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魔心之幽冥剑在线阅读第5章

2022/6/24 1:36:40 作者:青娘 来源:纵横中文网
魔心之幽冥剑
魔心之幽冥剑
作者:青娘来源:纵横中文网
她,倾国倾城,却心狠手辣,冷如寒冰。是真的毫无人性,还是另有其因?他,默默守护,为她,刀山火海,上天入地,如她欲为之,他都会义无反顾,只为博她一笑。他的痴情,能否够打动这个江湖人称“红衣罗刹”的女子。他,天人一般的男子,问世间,有几人能与他并肩齐名,而他,却被她深深吸引。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爱恨情仇。江湖险恶,尔虞我诈,看她如何在乱世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悔此生种深情,甘愿孤旅自飘零;长恨鸳侣唯梦里,宁负苍天不负卿!”

付裴光看了一下午迟冉母亲案子的档案,总觉得疑点重重,他打了个哈欠端着杯子出去准备泡杯绿茶醒醒脑。

“呦吼吼吼哟吼吼……”付裴光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手中的被子差点飞了出去。

“抱歉,因为有时候赶稿子太投入经常听不到电话短信之类的提醒,就想了这么个办法。”宋逐时抱歉的笑笑,看了眼消息。

付裴光指着他,结巴一样,“你你你……”宋逐时把手机放进口袋,慢条斯理的说:“吓着付队可真不好意思,那赔您一顿晚饭行不行?”

“不吃。”付裴光很有骨气的拒绝。

“咕——”

两小时后,付裴光坐在烧烤摊上一边啃烤玉米一边含糊不清的说:“我跟你说,我可不是因为你请我我才来的,待会我结账。”

已经深秋了,渐凉的天气使得烧烤摊这种露天小摊上并没有多少人,宋逐时只小口小口的喝着啤酒,“我等了你一个小时,又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就来这个地方大冷天的吃烧烤?”

付裴光把啃了一半的玉米放在盘子里,痛快的喝了一大口汽水,笑的很是开心,他拿起一串烤韭菜递到宋逐时面前,坏笑着,“来吃饭你怎么光喝啤酒,多少吃点东西啊。”

宋逐时接过烤韭菜,三两下就吃完了。付裴光这下傻眼了,本以为他会拒绝,这样自己便又能嘲讽他一下,没想到他竟然吃了。

“原来不是那种洁癖严重的人啊。”他讪笑。

“我晚上不吃东西。”宋逐时淡淡的说着,看了一眼宋逐时喝了大半的汽水忍不住说道:“还没见过来吃烧烤喝汽水的。”

“啤酒哪有汽水好喝啊。”付裴光从小就讨厌啤酒苦涩微辣的口感。

宋逐时撇嘴,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啤酒,一杯啤酒下肚,凉和辣在宋逐时胃里的刺激让他隐隐觉得胃有些疼,“你是不是胃疼。”付裴光看他捂着胃,脸色也有些苍白,他有些后悔让宋逐时吃韭菜了。

“老张,”他喊道,“结账。”

一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从烤架那走过来,“怎么今儿剩这么多啊。”

“剩下的打包带走,再弄杯热水给我。”付裴光说着起身走到宋逐时身边,把他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慢慢把他扶起来,“你这个样子也不能开车了,我今儿就当个司机把你送回去,行吧。”宋逐时觉得胃疼的更厉害了,他顺从的点点头。

老张拿着一个保温杯和几片药出来,“裴光啊,让他把药吃了,水拿着路上喝慢慢喝。”付裴光接过保温杯和药,递给宋逐时,宋逐时摇头,“不要…苦。”

“那你吃完就给你买糖吃好吗?”付裴光不知怎的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要巧克力。”“行行行,只要你把药吃了。”宋逐时接过药片放进嘴里,赶紧灌了口水,皱着眉头把药咽下去了。

付裴光拧好盖子,把口袋里那颗还没吃的巧克力撕开给他,冲老张说道,“谢了,我有空给你把杯子送回来。”

老张摆摆手,“我说小伙子啊,胃不好就不要吃这些凉的辣的东西,胃折腾坏了可不好。”

“对不起...”宋逐时小声的道歉,嘴里含着巧克力,甜腻的味道充斥着口腔。付裴光拿起桌上的钥匙,俩人一小步一小步的终于走到车前,付裴光打开车门把他放进去,甩了甩酸疼的肩膀,进了驾驶座。

宋逐时喝了热水吃了药觉得好多了,他倚在座椅上,说了地址便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呦吼吼吼呦吼吼……”手机又响了一下,他皱了皱眉,并没有理会。

付裴光路过便利店的时候把车停下来,急匆匆的就进去了。

从厕所出来,他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喝那么多汽水,又觉得有些尴尬,随手拿了一罐巧克力,结完账回到车上,宋逐时已经醒了。

付裴光把那罐巧克力递给他,揶揄道,“哥哥说话算话给你买了一罐巧克力。”说着模仿着他胃疼的的样子捂着胃,做作的说道,“不吃……苦。”

宋逐时脸有些红,骂道,“滚/蛋。”

付裴光冲他笑了笑,笑得很开心,那个笑容让他想起了早上的阳光,温和且温暖;又让他想起来中午的阳光,刺眼又灼热。

宋逐时别过头,看向窗外。

两人一路再无交谈,走了半小时后,付裴光突然停下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好像迷路了。”

宋逐时有些难以置信,“你不认路?”

付裴光嘿嘿笑道“我对我待的槐南区比较熟,你在槐北区,我不熟。”宋逐时不觉得胃疼了,他觉得自己头疼,“付裴光你到底是怎么做到队长这个位置的?”

“那导航把我导湖边我有什么办法啊,要不是我眼神好,咱现在得在河底跟死神斗争了。”付裴光不服。

“嗯,不仅跟死神斗争,咱俩到了地狱你也得把车赔给我。”宋逐时拉开车门下去绕道宋逐时那敲敲窗户示意他开门,付裴光很识相的开门下车。

他坐到副驾驶的位置有些迟疑的看着宋逐时,“你能行吗?胃不是还疼吗?”

“拜你所赐,我感觉被一股怒气打通了全身的血脉,”顿了顿,他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完—全—不—疼—了!”

“我还有这么大魅力啊。”憨笑着挠挠头。宋逐时没有说话,启动车子往后倒,转到一条路上开起来。

终于到了小区楼下,宋逐时看了眼手机,“现在公交司机也下班了,车你开回去吧。”

“这么晚了就不能收留我一晚上啊。”付裴光看向他,坏笑着。宋逐时面无表情的回他,“哦,你说你想睡公园?”

“那哪能啊,明儿哥来接你。”付裴光赶紧赔笑。

“我自己坐公交去就好。”宋逐时没有拔掉钥匙,拿起包抱着巧克力开门下车往大厅里走。

付裴光探出头喊道,“哎我明天来这有点事,顺便接你去警局,你的车还客气啥。”宋逐时仿佛没听到似的,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

付裴光看着他进了电梯后,便爬到驾驶位置,启动车子驶向了夜色中。

宋逐时打开门,屋里亮如白昼,“汪!”一只二哈扑上来,“瓜子。”宋逐时温柔的抚摸着二哈,眼里满是宠溺。

他收拾好被瓜子打翻的各种东西,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三条未读短信一一弹出,他眼中的温柔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需要时间。”他按下发送。

恐怖的喊叫声吓得他一哆嗦,宋逐时一边看是谁打来的一边考虑自己是不是该换个没那么可怕的来电铃声。

他按下接听,“您好。”

“啊你好,您是恩叶对吧,我是在领养宠物的论坛上看到您的消息的,您是有一只哈士奇要转送对吗?我看了一下条件,我觉得我还是蛮符合的。”

宋逐时倚向沙发,“可否问一下姑娘贵姓”

“啊我姓付,叫我付瑾就行。”宋逐时手抖了一下,他是跟姓付的杠上了吗?他捏了一下眉心,“付瑾姑娘是吧,您真的考虑清楚了吗?养了它您的沙发或者说它能碰到的东西,在您不在家的时候都有可能被它咬坏。”

“哎呀没事,我以前就养过哈士奇。”那女生爽快的回答。

“养过?”

“嗨,你是不知道,我就把赔本放我妈家里寄养了几天,那家伙就抛弃了我死活也不回来了。”

赔本……宋逐时默默吐槽这个名字,双方敲定好见面地点,宋逐时便挂掉了电话。

“槐南区。”他小声说着,摇头不去多想,起身去了浴室。

第二天一大早,宋逐时便被手机吵醒,他眯着眼摸索着手机,按下接听,“宋作家,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快起床啦!”付裴光一声喊,宋逐时顿时清醒一半,他坐起身,“你怎么会有我手机号”

“忘了我的职业是什么了吗?”付裴光笑的贱兮兮。

“那个举报电话是不是12389来着?”宋逐时咬牙切齿道。“宋作家想哪去了,您车上可还有您的名片啊。”付裴光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虽然宋逐时看不到。

宋逐时直接挂断,瓜子叼着自己的饭碗蹲在床边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宋逐时给瓜子倒完狗粮便走到阳台,看向楼下,付裴光倚在车边,不知在跟谁打电话。

他转身走回屋子慢悠悠的收拾完顺便给自己简单做了个早餐。

另一边,付裴光正催着计拾快点过来,“这还早你看看时间,快八点了吧,信不信我记你迟到今儿可不是周末啊。”

“付队,我已经很快了好吧,做地铁过来需要时间啊,你再等我半小时,半小时后保证准时到达。”计拾手里拿着面包,头发凌乱的站在售票机前买票。

“咱在光明小区集合,就给你半小时。”

“我说付队,我跟池桑一起去不就行了,您也跟着去干嘛?”计拾咬了口面包。“池桑现在肯定还在家里呼呼大睡呢。”

“人家早起了好吧,还有江川,现在他俩在光明小区等着咱俩呢。”

宋逐时从大厅出来便看到付裴光一脸不耐烦的打电话,付裴光看到他,招了招手,“总之你尽快给我赶过来,我挂了。”

“谁一大早惹的我们付队长脸色这么不好啊。”宋逐时微笑着看向他。“有吗?”付裴光麻溜的打开车门,脸上全然没有刚才的不耐。

宋逐时坐在副驾驶,突然想起什么,他看向付裴光,“你今天带脑子了吗?”

“瞧你这话说的,哪天不带脑子了,昨晚上那是导航没带脑子,今儿我可把你这的路况摸清了,绝对不迷路。”说着他还笑呵呵的冲宋逐时比了个ok的手势,启动了车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吃定王牌冷校草在线阅读第4章

    谢氏一族,乃当朝名门望族,当代家主谢安石乃当朝宰相,大权在握。谢氏族中子弟,或权倾朝野,或文采风流,或功业卓著,封妻荫子、彪炳史册者不胜枚举,拥有着其他世族无法企及的显赫和尊荣,当今之世,也只有那军功卓著的王氏一族可与之相提并论。谢七将来历不明的弄影带回府内,这对世家大族谢家来说,可谓平地一声雷。可

  • 玉壁第7章在线阅读

    苏源止推开门,看见房间里那些昂贵的陈设已经不见了,松了口气。要是那些灵石再在房间里堆个几天,只怕她也会情不自禁伸手去拿。贫穷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情。她没有把握在那么大的诱惑下全身而退。兴许对旁人而言,亏心事做了就做了,遇到心魔是小概率事件,能心怀侥幸就心怀侥幸。但苏源止不敢赌。她运气一向衰,万一真

  • 空皮囊里的曼陀罗在线阅读第6章

    沈渊的生活开始变得悲催起来。每天不仅要到地里干着繁重的活计,回来还要被自己家老婆强行灌输一大堆的知识点,偶尔还会让他做一做给孩子们出的题,沈渊觉得自己这一天天的真的是太难了。沈渊在家里的地位也是直线下降。本来作为家里面的长子,他是受到沈父最多的关注的,沈母也因为沈渊长得浓眉大眼,做事周全,对他的关注

  • 殇璃三世在线阅读第1节

    “汐儿,咳~~~”一阵咳嗽传来,陆清风俊美的脸上已经满是苍白,从他的修长的指缝里流出鲜血。“爹”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满眼泪水的抽泣着。“一定要答应爹好好照顾自己和弟弟妹妹。咳~~~”胸口一疼鲜血涌上一口鲜血喷出口中,吓坏了跪在床前的三个子女。好舍不得,本来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美丽的妻子,听话懂事的

  •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之第五章(5)

    屋内,楚曦沉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手脚麻利铺开银针,毫不忌讳地扒掉了男子身上所有的衣服。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衫,他的身上亦有许多大大小小疤痕,一看就是上过战场,受了许多伤的人,楚曦秀眉紧拧,有些心疼。他的身体状态并不乐观,体内的真气似无头苍蝇在经脉里乱撞,黑色的斑纹时隐时现,甚是魔幻。若是常人见了,定

  • 小欢喜:我每天一个异能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行三人很快走回了苏府的大门前。苏瑛迟疑了一刻,看向常芳泽解释道:“叫姐姐见笑了,我今日穿着这身衣裳出来怕父兄念叨,因而是从角门出来的,那里离我住的院落近些。”常芳泽闻音识意,微笑道:“无事,如此我们再从角门进府。那里离我府上也近,顺便也好让门房回去说一声,我在你这里小坐片刻。”小坐片刻还要回去说一

  • 铠甲勇士之元裂极光在线阅读何婶

    伸展着身体,云溪走向厨房。从水缸里打出一瓢水准备洗个脸。瓢中的水荡漾起波纹,一晃一晃的,水中的小脸面黄饥瘦,头发枯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值得一提的就是眉毛秀气,双眸清澈,有个梨涡。云溪仔细看了一番后,洗了一把脸。长得还行,好好的养养应该也算个清秀美女。在院子里晃悠半天的云溪打算出去看看,吃了几天的

  • 他来时春和景明之第三章

    黑暗,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星挣破夜幕探了出来。夜的潮气漫延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许卿抬头仰望,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趁着七天节假日,她想回老家一趟。她已经多年不回老家,老家中除了破旧的宅院,也没剩下什么故人了。说来奇怪,她对老家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她也不知道为何坚持要

  • 南缘北泽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为从小吃膨化速冻食品长大的二十一世纪资深死肥宅来说,戚菲显然不是做饭的料。温润坐在餐桌上,看着盘子里黑漆漆勉强称之为荷包蛋的物体抽了抽嘴角,又看了眼还在厨房努力奋斗的女子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陷入沉思......终于在戚菲打破三个碟子五个碗之后,温润起身走向厨房接过戚菲手中的平底锅......十几分钟

  • 最动听的事之纷争(9)

    拿好那三片铁片,楚天离开了地摊。他现在已经不想继续转下去了,一是因为没钱了,二是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研究铁片给他带来的东西。楚天走到淘宝街的尽头,这是和陶正约定的碰头地点。楚天随便找了个小吃摊坐了下来慢慢等陶正回来,同时检查起属性面板的变化。姓名:楚天魂:E(0/100)体:E(0/100)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