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娱乐圈之龙女夫人之只是醉酒怎的穿越了(1)

2022/6/23 17:36:00 作者:霍思静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之龙女夫人
娱乐圈之龙女夫人
作者:霍思静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是金庸笔下的仙子,是身着白衣的美貌女子,是古墓派的传人,她美得倾国倾城,气质脱俗冷如冰霜。她容颜佳丽,神色闲雅。龙女花的开败伴着十六年的等待,当年那个放荡不羁的天涯浪子已成黯然销魂的萧萧旧客,一回眸,泠泠深潭悄怆幽邃,她倚着花绳凌波踏水,翩然如鸿,涤尽了世间繁华,荡尽了红尘喧嚣,唯一记得的,就是她白衣若雪,清绝立世,天地敛光。她一生的大好年华都用在了等待上,在崖底之下的是苦涩的等待,如果没有遇上那令人苦涩的爱情……是不是会是不一样的?当她站在那个陌生的山上时,心中茫然……不经意的一次回头……遇

叶娴醉酒了,这是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其实她年纪也不算大,可是自从大学毕业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她总是嗤之以鼻不愿见,时间长了这些好心的人们改变了策略,说是要给她庆祝职业医生考试的通过,实际上还是相亲。

而她也知道此次相亲的对象就是外科那个刚来的医生,不知怎么的,今天她居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可是直到她喝醉他也没有到,或者就是因为他迟到,她才会一杯接一杯的喝酒,为什么此时竟然会有个要急诊手术的病患,因为这个急诊手术对于他二人来说却是生离死别。

叶娴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变了,抬眼是雕花的檀木大床,盖的是丝缎牡丹被,身穿的是玉白蚕丝衫,都是华贵无比的东西,可样样都在告诉她,这不是她该在的地方,她明明只是醉酒,只是因为那个手术他没有到场郁郁而醉酒,可是怎么一切都变了。

“小姐,头疼可有好些?”

一个充满温暖的声音响在耳边,她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丫头,额前梳着流苏,头上挽着两个篦子,不浮不躁的别着一只玉簪,看着眼前这个人。

碧渝两个字就印入脑海,她不自觉的就喊出口来,一些零星片段如同幻灯一般快速在眼前闪过,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头疼。

她蹙眉开口道:“这是什么时候?”一开口自己都吓了一跳,先不说这声音嘶哑得吓人,这语言明明是自己从未听过的,可自己却那么顺口的说来。

听得她的问话,那丫头倒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边扶她起来,一边道:“这已经过了午时了,昨夜您喝那么多酒,可吓坏奴婢了,您突然就晕倒了,老爷和夫人也吓坏了,还好周太医昨日在府上,他一剂醒酒药却是真真有效的,不然您可真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去了。”

昨日,喝酒,老爷夫人?这都什么乱七八糟,难道说自己在做梦,叶娴下意识的拧了一下胳臂,却是疼的,那便不是做梦,那自己怎么了?

“我是说现在是什么时候?年代?”她敏感的觉得出点什么来。

“您瞧瞧您,被大公子激两句就受不了,偏要逞强喝那么多酒,那酒可不比桃花酿,是漠北的烈酒,您这不是连年代都不知道了?”那丫头端过桌边的稀粥喂到叶娴嘴里,一边继续唠叨着:“这不就是顺安十九年吗,咱们皇上登基第十九个年头呢。”

顺安?这是什么朝代?难道自己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一个历史没有记载的王朝,叶娴心里大惊。为今之计是先要知道自己的处境才能在做打算,叶娴从小便是个独立的人,所以很快就冷静下来。

“你是谁?我又是谁?”叶娴拉着小丫头问道。

“您看您,这醉酒可醉的彻底,您忘记奴婢事小,可您怎么连自己都给忘记了。”那丫头一边打趣,一边回答:“您是步军统领费墨阳的三女儿费靖月,我是您的贴身丫鬟碧渝。”

果然是穿越了,叶娴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如今情形不甚分明,自己不宜多说什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思及此处叶娴也笑笑说:“我这酒可醉得,现在头还晕着呢,你就当是我在考校你吧,好好给我说说关于我的事情,看看你是否用心了。”

碧渝不疑有他,噼里啪啦说开了。

随着碧渝的话,那些闪过脑海的零星片段链接起来了,许是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总之一切都铺天盖地而来。

原来自己穿越的这个主人叫费靖月,是顺安朝步军统领费墨阳唯一的嫡女,母亲是当朝副阁老傅景阳的嫡女,家中还有一个同母的亲哥哥,排行老二,一个异母的大哥,两个异母的姐姐,一个异母的妹妹,听碧渝款款道来,叶娴对“自己”也了解了大概。

“那父亲司什么职?”虽说有了这个身体的记忆,可记忆里这身体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虽说比较早熟,可对于很多形势上的事情却不甚很懂,而叶娴根本不知道顺安王朝的任何事情,必须要打听清楚。

“老爷官司步军统领,前年才从东南边疆调回京都,统御京都禁卫军,负责拱卫京都安全。”

这费家可不能小觑,虽说步军统领不算个高官,可却是实打实的实权,最重要的是,费墨阳故去的嫡姐是当朝承顺皇帝亲自追封的纯善孝仁恭敬皇后,就是当今皇后也要尊她为长,所以说费家也可算是顺安朝炙手可热的家族。

“那家里的情况呢,你给我好好说说。”这样显赫的家族,宅里的事情更是盘根错节,若是自己漏了馅,免不得有些心怀叵测的人。

“除了夫人,家里还有舒姨娘、秦姨娘、崔姨娘,她三人以舒姨娘为首,因为她是大公子的生母,又生了大小姐,很是得宠。另外两位姨娘,秦姨娘只出了二小姐,崔姨娘也只生了四小姐,比不得她有子。”

听着碧渝的话好像很不以为然。叶娴,如今的费靖月却是听懂了,有三房妾室,还有四个庶出的兄妹,恐怕这个家庭也不太平。而自己是嫡女,还有一个嫡子,恐怕便也是这些人恨恶的人。

她草草吃完粥,打发了碧渝出去,自己坐在床边思索......

如今自己的处境是当真不好,此时她已经融合了费靖月所有的记忆,昨日自己之所以醉酒,是被大公子激的,而在自己醉倒的前一刻,她分明看见大公子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笑,耳边似乎还听见大姐姐轻声的笑语:“傻妹妹,你死了费家就没有嫡女了,那太后的旨意可如何是好,看来只有姐姐代你入宫了。”

这是谋杀,绝对的谋杀。费靖月如今缓过劲来,这原本的小丫头不知道,可自己这个现代人还不懂吗,那些形形**的宅斗文看了多少,自己的父母都是机关干部,这些龌蹉的事情看了多少,这样还不明白吗,分明是昨日太后的旨意让这兄妹二人起了杀意,想要代替自己入宫侍读呢。

说起这太后的旨意,昨日便是宫里的宋公公来宣读太后旨意的。

其实费家也早有耳闻,太后有意让费家的嫡女费靖月入宫给公主侍读,原来是皇帝最宠爱的明月公主许给了大漠的六皇子。

这明月公主是当今皇后唯一的女儿,因为宠爱,很小便送去西昌国游学,学识渊博,可是对女红、刺绣、甚至琴棋书画却不甚精通,现下被许给了大漠未来的继承人,当然需要恶补,所以才有了太后的懿旨,因为自己身份不俗,所以被选入宫侍读。

但是由于皇后抱恙在身,公主在一旁侍疾,所以昨日也就是来宣个口谕,但是这却是惹来费靖月杀身之祸的源头。

费靖月冷笑一声,既然我承了这主人的身子,却是万万不能再认人宰割了,过去这孩子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连庶子庶女都想取而代之,可自己这个现代精英可怎么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她这厢正想着,碧渝打了水过来了,她温顺的任由碧渝给她梳洗,面上却不露一点半点,碧渝一边给她挽着发髻,一边说,“小姐如今醒了,是不是要通知老爷夫人过来。”费靖月摇头,“怎可劳烦父母亲,你给我梳洗打扮好了我自去拜见告罪。”

碧渝有些惊诧,今日小姐怎么变得不太一样了,往日的小姐断断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过这样也好,免得老太太不欢喜。

费靖月的母亲是当家主母,可这也只是明面上而已,实际上大小事真正做主的人是费家老太太,费老太太是太宗皇帝钦赐的一品诰命,又是纯善仁孝恭敬皇后的生母,地位超然,虽说虔心礼佛,许多事情都不会过问,可父母亲却是不敢在她面前越矩,往日这丫头向来与这祖母不亲近,怕她凶悍。

可如今的费靖月却知道,母亲怯懦,父亲公事繁忙,她在这里不能指望谁,老太太才是她在这家里立足的依靠,不管真心假意,必须要赢得老太太的支持,想及此处,她吩咐碧渝道:“将我那方庆州双梅砚取来,我们先去看望祖母。”

这小姐果真不一样了,这庆州双梅砚可是二少爷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往日小姐宝贝得不行,任谁伸手都不给,今日却要主动拿出来,看是要送去给老太太,这老太太不是小姐最不愿意见的人吗,难道这漠北的酒如此烈性,小姐酒还没醒?

看碧渝的样子,费靖月多多少少猜出她的想法,道:“还愣着干什么,再晚可就不一定能见着祖母了。”

碧渝诺诺的去取了,她拿起桌上的兰花香脂浅浅的抹在葱白嫩滑的手上,暗暗发誓,小靖月,虽说你已经香消玉殒,不知在何方,可我必定会护你所爱,挫你所恨,算是承你身体的情了。

费靖月住的是碧螺院,距离老太太的磬佛堂有一刻钟的路程,费靖月携了碧渝,带了那方庆州砚向磬佛堂行去,临走之前她着了个丫头通知碧落院所有的丫鬟妈妈到正厅等待,她要好好整顿下院子,之前的靖月可是没有少吃他们的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妃常作乱之情债在线阅读第二节

    三年“这是玉珠色洼,你可知他的作用。”一个年迈的老者拿着一根干瘪的小草说道。药堂中桌上摆满了整整齐齐形式各样药草,浓重的药香在漂益四散飘溢,一老一少在桌旁对坐。一个样貌普通,与常人相比也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头上用一根红绳束发的少年,接过那株干瘪的药草。少年仔细的看着手指大小的名为玉珠色洼的草药,青茎

  • 废柴王妃好嚣张第六章

    如果早知道会看到这一幕景象,旭凤真希望自己没有来过,没有因为想见她而来此,也就不会亲眼见到他们两个情谊深厚,依依不舍的画面,不见到,他说不定就还有勇气继续追求下去。如今,他只想问个明明白白,为什么她变得这么的快。毕竟,前不久他们在人间时还是那么的好,宛如陷入情爱中的男女,感觉是做不了假的。旭凤走上前

  • 重生之末世情缘在线阅读适应面试

    闹钟在床头嘀铃铃地响了起来。路迎抱着身娇体软的少女,留恋了一会儿舒适的大床后,才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来。叫醒少女,俩人准备起床。“迎迎~抱抱~”揉揉眼睑,少女朝当先起身的路迎伸出巧手,脸上带着慵懒的柔媚,轻轻撒着娇。路迎对少女向来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少女只是轻轻的撒娇,路迎就投降了,一把将少女打横抱起,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芷兰坠崖越霖请罪

    “师兄,师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越霖回头看,原来是师妹,“师妹,你怎么来了?”“以前不是师兄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嘛,所以我就来找你啦。”师妹阿月撒娇道,“咦,这个小女娃是谁?长得倒是挺精致可爱的。”说着还捏了捏芷兰的小脸。“哦,我是宋。”“她是宋家村的大妞。”越霖抢先说道,宋芷兰可不是一般人

  • 与各路言情女主斗智斗勇的那些年(系统)楔子

    秋日的午后,阳光明媚。淡蓝色的天空中镶起一轮黄色的金边。阳光照射在稀稀落落的枝叶上,地面印满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恰巧迎着视线,目光落在一所普通不过的游乐场。游乐场里泛黄的树叶滥于一地,许是许久没人清扫了。微风轻轻拂过,枯枝落叶受微风的感染,发出细微的断裂声。门口摆立的大塑玩偶雕像已褪去原有的金黄色,

  • 落雪公主在线阅读第4节

    “驾!……驾!……”沽舒城外,一乘轻骑在马路上急驰,马上一男一女。男的一袭紫衫,年纪不过十六上下,生的斯文白净;女的通身蓝色戎装,生得明眸皓齿,分明也是个美人胚子。男子化名为贾凌风,女子月娥是他的侍女兼护卫。月娥,一边挥鞭斥马,一边高喊:“小公子,抓紧些,月娥要加速了。”“好!”“小公子,你那身板,

  • 综穿之小故事合集没谈恋爱

    我是个好孩子,同学家长都非常喜欢我,而且经常当面踩自己家孩子赞美我优秀。我可能在感情方面有些迟钝,不会主动追女孩,其实内向很向往,因为高中谈恋爱的不少,我们班班长就公开的和同班女孩在谈,真的是奇迹,他们现在感情都非常好,整个班级也就他们这一对一直走到现在。高一刚进学校,我就出名了。我们是初中高中都有

  • 皇后无所畏惧在线阅读第2章

    安白甫被忽然间哭得梨花带雨,都快有些喘不上气的女儿吓了一跳,初为人父的他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他轻轻抚着安锦书的后背,温柔道:“怎么哭成这样?做噩梦了?”安锦书没有说话只是将他抱得更紧了,在她六岁那年父母便因为车祸离世,在她的记忆里父母的模样已经开始模糊不清。可是当她推开门见到这个男人时,印在心底

  • 大夏不夜骑之抽经剥脉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林霄还是不想放弃,在这一瞬间赵雪莹的笑脸在林霄眼前前不断闪。他握紧了拳头,“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对我如此的不公。”“谁告诉你没有希望了!”李长安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林霄脑海中炸响。“真…真的!”林霄比刚才颤抖的更厉害了。结合林霄的情况,李长安兑换了金刚锻体决,准备让他修炼,不过李

  • 梦回天龙第三章在线阅读

    正在向着土洞靠近的狐尸也是停了下来,转动恐怖的两半脑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与此同时,一道人影在夜幕中不紧不慢的从沟顶走了下来。人影在靠近,狐尸站在原地没有动,它只是看看人影又看看土洞,貌似在思考,但是最后还是调整身体正对向走来的人影。来人是个老道士,嗯,是个很邋遢的老道士。他一边走手里还提着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