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看,那流星(续)之无为

2022/6/24 1:28:46 作者:淼雨 来源:飞卢小说网
看,那流星(续)
看,那流星(续)
作者:淼雨来源:飞卢小说网
琳儿,柠儿,雪儿,悦儿,几个在学院内打架出名的MM们,掉进情网后会不能自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她们被他们所爱的人利用后,是否还沉浸在“爱情的海洋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臭要饭的,滚远点。”

“山子,离那臭要饭的远点儿。”

“哎,真臭,打死他,打死他。”

......

他是个流浪者,没有名字,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没有未来。

今天走到的村子实在不算友善,他的肋骨被打断了三根,更要命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施舍他口冷饭,要知道,为了走到这个村子,他已经连续四天没有进食了。

夜深了,天有些凉,他皱着眉头忍痛裹了裹身上那件单薄破烂的衣服,望着漆黑的夜空愣愣出神。

明天或许该到下一个村子去,记得上一次在去那里还讨到了两只热包子。

第二天,小乞丐再次启程。

这是个糟糕的世界,像他这样自生自灭的流浪者有好多,没有人会在意这么一个。

三天后,傍晚,晚霞映红了大半边天空,清河村也迎来了一天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因为上山打猎的男人们这个时候该回来了。

收获的时刻总是令人高兴的,而人一旦高兴总会变得慷慨很多,于是小乞丐如愿以偿的讨到了食物。

那是一碗难得的热饭,上面还挂着几颗野菜,真是个好心的女人。

他缩在一个幽暗的角落里,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只是今天显然有些不同寻常,因为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一个猎户回村,妇人们脸上的笑容转为忧虑,就连追逐打闹的孩童都不经沉默了下来。

吼!

蓦然,一道凶残的嘶吼,打破了这样的宁静,一只似狼非狼的妖兽从村后的大山里窜出。此妖兽体格庞大,浑身黝黑宛若铜铸,那双嗜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清河村。

在它身后,是六七条亡命追逐的汉子,眼见自己的村子就要遭殃,不经脸色难看起来。

“逃,快逃啊!”

呼喊声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因为妖兽已经开始肆掠,它口中每喷出一次火焰,便会瞬间带走数条人的性命,它每一次挥爪,也绝不会有一条完整的尸体。

这是清河村的恶梦,同样也是小乞丐的。

他身体颤抖着,眼看着一个个原本鲜活的生命在他眼前消失,心里害怕到了极点。

“帮...帮我带她离开,谢...谢谢。”

突然,小乞丐的怀里多了一个小东西,那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妇人塞给他的,那是一个婴儿。

手里饭菜还有些温度,但方才还慈爱的妇人却已经变成了死人。

望着怀里粉嫩嫩的婴儿,小乞丐突然止住了颤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开始拼命的狂奔起来。

狼形妖兽喷出最后一道火焰,终于停了下来,此时整个村子都已陷入火海,再没有一个活着的人。

蓦然,妖兽眼中凶光一闪,因为在它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闪动的小黑点,它身影一纵,便追了上去。

小乞丐实在跑不动了,扭头望见追来的妖兽,他轻轻的放下婴儿,并用树叶匆匆掩盖起来,以期妖兽不会发现。而后,他在地上随意的抓起一块尖石,便主动迎了上去。

望着那个迎向自己的弱小身影,狼形妖兽打了个响鼻,随意的一爪便向其拍去。

“孽畜,受死!”

在这千军一发之际,小乞丐只觉眼前一道剑光闪过,狼形妖兽那滚烫的鲜血便洒在了他身上,其尸体仍兀自滑到了他身前才停了下来。

他难以置信的扭头望向声音来处,那是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她踏空而来,仿佛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是她救了自己。

女子面无表情的从他身旁经过,自始至终都不曾看过小乞丐一眼。

她呐呐自语道:“天命之子,原来是个婴儿,真是让我好找。”说着,她抱起婴儿,眨眼间便缓缓消失暮色中。

小乞丐瘫坐在原地,暗自松了口气,总算那个婴儿有活路了,但是自己呢?

收拾心绪,拖着疲惫的身体,他准备尽快赶去下一个村子,不然他会饿死。

“小子,有没有兴趣跟道士走?”

刚走没多久,小乞丐便被一道声音叫住。

这是一个盘坐在道旁的青衣道士,他发若银丝,却偏生面色红润,倒是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他此刻正望着小乞丐。

“为什么?”

小乞丐有些茫然,今天遇见的事情实在太奇怪了些。

青衣道士笑道:“缘分这种东西,实在是很难解释清楚。”

小乞丐可算是尝尽人间冷暖,自然是不信,但还是道:“有好处吗?”

青衣道士莞尔一笑道:“至少,不会饿死。”

小乞丐点头道:“我需要做什么?”

青衣道士先是一愣,而后又思考了一阵,这才道:“读书识字,然后看能否修行。”

小乞丐眼睛有些湿润,道:“道士不骗人?”

青衣道士慈爱道:“骗你是小狗。”

......

五年后,一名相貌清秀,身材欣长的道袍青年捧着本医书,坐在树荫下。

回想起往事,青年笑了笑,道士果然没有骗人。

“问你几个问题。”

不知何时,青衣道士来到场中,五年过去了,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银白的长发,还是红润的面色,还是喜欢坐在地上。

他此刻正随意的坐在地上,望着年青的道士。

道袍青年合上医书,道:“道士你说。”

青衣道士严肃道:“叫什么?”

道袍青年道:“李贤。”

青衣道士又问:“来自何处?”

道袍青年李贤道:“地球。”

青衣道士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喜的味道,但语气却还算平静,道:“明天,我们可以去武神塔了。”

李贤茫然道:“要我不是来自外界,道士又该如何?”

青衣道士自然道:“那说明常静那个女人对了,道士我错了。”

李贤有些失落道:“是因为那个天命之子?”

青衣道士点头道:“一点也没错。”

李贤道:“那为何五年前道士你不问?”

青衣道士和蔼的笑道:“道士希望你能够自力更生之后再问,不行吗?”

李贤一愣,起身郑重一拜,而后道:“师傅费心了。”

青衣道士微笑着点了点头,颇有些宽慰,他当年收留李贤自然是有原因的。

当年老一代神机先生不惜以性命为代价推演,测出预言中的天命之子应该出现在北洲的清河村,但当青衣道士与常姓女子赶到之时却只剩下李贤与一个婴儿。

而常姓女子自然选择了婴儿,道士则选择了李贤。

婴儿是否为天命,常姓女子或许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但是道士却可以马上试探出来,不过他却收养了李贤五年之后才问。

所以李贤的拜谢,道士受的心安理得。

他起身拍了拍身后的灰尘,淡淡道:“贫道道号空守,空守一地,现赐尔道号无为,徒儿以为如何?”

“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妹妹是彩蛋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与妖殊途的日子已然远去,人间正与秩序悄然脱节,天生我木灵子要将这混乱的时代拉回正轨。”木灵子屹立于月下山巅之上,望着山脚下的繁华城市,他觉得这个世界迫切需要他去扫除暴行、纠正秩序,如果他去得迟了,就对不起世人。这是七月闷热的一天夜晚,南国的明月悬挂在林木梢头,寂静无声。“我的丰功伟绩将被游吟诗人

  • 龙珠之太古血脉在线阅读第1节

    哇哇哇哇.........从宇宙中的十二颗星座王国里传来了一阵阵婴儿的声音。公主殿下,王后请您去熏衣草花园喝茶。恩,我知道了。几分钟后,一位身穿紫色裙子,紫头发蒙着脸的小女孩走进来抱住了王后说:“妈咪我好想你!是吗?小女孩点点头,一旁正在喝茶的紫纯说:“妹你多大了,还撒娇。我才13岁,为什么不可以撒

  • 我家猫成精了gl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的老天,从昨晚发错到今天才有个哥们提醒,两千多v是假的吗?难道没人追读了?不至于吧!!!!一脸问号?

  • 我靠黑科技发家致富第九章在线阅读

    “材料上说,是一个金矿项目!”黎安笛把材料放回档案袋里,立即回答道。“金矿?”陈赤听闻,也是愣了下。身为安峰县人,陈赤的确听过一些老人说,安峰县的一些河流里有沙金。不过,量不是特别大,只适合小作坊挖掘。“嗯。”黎安笛点了点头,继续道:“不过,根据地质勘探的材料报告分析,虽然整体储量还算可观,但是开采

  • 同舟共戒在线阅读第一章

    姓名:冷紫媛(在学院姓“木”)性别:女IQ:300性格:冷漠,残酷。但在家人面前和姐妹面前时常会微笑。家人:父亲是冷氏集团的董事长,母亲是世界著名的化妆师,还有一个灰常宠她的哥哥。背景:冷氏集团继承人,获得国际大奖的名厨。“魁魅”帮主,化名“魁心”(识别物:紫戒指。只在帮派里或执行任务时戴)闺蜜党党

  • 影视召唤献祭系统之人物介绍

    这是一篇不言情的小说,大家可以放心看。我是第一次写小说,如果不好,抱歉~~人物介绍:蓝雪依:14岁,一直希望可以当上明星,想上only学校,只要上了这所学校,就有机会当上明星,登上舞台。给人带来快乐。很可爱,漂亮。歌声甜美。擅长唱歌。写歌天才。在嫣雪高中读初一,擅长笛子,巴呜,葫芦丝,爵士舞,从小和

  • 血漓挽歌后面大致内容(修改过)

    好久没更了吧,或许那些支持我的读者不再支持了吧,呵呵。我担心更的时间会越隔越久,很不想读者们等,所以先跟各位亲们说一下之后的大致内容。后面会出来好几个新人物,好像是4男4女。后面大致内容:1.3女中的一女伤害了琴.抖出琴不是张家小姐,琴打掉与山的孩子并离开。2.洛的姐妹亡的亡,伤的伤,究竟是意外还是

  • 重生之修真纵横录之契机,九宫之锁

    凌若每日修习轻功,骑马射箭,夜里读书,还兼着修习了药理和针灸点穴等医术,琴棋书画也是不在话下。凌若最喜欢的,却是跳舞和酿酒,借着练习轻功之际,瞧着无人就悄悄起舞。酿酒是受了师傅的压迫,多年下来,基本能酿的,不能酿的,都被自己倒腾了不止一遍。修习射箭可没学骑马那样轻松,凌若遇到的难题,是手腕力气不够。

  • 弟弟黑化请绕道在线阅读第6节

    很快三个月过去,马援率军从交趾归来。话说马援归来那日,京师上下无不震动。站在平城门头,远远望去,便可瞧见一肃穆严整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朝京城行来,只见他们铁马傲首,飞蹄踏地震寰宇;旌旗逶迤,躬身自舞扭乾坤。走的是鹖冠金甲健士卒,行的是青羽白虎俏骑兵。敛眉处,山河呼啸;仰头时,四域颤、抖;试问此域谁可有,

  • 和离后她炙手可热为朋友自愿两肋插刀!

    “可恶!你真是想欠扁了啊!你不说拉倒,我还不稀罕问你呢。”我转过身不再理他。我当然知道这样问有所不妥,可是话已至此不得不说呀,唉!逞能可真命苦啊!虽然我自己埋怨自己可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的矛头就转向维纳了。为了不落到像刚才那样的结果,我准备拍一下马屁。“维纳王子你今天真是格外的帅气迷人,真是人见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