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窃心者奏折难为

2022/6/24 0:51:54 作者:满城疯语 来源:晋江文学城
窃心者
窃心者
作者:满城疯语来源:晋江文学城
程家男人多薄命,单传六代至程之阅,从小便被教育要惜命。16岁入行,22岁出圈,移居国外经商。粉丝唏嘘不已。怎知两年之后,这位表示不会再复出的前idol竟食言了。吃瓜群众不明所以,纷纷猜测是其公司经营不善遭遇危机。然,知情者却称并非如此,实则另有隐“情”。备注:1挂着娱乐圈tag,实更多为都市文。3,姐弟恋,年龄差是4岁。

司徒锦刚命人拿着一等将军府的名帖,去请太医给怒极攻心,哀嚎不已的贾母诊脉,正准备打发围过来莺莺燕燕的一群人。便有管家婆子急匆匆的来报,宫里来人请大老爷即刻进宫见驾。

司徒锦眼皮忽地一跳,冷冷扫视了一圈贾母屋内的媳妇婆子,道:“老太太,你们照顾好了。”

而后,大踏步而去,来到正厅,还未说些什么,小内监十万火急的引着人上车。

夜幕已至,宫灯俱燃,天上群星璀璨,皎月斜挂在藏青天幕之上,光洒清辉,巍峨的宫墙在月光之下,斑驳疏影,透着几分肃煞之意。

宫门落锁之前,凭着皇帝急召手谕,“贾赦”一天之内再一次踏进宫来,引得众人揣测不已。

见车已至,便有内侍在前持灯疾步而行,给人引路。

司徒锦一路行至乾清宫。刚通传之后,戴权便板着脸出来,下巴微抬,余光扫视了一眼贾赦,按捺下心中的疑惑,一板一眼的开口,“皇上有旨,宣一等神威将军贾赦觐见。”

司徒锦瞧了一眼,眼眸之中不解狐疑之色快要涌出眼底的戴权,缓缓眼眸一闭,而后睁开眼,眼神晦暗不明的再细细瞧了一眼戴权,他的心腹贴身内监!

躬身谢过戴权的通传,随后,脚下步子快如风,朝殿内走了进去。听着背后殿门重重关上的发出“嗤啦”的声响划破室内的静谧,司徒锦毫不意外的看着蹲在御案边小桌案边的贾赦。那小桌案是用来放置批阅完的奏折的,如今上面慢慢一叠,不由神色之间带了一丝的诧异,嘴角不由下拉,道:“你批完了?”

“皇上?”贾赦闻声回头,原本面上俱显惊惶之色,看见来人,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慌忙下阶相迎,直接下跪叩首,扒拉人大腿不放,“皇上,救命啊……”

司徒锦不语,直直向前走去,他已经不想在看自己的脸色露出这副蠢模样了!挑眉看了一眼奏折,看着上面大大咧咧的五个字,嘴角一抽,“你!”

“皇上,救命啊!!!”贾赦嘴巴不停歇的把缘由给说了出来,双手指指皇帝手拿的奏折,“您看看这字迹,我们……我装不了啊!”

……

…………

司徒锦皱眉,飞快的又粗粗翻阅了几本奏折,嘴角愈发上钩,眼眸不可置信的看看贾赦,然后又抽出几分奏折翻阅了下去,狠狠地深呼吸一口气,“请安折子,你写个朕阅,京里的事情,你回一句知道,这些都可以,但是!!贾赦,你告诉朕,这些重要的军政要务,你回个朕阅,你把那些阁老大学士已经弄好的“票拟”给吃了吗?”

边说,司徒锦抽出夹杂在奏折前头的纸条,上面言简意赅的说明了奏折的主要事务,而后写出处理建议。

“票……拟?”看着司徒锦手指捏着的纸条,那正正方方的小纸条随风飘扬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似乎在无声的嘲笑他。贾赦目瞪口呆,他……他怎么没发现?!!!

“你把奏折,打开,看过了吗?”司徒锦咬牙,忍不住拿着奏折拍贾赦的脑袋,“还是说,你直接翻阅到最后一页,就写五个字,合着这就算处理好了?!”

“不……不……不这样,还能那样?!我发现端倪了,恭恭敬敬来请你,又不是来挨批的!”护住头,贾赦被指责着心里满腹委屈,白了一眼凶狠的司徒锦,抛弃君臣之理,直接怒吼着,“又不是我想干的,我不批完了,那眼神!!!简直就是跟刀子戳一样,我又装不像,……我连睡觉都睡不安稳!!你说你那么勤劳干什么??皇帝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哪像你活的那么憋屈的,就一天下来,我……皇上,臣做不到啊,求换回啊~~~”

贾赦吼完,目光触碰到脸色阴沉,不虞的司徒锦。对方目光锋利,锐不可挡,整个人就像出鞘的宝剑一般,气势瞬间萎了,整个人如同被戳破的皮球,咻的一声,干瘪下来,眼珠子飞快了一转,左右巡视了一眼,立马后退几步,朝柱子后面,躲去。

焉哒哒的缩在柱子后面,等待皇帝气消了,再出来!

反正不管怎么样,现在他意识在皇帝身子里,皇帝拿他没办法!

司徒锦:“……”

听着贾赦以下犯上的大逆不道之语,额上青筋暴起,司徒锦脑门一突一突的直跳个不停止。这一句一句听下来,忽地之间,怒气渐渐消散。跟人纨绔计较,简直是他活的太有时间了,

但是,身子微微偏转,看了一眼往柱子后面躲去,探出一个脑袋来瞧一眼的贾赦,“咯噔”一声,脑海里名为理智的弦,瞬间断了!

可是,眼下燃眉之急,不是跟人计较。而是,眼前堆积如山的奏折!

四字五字真言也就算了,但是字迹不一样,可真是千思万虑,棋差一招。

这混玩意,怎么连仿写个字迹也不会??!

坐在御座之上,摊开奏折,司徒锦看着上面的白纸黑字,无奈的单手扶额,一手沿着御案轻敲。

忽地有风吹过,殿内烛影微摇,司徒锦垂眼,缓缓道:“你觉得是找个借口把奏折给烧了好呢?还是说你是佞臣好?”

一般的请安折子,写了就写了。

但是重要的军政事务,皇帝朱笔御批之后,还要下发内阁,六部,进行统筹安排。这些都是要记档存案的。最为重要的事,皇帝朱笔批复,卷面之上,从无污迹,涂改之地。

盖因防有人借机生乱造假,也是彰显皇权之威势,皇帝从来不会出错。若是偶尔有错字,在那地方上也得在加盖玉玺。

---

听到皇帝不怒不喜,不咸不淡,不紧不慢的声音,躲在柱子后面,贾赦微微斜身,睁大眼睛,瞧了一眼,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擦擦额头上的汗珠。

他刚下静下来,一回忆,发觉自己胆子大的能咆哮皇帝,简直是回想起来就后怕。连后背都被静谧无声但又压抑无比的氛围吓出来的冷汗,浸透了。

现在,危机总算过去了!

但是,听得话语的内容,思绪渐渐回笼的贾赦略略思索一番,心中瞬间陡转,神情一滞,喉头一梗,舌头打结,“烧……烧,奸……奸佞?”

看着贾赦胆颤兮兮的模样,莫名的司徒锦觉得火气微微褪去了一丝的热度,连脸上的表情也和缓开来。这种类似乎看到你不开心,我就开心的感觉,还真不错!

“这白纸黑字,铁证如山的证据是那么好消灭的?”司徒锦嗓音低哑道:“若是真烧了,难道真还要发回去让他们重写一份?至于,佞臣……”司徒锦话语戛然而止,冷冷的瞥了一眼贾赦,眼中露出浓浓的鄙视嫌弃之情。

“……”

贾赦心口梗窒,皇帝这什么意思?

以为他这张脸,很好看?!

他赦大老爷有权有钱又没追求,需要眼巴巴的抱着皇帝大腿不放吗?!

饶是如今契兄弟风气盛行,但他满院子的小妾,从来不爱这一口。

狠狠的捏了一把皇帝的脸蛋,以示意对容颜的嫌弃,他们都是一样四十出头的老爷子了,谁也不嫌弃谁。但是下一秒,疼的嘴角直抽,贾赦捂嘴“哎呦”的叫开了。

“咳咳……”司徒锦眉目一挑,他还真没见过这么蠢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开。

但是,拿着他的身躯,做如此蠢的动作,怎么看都心里忍不住想揍一顿贾赦!

“不就是字迹不一样,撕开了重写不久行了吗?”听人一笑,贾赦怒瞪,“你要是在磨蹭,就来不及批复奏折了!到时候,丢面子的是你--皇上,又跟我贾赦没有关系!我贾赦就是个混不吝的,谁会管我死后如何,但是你,一言一行都会被记载下来,哼!” 让你笑!我让你青史留名!

司徒锦:“……”

一时之间,竟不知作何反应。

许久,司徒锦眼眸一冰,冷冷一笑,“撕开?贾大将军素日连官印都没敲过吗?官员字体纵然多变,的确可以找擅长仿篆之人临摹一番,但官印,你以为是萝卜泥,能随随便便的就刻一个?!”

“那……不随随便便刻一个?”贾赦看着眼中冒火的司徒锦,微微有些心虚的错开目光,声如蚊蚋,弱弱的说道。

一等神威将军虽然是虚位,但官印衙门事务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但是除了实在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的大朝会,其余时间,他压根不会出现在衙门之内。而且,他也没什么大野心,就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就行,对军务横插一手,不是让增加下属工作量吗?

这种折磨自己,又折磨别人,他才不干呢!

至于上奏的折子,顶多三节两寿,抄一份文采好的,直接让门客撰写也没多大的关系,皇帝又不会看他的,能呈送道御前的请安折子,大多是皇亲国戚,封疆大吏,或是皇帝宠臣的。

最为重要的就是那个印。

证明自己身份的印章!

“你……”司徒锦恨不得奏折直接飞下去,砸人脑袋。

“要不然,就多刻几个?我知道有一家古董店老板就是做偏门生意的,技术十分高超!”贾赦略微得意的介绍道:“那少东家与我颇有几分交情!”

“能一夜之间刻十三个省份,五个总督的印鉴?!”司徒锦翻阅贾赦的记忆之后,自然知晓缘由,面色又暗了一寸,“此事容朕想想!如今,”司徒锦瞥了一眼堆积如山待返工的奏折,又目光移到蹲着跟鹌鹑一样的贾赦,嘴角一扯,淡淡道:“从明日开始,对外宣传病重,你先把字给朕练好了再说。”

贾赦不由掏掏耳朵,他听见了什么,练字,练字!

“现在就练。”司徒锦瞧一眼天色,在看看被毁的奏折,扶额,“宫门落匙,朕必须出去,你找个由头……算了……”看着穿上龙袍也不像的皇帝的贾赦,嘴角拉长,他本不愿“贾赦”猛然改变,但是,若不时时刻刻盯梢着,这贾赦没准几天之内,就能把他积攒的一世英名给败坏殆尽。

相比皇帝的英明,贾赦背负上个佞臣也没什么事。

反正,以他才能,也定能让朝臣折服。

“过来,朕给你说,这奏折,怎么批。”

“皇上,臣做不到啊~~”没想到,最后还是他要批阅奏折,贾赦瞬间如丧考批,哀嚎起来。

“否则诛你九族,给朕过来!“

贾赦憋屈的一步一挪,在人刀子般犀利的眼神之下,瞬间小跑到御案前。

“看这个,私盐猖獗,若是朝臣议事,你怎么说?”司徒锦抽出奏折封面上有红色绸带标识的奏折,正巧就是贾赦拿着看了半个多时辰,尚未看懂的奏折。

“抄了盐商,流放,把那盐政的啥官来着……全都宰了,换一批……”贾赦拿着奏折,支支吾吾了许久,上看看下看看,左翻右翻,而后,瞧了一眼上奏之人,眼眸瞬间睁大,弱弱的咬舌头,“我相信林大人定有妙计的,咱们等他们……嗷……”贾赦捂头,黯然垂头。

“这林如海,朕到忘了,他是你妹夫。”司徒锦拿奏折猛敲了一下贾赦,正说话之际,忽地门外咚咚声响起。

门外,戴权毕恭毕敬的敲殿门,一板一眼道:“皇上,奴才戴权求见。”

想也没想,贾赦转头,“不……”话还未说话,司徒锦眼眸一沉,淡淡道:“进来!”边说,又狠狠的敲了一下贾赦。这阿斗,必须,找人,扶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好意思,我就是强无敌第五章在线阅读

    杨军作为一个在交易市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农商,上一次的投资差点让他破产,不想“死无全尸”的他,没事就在检测中心转悠,期望能发现优势产品。今天没事的他又来到检测中人转悠,可是他发现检测中心的人都是无精打采的,好奇的找到在这里工作的小侄儿。本来这事赵宾利用朋友的关系都封口了,架不住亲戚关系,经过小侄

  • 大火拼在线阅读第九章

    “怎么了?很热吗!”“不热吗?”“回答的这么无聊。”夏芳说完,脑袋已经躺了下去,半闭着眼休息了起来。“呵呵,你们暑假到干嘛呢?”胥梦看了看她,笑脸送上。“暑假暑假,当然在家放暑假咯!”“废话。”“来而不往非礼也!”“好,好,到此为止。下午是什么课,知道吗?”“不清楚,新学期换课表了,我来看看。”说着

  • 祖皇之君第6章在线阅读

    《缘》若是有缘,时间空间都不是距离。若是无缘,终日相聚也无法会意。凡事不必太在意,更不需去强求,就让一切随缘吧!--------------------------------------------------------------------《思念》思念总是有不得不收藏起来的时刻,而生命里最舍

  • 都市装逼王在线阅读第3节

    那一年,天很蓝,白云悠悠,飘过几缕青烟,渗入蓝天白云之间,显得那么和谐,没有一点遐丝。人生好像一部连载的戏,在戏里我们都是佚名的主角,各自演着不同的戏,你的戏;或许我是配角,我的戏;你也只是客串的演员,其实,我们都是别人生活里的配角,各自演着不同的戏。街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行走的人急促而过,望着渐

  • 都市:开局快递奖励一个亿第五章在线阅读

    “到底要不要去呢?”程宴把头埋进被子里,她心底不知不觉地产生一种渴望,虽然陈梓恒总是损她,但是她知道,陈梓恒并不是真的讨厌她,至少说不上讨厌。况且,刚才陈梓恒还无理取闹地表白过,就算是玩笑话,是不是也会有一点认真的成分?程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脸上突然一阵ReLa辣的。陈梓恒只是如此随意地说了

  • Housekeeper在线阅读章 抱打不平

    村民们一看悍妇胜利了这才突然为悍妇鼓起掌来,纷纷说打的好,有几个村民就把那坏枪的村民围住,搧他的耳光,问他为什么要把这三个恶棍请来打架。那村民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老三锅台是他老婆的姘头。村民们打了这个吃里扒外的村民,然后叫他把这三个重伤的混蛋背走了。悍妇胜利了,她一把抱住我们,“孩子们,

  • 特种兵:开局被全世界通缉第十章在线阅读

    青楼,各种各样的胭脂味道,还有各式各样的鸳鸯燕燕在不同的桌子上吃吃笑笑,还有些女的坐在客人的大腿上的,芊芊玉玉的白手拿着冰凉的酒盅,你一杯我一杯,这是个有个样千姿百态。不过这是青楼,这种现象已经是再正常不过了。。老鸦在外面迎着客人,目光游移的往二楼飘着,很明显,上面是有什么吸引她的东西,直白的说是有

  • [全职 方锐]正邪两立优胜劣汰也蛮合理的(新书首发,求一切支持!)

    琦…琦玉老师?看到深谷中走出的身影,地上碎成零件的杰诺斯眼前一亮。不过姜丞才懒得理会这些,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对面从深谷中走出的琦玉。“最强吗?”事实上,在遇到波罗斯之前,琦玉一直没遇见过什么像样点的对手。姜丞的意外出现,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弥补了琦玉内心对于战斗的渴望。“不过,这还不够。”从尘土中走出的

  • 火影之有姐罩着在线阅读第一节

    繁花似锦,江山如梦,自古天下又有多少人为这江山断送性命。人性本就贪*婪,更加难以揣测为了一己私欲便血染山河,而受苦的不过是天下黎民百姓罢了。正直春季山中春意正浓,春风拂面沁人心脾。飒....飒....一道寒光闪现,只见一名女子从茂密的林中腾空跃起。她身着白衣轻纱,随风飘舞好似盛开的白莲犹如天上仙子一

  • 少年衣无聊

    十一朵玫瑰的意思是: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这个上官轩,他想干什么?————“亲爱的。”上官轩深情款款地道,“这是我对你一生一世的约定。不能失约哦~”他的话语中带着些纯真的味道,竟然还有点像……撒娇!“……”她有些无语,他们才第二次见面好不好啦?还什么一生一世咧!特别是这“亲爱的”,令人想吐!“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