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蜡笔小新之德郎传第一章神秘老者

2022/6/23 15:13:55 作者:莲心墨笔 来源:飞卢小说网
蜡笔小新之德郎传
蜡笔小新之德郎传
作者:莲心墨笔来源:飞卢小说网
为行田德郎写的人物番外(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琳娜怀抱着两个幼童,被空间裂缝无情吞噬。巨大的撕扯力,似乎随时都会将三个柔弱的生命无情的抹杀,生命在此刻仿佛显得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

在强绝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变得虚妄。无法反抗,无法改变,随着绝望的情绪不断蔓延,整个生命力似乎都在飞速流逝……

“哧~”一道道暴乱的气流,无情的冲击着三个弱小的生命。“噗~”血花飞溅,一朵艳丽的血色花朵在虚空中悄然绽放,又无声无息败落,犹若一朵血色的昙花。

琳娜的身体忍不住的一阵颤抖,背部白嫩的肌肤已是一片血色,不过在这暴乱的空间乱流当中,此时此刻却已然是无尽的幸运……

琳娜与两个幼童,在虚无的空间当中缓缓飘荡,所幸的是,这三个弱小的生命至今依旧没有被空间乱流所毁灭,不过,一切的一切仿佛已然是命中注定。死亡的触手仿若在戏弄着这三个无力挣扎的生灵,没有一丝希望,看不到一丝光亮。

“噗~”血色的花朵在琳娜的肩头盛开,美丽而妖艳。琳娜的脸色一阵苍白,再也看不见一丝血色。琳娜怀抱之中的两个幼童正是龙羽与蝶衣,虽然此时依旧完好无损,不过,死亡的大门向他们敞开之时,他们依旧无法拒绝。

龙羽抬起头,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母亲,然后轻轻的抹去自己眼角的一丝鲜血,漆黑的双目之中散发着令人沉迷的深邃。

龙羽看了一眼紧闭着双眼的蝶衣,轻轻一笑,犹若和煦的春风,吹面不寒。然后稚嫩的小手轻轻伸出,擦掉了蝶衣发丝上的一抹血迹。

“母亲,我不怕死”,龙羽抬起头,对着琳娜微笑着,天真无邪,轻松自然。

琳娜看到这纯真的微笑,心中一阵揪紧,一个两岁的孩童能微笑的面对死亡,这份气魄确实难有人及。不过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她最大的愿望只是她的子女安然的活着而已,不过这一切在此刻却是变成了一种奢望。

滚烫的泪珠滑过琳娜那绝美的容颜,滴落在龙羽的脸颊之上。骤然一阵强大的波动传来,琳娜心神骤然一紧,举目望去,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一公里外肆意席卷,一块块的天外陨石不由自主的向着巨大的漩涡靠拢而去,随即被飞速吞噬。

“生命的气息,难道漩涡的尽头是一个空间?”,琳娜从巨大的漩涡当中感受到了一波波若有若无的生命气息,心头一颤,一种无法抑制的狂喜在心头飞速蔓延。

“羽儿,如果存在希望,就永远不要放弃,跟依依好好活下去”,琳娜望着龙羽轻声的说道,仿若喃喃自语,又仿若最后的叮嘱。

“恩~”,龙羽点了点头,漆黑的眸子当中爆射出一阵阵异彩。

“嗡~”琳娜右手一挥一个卷轴瞬间化为齑粉,随即一阵淡淡的能量波动之后,一个金色的能量光盾,将龙羽与蝶衣完全包裹在里面。随即琳娜将戴在在手指上的一个戒指飞速脱下,放在龙羽的手中。然后,一个轻柔的力量推动着这个能量光盾飞速的向着这个漩涡靠拢。

琳娜的身影则是缓缓地飘远,一双埋藏着无限爱意的双目,目送着这个金色的能量光罩向着那个巨大的漩涡飞速靠拢……

“母亲~”,龙羽望着那逐渐模糊的身影,轻声的呢喃着,一滴滚烫的泪珠,滑落脸颊,滑过那带着微笑的面庞。

“砰~”金色的能量光罩在碰触到巨大漩涡的一刹那轰然粉碎,紧接着龙羽和蝶衣便被这巨大的漩涡吞噬。此时,飞速旋转的漩涡骤然一顿,随即缓缓消失……

“哦~?有生命地气息,难道无意间勾通了其他空间?应该没有这么巧吧?”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望着那旋转的漩涡,轻声的嘀咕着。只见那干枯的手掌轻轻挥动,庞大的漩涡骤然停止,紧接着便是一块块的陨石从空中飘然而落。

“老头子我也太幸运了吧,终于碰到活物了”,老头子怪叫一声,身体腾空而起,向着一个浑身鲜血的幼小身形飞掠而去。满身鲜血的幼小身影正是龙羽无疑,虽然老头及时将漩涡消匿,不过那残余的能量,依旧是将龙羽几欲撕裂。

老头将这个血色的幼小身影轻轻的抱入怀中,不禁一惊。这个血色的身影是一个幼小的儿童,让老头震惊的倒不是这个两岁左右的幼童的年龄,而是在这个幼童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

老头检查了一下龙羽的身体状况,全身筋脉尽断,生机流逝严重,距离死亡一步之遥而已;而那个女娃相对龙羽来说则是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只是在背部有几道血肉模糊的伤痕,其他地方倒是完好无损。

“嘿嘿~碰到老头子我,也是你们命不该绝”,老头怪笑一声抱着龙羽与蝶衣向着一个石屋飞掠而去。

老头此刻就像一个圣洁的神棍一般,身体之上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辉。

淡淡的青绿色光芒从老头的手掌之中喷吐而出,将蝶衣与龙羽包裹其中,青色的能量一接触到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便飞速的融入其中。

片刻之间蝶衣身上已再无一丝伤痕,白嫩如玉的肌肤泛起一抹抹淡淡的红润,令这个娇俏可爱的女娃,再次平添几分俏丽。

龙羽同蝶衣相比就显得有点惨不忍睹了,青色的能量将龙羽的全身包裹其中,龙羽那幼小的身体在蒙蒙青光的包围之中缓缓升起,血色的衣服被瞬间震碎成齑粉,白皙的肌肤之上,无数恐怖的伤痕错乱分布。

青色的能量接触到龙羽的身体之后,并没有同蝶衣一样,将那些可怖的伤痕消除,而是缓缓的深入龙羽的身体之中。

“啊~”昏迷当中的龙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一滴滴的汗珠接连不断的滑过那苍白的脸颊,随即幼小的躯体发出一阵阵的抽搐。

(主人公龙羽真真正正的登场了,给小龙羽一朵鲜花吧~喜欢小美女蝶依的给个收藏~拜谢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妖孽剑神假面骑士系统

    东京很乱,真的,宫天罗终于体验到了。作为一名生长在祖国红旗下的花朵,他可以说是被保护的很好,他刚刚体验了传说中的穿越,连什么情况都没摸清楚,结果就亲眼见证了岛国黑帮的火拼。虽然火拼的地方离他很远,但他也是懵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嘞个乖乖,我这是到岛国来了。”宫天罗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等

  • 绝世妖妃:驭狮为夫在线阅读第5节

    “小奎你说。”小奎,赤龙门负责本地区情报的组长。“峰少,刘毅然是青明市警署长,这是他表面的身份;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国安成员”,具体职务,不详。”“嗯,知道了。”冷峰挂了电话,有点失神。冷峰已经感觉到了刘毅然的不一般,恐怕在国安里也不是普通成员。如果被国安惦记着,那将后患无穷,冷峰不想整天有人监视着

  • 灵魂摆渡之勇者在线阅读第四节

    “老公,我叫顾依依,你的武力值实在是不忍直视啊,该练练了。”顾依依说道。叶良立刻查询鬼夫系统,顾依依排名第四,生前竟然是武术世家的女儿,可以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只可惜也是英年早逝。叶良竟曾是一个无赖穷屌丝,适应环境的能力非常强,所以在女鬼老婆面前一来二去交流了两三番,已然能够承受住眼前这个女鬼

  • 血影墓尸之最高的境界,自我安慰【求收藏】

    谢东南玩到了十一点,为了不打扰到上了年纪的永强娘,只能意犹未尽的离场,躺炕上睡觉。第二天一早,谢东南想照照镜子看自己年轻五岁什么样,结果屋里的镜子全部都被他给打碎了!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浴室,确定里面没人后,闭着双眼走进去,站到了镜子前面,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谢东南。镜子里面的谢广坤还是老样子,前

  • [全职高手]叶小姐离家出走后彼岸花组织

    彼岸花---传说中冥界唯一的花也叫引魂花是黄泉之路的花朵,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民间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冤魂们一个指引和安慰。雪白色与血红色的彼岸花共同代表死亡。传言曼陀罗华盛

  • 我成了冥界首富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加列奥看着在和萧熏儿打情骂俏的,周天龍,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对着周天龙说:“小子你是谁呀?敢跟我抢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这是周天龍和萧熏儿也看见了,正在发怒的加列奥,周天龍无奈的笑了笑,然而加列奥看见了以为就是周天龍对他的挑衅,“好小子,来给我打”加列奥,愤怒的说到,只见加列奥的手下立马向周天

  • 综漫—嗜杀魔灵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们?哥哥??你们是、兄妹??”沐泪哲一脸疑惑的说、“啊!!不是不是、我们不是亲兄妹!嗯?结拜的!”馨抢先说道!“嗯、嗯、算是结拜的、哲又怎么在这?!”枫说“那个、方便说吗?我们单独说吧!”“我去了一趟英国、说是薰魅帮派来的、找我们要人、是女的、叫黄忻、我就真没办法、我们没这个人啊!!!再说、薰魅

  • 特种兵之死神教官助同学使钱平事端 访阿姨闲话挑心愿4

    路上,樊娲问:“你爸爸总呆在家里吗?”“是的。”吾花答道,“以前经常在外面跑动的,后来事业做大了,就开始在家里办公。如今每天足不出户,却在管理世界。”樊娲恭维一句:“厉害。”吾花却有所叹:“今日平如许,未必明朝风不起。我倒希望他们别操劳了,但我妈说的对----这么大,生活还处处蹩脚,更不不能照顾父母

  • 玄州记相互配合

    虽然让身体感觉到他们已经熟悉过渡的感觉,但是在与三个人握手的同时,这种努力仍然在地面上。我不明白这种感觉,但起初我多次推翻,但如果我翻身,我会习惯它。我转移的那一刻,我在地上失去了亲吻。周围是公会,黄绿色的草蔓延到尽可能远的地方。显然它出现在一个备受期待的地方,即便付出努力,我也能看到怪物。“那是艾

  • 剑弑九天魂噬苍穹之第十章

    三兄妹坐在餐桌前吃饭。“银月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变得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成天哀声叹气,皱着眉头,活像有人欠她八百万似的。”齐宇轩觉得莫名其妙。“她一定是谈恋爱了,爱上某家的男孩,又碍于身分不敢开口。”齐语嫣神秘兮兮地笑起来,活像挖到什么秘密。齐宇扬因为银月坚持不肯下楼用餐而独自生着闷气。他听到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