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痴缠情深:恶魔帝少请放开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2/6/23 14:29:02 作者:顾南乔 来源:3G小说网
痴缠情深:恶魔帝少请放开
痴缠情深:恶魔帝少请放开
作者:顾南乔来源:3G小说网
傅家的人,每一个都拥有疯子的基因。恋人的背叛,母亲的抛弃,父亲的毒打……生命于傅子安而言,本就是一场笑话。很多时候,连傅子安自己都认为,她已经被毁掉了。可是她又遇见了季斐,辱她吻她骂她救她……本来没有爱情,却又是一场相爱相杀的戏码。当真相一点点的揭露,当更加黑暗的事实把她堕入深渊,傅子安要怎样才能涅槃重生。他们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从一个地狱,坠至另一个地狱。他们都是同一类人,不是冷血,而是根本无心。经年难换,浮生怎安?你是魔鬼中的天使。尽管叫我疯子,不准叫我傻子。

云浅问想说话,可是没有力气,只感觉身上很冷很冷。

在这过程中,秀英一直在喂她喝水,为她冷敷着额头为她降温,她突然感觉自己很没用,拖累了秀英。

第二天,秀英将病重的她背到街上,她用单府给她们不多的银两买了个褥子,铺在冰冷的地面上,轻轻将她放在上面,然后在她的身旁跪了下来。

云浅问觉得很好笑,又有些悲凉,从前她在街上见过卖身葬父之类的,没想到这类事会发生在她的上,可是她却动不了,只能躺在地上。

只听秀英乞求道:

“各位官爷老爷,求你们救救我姐姐,马秀英甘愿为你们做牛做马,”。

不大工夫,很多人围了上来,可惜只有人观看,却无人出钱。

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长得是不错,可惜是个大脚”!

“咦,躺着的这位小娘子还是个美人儿呢”。

“喂,大脚娘子,把你的鞋子脱下来给我们瞧瞧呗”!

这时候的云浅问,耳听着秀英当街受辱,很恼怒,却无能为力。

此时的她感觉自己是最没用的,高烧让她动起来都很费劲。

吃力的拽住她的衣角,气若如丝的说道,

“秀英,我们不要在这里”!

秀英仿佛没听见一般,直挺挺的跪在原地,根本就不在意那些人的侮辱。

她是一定要酬到银子给她治病的,至于那些难听的话,任由他们说去吧,现在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快到傍晚时,终于有两个男人停下了脚步,将一锭硕大的银子递到她手中,马秀英抬起头对上一个身材魁梧,浓眉大眼,方头大脸的青布男人,虽说其貌不扬,却是天庭饱满,有福之相。

他身后站着一个和他年龄相当的粗犷硬汉,同样是浓眉大眼,相比起来,他的轮廓比较清晰一些,虽谈不上英俊,却一脸正气。

马秀英的直觉,这两个人都不简单。

男人豪爽的说道:

“姑娘,我这银两不多,但是足够救命,拿去吧”。

说完又看了眼马秀英那双天足,不知为何内心却是一阵温暖。

秀英握紧银两,心怀感激的对着男人磕了个头:

“多谢恩公,今日救我姐姐一命,马秀英甘愿为恩公为奴为婢。”

男人摆手说道:

“我朱重八一介莽夫,不需要女人在身边,这些银两拿去用吧,真要感谢,就祈福我这兄弟找到那失散两年的妹子吧。”

随即对着身后的硬汉说道:

“我们走吧。”

走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秀英那秀气的脸蛋儿,这个女子虽说是布衣布裙,却能隐忍,是个不简单的姑娘。

而更令他称奇的是这个女子居然有着平常女人没有的天足。

他曾听一个和尚说过,得天足者得天下。

但也只是听听,并未当真。

而他身后的常遇春却一直盯着躺在地上的云浅问,总是感觉她有些熟悉,想近看,但是男女授说不亲,他又不能靠太近。

而且看马秀英也是有些隐约的熟悉,但总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姐姐,我们有钱治病了,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

说完将银子揣进怀里,背起云浅问往医馆方向奔去。

秀英的脚很大,所以步子也稳,背起她来跑得也很快。

就这样,云浅问与哥哥擦肩而过。

大约过了十来天,在秀英的细心照料下,云浅问的身子渐渐恢复正常了。

她们住在一个没有人住的破院子里,院子刚来时,满院杂草,门上生了青苔,被秀英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看上去干净利落。

“姐姐,听说勤王正在四处搜查我们,告示上说,找到你,赏银五百两,找到我赏银五十两。”

秀英边熬汤边说道。

云浅问漫不经心道:

“这个陈友谅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那么值钱?”

秀英将汤盛好,端到她跟前说道:

“姐姐今日气色好多了。”

云浅问放下汤碗,万分愧疚的握着她的手,晶莹的泪珠闪烁在眼眶中:

“秀英,这次我能好起来,多亏了你,是我不好,都是我连累了你,害你当街受辱。”

秀英擦了擦眼角的泪,哽咽的说道,

“姐姐哪里话,这两年姐姐一直视我为亲人,只要姐姐好,秀英就好。”

云浅问感动得将头靠在她的肩上:

“秀英,从今以后只有我们姐妹相依为命了。”

秀英点了点头,紧紧拥住她,两人经历了这一劫,虽不是亲人,却比亲人还要亲。

半晌,秀英抬起头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事,说道:

“姐姐,昨日我上街去医馆拿药,看见勤王身边那个黑衣领头的带着一队人在街上挨家挨户的搜查呢,还好我当时躲得快,看来这个地方我们不能呆了”!

“那我们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

云浅问说完急忙转身去收拾。

两人刚收拾好,门突然被撞开,只见两个浑身沾血的男人撞门进来。

秀英紧张的将云浅问护在身后,挺直脊背,怒视着他们,那样子就像护雏的母鸡。

其中一位身着青衣,清秀俊逸的男子扶着另一位受伤的人急切道:

“打扰两位姑娘,后面有人追杀我们,能否帮我们掩饰一下。”

说着要去怀中掏银两。

秀英急忙摆手道:

“两位大哥,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呢,如何救你们。”

待受伤男人抬起头来,马秀英立刻认了出来,惊道:

“恩人,原来是你啊,姐姐,几日前,就是这位大哥慷慨解囊,救了我们”。

云浅问也放下了戒备,说道:

“两位大哥,从后门逃走吧,这个院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我们也刚来不久”。

青衣男子拱手拜谢,扶着朱重八往后门走去,走到门口时又转身提醒道:

“两位姑娘你们也快离开这里吧,陈友谅虽然不近女色,但以他那嗜血如命的性子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陈友谅!

这个名字现在听起来比当年元兵进村烧杀抢掠时还要可怕。

于是背起包袱和他们一道从后门逃走。

她们前脚刚走,陈友谅就已经带人搜进了荒破的院子,院中屋内,空无一人。

张定边带人翻箱倒柜,床底下房梁顶上,一个也不漏过。

陈友谅无意间向桌子扫一眼,却见桌上一支遗落的翠绿***发簪,走到桌边拿起发簪,上面淡淡的刻了一个“浅”字。

“主上,这里有个后门,他们应该是从这里逃出去的。”

张定边看着没有关严实的破木门说道。

“追!”

低沉的声音简简单单吐出一个字,小心的将发簪揣入袖中。

由于马秀英有一双寻常女子没有的天足,所以跑起来也是两脚生风,疾步如飞。

但朱重八受了伤,大家还要照顾他,所以他们很快被陈友谅带领的黑羽军追上了,然后被包围了。

黑羽军让出一条路, 陈友谅从队伍里走了出来,目光如炬的蔑视着他们,阴笑道:

“朱重八,徐达,你们倒是跑呀!”

随即深邃的眼眸微凛,发出危险的气息,黑羽军似乎得到了命令一般,立刻上前按住朱重八和徐达。

云浅问听到徐达的名字,是又惊又喜,细看徐达那俊逸的轮廓,脑中浮现出起十三岁时,那个一身青布衣裳的俊俏少年。

“小云儿,等你在长大些,我就娶你。”

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她已经长大了,可以嫁人了,只是不知道徐达还记不记得自己。

朱重八不服气的怒瞪着陈友谅:

“姓陈的,有事冲我来,不关两个女人的事,放了她们!”

张定边上前重重给了他一拳,那一拳直接将他打翻在地,口吐鲜血。

“你一个丧家之犬也配和本王讲条件?”陈友谅狠出一脚将地上的朱重八踢出老远。

徐达怒然出手击向陈友谅,陈友谅轻巧的避过徐达的攻击,伸出鹰爪般的手钳住他的颈部将他提了起来,徐达双脚缓缓离地,白皙俊逸的脸憋得通红。

秀英吓愣了,不知所措。

而朱重八被张定边一脚踩在地上,动弹不得,他如猛兽般吼道:

“陈友谅,有种你冲我来,放了我兄弟!”

陈友谅并没有理会地上的朱重八,钳住徐达的手收得更紧,徐达憋得几乎要窒息。

“不要伤害徐达哥哥!”云浅问上前抓住陈友谅的手臂,抬眼哀求道。

“姐姐!”马秀英压根就没想到云浅问会上前,看陈友谅那深邃冰冷的眸子里透出的浓浓杀气,她生怕他会伤害她。

陈友谅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的温度,低眸看着几缕发丝贴在脸颊上的云浅问,冰冷的眸子瞬间收敛,但他的手依然箍得更紧,如果在紧一些,徐达的脖子应该就会断。

“还跑不跑了?”他低问道。

“你放过徐达哥哥,我愿任你处置。”她急切道。

陈友谅手微微一松,徐达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云浅问欲要上前搀扶他,陈友谅一手钳住了她的手臂,冷道:

“除了本王,你休想接触其他任何一个男人!”

“不许碰我姐姐!”马秀英一声吼,大步上前狠狠咬住钳住住云浅问的手臂。

陈友谅一掌将马秀英击出老远。

“秀英!”云浅问眼看秀英喷了一口鲜血出来,担忧的要上前,却被陈友谅钳住,她转身甩手就是一巴掌,清脆的耳光响彻在杀气腾腾的小树林中。

陈友谅遂不及防的挨了她一巴掌,皎白俊美的侧脸瞬间红了起来。

张定边与众手下也惊愣了,他们没看错,他们的主上被一个小丫头打了。

张定边同情的看着云浅问,这丫头也不过十六岁的样子吧,可惜了小小年纪就要命丧黄泉,实在是可惜。

可云浅问依旧不怕死的怒视着他,厉声道:

“陈友谅,你居然动手打女人,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那样子就像一头愤怒的小猛兽。

陈友谅本想掐死她,但看她这样忽然不怒反笑:

“本王是不是个男人今晚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云浅问虽说出身草民,但到底是个女孩子,被他当着这么多人言语轻薄,不禁一阵羞怒:

“你无耻!”骂完便奋力的甩开他的钳制,转身要去扶秀英。

“如若现在跟本王回去,今日便放过他们。”陈友谅的语气很认真。

云浅问瞬间停住了步子,她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他:

“你说话可算话?”

话刚说完,便觉得眼前一阵眩晕,待回过神来,人已经被他抱在马背上,后背紧紧贴着他坚实的胸膛。

“徐达,朱重八,今日本王放了你们,但下次你们就没这么好运了。”

说完策马掉头疾驰离去,身后秀英飞奔似的追着马跑,哭喊着叫着她的名字,叫得那是撕心裂肺。

云浅问听着也是心疼至及,她扭过头对着身后大声喊道:

“秀英,你自己保重!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马蹄声携带着漫天落叶飞扬,渐渐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中,马秀英哭得筋疲力尽,比在街上背着云浅问四处求救时更显无助。

云浅问在马背上被颠得晕头晕脑,甚至胃里翻江倒海,加上马速快起来,风也大,刚刚养好的鞭伤似乎在隐隐作痛。

陈友谅将她往怀里带了带,虽然他的身上很温暖,但她到底还是有些排斥他,刻意与之保持距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机关兵神之开学典礼(3)

    我推了推米多多,说你离我远点,你不知道你这样靠着我很热吗?还有咱们准备一下。等会新生都要去大礼堂开开学典礼呢?该带的本子,笔记本都不要忘记了。你这脑子总是丢三落四的,不提醒你一下都不行。你说你都多大了。还以为你是小孩子吗?哎呀,米多多微笑道:亲爱的羽墨你说你这性格能不能改一该,总是管东管西的跟个老妈

  • 风暴江湖堵路

    下午放学,洛小川买了几个鸡腿,便带着皮卡丘直奔家里。他家与学校之间,有一片被征收的地皮,被开发商围了起来,几年了还没开始修建。直接绕过去,至少要多花费二十几分钟。平常,洛小川都是直接从荒地里穿过去,以此节约时间。“真香,小皮,想不想吃呀?”洛小川拿着鸡腿在皮卡丘面前扬了扬,馋得皮卡丘口水直流,“皮卡

  • 武侠之逼王鸠摩智第5章在线阅读

    外面的天空快速变换,澄澈的天空消失了,出现的,是暗黑色的云层,吕风知道,自己已经接近外太空了。他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上帝工程,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人力真的可以制造出这样的建筑吗?他们难道真的是神明?随着叮的一声,电梯停止了上升,吕风知道,自己到了。吕风收回看着窗外的目光,站在这里,甚

  • 穿越后成为最强剑神在线阅读第9章

    尽管“大哥”双手感到一阵阵的刺痛,却也不舍得放开这块玉佩,身边的几个小弟早已经看到他贪婪的眼神了。都是常年混迹在一起的“同伴”,这么多年接触下来你我之间的心性早就都让人摸清了,所以七八个小弟暗中点点头,趁着说话的功夫无意间就把罪九和“大哥”围起来了。罪九倒不担心玉佩被人抢走,这群游魂暗中的动作怎么能

  • 现代修仙之我欲修仙在线阅读八公主闯祸

    只见银河里面的水,一下子向上涨了有七八丈高,下边的水还不断向上涌出,慢慢的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漩涡,倾泻而下,直指民间。看到此状况,雨嫣早已吓得呆愣当场,心里害怕极了,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给惊吓住了。当她反映过来,意识到自己已经闯了大祸的时候,早已被天兵天将拿下。“玉,玉帝。”王母吓得赶紧看向玉帝,想为

  • 大蛇丸的神奇走向之脚踩校园双霸

    “可以,但是这种作弊手段会降低你的诚信哦,诚信下降太快,也会影响你的升级哦。”“我现在得分是多少?玩完刮刮乐还能剩多少?”赵瑞决定赌一把大的。“你现在的诚信得分是61分,用完这一次就剩59分,不及格了哦。”“那怎么才能涨回来?”“由于你等级太低,不能告诉你,”先挣着钱再说,以后再管分数的问题,生活都

  • 漫威世界中的神盾局特工之过往云烟(1)

    (一)我们登上了这座城市的最高峰,就在我们要为我们爬上顶峰而自豪的呼喊时,同事突然问我:“你爱过吗?”这句话放在谁那里不好,问谁不好,突然之间问我,我愣住了。我在想:我爱过吗?那是爱吗?那算爱吗?路过一个学校门口,我看到了一对情侣在树底下畅谈,虽然相隔甚远,听不到他们谈话,但是他们那幸福的表情仿佛就

  • 小仓鼠的美食.[末世]在线阅读二章一节 并不是所有漂亮的人心灵也漂亮

    这个人……好美……一双黑眸宛若最上好的黑曜石,深不见底,只一眼就几乎让人深醉其中,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让人感觉……就像是从林中的狮子……细长的淡眉,白皙却不苍白的皮肤,完美绝伦的五官,薄唇极其性感。漂亮的金色头发贴在完美的脸颊两边,就像童话里

  • 看那江湖之被下了奇毒

    很快,几个医护人员从外面冲进来,拿着电击器和氧气瓶,想把柳阳华给救回来。包括柳若希在内的柳家人,都第一时间退开,给医生让出了抢救空间。然而,两分钟过去,经过医护人员一顿操作之后,柳阳华依然是没有醒转的迹象。带头的医生摇了摇头,表示已经尽力了。在这期间,徐阳一直在冷静观察,通过望气术,他发现,柳阳华虽

  • 都是神仙惹的祸之总监的帮忙(8)

    “吓坏了吧,刚才你们经理和你说话,我恰巧都听到,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听得这话木紫溪两眼立马放出希望的光芒,霎时间恢复了生气。她停下手上的机械的动作,感激的看着已经站在她前面的那人,不经思考地答道:“真的吗?谢谢您。”“不用客气,当然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还要看你自己的运气。”男人收敛了笑容,严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