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婚色撩人:总裁,求休战之准备(2)

2022/6/23 18:05:16 作者:顾佳佳 来源:3G小说网
婚色撩人:总裁,求休战
婚色撩人:总裁,求休战
作者:顾佳佳来源:3G小说网
她爱了前夫8年,结果被他的离婚协议书甩在脸上,更把她告上法庭……他出现救了她,不过也有条件:“救你可以,不过,你要嫁给我”。三年后,前夫又来要求复婚,一场阴谋逐渐包围了她……

南宫落珺看了韩乐章一眼,垂下眼眸。“圣旨难违,落珺要辜负伯父一片心意了,还望伯父海涵!”

韩乐章看向南宫落珺手中的圣旨,眉头紧锁,这叫什么事儿嘛?刚才还都好好的,眼看亲事就要成了,皇帝却非要忽然出来插一杠子!

“不怨你,圣上有命,岂可违抗?”心中气愤,但怪不到南宫落珺身上。韩乐章清楚南宫落珺的处境,也理解南宫落珺的选择,甚至因此更高看她一眼。

不任性妄为,不意气用事。通透懂事的姑娘,最终却不是她韩家的媳妇!

虽说理解,遗憾却难以排解,韩乐章叹息:“可惜,你和峰儿有缘无分!”

“哼,人家才不可惜呢!当上皇妃多好,爹你也不看看,她那迫不及待的样子!什么圣旨难违,我看她心里简直乐开了花!”韩琦容嫉恨地看着南宫落珺,南宫落珺即将成为她的嫂嫂已让她极为不满,如今,南宫落珺更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她又如何甘心?

各种怨毒的话忍不住接连出口:“贪慕虚弱的女人,亏得她没有进咱将军府的门。否则,说不得咱将军府的名誉会被她祸害成什么样呢!”

韩琦容这番话,让大堂内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放肆!胡言乱语些什么?”韩乐章黑着脸训斥道,满脸歉意地对南宫宏哲与南宫落珺说:“南宫兄,贤侄女,老夫教女不善,让你们见笑了!”

“老夫从未见过姑娘家如此言行!”南宫宏哲冷着一张脸,他对嫡女可谓是宠爱到极致,如珍如宝宠大,处处都想顺着她。今日,皇帝下圣旨命她入宫,违了南宫落珺心意,南宫宏哲已是觉得愧对嫡女,韩琦容怨毒的话,让他如何能容忍?

哪怕韩乐章是多年至交好友,他都给不了那个面子!

“琦容妹妹尚小,我自是不会同她计较。”南宫落珺淡淡地说,她不曾把韩琦容放在眼中,更不会因她的话而心绪波动。

倒是——

南宫落珺看了失魂落魄的韩琦峰一眼,微微叹气。看在韩琦峰的面子上,此番,她便饶过韩琦容一次!

韩乐章也看向韩琦峰,竟然发现韩琦峰神色黯然,直直地看着南宫落珺,以及她手中的圣旨。心里一咯噔,对韩琦峰说:“峰儿,咱们先归府吧!”

“珺儿,若你不愿,为父去替你周旋,绝不让你勉强。”南宫宏哲看着垂眸思索的南宫落珺,说道。

语气笃定,绝不只是敷衍,他舍不得女儿委屈!

“爹爹,这是圣旨。”南宫落珺说道。

“是圣旨又如何?”南宫宏哲一脸傲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他虽然没有反叛之心,但对新继位的皇帝,的确敬畏不足。

这话儿方才南宫宏哲便想对南宫落珺说,只是到底有韩乐章在,不合适。

“爹爹,我愿意的。”南宫落珺展颜,笑了笑,“他是皇帝,是世上最尊贵之人,我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可你此前还答应韩琦峰来府上提亲!”南宫宏哲不相信南宫落珺的说辞。

他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太通透。看事情看得真切,反而让别人瞧她瞧不明白。

“爹爹,女儿到了适婚的年龄,而韩家,琦峰世兄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南宫落珺说道。

这番话显得她似乎对韩琦峰毫无情谊,有的只是估量价值。

“此言当真?”南宫宏哲问道。

“难不成女儿还会哄骗爹爹?”南宫落珺笑道。

“珺儿,你要知道,爹不想你受委屈。”南宫宏哲非常认真地同南宫落珺说。

“爹爹安心,有爹爹在,这世上,还有谁能让女儿委屈了去?女儿是丞相之女,难免有不计其数,心思不纯的人想要攀附。若是低嫁,被人利用,女儿才会委屈。”

这番说辞,隐隐印证着方才她觉得韩琦峰适合的话。

——答应韩琦峰前来提亲,只是因为他适合,再没有别的因素!

南宫落珺活的通透,也能轻易看穿别人的想法。她的话正巧说到南宫宏哲的心坎上,让南宫宏哲忧思稍减。

是呀,有他在,谁敢欺负他嫡女?

虽说南宫落珺和韩琦峰青梅竹马,亲密了些,但南宫落珺从未表现出对韩琦峰的痴迷,过分亲近的举动更是从不曾有过!

“爹爹听从你的意愿,只求你平安顺遂。若受了委屈,千万命人往家里传信!”

“爹爹,我会的!”南宫落珺点点头。

“相爷,珺儿明早便要入宫,东西得备全了!”南宫郑氏对南宫宏哲说。

南宫宏哲点点头,叫来管家。

南宫郑氏则是看向南宫落珺:“珺儿,且随娘过来。”

南宫落珺依言而行,随着南宫郑氏进了屋子。

“这些本该在你新婚之日交给你,谁想到——”南宫郑氏想到南宫落珺即将入宫,心里就不得劲。

一日宫门深似海,哪里比得上外面?

“你且收好,细细研习。”她将几本秋宫图交给南宫落珺。出嫁从夫,再不甘愿,也即将步入宫廷。与其陷入低落的情绪,不若早日为将来做打算。

往事不可追,抬头朝前看!

“娘,您放心吧,女儿定会好好的,一生一世。”南宫落珺郑重将秋宫图收好。

“娘的乖乖女儿!”南宫郑氏不舍,将南宫落珺抱住。

南宫落珺轻轻拍打着南宫郑氏的背,缓和她的情绪。

南宫落珺进宫,除却不办婚宴。于丞相府而言,便和出嫁没有区别。

“珍丝锦被,琥珀杯,还有小姐喜爱的凤首箜篌,都带上,还有……”南宫宏哲指挥道。

平日做事利落干练的一个人,却拖沓墨迹起来,唯恐遗漏了一丝半点。

“爹爹,各类物什,哪儿都缺,也不能缺了宫里。夜色已深,该休息了!爹爹不睡,女儿也睡不着。”南宫落珺拉着南宫宏哲撒娇。明日南宫宏哲还要上朝,在朝堂上精神不济,是非常危险的事!

南宫宏哲哪里舍得宝贝女儿熬夜,纵使不放心,也还是回房安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末之文豪崛起第7章在线阅读

    宏玄本想用戮仙剑来个出其不意,然而效果也是出奇的好,只不过当宏玄给戮仙剑注入灵气的时候,那戮仙剑仿佛苏醒,直接吸食宏玄体内灵气,吸了个精光。现在的宏玄,不过是个空架子,一碰就倒,宏玄暗自心惊,看来以后万不得已,还是不能使用戮仙剑。狮紊倒地之后,迅速幻化出原形,那尸体变为狮身,全身点缀金光,绚丽无比,

  • 全后宫都在磕我和皇叔的CP之我要当李白

    “咳!你们三个看过来!”丽贝卡不待人走完,便收回目光对三人说道,她们可是带着任务来的,时间紧迫,“我们长话短说,想必你们也知道洛省有三座大名鼎鼎的魔法学院吧!”这事苏泽倒是清楚,主位面的超凡力量是斗气与魔法,无论是魔法学院还是斗气学院,都分为甲乙丙三等。在主位面热俄斯大陆的人类疆域中,众人皆重魔法而

  • 君心似妾心——追美娇妻记在线阅读第1章

    “嗯~嗯~嗯~”“嗯~嗯~嗯~”沉寂之中连续响起的手机震动声,把向来浅眠的沙落惘给惊醒了,他不由自主皱眉心里烦躁起来。“嗯~嗯~嗯~”间续不断传来的震动声让他在意不已。呃……感觉那铃声并不清晰,估计离他还有一点距离。哦,手机在书包里吧。懒得理……“嗯~嗯~嗯~”“嗯~嗯~嗯~”靠,到底哪个混账半夜三

  • 网游之坏蛋传说在线阅读第1章

    今年的冬天好像格外的寒冷,冻得空知灵伊心里凉凉的,早早的便无睡意。来到新家已经快一个月了,灵伊仍然无法适应,她想念自己的家,想念...爸爸。六岁的灵伊一直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可是爸爸常说工作忙,经常不在家,关于妈妈,她从未有印象,爸爸也不曾说,或许是不愿说,乖巧的灵伊便不问。只是一个多月以前,因贪玩而

  • 重生兵王之富可敌国在线阅读紫霞神功

    通过研究,岳不群终于确定令狐冲所言为真,随后几日,他翻阅门中所剩典籍,终于从残存典籍中推测出了结果。华山基础内功,源自全真内功,而全真内功,在数百年前被人称作玄门正宗,意思就是全天下所有的内功,没有一样能够超过它了!而也因此,岳不群才算真正了解这门基础内功的两大特性:第一,中正平和,不管是谁都可以修

  • [明]阉党之子在线阅读第10章

    “二婶怎么看着我这是做什么?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看到王夫人的目光,王熙凤是姑姑也不叫了,更别提向之前那样巴结着,直接挑破了问道。王熙凤心里是很有底气的,反正圣旨已经下了,不能收回去,自己现在就是荣国府名正言顺当家作主的女主人,别说王夫人不过是一个二房的婶娘,就是老太太想要自己办什么事,自己不愿

  • 我与师叔魔性相吸在线阅读第2章

    ※“剑魔独孤求败!”看完这三行大字,杨邪顿时心下一震,暗忖:“看来我的确穿越到了武侠世界,就是不知道这是哪个时代。”暗忖了一句,他的目光又移到几行大字下边的那堆乱石上,继而想道:“想必这就是独孤求败的坟墓了。我第一次穿越就来到神雕山谷,看来我跟独孤求败极为有缘,注定要继承他的衣钵。”想到这里,他当即

  • 每次醒来都在案发现场在线阅读第六节

    闻言,场中的众人也都好奇的看向刘谦!这人是谁啊?这么怪异的打扮,还手提着一把断刀,黑面强盗满脸的疑问看向白须老者,而白须老者,也与绿裙少女等护卫也是,满脑袋的疑问。在与黑面强盗对话时,刘谦还悠闲的,看着三眼貂在那群强盗中间杀戮。突然只见一道黑光一闪三眼貂跑到刘迁的面前围着刘迁,吱吱叫着转了几圈,似乎

  • [全职高手]No game no life在线阅读第八章

    “就算雨停了,你这样的身体也什么都做不了。”伤口已经流不出什么带颜色的东西,血水也早已经染红了大片土地,意识在不知觉中消散,心脏就像个不听话的小孩,只在它高兴的时候跳动一下,这样的状况别说滚着去,能够翻身就是奇迹。“小东西,你让我见到了奇迹,我很高兴,回想起来,这一路我自己也创造了不少奇迹啊。”那生

  • 我的阎王生涯之成长(10)

    之后的整整半年中,杰西再也没有看见过霍布斯。他像是消失在了她的生命里,或者是一直都没存在过,她知道这也许是某种惩罚,她试图和德里克说话,和一言不发的狱警说话,和自己说话,如果哪一天杰西脑子里出现奇怪的声音。她一定不会奇怪的。在她一次在牢房中对自己喃喃自语之后,她的放风次数突然神奇的多出来一次,德里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