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邻家救世主[综英美]之梦后

2022/6/23 16:12:46 作者:肿胀之女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邻家救世主[综英美]
邻家救世主[综英美]
作者:肿胀之女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文已完结接档文:《魔术使奇妙事件簿》魔术师咕哒子的驯养魔神柱日常彼得·帕克某一天发现,自己家隔壁搬来的同校女孩子一点也不寻常“拯救世界,带我一个好吗?”CP:小蜘蛛X咕哒子。百分百纯砂糖恋爱向请勿考据,以MCU电影世界观为主。包含一些其他美剧和电影

士郎眼看着一个黑色的影子走了过来,但是他不知道是谁,待下一秒钟看清楚的时候,现那是一个高高举起剑的高大怪物。

是Berserker,他要杀了我,啊,到了最后,伊利雅也没有像预见到的,让他停手吗……算了,反正腰都被人切开了了,脊椎也断了,无所谓了吧,早晚都是……

士郎的眼角看到了一个光的红点。他转过脸来,看着那红点,毕竟在临死之前,士郎不想看到一张狰狞的怪物脸死,要是看着那张怪物脸死,恐怕到了地府也会做噩梦的吧。

但是,那个红点好像……

一股从心底袭上来的悸动让士郎的头脑清晰了几分,顿时,原本就已经冷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像是被冻在冰山里一样。

那是……

没有证据,没有理由,士郎确信那是如自己所想的东西。明明连脊椎都断了,但是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士郎竟然活动了起来,他顾不上什么动作粗不粗鲁了,即使saber生气也好,此刻他按住身下saber的头,死命的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与此同时,Berserker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如野兽般迅捷的转过身来,看到了弓兵的这一击。

但是,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音的箭矢瞬间钻上了他的xiong膛。

轰――!!!

在让人耳鸣的爆炸声之前,之前士郎听到了Berserker出了一声不知是哀号还是怒吼的狂嚎,然后就是全身的肌ròu被拉扯得感觉,他的眼球被眼皮深深的顶进了眼窝。

已经分不出是什么声音的响声,在士郎的脑子里充斥着,他感觉像是躺在左右荡的吊chuang上,全身上下不停摇晃――他抱着saber,被吹飞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的震动停了下来。

saber张开了眼睛――刚刚的震动让她短暂的失去了意识。

嗯,看不见?

saber费力的先推开头上的遮挡物,只是她现压在自己身上的巨石出乎意料的rou软――看到自己手中推开的是一只手臂,她这才明白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

“士郎……”saber一脸骇然的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瞳孔有些涣散的士郎。

周围的火光提醒自己,刚刚的爆炸是这个人替她挡住的。

士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抽搐着,如同被电击过后的条件反射――刚刚的撕扯感已经消失了,身体此刻是麻痹的感觉。

此刻整个墓园已经化作了火海,没有一处不再燃烧。之前Berserker和saber的争斗不过是毁坏一些墓碑和地面而已,而archer刚刚的攻击却让整个墓园几乎被破坏殆尽。

以士郎和saber刚刚所在的位置不远的地方,是一个圆形的,如陨星坠落过的巨大坑洞。

坑洞里里浓烟密布,向外蔓延着火焰。

但是这些已经已经提不起士郎的念头了,此刻他正努力的拉着自己的意识,不让它坠下去。

周围弥漫着烟雾和烧焦的味道,哔.哔啵啵的声音让士郎的意识恢复了一点,他缓慢的移动视线,没有思考,没有目的的四处扫视着。突然,一件黑漆漆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

一根长长的,满身焦黑的,已经看不出来原本样子的东西,它就那样平躺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冒着烟,毫不起眼,但是却吸引了士郎的目光。

果然……没错……

士郎认识那个东西,那是把剑,一定是archer的,之前archer在对付Berserker的时候,曾经拿出过剑,然后把它变成了一根射出去之后可以引起爆炸的箭矢,但是当时对Berserker没用。

想来,刚刚他一直躲在暗处,积蓄力量,然后出致命一击,打算一击打倒Berserker……同时,将自己一方,也完全消灭。

这对他,对他的master,都是非常正确,非常合理的行为。

作为七名master之一,自己迟早也是他的敌人,而且自己现在还很弱小。在敌人弱小的时候除掉他,这是很正确的行为。

但是,士郎还是忍不住对他怨恨起来。

要是他刚刚能够及早出手的话,也许这一切就不会生了。

啪啦一声,原本出强爆炸的武器破碎了,碎屑的精英随风飘散开去。

忽然,士郎听到身后有什么动静,费力的一转头,却看到一个如同恶鬼般的身影从满是乌红火焰的坑洞中走出。

“Berserker……”

仿佛没有受到伤害一般,Berserker的身上闪着钢铁般的光泽。

“对你刮目相看了呢,凛”同样没有受伤的白色少女从一道火焰的后面走出,看着士郎的身后:“ting能干的吗,你的archer,要是我的Berserker没有摆出防御,一定被你的arnetbsp;士郎没有回头就知道反方向的远坂一定在瞪视着少女,而且――果然没有死吗。

听了少女的话,士郎心中一动,立刻明白刚刚那种强烈的攻击,居然也没有杀掉Berserker一次。

而另一边,轻轻巧巧的一跳,少女如飞翔一般,跳上了Berserker的肩头,很乖巧的坐了下来。

“回去吧,Berserker”少女命令着自己的从者,Berserkershen手扶稳了身上的主人,然后转过身去,重重的离开。

“想逃吗?”传来了远坂咬牙的声音。虽然知道此刻不是挑衅敌人的时候,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嗯,我改变主意啦”银的少女回头微笑道:“原本以为是要最先解决的无聊事,现在我对你们产生兴趣了,就让你们多活一段时间吧。”

少女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说着让人觉得既可爱又嚣张的话。

突然,那红色的瞳孔对准了趴在地上的士郎,伊利雅斯菲尔露出甜甜的笑容,招手道:“拜拜,下次再玩吧。大哥哥。”

巨人带着少女消失在了火光当中。

士郎看着消失在火光中的伊利雅斯菲尔,忽觉浑身一轻,啊,一直因为Berserker存在而产生的威压消失了。

就在此时,士郎感觉到身下的saber有动静,士郎把目光下移,结果看到saber醒了,只见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zui唇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是自己却听不见。

嗯,什么时候,听觉又丧失了?刚刚明明还能听到声音呢。

想要对她说什么,但是士郎一张zui就喷出一口血。但是……好在自己最后关头偏了一下,所以没有弄到saber脸上,士郎有些心有余悸的想。

身体无力地趴下,不知听觉,士郎的眼前一阵黑,然后他的眼前的景物,一会儿出现,一会儿变得黑暗,整个人的意识陷入半昏迷状态。

耳边传来了一阵阵的话音,而saber和远坂的脸也在交替出现。

“士郎,听得到吗,喂,士郎……”

是saber。

是想唤醒我吗。但是……话说,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种好像电影台词一样的东西。

“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救你了……喂,archer,有治疗的能力的话就过来帮这个呆子治一下。”

这是远坂满怀紧张的吼叫。

“很抱歉,我不是那种你理想中完美的万能型。而且,他的身体断成这个样子,你觉得还有救吗,凛!”

带着讽刺的声音,士郎最不想看到的脸出现了。

弓兵,archer,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士郎。

是错觉吗,士郎觉得他的表情有些奇怪。

意识渐渐模糊了,在视觉消失前,士郎最后看到的,是archer一脸冷漠的注视着他。突然,弓兵的眉头皱了一下,面对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什么吗,表情还ting丰富的吗!

眼前终于变得完全黑暗了。

思维清醒之后,士郎现自己身在燃烧的荒野之中,目之所及,只有漫天的火焰和黑色。

他可以清晰的了解到,生了很大的火灾吧。

原本看惯了的街道变成了一片废墟,所有的建筑物都在不断地变低,倒塌。

到了大概黎明的时候,火势才渐渐地弱了起来。即使如此,那如同地狱中窜出来的浓烟却未曾减少过。

不明白是自己的运气好呢,还是房子盖得地方风水好呢,总之,在这周围,活着的只有自己。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嗯,既然都活下来了,就必须继续活下去。士郎当时心中灰败的想。

并不是因为抱有活下去的希望,事实上他已经绝望了。只是不想像周围的人一样变成蜷缩成一团的黑炭,幼小的男孩开始漫无目的地走了起来。

根本不会有人来救。而且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离开这片火红的世界。小男孩如此想着,然后在这满目疮痍的地狱中倒了下来。

是因为被烟雾强的无法呼吸了呢,还是因为一夜的奔逃终于让他累得走不动了呢。

士郎躺在地面上,看着乌云垄罩着天空,这让他知道马上就要下雨了。

虽然那块巨大乌云上的空洞有些奇怪,但是只要下雨的就行了,雨一下火灾也会结束。

士郎深呼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雨云,准备迎接自己的最后――根本连一丁点空气都吸不到,喉咙有的只是浓烟。

“好痛苦啊”士郎向天空吐出了自己最后的,也是周围已经变成焦炭的人的心声。

但是不会有人听到的,现在的话大概只有天知地我知了,士郎心中嘲笑了一下,然后shen.出手来――并不是想要求救,而是因为他觉得,唯一能听到自己话的那个天空好高啊,高的让人无法触及。

然后最后的力量用尽了,手臂向下倒了下来。

可是,在手臂落到地上的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它。

一张胡子拉碴,却眼含泪水的脸。

士郎不太清晰的看着他的脸,此刻他只觉得男人的笑容很是奇怪。

是找到了自己这个生还者没错,但是他脸上激动的笑容和泪水却让人觉得得救的是他一样。

他把近乎丧命的士郎搂进怀里,感激的哽咽着。

“能找到你真好”最后,士郎听到他说道。

醒来之后,士郎看着医院洁白的天花板,周围无数哭泣的孤儿,很快接受了自己只有一个人了的现实。

啊,那个时候,自己之所以没死,是因为爸爸妈妈把自己推出来了吧,然后他们就被房子的废墟淹没了。

纵然心如死灰,但是幼小的士郎的心里还是为了以后不知道会怎么样而感到不安,那个时候,那个人就突然出现了。

皱巴巴的衣服加上蓬松散乱的头,嗯,那个型要换做今天,应该叫酷吧。

这个男人比医生还要年轻一点,看起来就像一个有点老的大哥哥,他脸上带着像是像是渗入白色阳光般的笑容问道:“你好啊。你就是士郎吧”

近乎茫然的点了点头之后,那个男人又开口了。

“我就直接问吧。士郎想让孤儿院收养呢,还是要给初次见面的叔叔领养呢”这个人一脸高兴的说可以领养自己这个孤儿。

士郎问他是不是自己的亲戚,结果他回答:“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喔。”

“……”

士郎当时就无语了。

这个人,就是一脸穷酸相,一副靠不住的样子――谁都不会认为穿着那种老旧大衣的人是有钱人吧。

不过不管是孤儿院还是这个人,都一样是陌生的。而且,那个时候,那张滴着泪水微笑的脸和眼前如阳光般的男人重叠起来。

于是,士郎决定去这个人的地方。

“是吗,太好了。那就快点收拾收拾吧。新家还是早一点习惯比较好”那个人急忙的开始收拾东西,仿佛是害怕追债的马上上门了。

然后,他那种收拾的方法连士郎这小孩子看了都觉得很差劲――嗯,要是放在情景喜剧里也不会感觉怪异。

在近乎狼狈的东西收拾好了后,男人轻松地呼了口气,转过身来。

“啊,忘了说一件重要的事。在来我家之前,有一件事非告诉你不可”男人严肃的说:“嗯。话先说在前头,我是个魔法使喔”

那个时候,士郎记得自己眨了眨眼,高声说了一句:“哇,叔叔好厉害哦。”

记不得当时是因为男人一脸严肃,所以才像理所当然的附和,还是因为真的相信了他的话。

在那之后,士郎成为那个人的养子,得到了卫宫这个姓氏,同时知道他所言非虚。

他确实是个魔术师,拥有那些奇异的能力。

然后就是长达两年的纠缠,死缠烂打的自己终于说服老爸收自己当徒弟。

再然后自己可以一个人看家后,切嗣就经常外出。

切嗣经常夸张的说着“从今天起我就要到世界各地去冒险啦”像是三岁小孩才会说的话,然后真的背起行李就离开了。

而且他每次都会出去好久,一整个月不在是家常便饭,夸张的时候半年一次都没有回来过。虽然在这其中可能有些特殊原因的存在,但是小小的士郎却不敢妄言,因为怕ReHuo烧身。

在那迷宫一般的房子里一个人居住,幼小的士郎经常迷路,即使如此,他还是喜欢这样的生活。

因为这个家中,有着旅途回来后像个小孩似的说着途中趣事的卫宫切嗣。还有满心期待等着他的故事的,和他有着同样姓氏的小孩。

若是现在仔细想想,切嗣当时说的故事几乎都是漏洞百出,根本不是真的,或者是他那很久以前碰到的事情当故事讲给自己听。但是在当时,对于幼小的孩子来说,那可是无比的有趣,是名为卫宫士郎最好的chuang边故事。

士郎很羡慕很憧憬着他,面对着如此爱做梦的父亲,士郎决定了,自己一定要变得像他一样。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了,然后就是五年前那个冬天的事情了。

那是在一个月亮分外美丽的夜晚。

士郎不记得出于什么原因了,他陪着父亲卫宫切嗣在赏月。

虽说是冬天,气温却不是那么低。虽然走廊上还可感觉到寒意,却也无伤此等月色可餐的美.妙夜晚之大雅。

当时为什么没有想到,最近一阵子,切嗣很少踏出家门,呆在家里悠闲安坐的时间变多了――以往,他都是一走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半年也不回来一次。

现在想起此事也会后悔。他当时的行为,就像是领悟了自己死期的动物吗,自己为什么没有察觉到呢。如果能早一点的话,也许现在就不会感到那么遗憾了。

“小的时候,我曾经憧憬着成为正义的化身呢。”

很突然地,坐在身边的父亲用怀念的语气,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遗言。

“你说什么啊,只是憧憬,也就是说你死心了?”大概愣了一下吧,自己当时有点生气地回答道。

因为在自己的心目中,切嗣就是正义的一方,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此时他居然会这样说,一直以来把父亲当成憧憬和追逐对象的士郎不就像个白痴一样吗。

切嗣抱歉似地笑着,仰望着那遥远的月亮,仿佛在自语般的低吟着:“嗯,很遗憾啊。要当英雄可是有期限的,成为大人之后就很难以此自称了呢。这个道理,我如果能早点明白就好了。”

虽然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但是既然是切嗣说的那就不会有错的,当时的卫宫士郎就是如此相信着他。

“是吗。这样的话确实没办法啊”士郎当时赌气的说道。

“是啊。真的,没办法呢”仿佛在逗他,切嗣应声附和着。

沉默了一会儿,士郎半是坦白,半是宣告的说:“嗯,既然没办法的话就由我代替你当吧。虽然老爸是大人所以已经没办法了,但是要是我的话就没有问题了吧。那就交给我吧,老爸的梦……我,一定会实现它的!”

这番话还没说完,不,应该是刚开口的时候,父亲就露出了微笑。

那副表情,仿佛接下去的话即使不听也明白了。

“啊,我放心了”卫宫切嗣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平静的说道。

从此,那个人再也没有醒过来。

明明在士郎心目中,就是正义化身的切嗣,却在最后留下了想成为“那样的人”这种让人听不懂的遗言,在士郎的面前安详的落下了人生的帷幕。

之后,士郎就是一个人生活了。

但是,不会结束,士郎会继承切嗣的梦想,继续前进。既然父亲做不到,那么,我一定要做到。

可是……

“只要没有明确的恶,你的愿望就无法实现,即使那对你而言是不能允许的事情,但是,正义的实现还是需要与之对立的恶。对你而言,最高尚的理想与最邪恶的**,其意义是相同的。”

神父可恨的笑脸出现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愿望……

神父的脸是如此的巨大,士郎看着他那巨大的眼睛,感到无比的沉静。

他一点一点的,飞进了神父的眼睛里。

无限的黑暗包裹了他,士郎感觉到自己像是处在没有重力的空间里,在虚空之中漂浮着。

不,应该还有一点重力吧,因为士郎感觉到自己似乎在缓缓往下坠。

如同纸屑落入水中后缓缓地沉下去一样,此刻浑身**的士郎一点一点的平静下来,最后连心都变得空洞了。他看着自己下方的黑暗,如此的向下掉落着。

不知道正在往之坠落的地方有着什么,也不想知道那里有什么。

这一点也不奇怪,他看着什么也看不见得下方,一个劲的盯着,虽然不知道下面有什么,但是应该不会差的。

自己将会坠落到哪里呢?那个坠落的终点又有……不对,这里没有什么所谓的坠落的终点。不,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没有在坠落。

因为在这里,什么也没有。

不仅是没有光,没有暗。空气,温度,感觉……就连定义也都没有。因为什么也没有,所以什么也看不到。就连坠落下去这层涵义也没有。

就连虚无这种东西,恐怕也不存在。

这里有的,只有名为死亡的无尽黑色。

士郎疑惑起来。

为什么要在这里?

这里,不是他想要呆的地方。

心中的念想化作了火焰,士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忽然,如同被人从后脑勺揪起一根头扯起来一样,士郎的身体缓缓地,不,飞的上升起来――这个世界里终于有了东西,那是名为升起的生命波动。

士郎有些欣喜起来,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只是这种感觉就是让人激动的事情。士郎空洞的心中开始燃烧起了火焰。

哗啦的轻响,士郎冲出了黑暗,来到了一片白色当中。

这里是黑与白的世界,分成了两个的世界。

士郎从黑色的水中出现,缓缓往白色的天空中飞起。

他想要继续升起,冲出白色的世界,回到他之前的世界里去。

但是,即使是来到白色的世界,黑色的水也是不允许的,它如蛇一般蜿蜒着,卷上了士郎的皮肤,顺着他的腿缠上了他的肚脐,将士郎往下拖去。

士郎焦急起来,他不想再回到那黑色当中去了。

但是身体依旧在下沉,这让他不知如何是好。这样下去,一定会沉下去的。

既然如此,那就舍弃这个身体不要了。

士郎拼命挣脱着,不是挣脱那黑水,而是挣脱自己。

他明白,那黑色的东西是连龙也无法挣脱的,于是,他决定,抛弃已经无法挣脱的**。

如同这是个一分为二的世界一样,士郎也一分为二。

精神从无用的**中破茧而出,他的灵体已经有一半从身体里飘了出来。

本想一鼓作气冲出来的,可是剧烈的疼痛让士郎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抛弃**,果然,不是能轻易做到的。

但是现在不能停在这里,因为,卫宫士郎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士郎在再次用力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牙齿咬碎,眼珠崩裂……

伴随着一阵真实的刺痛,士郎从梦境中醒了过来,张开了眼睛。

但是眼前的白色让士郎把眼睛重新眯了起来,他缓缓张眼,让自己的眼睛适应那阳光。

啊,还活着啊……

突然,士郎愣住了,他看着天花板,吞了口口水。

“这……这是什么啊?”士郎呆住了。

仿佛空间破碎的感觉席卷了他,周围似乎满是被切开的痕迹,房顶,电灯,墙壁,所有的一切,都带着切裂的痕迹。

(卫宫士郎的新能力开始冒泡了,但是现在还不会出现,还得等等,在这本书到达三分之一左右的时候,再挨上一刀,就会出现了。呵呵,可能一些读者已经知道了是什么了,如果能保密一下先不说出来,我会很感谢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者为尊在线阅读第5节

    读者大佬们负责收藏,投鲜花,投评价票,打赏什么的。而咱这种小写手,就只能码字来回报大伙儿了。收藏增加一千,加更一章!鲜花增加五百,加更一章!评价票增加五百,加更一章!打赏累计五个人,加更一章!单次打赏超过一千点,加更一章!不是第一次写这类小说了,经验呢,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上本成绩也还行,至今还在写…

  • 西域降魔记在线阅读第八章

    已经到了一年之中最热的酷暑,听父亲和李辞的信上说,他们这几天可就要回来了。许久的闷闷的心情,如今一下子开朗起来。这天太阳已经西斜,天上的云彩被余光浸染的瑰丽无比,我刚刚踏上走廊,下午的余热没有过,一层层热浪激的我昏昏欲睡。忽然红漪跑进来说道:“小姐大喜,姑爷可回来了!”霎时门口响起来马车夫吆喝,众人

  • 林部落开始第二章在线阅读

    王言撑起身体,一脸茫然。一阵强烈的口渴,全身上下火辣辣的感觉。猛然王言一下袭来,刺激得王言从地上一窜而起,冲向了客厅的饮水机。(ू˃o˂ू)⁼³₌₃热死了拔出水桶一饮而尽。大喘几口气,胸腔起伏不定。待神情冷静后,理智才慢慢回归。王源此刻才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此刻他全身已无浓密毛发。就连头上也只剩

  • 修道篇第7章在线阅读

    就这么一场戏还不够伍敬看的,这天剩下的戏几乎都是她们俩的。要换场景,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开始搬运器材到里面的宫殿。盛溪两只手都拿着小电扇,热得电扇都快怼到脸上去。慢悠悠晃着走进宫殿,怎么看怎么像武侠片里才会出现的刁蛮大小姐的姿态。冷不丁后脑勺被人打了一下,盛溪“哎呦”一声回过头去。一看是伍敬,立刻瞪了他

  • 北落师门在线阅读“英雄”

    那抹青光锵的落在了石轩的身边。它竟然是一把龙泉宝剑,青色的剑身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那青龙的眼珠仿佛能够转动。这时候一道倩影出现在石轩的身边,看到晕过去满脸痛苦神色的石轩,江春美丽的星眸出现了一些雾气。“春小姐,你这般暴露出来的话,恐怕会被有心人看出来的。”那道青色的长剑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方才

  • 无限之黑暗降临第1章在线阅读

    如果你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一个满身血污的路人给拖进了巷子里,强抢民女了,你会怎么做?老娘特么的一脚踹死你!对准了命根子!往死里踹!别以为你满身是血,老娘就怕你!可少年似乎身手不错,迅速的躲过了。叶无心眸光愤恨的看着他,少年身高目测有一米八以上,有着一张世间少见的精致脸蛋。浑身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质,特别

  • 俗气的人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原来是这个小跟屁虫啊……占了人家的便宜,王墨略微有些尴尬的对仙柔笑笑说道:“丫头,你怎么来了?”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进屋。仙柔双手俏皮的背在身后,笑嘻嘻的说道:“我想墨哥哥啦,不行吗?墨哥哥不想我吗?”王墨嘴角一抽,这才分开两天而已啊,不过嘴上却宠溺一笑说道:“当然想啦。”闻言,仙柔美目一亮巧笑嫣然,

  • 火影:改剧情就能变强之这一世的追求(9)

    “圣麟兽,照看下霄箫,我去那断崖处试开启辰粒空间……”姬夜明向着早晨初去的断崖之处盘坐,眼前是深不可测的断崖,身后是青青草地,草地之后,便是江河。“拥伴生魂之人,出生时,由于主魂拥有伴生魂使得主魂的魂力强大到足以直接冲开辰粒空间,此时是主魂所开启的辰粒空间,而到十二岁之时,主魂引导伴生魂再开辰粒空间

  • 家有纨绔子弟在线阅读第3章

    不一会!李圣经就获得了60个仇恨值!看到一群人,充满愤恨的目光向自己看来!李圣经脸不红,心不跳,虎躯一震,双臂展开!“各位,这个托儿索,已经是瓮中之鳖,我特意来到这里堵住他的后路,防止其逃跑!”。李圣经义正言辞的说道,但是大家丝毫不相信他说的话!“没想到,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啊!”。一群人全部鄙夷

  • 异界八号楼在线阅读第六节

    “光哥,咱们就应该拜把子!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吴导,我才20.”“不管,你就是我大哥。”吴钰森晃着脑袋,争取让脑子清醒一点,嘴里嘟嘟囔囔着各种匪夷所思的话。苏光无奈的搀着吴钰森。不能喝酒何必喝这么多呢。现在可好,都认大哥了,他才20啊。“司机,停车。”苏光摆摆手,招来一亮黑色轿车,本来他的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