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梦幻旅在线阅读第7节

2022/6/23 15:17:51 作者:天边l 来源:17K小说网
梦幻旅
梦幻旅
作者:天边l来源:17K小说网
在这急速发展的社会,很多人很容易跟不上生活的节奏,但却都被迫的跟着,丁玥是一个大型企业公司人事助理,也是一个有点小烦躁的人,她烦躁的原因来至于各方面,比如环境吵闹、工作烦恼、失眠多梦……生活的奇妙之门来至于内心的幻想,当清晨的阳光洒在丁玥的脸上,她才发现世界原来……

顾长年让人将顾清章扶到床上,再去请大夫,他并没有跟风七月多说些什么,就转身去了顾家正厅,但是风七月还是从他眼里捕捉到了一丝愤怒。

顾家是村里有名的富家地主,大夫来的很快,但顾家大哥大嫂还有顾家小妹回来的更快,在听说了时间的经过后就都开始盘算着怎么将这件事朝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推展。

大夫很快瞧完了病,向坐在主位上的顾长年说了下顾清章没什么大碍,休息休息就好了,顾长年放下了心,开始询问缘由。

“你们今天是闹的哪出啊?”他的语气很平淡,却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接着他转头看向沈氏:“身为顾家的主母,躺在地上大喊,成何体统!”

很奇怪,他第一个竟然不是责怪风七月以下犯上,而是责怪沈氏失了身份,辱了门楣。风七月带着疑惑继续看着,想弄清楚顾长年到底打算怎么处理此事。

沈氏被顾长年责怪,心里有些不高兴:“儿子儿子不要娘了,帮着外人欺负我了,现在连丈夫也帮着外人了!”

沈氏转头看着风七月继续说道:“你怎么不问问这个小贱种是怎么将我打倒在地的,反而先来指责我了!”

顾长年并没有接着沈氏的话头,继续平静的说:“你是顾家的主母,是帮我打理家道的,要识大体知进退!”

“还有,既然七月已经嫁入我顾家,就该是我顾家的儿媳妇,你这个做婆婆的要好好教她礼数,哪有媳妇儿不听婆婆管教的,我顾家百年来更没有听过儿媳敢打婆婆的!”

风七月听明白了,顾长年的指责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但是后面说的婆婆要好好教儿媳礼数和儿媳要听婆婆的话却大有深意了。就是将这件事全权交给了沈氏处理了。

顾长年深深看了风七月一眼后就起身离开了。

沈氏还没开口,旁边的大嫂安氏先站了出来,看着风七月不怀好意的说道:“才进门一天就打婆婆了,这要是过些日子,还不得把家给拆了啊!”

安氏看了眼沈氏的脸色,见她没什么异样,就继续说道:“爹说教你识礼数,哼!我看啊,像你这样胆敢以小欺大的小野种,就应该被赶出家门去!留着就是祸害!”

“就是就是!”顾小玉在后面帮腔:“竟然敢打我娘,还害的我哥昏过去了,赶紧把她赶出去,不然咱们家肯定不得安宁了!”

风七月听着两人恶毒的言论并没有开口,昨天刚进门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两人是什么货色了,更重要的是,两人并不能把她怎样,所以她并不在意两人说的话。此时她正直直的盯着沈氏,她在等沈氏开口。

沈氏看着不为所动的风七月开了口:“老爷说的对,我身为顾家的主母,就应该管教着家里的人,你以下犯上就是犯了错,犯了错就应该受罚!”

风七月听着沈氏给自己扣上的大帽子嗤笑一声,说:“你怎么不说说我丈夫是怎么被打昏的!有你这样当娘的吗?”

顾小玉闻言立刻上前说道:“不管什么原因,你敢打我娘就是以下犯上,侵犯顾家的威严,辱没了顾家的门楣,是应该被浸猪笼的!”

说完走到沈氏身前握住沈氏的手撒娇说:“娘!这个没教养的小贱种今天敢欺负你,明天就敢站在我们头上耀武扬威了!快把她赶出去,不然咱们家肯定不得安宁!”

风七月听到顾小玉诛心的言论怒从心起,大声喊道:“从我进门起你们就合起伙来欺负我,我到底哪里做错了?让你们这样对我!一个个恨不得我死。”

“是你们故意找茬打我,又将我的丈夫打昏,现在又反过来说是我的错!”

“你就是个卑贱的奴隶胚子,根本就不配进这个家门!”安氏恶狠狠的声音响起。

沈氏怒视着风七月:“你这个以下犯上辱没顾家门风的贱种,就应该受到处罚!”

“来人,将这个无礼不孝的贱种拉下去浸猪笼!”

“不可以!”

厅外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风七月转头,是被仆人扶着的顾清章。他醒了后就听丫鬟说主母在训斥风七月,立刻赶了过来。

风七月看见虚弱的顾清章立刻上前扶住了他,顾清章握住风七月的手拍了拍:“别怕!有为夫在呢!”

风七月安心的笑了:“我不怕!”

安氏看着走进来的顾清章,嘴角撇了撇,翻着白眼讽刺道:“原来二弟没事啊!那为什么还请大夫,请大夫不用花钱吗?让你们这么糟蹋,再大的家业也会被你们给败光了。”

顾清章皱着眉头深深的看着安氏:“不用大嫂费心,清章有没有事我自己知道,顾家的家业有多大,大嫂你还不清楚吗?”

安氏还想要反驳,顾清章已经转头看向母亲沈氏,不再理会安氏。

顾清章缓了口气,平复了气息说:“娘,早上的事情我就在当场,是与非看得一清二楚,七月有错,我会让她认错,那娘你呢?难道你就没有错吗?

沈氏面对儿子的质问并没有立即出声,相比生气,更多的是痛心,自己辛辛苦苦呵护了二十年的心头肉现在帮着外人说着自己的不是,这个儿子真的是白养了吗?

“娘养你这么多年,小心翼翼地呵护着,你就是这么报答娘的?”沈氏看着自己的儿子询问到。

顾清章知道自己对母亲的态度有些生硬了,有些不忍:“娘永远都是娘,我现在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帮着七月顶撞娘的意思。”

“好,就事论事是吗?就事论事就是这个小贱种打伤了我,就该罚!”

“娘!七月现在是我的结发妻子,你不能这样说她。”

顾清章继续说道:“明明先错的并不是七月,为什么您就是揪着不放呢?如果真的要处罚七月,那我作为七月的丈夫,也应当一起受罚!”

风七月痴痴的看着顾清章消瘦却坚毅的侧脸,心里涌出一股暖流,这个文弱的书生此时已经深深锁住了风七月的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竹马相厌ABO之请安

    子时夜深,蓬莱宫内。“娘娘,奴婢求您了,您快些歇息吧。”云裳跟在宁味身后唠叨,看着她恍若未闻一般径直往蓬莱宫大殿外走,无奈地跺了跺脚。咬唇小声嘟囔:“娘娘,您每次怎么都挑奴婢当值时在外面走动?要是被罗衫姐姐知道了,奴婢定又要挨骂了。”话音刚落,宁味停步回眸认真看了她一眼,很是不解:“罗衫当值时,我出

  • 英雄王城第七章

    张清嫣有一瞬间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张继诲自小天资卓越,尤其才识文采方面上更是比同龄人高出了一大截,再加上容貌出众,深受官家与太后青睐,在几个月前刚被加封为太子中舍。年纪轻轻官至五品,自然免不了会心高气傲了些。像张继诲这样一路春风得意的人,面子比什么都金贵,当别人面前哭这样的事放平日里他不屑一顾

  • 拉斐尔拒绝回家[综英美]在线阅读第9章

    到达白河分局的时候,局里除了通宵加班的,还没来几个人。江旻胃疼到全身发虚,开门下车的时候差一点摔了。“你哪里不舒服?”叶霆关上车门后绕过车头跟着他一起进门。视线瞥见江旻按在胃部的小臂,顿时明白了大半。“你在路上怎不和我说?”他不免有点气,“又不是没地方买早餐。”这个点食堂还开着,叶霆先让他回办公室,

  • 局部惯性在线阅读年少的穆仟龙

    林家灵药园之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埋着头,一手拿着一张清单一手不停的采摘灵药往身后的药篓中丢去。忙碌了好一会儿少年终于停了下来,他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清单又将背上的药篓拿了下来认真地核对了一番,似乎是确认采摘的灵药无误了,少年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收起清单,背上药篓打算就此离开。当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也让

  • 难为君生我未生第3章在线阅读

    安南放下碗筷就向饭馆门口走去,远处两个玩家正在打斗,一时间飞沙走石让人看不清状况。他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昨晚花大价钱买的房子,此时大半已经成了废墟……旁边好几个被波及受伤的NPC哭爹喊娘,只要上去想理论的,都被玩家毫不犹豫一刀解决,安南看到这一幕骂人都得在心里,他赌不起被杀。这下牛肉面也不想吃了,安南

  • 王子的俘虏娇妻之第七章(7)

    19中原中也没有带伞,但是他也不需要伞。他站在空荡的街口,任凭冲刷的雨水打在身上,橘红色的发丝混杂了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贴在脸上,杂乱而无章。一向宝贵无比的帽子被完全打湿,和身上紧紧贴着的西装三件套一样,帽檐因雨水的重量往下压出一道弧度,雨珠像一串帘子一样落下。实在太累了。他心中有些恍惚地想。这实在

  • 休夫记第十章

    然而万娇娇找遍了一楼都没找到密室入口,仓库、各个房间、甚至连厨房都一一摸过了依然没有。眼看着小半天过去,万娇娇把目光放向了三楼关子明的房间。她还记得那天关子明好久才来开门的事,虽然想不通为什么三楼能到密室但一楼找不到。可能是这个密室设计的更加精妙吧……万娇娇来到关子明门口先是装模作样当当敲门,嘴里还

  • 我被小团团盯上了在线阅读第2节

    范小面崩溃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内心不断大喊。意外穿进自己的太监文里,怎么办?急!在线等!她抓狂了一会,除了头皮发麻以外。并没有任何作用。她认命跑进洗手间洗漱完毕。换了身丑不啦几的校服。拿起背包,发现上面还挂着一个幼稚的小黄人公仔。撇了撇嘴,走出房间。谢芳容作为一个优质的家庭主妇,算是已经很称职了。早餐

  • 我!最咸鱼的富豪在线阅读第8章

    “我让你改改脾气你就是不改,这能怨得了谁?自己不争气,别人给你争气有用?”卢芬轻斥,她已经帮她很多次,是她自己没能把握住儿子的心!“我……”李媚丽委屈得说不上话来!她在表哥面前一直是温柔如水,对他百依百顺,有求必应!她还要怎么做才能得到他的心?“表姑,依我看,问题不是出在你身上,是沈梦涵使了诡计,不

  • 开挂开到异世界在线阅读第2节

    夏清源找到校卡后往脖子里一套,看着沈君浪找校卡的样子,皱了一下眉头:“该不会落在家里或者教室里了吧?”一语惊醒梦中人,沈君浪突然拍拍脑袋:“瞧我这猪脑子,校卡我落在教室抽屉里了。”夏清源拍了拍沈君浪的肩膀,说:“你在这等着,我先进去,然后再从这里扔出来给你。”“你们在这干嘛呢,怎么不进去?”沈君浪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