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暮色神纪:黄昏第十章

2022/6/24 1:18:31 作者:镜天琉璃 来源:17K小说网
暮色神纪:黄昏
暮色神纪:黄昏
作者:镜天琉璃来源:17K小说网
苍茫无边的雪原上,负伤男孩慌张逃亡,只为寻找梦中神秘人所指的地方;神秘力量接二连三出现,将这个平凡的男孩带进了一个充满危险的世界,从此在他的记忆中载入了另一段历史——千百万年前,远古战场上号角回响,一场酝酿了千万年的神战让一个以魔法为能源的辉煌文明落下了帷幕;余烬熄灭,战争的结束为原本无限延续的神谱划上了血色的休止符;各方将领如亡魂般游荡在宇宙间,他们都在为自己谋划着天衣无缝的崛起之路……若干年后,远古宇宙混沌初开,各空间纷杂交错,时间无限推移,战争的宝藏使得无数神秘力量逐渐浮出水面,混沌纷争中

第十章

从淋浴间里出来,京海抹去凝在镜子上的水雾,迟疑片刻背过身。水珠顺着镜面肆意滑落,将镜中映出的那片如刺青般烙在背部的伤痕分割成一块块拼图。

确切地说,这算不上伤疤了,而是受伤的皮肤愈合后留下的色素沉淀。至于是何时何地因何而受伤,京海对此毫无印象。肯定不是被沙蟒的毒液所喷。皮肤的再生能力很强,尤其伤及真皮层便会过度增生,形成光滑隆起的瘢痕组织。如果是林寰那种程度的伤,愈合后背上该有如月球表面般坑洼。

那梦境过于真实,以至于他感觉像是亲历一般。然而这终归是林寰的记忆,毕竟,如果是没有光盾的情况下,他不太可能飞身挑战被列入A级生物警告的沙蟒。

林寰确实很强,不光身体机能,精神层面更甚。面对和兽人搏斗也未必会落败的沙蟒,京海没感受到对方有一丝紧张。那人的大脑犹如程序般精准地预测出沙蟒的每一个动作并及时作出反应,要是换个人恐怕还没靠近沙蟒的头部就会被蛇尾绞杀。

他确信,如此强悍的人绝不会被轻而易举地“抹杀”掉。但不能因此而向雷亚说明他的推测,没有实质的证据证明林寰还活着。从梦中听到的告白到亲眼所见被刺青掩盖住的齿痕,所有的迹象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林寰在雷亚心目中的分量有多重。

他扣住左肩,回身望向镜中的自己。梦中的雷亚坦率得令他吃惊,脸颊滚烫的热度还残留在肩头。话说回来,尽管对林寰的强大怀有敬意,但他并不喜欢被拿来与人比较。这副身板并不比林寰的单薄,几乎可以说是同版倒模出来的,甚至连浮凸的血管纹路都很相似。

一瞬间,深植于Alpha基因的领地意识自中枢神经向全身蔓延。如果林寰真的还活着,他倒是很有兴趣与这位强大的Alpha一较高下。

早晨八点半,雷亚打着哈欠走进会议室。结果哈欠打到一半,硬生生给咽了回去。

除了他,从一队到十队的队长全部正襟危坐在会议桌旁,局长、两位副局长、秘书处负责人和各部门主管也都在。这阵势大概只有每年年终总结会才有,然而现在才刚到八月。

溜到桌边拽开把椅子坐下,雷亚小声问边骁:“我迟到了?”

“没,一秒不差。”边骁瞄了他一眼,“黑眼圈够重的啊,昨儿夜里干嘛去了?”

“做了好多梦,一宿醒八回。”

雷亚正说着,忽觉自己被秘书处负责人游熙用蛇看青蛙的眼神盯着,立刻抿嘴噤声。京海官大一级压死人,而游熙大他两级,能把他压扁充上气翻个个再压一回,官架子大到离谱。之前惹出超级冠状病毒的麻烦,游熙直接把他关了一个月的禁闭,还差点给他这队长抹了。

要说游熙也才三十出头,一个干行政的,没有任何功勋奖励居然能混到副局长的级别,以至于底下人都传他是靠潜规则高层才爬到今时今日的地位。雷亚对这种传言一向嗤之以鼻,以前还有人这样说他呢,打一顿就老实了。

得让那帮胆敢轻视Omega的Alpha们知道,再细瘦的膀子也能赢得应有的尊重。

见人齐了,局长清清嗓子,朗声道:“今天占用各位的晨会时间来宣布一项联合议会的最新决议,和在座的每一位都有关,请务必认真对待——游主任,麻烦你宣读一下决议。”

游熙垂眼翻开手边的决议案,开口即是能给纪录片配旁白的动听声音:“联合议会第10874号决议,内容如下:经统计,近年来异变生物数量大幅下降,议会成员讨论决定,重组与特殊物种处理工作有关的机构,具体规划……”

只听了个开头雷亚就想翻白眼了。异变生物数量下降?开什么玩笑,他们这帮外勤小到消灭蚊子,大到和兽人玩命,一个月就休一天,从来没过过清闲日子。现在机构合并重组,几个意思,又要找一堆婆婆来管他们是不是?

可听到后面,他又发现自己一开始想错了。联合议会的决定是把特殊物种管理局的职责范围扩大,兼并多家包含教学、研究、执法乃至非安全区开发的机构。也就是说,特殊物种管理局将从众多平行机构中上升到金字塔的顶端。

决议很长,其中事无巨细地重新分配了局里各部门的职责范围。听到特勤处将来还要负责非安全区开发项目的前期工作,雷亚偏头咳了一声。

纪录片旁白暂停,游熙挑眼望向雷亚:“雷队,你有意见?”

“啊,我听那意思,我们这几个特勤队以后就成房地产开发商的保安队了,是吧?”

雷亚提出的是几乎所有队长的质疑。按理说这话该是特勤处主管来说,但雷亚刚扫了一眼坐斜对面的京海的表情,并未看出对方有任何不满,更没质疑决议的意思。

——切,这就是高管,在仕途面前,底线一钱不值。

扫视了一圈在座的特勤队长,游熙在他们眼中看到了对雷亚的支持,于是沉下语调:“清扫非安全区内异变生物为特勤处原本的职责,以及,雷队,你是在役人员,服从命令是士兵的天职。”

“士兵的天职是保卫平民不受到伤害。”京海在一旁接下话,“游主任,雷队的想法也是我的想法,特勤处人手有限,好钢用在刀刃上,除了紧急任务,我不会让我的人给任何利益机构卖命。”

这番话他本想会后单独和局长以及游熙沟通,让他们向上层反馈意见。这属于办公室政治范畴,需要些圆滑的技巧,而雷亚显然不在乎,怎么想就怎么说了。既然开诚布公地提了出来,如果此时此刻他不维护下属的立场,那么未来真有可能像雷亚说的那样,特勤处将沦为房地产开发商的保安队。

雷亚是真没想到京海能站在自己这边,刚还在心里吐槽高管没底线呢,打脸来的猝不及防。他不禁怀疑林寰的信息素还没彻底清干净,不然京海怎么可能当着全局所有中高层的面帮他说话撅游熙的面子?

“京队,关于你的想法,我们可以散会后单独讨论。”游熙的语调相当不悦,以至于大家都感觉屋里温度骤降。

“这就是我的想法,游主任,你可以直接向联合议会报告。”京海站起身,向面色阴沉的局长颌首致意,“还有很多紧急事项要处理,晨会的时间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局长,我先带各位队长回去工作了。”

早就听烦了的队长们立刻起身撤离,屋里一下少了近一半的人,剩下的面面相觑。

——京队今天吃枪药了?连游熙都敢怼?

众人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一群人高马大的特勤队长同时挤进局长的专用电梯,立刻响起超载警报。没等他们投票把最高的边骁推出去,京海主动退出电梯。警报还在响,雷亚左右看看,见没一个打算发扬风格,自己也跟着跨出电梯。

警报停止,雷亚冲电梯门里的那群人竖起中指:“坐下一趟电梯能死啊?”

电梯门彻底关闭之前,边骁抬手指指雷亚的身后。雷亚回过头,只见游熙和局长从会议室里出来往电梯这边走,于是下意识地往京海身后挪了半步。游熙现在的表情看起来跟布满辐射云的天空有一拼,那帮怂货都躲他呢。

京海侧头看了他一眼,说:“别担心,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你吃错药啦?”雷亚小声逼逼,“居然向着我说话,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京海淡淡道:“谁有理我向着谁,特勤处共计一百三十六人,都去排查非安全区了,真有紧急情况谁来处理?”

“安全防护局的特勤?”

“一群非专业人员,纯粹是让他们去送死。”

雷亚勾勾嘴角:“你没听刚游熙说要扩充特勤处么?一百多号人变一千多号,你也跟着升官呐。”

“能进特勤处的都是对抗异变生物实战经验丰富的精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充,宁缺毋滥。”见游熙和局长已在身边站定,京海顿住声音,毫不退缩地迎上游熙冷冰冰的视线。

“京队,你今天可真是令我大吃一惊。”视线越过京海的肩膀,游熙实际上是在看雷亚,“还有雷队,你们俩是商量好了让我跟局长下不来台是么?”

京海借着按电梯的动作挡住游熙的视线:“就事论事,游主任,我相信你也不希望看到局里精心培养的特勤人员自贬身价。”

“自贬身价?”游熙眼神微动,“京队,算上运输机和重型武器装备折旧,特勤处一年的预算高达两亿,这些钱均由你们需要‘自贬身价’去服务的人捐赠,保卫平民不是靠一腔热血就能做到的。”

听到游熙咄咄逼人的语气,刚还拉着脸的局长和起稀泥:“好了,游主任,有话到我办公室再说……京队,等下你也来一趟。”

局长的命令,京海无法拒绝。就在他强压下不满跨入电梯时,忽听雷亚说道:“我进局里七年送走了二十几位同僚,包括我的老队长。他们每个人的抚恤金是一百万,游主任,我出两千万,你问问捐钱的那些人,谁愿意走出安全区去猎杀嘴里长了七排牙的狼?确实,保卫平民不能单靠一腔热血,可没有一腔热血的人干不了这份差事!”

一时间楼道里静得只剩呼吸声,四个人的视线交错在一起,都有各自的坚持。少顷,游熙深吸一口气,转头朝楼道另一头的公共电梯走去。

对着游熙的背影轻声叹息,局长转头用责怪的语气对雷亚说:“雷队,游主任的未婚夫也曾就职于特勤处,在你进局里之前因直升机坠毁而殉职。从那开始,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保障特勤人员的人身安全上,你们用的所有装备都在他的监督下经过至少二十次的安全检测,因为只有用最好的装备才能确保你们不会因事故而白白浪费宝贵的生命。所以,为了争取更多的预算,他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对资金提供方妥协,你们真不该让他在众人面前难堪。”

雷亚皱眉垂下眼,紧抿住嘴唇。他仍会坚持底线,同时也替游熙感到抱歉。失去所爱之人的伤痛他再清楚不过,那是永远无法挣脱的噩梦,更是渗入每一颗细胞的苦楚。

局长拍拍雷亚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一起进电梯,又对始终保持沉默的京海点了下头,“京队,你中午跟我一起吃饭,关于你们的意见,咱们到时候讨论。”

“是,局长。”京海应道。

抵达局长办公室楼层,局长走出电梯后京海望着雷亚有些落寞的侧脸,不禁猜测他又在想林寰了。安慰人不是京海的强项,但他确实可以分散下对方的注意力:“雷队,问你个问题。”

“啊?”

“你真能一下拿出两千万?”

“……”

雷亚的脸瞬间皱起。他摸出手机背过身,略感心虚地调出账户余额查看。凭借百米开外能一枪打断头发丝的过人视力,京海不动声色地扫了眼手机屏幕,嘴角立时抿出丝笑意。

是有两千,不过后面还差四个零呢。

TBC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在线阅读第10节

    南宫炎看着宫馨月走远后,便走到语嫣面前,说:小姐,你叫什么名字?本人能邀请你去吃饭吗?而且,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不想知道我和涵是什么关系吗?还有为什么我会认识涵?”一连串问了许多语嫣在心里的疑惑。语嫣听到他的话,想起刚才他和月月“亲密”地交谈,还有他对月月那恭敬的表情······很疑惑,心想:为

  • 清歌一曲月如霜在线阅读第九章

    “新浪体育新闻报道:我国篮球运动员洛杉矶首秀,30+大号两双闪耀斯台普斯球馆!”“腾讯体育新闻报道:王子玉首节比赛二十八分,力克科比!”“搜狐体育报道:科比:他已经是全明星级别的球员!”“纽约体育时报:纽约迎来最强新秀,本赛季是否可以ting.jin季后赛?!”“**体育新闻报道:尼克斯管理层终于不

  • 年华之守护在线阅读第7章

    凌晨。硕大无比的叶宅里,一个人彻夜难眠。他是谁?辰。“惜梦,你还过得好么?我想你了!”辰大吼,眼角划出泪水。林惜梦,在辰失忆后救了他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很爱他,可以为他去死。(去吃屎么?)可是没有办法,为了继承吸血鬼家族,所以吸血鬼至亲也可以结婚,林惜梦是人,辰是吸血鬼,两人怎么走到一块去?天际,渐

  • 血色王权第四章

    我一夜都睡得很踏实,因为没有楚茉闯入,也没有高木的尖叫,可是当我早上揉着睡意蒙昽的双眼时,让我震惊的事情出现了。彻夜未归的楚茉现在正坐在自己的镜子前化妆,她的五官很是清秀,有种江南美女的感觉。她虽然有着清秀的五官,却喜欢化着浓厚的妆。她发现我在看她,便友好地微笑。这时高木和欧阳晓雪也醒来了。“你们好

  • 妖王食用指南之顺着心意走(8)

    俗话说,有付出终会有回报的,陈诗妍这次是真的信了,因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萧逸庭终于约她了,陈诗妍别提多激动了,唯一让她不满的是萧逸庭居然让她多带几个小姐妹去,原因是他一个室友生日,没什么女同学,他女人缘好,就派他多叫几个,这就叫上了陈诗妍,,,陈诗妍在自己的白马面前当然要好好表现,拍胸保证一定办到,,

  • 灵能卡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路无语,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一个保卫极其严格的别墅区,这里都是国家的武力部队守护着,在门卫通传了以后,两人又在勤务兵的指领下快速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一进门也难得寒暄几句,就被一位年纪花甲却非常有威严的老人喊了过来。老人一过来王法哲浑身一个冷颤,这个萧杀之气飘散在空气中。一身红光时隐时现的出现在老人身

  • 臣妾失礼第十章

    “恩。我明白的哦。”幻小心翼翼的搂住八田“我明白八田你的心情哦,没关系的,我在你身边哦,不要担心,来,你先回到床上去。”幻将自己的身子从八田身下抽了出来将八田架了起来,虽然她想直接用抱得,不过想想还是将这种事留给伏见会比较好。扶着八田躺回床上又细心的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压好被角,将准备好的橙汁一点一点的

  • 魔教教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夜天凌听了律的话也不生气只是瞪了瞪律然后又笑眯眯地对着翼柯说到:“快说。说了有赏。”而翼柯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夜天凌见翼柯不说话也不发怒,只是转头看向律说到:“你的手下真听话。”“谢了,翼柯说说情况如何?”律听了夜天凌的话笑着说。而翼柯听到律让自己说说情况,便开口说到:“如王爷所想,謝家大公子也就是謝

  • 小别离续集在线阅读松小姐钦点探花郎 佳公子共作寻香客

    话说李、许二位,来约会试,宝珠不便推辞,只得收什,同他们进场。三场完毕,彼此看了文章,果然是篇篇锦绣,字字珠肌,互相赞叹。到了放榜的日期,李文翰中了会元,许翰章、松俊皆五十名之内,两人又是同门。三家新贵,喜不可言。转瞬殿试,一个个笔花墨彩,铁画银钩,金门万言,许翰章竟大魁天下,榜眼是个姓桂的,镶黄旗

  • 海洋之歌在线阅读第8章

    汐被那个吻搅得心神不宁,有时候满脑子都是他的笑,他的脸,他的一字一句。以至于她那个晚上失眠。第二天挂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去学校。汐一来到学校就很自然的对他们说:“早啊!”银看着汐说:“晴,早啊!对了,你昨晚失眠了?”汐的眼里很平静,脸上也是一副埋怨的表情说:“是啊,昨晚看书看的很晚啊!”诺掐着汐的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