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元素侵蚀坑爹的绯闻

2022/6/23 17:08:49 作者:橘皮肥虎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元素侵蚀
元素侵蚀
作者:橘皮肥虎来源:纵横中文网
昏暗潮湿的地下世界里,虚假的繁荣在生生不息。“诡异”的侵袭,使我忘掉过去,重新苏醒的我,拖着着无人知晓的躯壳,到底该何去何从?

魔都,办公大楼。

藤涛涛面色如土,他之前一直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将《魔都堡垒》定档在这个时候无非就是想趁陈彰出国度假‘旺达影院’群龙无首难以招架住他的攻势。

可没想到关键时刻他还是回来了,而且反应如此之快下手如此之狠,降低排片率,将场次放到半夜和凌晨这跟零排片有什么区别,竟一点情面也没留。

这么不懂规矩的嘛!

要知道娱乐圈的人做事都会留一线,不会把人往死里整怕的就是人家日后指不定翻个身,到时候惹得一身麻烦,这种事情以前可没少发生过。

他早就听闻陈彰跟厌恶娱乐圈的这些龌龊事,可没想到他做事这么绝。

陈彰发布的那条最新微薄短短几个小时转发量已经破百万了,点赞更是破千万,网上渔轮更是一边,全都是在支持‘旺达影院’。

这无疑是让口碑本来就不佳的《魔都堡垒》雪上加霜!

“藤导,怎么办…咱们电影这才刚刚上映,照这么下去咱们血本无归啊!”

“叫鹿妃与舒齐赶紧去宣传另外去豆豆瓣那些网站给我控评!别在乎钱了,总之先把评分给我稳住!咱**的观众一个个都是人傻钱多,总有会人买单!”

一定不会亏的,这部电影他藤涛涛的电影一定会一如既往的大爆的。

他这片里不但有着风情万种的舒齐,更是有着颠倒众生的鹿妃娘娘啊!

他可是顶级流量,粉丝可是有六千万啊!

就算把这六千万折损一半,三千万人每人买一张电影票都足够他大赚了。

现在的电影不都是这样吗?

利用流量小生、小花来圈他们粉丝的钱!

类似鹿妃娘娘这种,都快三十岁了,偏偏还要有卖萌中性的路线,演技这玩意更是等于零!

但这有什么关系!

资本家从来只看收益,电影好不好看干他们什么事,他们只负责割韭菜!

可如今,陈彰一条微薄的更新不仅给‘旺达’刷了一波好感,还直接点燃了观众积攒已久的怒火。

更何况,‘旺达影院’可是国内顶级影院,《魔都堡垒》在它那里的排片直线降低,可是直接影响票房。

藤涛涛一掌直接拍向显示着陈彰微薄的笔记本,豁然得站了起来,“无论如何我们要让票房大卖,那陈彰要发疯咱们也不客气,找几家关系不错的媒体,直接跟他杠上,陈彰本来就瞧鹿妃不顺眼,把矛盾往私人恩怨上扯。”

“明白!”

藤涛涛说完了这句话后,浑身无力的瘫坐了下来,他好歹是执导出几步优秀电影的导演,这次他拍的啥玩意他自己怎么可能不清楚。

嗬,烂片!

你管我了,我只要赚钱!

他拍的爱情片虽然大爆,口碑也还不错,可爱情片的天花板就在那里。

他连着拍了好几步爱情片都不过是那《流浪小地球》的尾数,这有什么前途。

不就是圈钱嘛!弄点特效,弄点流量明星,有钱不赚是王八蛋!

……

深夜,凌晨,

《魔都堡垒》的官方微薄更新了四条动态。

“这是烂片?”

“这是烂片??”

“这是烂片???”

“这是烂片????”

每句动态的下方都配置电影中各种战斗画面,在特效的加持下显得极为逼真。

这几条微薄被许多大v转发,这些人收了钱之后便开始控评刷好感,渔轮开始倒向藤涛涛一方,毕竟人民群众都有同情弱者的心理。

发生矛盾的这两人,一个是知名导演另一个则是直接掌控了一条院线,压根就不在一个纬度上。

一开始陈彰甚至都不屑搭理藤涛涛的作为。他心里很清楚这种操作无非是垂死挣扎而已,这些微薄大v的宣传在全体观众的自来黑面前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可是后来,藤涛涛的一条微博差点让陈彰忍不住拧菜刀顺着网线直接砍到他家。

“某些圈外人士根本就没仔细看过电影,还请自重,这部电影是我们整个剧组花了六年的时间穷尽心血筹划的,不要因为鹿妃拒绝了你无理的要求,就对我们的电影实行暗箱操作!万不得已之时,我们有权利起诉!”

要求?

这话信息量极大,虽然没有指名点姓,可傻子都知道,摆明了就是再说陈彰,用词还极为暧昧,短短一句话将‘旺达’的所做所为全被归结到陈彰与鹿妃的私人矛盾。

一时间无数八卦传得满天飞!

玩世不恭的‘旺达’太子爷和貌比天仙的鹿妃娘娘竟然被传出了感情纠纷!

这可是现实版本的豪门虐恋啊!而且还是不被世俗所接受的禁忌之恋!

什么导演圈钱,电影烂片,排片下降等传闻一夜之间全被陈彰与鹿妃的绯闻代替。

热搜更是被陈彰一个人给霸榜了。

甚至国内知名同人小说网站还出现以两人为主角的耽美文――《霸道太子爷爱上我》。

“鹿妃,抬起你的头望着我,记住了你永远是我陈彰的人。”

……

噗!

陈彰在办公室看见这铺天盖地的传闻时,刚喝进嘴里的茶水把电脑屏幕喷的满屏都是。

但凡一个正常的男人,谁会去喜欢鹿妃娘娘,喜欢他还不如学屈原自跳汨罗江,以证明自己肝胆乾坤。

阴险!

不得不说藤涛涛在爱情片上的造诣的确是炉火纯青,这一手绯闻操作得那叫一个欲盖弥彰,祸水东引,将矛盾点全都集中在陈彰与鹿妃身上。

不仅正面跟陈彰杠上了还变相的宣传了《魔都堡垒》,有不少观众甚至打算去看了看这电影了。

不为别的,纯粹就是个八卦心里!

陈彰气急反笑,之前是他不愿意恃强凌弱下手还留了几分轻重,这藤涛涛如今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竟然还敢来招惹他。

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真当他陈彰能够坐稳‘旺达影院’一把手的位置纯粹是靠爹的啊!

玩资本,劳资玩不死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少养成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九十年代的绿皮火车和未来的高铁真的天差地别,首先空气就让人受不了,坐下没多久,边上的人开始抽烟吃早饭,还有脱/了鞋子的,乌烟瘴气的走道里,弥漫着汗臭味、脚臭味还有烟味,夹杂着食物的味道。舒颜靠近窗边小小的喘了口气,还好窗户能开,不然她真的要吐了。这次的目的地是南城,早在决定离开西城的时候,舒颜就已经

  • 落跑娇妻:沈少太会撩第二章

    洛倩兮拿起笔在签名,只想着快点离开,她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大约猜到,可还是想整理下怎么回事,奈何她才放下笔,又被主持人给叫住。“谢谢倩兮来参加我们的锐伊风尚大典,到这来我们聊几句。”“......”果然,躲不过。顾然和她对了个眼神,径直从她的身边穿过,留下个冷风中依旧挺拔的背影往会场走了去。唔,对她

  • 乌龙阴阳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白子程被揍懵逼了。噩梦他也有过,但这么疼还是第一次。暴力小青蛙原地蹦了两下,把信捡起来匆匆读过,然后便拾起放在身后的包裹进了房子。白子程鼻青脸肿的爬起跟在后面:“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父——对我?”小青蛙不理他,跳到凳子上打开包裹,依次拿出各式各样的食物。可惜无非是些苹果、圆白菜、之类的无聊果蔬。

  • 魔刀镇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眼见狄青与一众兵将混斗,他的左臂刀法举世无双,此时更是大杀四方,狄青持刀直奔杨慎矜攻去,一众兵将挡他不住,杨慎矜本已受伤,此时也是脸色微变,在手下的保护之中连连后退。但狄青自然不会让他轻易逃走,一柄钢刀摧枯拉朽,旁边还有卖刀人相助,一众兵将虽然人多,却还是落了下风,眼看着狄青距离杨慎矜越来越近,众兵

  • 灵臆事件录新世界

    2020年,一批来自外太空的未知生物开始用各种未知的武器正式入侵地球,在战争爆发后,地球各地开始沦陷。三个月后,人类只剩下十亿,在未知因素的干扰下,这十亿人类被放逐到海洋下的一层空间中。就此人类文明消失在了地表!一千年后,在一处广阔的生存空间中,没有火红的太阳,皎洁的月亮,闪烁的星辰,天空中人类看到

  • 魔血魂帝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我……没有。是你见三姐的玉佩落水后,自己要下去给她捞的,我可没说那些话!”薛月娇鼓起勇气,大声反驳道。她料定了薛清欢没有证据,人嘴说出来的话,又不是立的字据,薛清欢难道还能将她说了什么话拿给众人看吗?这么一想,薛月娇心下稍定。“原来捞的是玉佩啊。我还当是什么首饰。”有个夫人来了这么一句。因为

  • 重生之众里寻他在线阅读第5节

    和张虚子对话结束后,扎克思索了一番,觉得此次责任重大,并且最近一直没有秦霜他们的情报,很有可能她们就在筹划此次东宫大典。不行,得多筹备筹备才好。扎克想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护符一般的东西,然后往空中一扔。只见白色护符飘至空中散发出点点星光。“小贝,我需要出去一趟,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你就陪着王

  • 圣世灵纹录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仔细的搜查了屋内的蛛丝马迹,发现屋内的摆设与上次偷偷跑进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张伟在外面审讯这三个人,我突然意识到,我安装的针孔摄像头也许记录下来案件的发生过程了,我走到张伟身边,悄悄的说:“张伟,我今天在屋内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咱们看看。”张伟点了点头说:“你小子,行啊,等这件事解决完了,我在跟你

  • 人界英雄鬼界王相亲,被拒

    一个穿着牛仔裤差和露脐装的青春女孩走进包间,当看到龙雷的时候,她一脸不高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请来的。”白宏光说,女孩顿时不乐意了,“爷爷,你请这个流氓干什么,你忘了他当初偷看我洗澡的事了?”白宏光似笑非笑的看向龙雷,龙雷老脸一红的说:“白俪,那完全是巧合,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原来,女孩就是白

  • 诡事屋第五章

    第三章樊二虎不正常。孙大首先发现了他的异状,平常开朗勤快的二虎兄弟自清早起来就恍恍惚惚的,已经一天了,比如:“二虎,你怎麽魂不守舍的?”“恩,午饭挺好吃。”“二虎,你发烧了吧?”“我吃了三大碗。”根本是鸡同鸭讲,孙大无奈的撇了撇嘴。昨晚的事对樊二虎来说像是一场虚无的梦──谪仙似的人居然和自己那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