“你……明知我是那日的刺客,为何还硬要将我留下,甚至也不曾再问我为何行刺之事?”蝶雪声音仍然低细,不知是不是因云中阁太过安静的缘故,不敢大声怕被隔墙听了去。

冷沉面上已经回复了那抹淡漠,又似是想着什么:“我需要你的帮助,而且……也只有你能帮我。”

蝶雪紧接着问他:“就是做你的假侍妾吗?如今我已知道这门主是你爹爹,你就不怕我将计就计反过来利用你,再去行刺门主吗?”

冷沉微微一笑:“你若有那本事便行刺去,我决不拦你。”

蝶雪微微蹙眉:“什么意思?原来你就是瞧着我没那本事?”

冷沉露出一副疑问的表情反问她:“难道,不是吗?”

蝶雪撇撇嘴:“那次的失败不代表今后也会失败啊?如今我名正言顺的住在这天一门,还愁没机会么?”

冷沉瞧了瞧她不服气的模样,低沉道:“这,才是你愿意留下的真正原因吧?还是方才那句话,我不拦你既是我将你拉进这趟浑水,便不会阻你要做之事。不过提醒你一句,天一门门主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蝶雪眨巴着清眸有些纳闷儿,忍不住问他:“你这人,好生奇怪……我说要杀你爹爹,你也不阻止?也不问为何刺杀他?也不问我的来路?你和你爹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冷沉对这丫头似是有些无语,抬手捏了捏眉头下,深叹了口气问她:“那我问你,你是何身份?为何刺杀门主?”

蝶雪料想不到,他竟这样张口便问了……除了向他袒露刺杀利用之事,其他的,她是一概不会吐露的,以免牵扯出真正的杀家——孤星阁。

蝶雪尴尬的又将鼻子向被子里掩了掩,只露出那双清眸,尴尬的干笑两声: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自己挖个坑让人家推。唉!她蝶雪怎么就如此笨呢?如今和他摊了牌,已不是暗中利用刺杀,而是明目张胆正大光明的利用刺杀,心里也就不会那么纠结了,这样不就行了嘛,干嘛还扯这些有的无的?笨死了,她恨不得狠狠敲自己两下才好。

蝶雪干笑着咳嗽两声:“咳……咳……你看天色都快亮了,那个,休息吧!”

冷沉早知她不会回答自己,只是为应了她的疑问,随意问问罢了。

他起身,嘴角挂着一抹明镜般的笑意,无奈摇头:“你说,既是知道如此局面,又何必去问呢……好好休息吧。”

蝶雪愕然如今才知,他早知道她不会告诉他,故此才不曾问过她!此时此刻的蝶雪才真真觉得,自己是真真的笨啊!她将整个脑袋都躲入被窝,在羞愧中逐渐睡去。

次日清晨蝶雪醒来时便听见开门的吱呀声,她起身向门口瞧去,身后却有人为她披上了披风,同时耳畔也响起了冷沉低沉的声音:“这厅中太冷,今夜你我还是换塌而眠吧!安萍快快关上大门……”

方才推门而进的正是安萍,她正抖动着手中油纸伞上的雪花,听见冷沉的声音应到:“是。”收了油纸伞正欲关门,塌上的蝶雪便嚷嚷着:“别,别关……”又转头瞧向身旁的冷沉,一脸讨好的笑容:“我不冷,不冷,嘿嘿……那个……你能陪我去外面走走吗?”若不是中了毒,必须他在身边,她也不用杉杉的讨好请求他,心下虽有些别扭,但她可不想毒素突然发作时,而冷沉又不在身边,导致她小命呜呼了或者是瞎了双眼……她都不要。

冷沉向安萍使了眼色,安萍依旧关上了大门。蝶雪面上表情很是失望,自己这样讨好,不就出去走走吗,他都不应允?

冷沉接过安萍手中的食盒,端出一碗鲜鱼粥来到她塌前递与她:“吃了粥,收拾好自己,我带你去后院走走。”

蝶雪接过冷沉手中的粥,抬头喜出望外的瞧着他连连点头。她这坐不住的性子如今可在这间屋子里呆了两天啊,她必须得去外面走走接接地气儿,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况且此时的门外还有她最喜欢的东西呢!

整装待发的她正欲出门,冷沉忽地牵上了她的玉手,凝聚了内力令她周身温暖。蝶雪眨巴着眼睛有些愣神,但还是低低说了声:“谢谢!”心中却是暖暖的。

拉开大门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从门前飘过,今日的雪花下得格外的大,毛茸茸的雪铺天盖地,颗颗硕大。也不知昨夜何时开始下的,此刻地面所覆盖的白雪已是稍稍有些厚了。

蝶雪满眼的欣喜若狂,她挣脱了冷沉的大掌奔出门去,便踏入了这个银装素裹的世界里,脚下踩着松软的雪地,慢慢的慢慢的一步……两步,和着她轻盈的步伐,脚下发出了“吱吱“的声响,她眼尾弯弯嘴角扬起,她喜欢这个声音,喜欢在雪中踏步时发出的这种吱吱声,好优美,仿佛那是雪花在与她共鸣一般,令她很是欣喜!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喜欢雪花,每当她看见雪天时,她的心情便格外的开心乐悦,就如之前安萍站在门边抖落油纸伞上的雪花时,她便瞧见了门外的雪,当时就已经有些按耐不住想飞奔而出了……

突然间头顶上多了张伞,蝶雪回头看去,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冷沉,只是一张俊颜却回复了以往的淡漠,不似方才看着那般祥和。

冷沉面上没有任何情绪的一语未发,只是拉紧了她的手向后院走去。其实他对方才蝶雪的行为有些失落……那刻蝶雪不声不响挣脱他的手向前奔去之时,让他心下突然扫过一缕惊慌与失落……他没有抓住她!就如当初没有抓住月儿一般让他那样的惊慌失措……他,讨厌这种感觉!

蝶雪瞧着他一脸淡漠的表情,有些莫名!他,生气了吗?为何生气……她此时可是丈二和尚很是摸不着头脑……

被冷沉一路拉着走在鹅卵石铺制而成的蜿蜒小路,现下已是一条纯洁雪白且点缀着一串儿大小不一脚印的曲折小路。眼看不远处已是院墙角落,角落处一蹲覆满白雪的硕大假山耸立在他们面前已无路可走。

蝶雪正要开口说话,却见冷沉伸手向假山凹进的一处直直按去,凹进的那面边角便出现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洞穴……蝶雪惊得将樱桃小嘴o得老大:“喔!你这是要带我去密洞玩玩么?不是说去后院的吗?”冷沉神情依旧淡漠,只是仍然拉着她的玉手低沉道:“此乃捷径之道,且洞内无光,你跟着我便是。”蝶雪撇撇小嘴,暗想:我看,也只有你这云中阁里的后院筑得如此远了。

跟在冷沉的身后,不一会儿便出了洞穴,印入眼帘的便是一片覆着白色雪花的枯枝芦苇,芦苇将这洞穴倒是隐得甚好,从芦苇丛的侧面走出倒令人眼前一亮。

大雪纷飞的冬日里,白茫茫的一片雪地上傲然挺立着棵棵梅树,在白雪的映忖下,那一束束红梅是那样的鲜红,那样的艳丽!如画一般,那雪便是纯白的宣纸,那梅便是画中之梅!梅林侧边便是一弯湖水,湖水没有了往日的波澜,因它在严寒的驱使下已变为一面光洁的湖镜。

湖边设有一处草亭,冷沉拉着她入了草亭后便松了手,蝶雪可是惊呆了,如此大片的梅林……这可比她们的林中小屋还美,若将这草亭变作房屋,冬日里来此住住岂不妙哉!

转身之际面前已是多了一位老者正为中央的火盆添着炭火,蝶雪着实被吓着了,她“啊!”的叫出了声,忙又捂住了嘴,在一位老者面前如此确实有些失礼。她向草亭周围瞧了瞧,确也不见有什么房屋或亭子的其它歇息之所,他们来时,此处还无一人,一个转身之际便多了这位老者?而且她却豪不之情?想来这位老者武功甚高,才令她如此近的距离是何时到的,都一无所知!

老者朝她笑了笑,沙哑的声音说道:“老朽为主子和姑娘去添壶茶!”说完便朝亭外走去。

蝶雪又瞧了瞧冷沉,只见他一副淡漠的样子半躺在一方软塌上,双眸微瞌,没有理会她刚刚的惊讶。蝶雪顿时有些气恼,从方才开始他便不怎么理会自己,他到底是怎的了?为何突然间对自己如此淡漠了?

蝶雪此时也不想去理他,自顾自的踏出亭子,观赏着漫天飞雪下的这片梅林。她在梅中奔跑着,旋转着……好不兴奋!梅中的那抹金黄色的人儿,穿梭在每一棵梅旁,时而托起红梅凑于鼻尖,时而仰着小脸闭眸轻转,任雪花飞落于脸庞……此情此景其实通通都落入了冷沉深不可测的黑瞳中,他时时刻刻都关注着她,没有一刻不是!想来这两天着实是将她闷坏了……

一个不留神再瞧去,她却玉手提着裙角站于湖边,伸出一只玉足在湖镜上缓缓探着……

冷沉黑瞳惊得怒睁,脚下一蹬便飞身而去,将她一把捞回到梅中,呵斥道:“你不要命了?”蝶雪被惊得有些愣了神,她怎会不知只一个晚上,湖面又岂会结出一层厚冰!?她只是想试一试,试一试他真的不理自己了?他若真不理那便算了,他若理了便正中她下怀,蝶雪就会以此笑话他一翻,也好消消气……可此时,瞧着他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飞身而来,发怒的将她捞回到梅中时,蝶雪却怔愣住了,她笑不出……一点儿也笑不出来……如此精明的他却看不出,她的有意而为之?若不是关心则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撩魔尊日常第5章在线阅读

    世纪公园。“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乐彤,对不起。”“刘志晗,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乐彤,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我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是我的亲妹妹。”听见刘志晗的话,林乐彤抬头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刘志晗,从你决定和林雅彤在一起之后你就已经伤害我了,我怎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人?雅彤

  • 蝶梦北宋 (展昭同人)之无病呻吟(4)

    肥老板这时有点慌了。这臭乞丐若是真死了,自己莫不是百口莫辩了。带着一丝为自己考虑的焦急,肥老板小跑着进了胡同。而在看见大小乞丐的时候,肥老板松了口气。这也没死啊,那个小要饭的嘴上还当啷着半片培根呢。不过在望向臭乞丐的时候,肥老板愣住了。“卧槽,自断双臂啊!”肥老板不由得喊了出来。只见俞泽此时没了双臂

  • 随骨而舞(网王+水果篮子)在线阅读登位

    依琳扶着林楠若走向那长长的长廊,林楠若看着面前的长廊,阴冷的,漫长。林楠若看着身边的依琳:“依琳,你说这皇城就那么好吗?”话语清淡的就像是风轻轻抚摸着依琳的心,依琳抬起那懵懂的眼神看着那偌大的院子。依琳转眼看着林楠若,林楠若脸上没有表情,只是依琳的脸这一刻慌乱了起来:“小姐,是不是依琳做错了?”林楠

  • 军火之王盛世祭.下

    时间永远是最果断快速的,如将士手中的刀,毫不留情。一月已过,出嫁的日子到了。我的厢房里,梳妆好了的我,拿下挂在墙上的我挚爱的风鸣剑。嗜血的双眼,染血的刀刃。都是令我心动的好东西。我轻轻抚过跟随我已久的长剑剑身,目光温柔。许久不曾让你饮血了,如今随我去另一个战场吧。“公主,时候到了,我们要出发了。”小

  • 重回二十世纪之我是传奇在线阅读第10章

    想到这,陈显仁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下课后,他一脸和蔼地招手,示意林帆来自己身边。“林帆,明天我要举办一场古董博览会,你最好能去看看。”陈显仁笑呵呵地说道。陈显仁身为临江市收藏名家,每年举办的博览会都能吸引许多名流。这不仅仅是个眼界的机会,更有可能在博览会上结识许多名流,赢得人脉机缘。“好的老师,我明天

  • 推开铁幕擒真凶在线阅读第五节

    彦云朔想着林望舒的话,还是决定暂且相信林望舒,便说道:“无论如何,既然我有幸到了这里,总要去祭拜一番。”“好说”林望舒瞟了一眼桌上的残汤剰羹,“你记得付账就行。”“你要去哪?”看着林望舒往门外走,彦云朔有些不解。“出去逛逛啊,难道这么早就睡觉啊?”林望舒指着外面入夜之后,依然被萤石碎片星星点点照耀着

  • 沐之微霭在线阅读第四节

    六年转眼就过去了,她们三个是唯一从‘死亡岛’出来的人。在爷爷(北影噬)的帮助下她们成功成为各种名牌大学的博士后。也随着爷爷改了名字:苏紫郗——北影雅郗,南宫倩——北影雅倩,司徒萱——北影雅萱。(辰:资料里都有她们的身份哦!)——————-——黑帮大会(继位帮主哦~)—————————————————

  • 英格力士与魔法在线阅读第6章

    所谓黑潮,没有瓷砖地板没有装潢修饰,就是一个单纯的地底石窟,等候区挤了不少武者,头上顶着各式各样的称号。向周围的人打量了一圈,不是30岁左右就是40岁大叔,没有看到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旁人也在瞥着陈哲,嘀咕着怎么有个这么年轻的小家伙。谁家的孩子啊?年纪轻轻就成为一名武者了,还胆子大到跑来黑潮刷八级魔能

  • 三国∶开局坑杀三十万匈奴在线阅读第1节

    夜里,墨色的黑暗疯狂地涌动,扑向你我所不知道的地方,仿佛一场盛大的死亡宴会。滴答!滴答!滴答!血液滑落的空洞的声音在四周回荡,久久不散。渐渐地,声音变得若有若无起来,宛如暴风雨前穿过浓密乌云的最后一束阳光,似乎随时都会覆灭一般……周围的死寂令人不寒而栗……“父亲,母亲,姐姐,你们的生命是那些罪恶的【

  • 我的妹妹是彩蛋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与妖殊途的日子已然远去,人间正与秩序悄然脱节,天生我木灵子要将这混乱的时代拉回正轨。”木灵子屹立于月下山巅之上,望着山脚下的繁华城市,他觉得这个世界迫切需要他去扫除暴行、纠正秩序,如果他去得迟了,就对不起世人。这是七月闷热的一天夜晚,南国的明月悬挂在林木梢头,寂静无声。“我的丰功伟绩将被游吟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