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你多哄着我之黑色手枪(三更)

2022/6/23 18:13:47 作者:春风榴火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多哄着我
你多哄着我
作者:春风榴火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小温柔》已开,戳进专栏可见】杨吱考上市高中之后,决定要找一份家教兼职,缓解家庭的压力。她在网上找到一份时薪不菲的家教,唯一的要求:1住在雇主家2超级有耐心扪心自问,两者她都能做到,于是她联系了雇主。**寇响接到大洋彼岸老妈电话,说又给他找了个家教的时候,他正在酒吧跟人打牌。闻言,手里扑克用力一掷,提着五米大刀气势汹汹杀回家。却不曾想,刚进家门,一个女孩穿着毛绒绒睡衣从客房跑出来,紧张不安地看着他,女孩抱着枕头,冻得瑟瑟发抖。“寇响哥哥,你们家暖气片坏…坏了,我好冷。”于是第一天晚上,他气

“呯呯呯......”

“有人吗?快点开门,让我进去。”从里面传来了一个女生焦急的声音。

李默不由一愣,刘俊楠看了他一眼,怯怯的说道:“默哥,我们开不开门?”

“等我一下。”李默急忙冲了过去,透过天台的玻璃他看到了一个女生正焦急的拍着天台的门,那双眸子满是焦急。

李默并没有立即打开门,而是仔细的看了看周围,还好,那些怪物没有跟上来。

“嘎吱。”

确认了没怪物后,李默打开了天台的门,将有些惊慌的她放了进来,然后又快速的关上了天台的大门锁住。

天台的大门是由精钢制作,没有钥匙想要从里面突破简直是痴心妄想。

回过头李默就看到女生正坐在地上满脸苍白的chuan着气,这个女生长得很漂亮,瓜子脸,下身穿着牛仔裤,上身则是粉.色T恤,初具规模的丰.满将上衣撑的紧巴巴的。

不过李默根本没有兴趣看这些,现在可是生死存亡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脑袋还在胡思乱想那根本就是在找死。

望着这个女生,李默淡淡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有点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但还是回答道:“我是一班的张萌。你不认识我吗?”她指了指自己,眼神有些不满。

李默摇摇头,也没有跟她废话,不过想来张萌这么漂亮,那在学校应该有点人气。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等张萌缓过气候,李默问道。

“我也不知道。”张萌摇摇头,双眼闪着泪光,整个人坐在地上捂着脸抽泣道:“刚才我还在上课,突然就有一个男同学吐血,当时情况很混乱,老师以为他生病了,急忙要把他送往医务室然后再拨打120......”

“然后呢?”李默赶紧问道。

张萌擦了擦眼泪,深吸一口气道:“然后就在同学七手八脚抬着他的时候,他突然全身皮肤开始脱落,整个人变成了怪物,然后他开始把老师咬死了......”

“那你怎么想到了来这里?”

“当时周围的同学都害怕想要跑,但是整个楼道里全都是人,似乎每个班级都有怪物,所有人都开始往楼下跑,挤得根本没有空间,有几个人当场被踩死了。我看到楼下不能走,就想跑到楼上打电话求救,然后我就来到这里了。”

张萌的话虽然带着哭音,说的却很清晰,李默点了点头,看来是每个班级都有一个母体,生化危机入侵时把整个学校都传染了。

“你给我形容一下,那个男生他变成怪物的模样。”李默皱着眉思索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

“他全身皮肤脱落,然后全身变成了红色,身后有四个巨大的骨刺,身高接近两米,长相像恶鬼一样,有一对巨大的獠牙,非常恐怖。”似乎又回忆到了那个男生的样子,张萌身子颤了颤。

而李默的脸色却开始变得苍白,按照张萌说的那个男生变成怪物的样子,还有自己在天台上看到的,那就是CF的生化母体幽灵!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李默摇了摇头不敢置信,但又想到了脑海中的那个声音。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会不会就是自己脑海中那个声音的主人?

就在李默这么想着的时候,脑海当中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最后提醒你一句。别忘了获取我送给你的新手礼包。”

就在这个声音说完之后,李默仿佛进入了一个虚幻的世界,当他的面前,神秘的多出了一个面板。

这是漂浮在他面前的,当李默看到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此时在李默的脑海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信息栏,上面还有他的头像,显示着与自己有关的信息。

救世主候选人:李默

等级:列兵1,

生命值:100/100

精力:95/100

体力:95/100

力量:20

敏捷:15

体质:15

精神:15(注:一般人的力量、敏捷、体质、精神均为10)

技能:无

称号:无

生存点:无

进化点:无

除了一些信息,和暂时还看不懂的生存点和进化点,李默还发现了两个背包。

1号和2号背包,各有四个格子,每个格子有一平方米的空间,一切就跟CF游戏里面的一样。

而这时,一个礼包就静静的躺在格子当中。

看到这个礼包,李默兴奋的选择了拆开。

当礼包化为碎片消失后,在背包当中,几件新手武器静静躺在那里,分别是一把USP手枪,拥有三个弹夹,一把战术匕首和一个手雷。

李默心中狂喜,想不到自己竟然如此幸运,竟然获得了枪械。这样的话,就能活下去了。

伸出手,李默心中想着提取,很快,一把漆黑色的手枪凭空就被李默握在手中。

手枪很新,还有点冰冷,李默微微颤.抖捧起这把手枪,抚.摸着光.滑的枪身只要是男人都对手枪这种东西有痴迷,更不用说李默还是个热爱玩穿越火线的人。

也因为李默是背着身子的,所以刘俊楠和张萌都没有看到他激.动的样子,还有李默手里紧握的那把黑色手枪!

PS:【看完前三章有疑问或者觉得熟悉的请别那么着急喷,直接看第十九章的后面,你就都知道了,我都快被搞烦了,请嘴.下.留.点.情.吧,不要自作聪明,小心自.打.自.脸。】

——————————————————————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芷兰坠崖越霖请罪

    “师兄,师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越霖回头看,原来是师妹,“师妹,你怎么来了?”“以前不是师兄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嘛,所以我就来找你啦。”师妹阿月撒娇道,“咦,这个小女娃是谁?长得倒是挺精致可爱的。”说着还捏了捏芷兰的小脸。“哦,我是宋。”“她是宋家村的大妞。”越霖抢先说道,宋芷兰可不是一般人

  • 与各路言情女主斗智斗勇的那些年(系统)楔子

    秋日的午后,阳光明媚。淡蓝色的天空中镶起一轮黄色的金边。阳光照射在稀稀落落的枝叶上,地面印满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恰巧迎着视线,目光落在一所普通不过的游乐场。游乐场里泛黄的树叶滥于一地,许是许久没人清扫了。微风轻轻拂过,枯枝落叶受微风的感染,发出细微的断裂声。门口摆立的大塑玩偶雕像已褪去原有的金黄色,

  • 落雪公主在线阅读第4节

    “驾!……驾!……”沽舒城外,一乘轻骑在马路上急驰,马上一男一女。男的一袭紫衫,年纪不过十六上下,生的斯文白净;女的通身蓝色戎装,生得明眸皓齿,分明也是个美人胚子。男子化名为贾凌风,女子月娥是他的侍女兼护卫。月娥,一边挥鞭斥马,一边高喊:“小公子,抓紧些,月娥要加速了。”“好!”“小公子,你那身板,

  • 综穿之小故事合集没谈恋爱

    我是个好孩子,同学家长都非常喜欢我,而且经常当面踩自己家孩子赞美我优秀。我可能在感情方面有些迟钝,不会主动追女孩,其实内向很向往,因为高中谈恋爱的不少,我们班班长就公开的和同班女孩在谈,真的是奇迹,他们现在感情都非常好,整个班级也就他们这一对一直走到现在。高一刚进学校,我就出名了。我们是初中高中都有

  • 皇后无所畏惧在线阅读第2章

    安白甫被忽然间哭得梨花带雨,都快有些喘不上气的女儿吓了一跳,初为人父的他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他轻轻抚着安锦书的后背,温柔道:“怎么哭成这样?做噩梦了?”安锦书没有说话只是将他抱得更紧了,在她六岁那年父母便因为车祸离世,在她的记忆里父母的模样已经开始模糊不清。可是当她推开门见到这个男人时,印在心底

  • 大夏不夜骑之抽经剥脉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林霄还是不想放弃,在这一瞬间赵雪莹的笑脸在林霄眼前前不断闪。他握紧了拳头,“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对我如此的不公。”“谁告诉你没有希望了!”李长安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林霄脑海中炸响。“真…真的!”林霄比刚才颤抖的更厉害了。结合林霄的情况,李长安兑换了金刚锻体决,准备让他修炼,不过李

  • 梦回天龙第三章在线阅读

    正在向着土洞靠近的狐尸也是停了下来,转动恐怖的两半脑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与此同时,一道人影在夜幕中不紧不慢的从沟顶走了下来。人影在靠近,狐尸站在原地没有动,它只是看看人影又看看土洞,貌似在思考,但是最后还是调整身体正对向走来的人影。来人是个老道士,嗯,是个很邋遢的老道士。他一边走手里还提着一只

  • 在逃生游戏里互gay在线阅读第七节

    “收下吧!这些是你应得的。”我淡然的说道。管家洪的眼中划过一丝愧疚。“我虽无武脉,但这并不是我的错!在这乱世之中,我想你能一直留在我的身边。”我简单直接的说出心中所想。管家洪脸上一阵犹豫之后,将桌上的钱袋揣入怀中。我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冰封王城的黑夜,因月色洒下,呈现出一片朦胧的光辉,格外的美丽

  • 炮灰女配在线撩汉(穿书) [参赛作品]第2章在线阅读

    郝鶥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坐上出租车的,脑袋里依旧昏昏沉沉。她的头抵在车窗上,双目无神地看着世界。黄昏的光线依旧晃眼,整座城市像被摄影师套上橙红色的滤镜,热浪吹得行人的脸红扑扑。公司到希尔顿酒店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手机已经恢复振动,小王的视频很快传来,发出系统提示音,可是郝鶥提不起半点兴趣再去浏览一遍。除

  • 美色撩人第十章

    “方老师,我在这里郑重警告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要报警了。”这狗崽子已经觊觎她家安崽的美色到这种程度,连脸都不要了吗?方觉醒不怒反笑,斜靠在门框上,笑的妖孽:“你又怎么知道,不是安崎邀请我进去的呢?”“这样?”夜岚岚脑子里写满了问号。安崎坚决摇头: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根本不是这样的。“瞎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