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封神手记之涅槃重生(1)

2022/6/23 23:24:36 作者:清风独自游 来源:纵横中文网
封神手记
封神手记
作者:清风独自游来源:纵横中文网
以吾之名,封尔为神!书友群:459525899

大夏五十四年,冬。

一声马蹄惊,朝堂内外皆震动。

飞虎将军沈志忠追击匈奴入山谷,不设防受埋伏,被匈奴兵在山间推巨石砸中,死无全尸。

主将亡,匈奴势如破竹,大夏十五个城池被夺。

皇帝罢朝三日,而后颁布了罪己诏。

言不该偏听偏信,错杀良臣。

与此同时,言家二房

“夫人,用力啊!老奴看见小公子的头了!”

婆子大声吼着,中间夹杂着产妇痛苦的尖叫,一盆盆的热水送进去,再换成血水抬出来,一时间,翠微居人仰马翻。

又过了一个时辰

眼见主母脸色呈灰,小公子仍是迟迟不落地,婆子急了,踉跄着步子就要往外跑。

保大保小,都需府里的主子做主。

却被苏茹薇一把拽住。

“保小!孩子无事,少爷夫人乃至大将军府,皆重重有赏!”

婆子怔住片刻,而后重重点头。

九死一生,所幸母子平安。

婆子接了打赏,正欲出门报喜,门却被人从外一脚踹开。

言博长身玉立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把匕首。

“滚出去!”

一声令下,仆人有序退出。

孩子啼哭,言博置若未闻,大步走到床前,将匕首重重掷下,冷冷道:“阿悠重病,大夫说了,只要取你的心入药,她方可痊愈。”

苏茹薇苦笑一声,努力的睁开眼,气若游丝道:“言博,我们的孩子生下来了,言家有后,你看看他。”

忆起当年承诺,言博心虚了片刻,可一思及端亲王能给自己的助力,他硬起心肠,淡淡道:“眼下朝中重武,只要阿悠不死,端亲王便会永远扶持我,你且放心,我会动作轻些。”

不过是看小舅舅没了,沈家即将没落而已!

苏茹薇气笑了,原本灰白的脸色渐渐红润,仿若偷了口力气,她指着男人嘲讽道:“将军府帮过你多少?我为你挡了多少灾劫?从头到尾你都是个只会靠女人的懦夫!言博,你不配为臣!”

言博面色涨红,一个没势的下堂妻,竟然如此指诋当朝二品大员!

怒气上头,他借着这股气,抄起桌上的匕首便朝女子胸口而去...

一刹那血流如注。

唤了下人将心脏给大夫送去,言博抱着孩子便往外走。

行至门口,他忽的顿住脚步,回身一字一句道:“忘了与你说一句,大夫说心脏入药,亦只有三成把握,若是加上与你有血脉之亲的婴孩,便可增加到十成。”

脑子里的那根弦彻底断了,苏茹薇脸色转灰,摸着自己心口的骷髅,难以置信道:“江湖术士的话,你也尽信?他可是你亲生骨血!你...咳咳!”

剧烈的两声咳嗽,用尽了她全身力气,呼吸似乎也在刹那被夺走。

言博眸光中闪烁着气愤,盯着怀里的孩子咬牙切齿道:“谁不知道言止入狱前一晚偷溜进了你房里,一个不清不楚的孩子,不如不要!”

哪怕清楚孩子是自己的,可他需要一个借口麻痹自己。孩子跟前途,一取舍,便知得失。

到底心虚,说罢,便抱着孩子扬长而去。

提起言止,苏茹薇越发恨的牙痒痒。

当初本是他的罪名,可言止为着自己,愣是一声不吭扛了!

那样高洁如天上明月的男人,为了自己唤的一声言止哥哥,最后竟是落得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苏茹薇!你有眼无珠!罪有应得!

言博!若能重来,定要报了今日剜心以及丧子之仇!

噗一声,污血从她口中喷涌而出。

越来越冷了

眼皮重的睁不开,闭眼之际,眼前似乎闪过一阵金光。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罢了罢了...”

听着不知从何处来的声音,苏茹薇身体慢慢升到空中,周身似乎被阳光包裹,心口的位置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愈合,她只觉得全身轻松。

可将将松懈,背后却像是被人推了一把,她猛地跌了下来,意识模糊...

恢复意识之际,却是在喜轿里。

声声唢呐,伴随着不平稳的颠簸,苏茹薇猛地睁开眼,满眼震惊。

是大梦一场,还是已到地狱?

疑惑之际,却听得有人笑了一声,继而趾高气昂道:“大小姐能嫁入言家,可得好好感谢夫人,若不是她从中周旋,群主怎肯委屈自己做平妻...”

这话,耳熟的很。

与十五年前自己出嫁那日李妈妈说的如出一辙。

难道…自己重新活过来了?

苏茹薇眼眸一亮,一把扯下碍事的红盖头,掀了帘子便欲朝外探去。

可将将探出头去,额上便重重挨了一下。

“大小姐自重,暂且忍耐一二,否则今日丞相府的面子恐怕就丢大了!”

李妈妈一脸鄙夷,还是丞相府大小姐,竟是连个乡下丫头都不如!

切肤的痛感,证实着这一切并非梦境。

苏茹薇眼眸微眯,前世自己便是听了张氏的哄骗,允那赵慈同日进了言家,闹出将将进门,便有了平妻的丑事,甚至,那赵慈站稳了脚跟之后,更是为赵悠做垫脚石,一心一意对付她,最后自己还落得个母子俱亡的后果!

重来一世,便是死也不会再嫁言博!

打定主意,她大声吩咐道:“停轿!打道回府!”

唢呐声骤停,下人面面相觑,皆不敢言语。

喜轿即将到言府,哪里有半路回头的道路?!

替自家少爷来接亲的张大也不耐了,冷着张脸不愿说话。新婚之日少爷都不愿亲自相迎,可见是多么不待见这位正妻。

既知不被待见,还敢如此折腾,在他眼中,简直是不知所谓!

李妈妈气急了,此事若办不好,夫人能饶得了她?!

当下便板着一张脸道:“大小姐睡懵了,吉时将到,快些赶路!”

轿夫对视一眼,准备起轿。

李妈妈可是夫人身边的人,不受宠的小姐,对比掌权的当家主母,如何选,毫无疑问。

苏茹薇冷笑,自己混的可真真惨,相府千金,竟还不如张氏身边的一条狗!

“在你们心里,主子的吩咐,竟是还不如个奴才吗?李妈妈,你以下犯上,目无尊卑,张氏陪嫁的婆子,俱是如此粗俗不堪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死不要脸的我发财了在线阅读第10节

    南宫炎看着宫馨月走远后,便走到语嫣面前,说:小姐,你叫什么名字?本人能邀请你去吃饭吗?而且,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吗?不想知道我和涵是什么关系吗?还有为什么我会认识涵?”一连串问了许多语嫣在心里的疑惑。语嫣听到他的话,想起刚才他和月月“亲密”地交谈,还有他对月月那恭敬的表情······很疑惑,心想:为

  • 清歌一曲月如霜在线阅读第九章

    “新浪体育新闻报道:我国篮球运动员洛杉矶首秀,30+大号两双闪耀斯台普斯球馆!”“腾讯体育新闻报道:王子玉首节比赛二十八分,力克科比!”“搜狐体育报道:科比:他已经是全明星级别的球员!”“纽约体育时报:纽约迎来最强新秀,本赛季是否可以ting.jin季后赛?!”“**体育新闻报道:尼克斯管理层终于不

  • 年华之守护在线阅读第7章

    凌晨。硕大无比的叶宅里,一个人彻夜难眠。他是谁?辰。“惜梦,你还过得好么?我想你了!”辰大吼,眼角划出泪水。林惜梦,在辰失忆后救了他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很爱他,可以为他去死。(去吃屎么?)可是没有办法,为了继承吸血鬼家族,所以吸血鬼至亲也可以结婚,林惜梦是人,辰是吸血鬼,两人怎么走到一块去?天际,渐

  • 血色王权第四章

    我一夜都睡得很踏实,因为没有楚茉闯入,也没有高木的尖叫,可是当我早上揉着睡意蒙昽的双眼时,让我震惊的事情出现了。彻夜未归的楚茉现在正坐在自己的镜子前化妆,她的五官很是清秀,有种江南美女的感觉。她虽然有着清秀的五官,却喜欢化着浓厚的妆。她发现我在看她,便友好地微笑。这时高木和欧阳晓雪也醒来了。“你们好

  • 妖王食用指南之顺着心意走(8)

    俗话说,有付出终会有回报的,陈诗妍这次是真的信了,因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萧逸庭终于约她了,陈诗妍别提多激动了,唯一让她不满的是萧逸庭居然让她多带几个小姐妹去,原因是他一个室友生日,没什么女同学,他女人缘好,就派他多叫几个,这就叫上了陈诗妍,,,陈诗妍在自己的白马面前当然要好好表现,拍胸保证一定办到,,

  • 灵能卡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路无语,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一个保卫极其严格的别墅区,这里都是国家的武力部队守护着,在门卫通传了以后,两人又在勤务兵的指领下快速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一进门也难得寒暄几句,就被一位年纪花甲却非常有威严的老人喊了过来。老人一过来王法哲浑身一个冷颤,这个萧杀之气飘散在空气中。一身红光时隐时现的出现在老人身

  • 臣妾失礼第十章

    “恩。我明白的哦。”幻小心翼翼的搂住八田“我明白八田你的心情哦,没关系的,我在你身边哦,不要担心,来,你先回到床上去。”幻将自己的身子从八田身下抽了出来将八田架了起来,虽然她想直接用抱得,不过想想还是将这种事留给伏见会比较好。扶着八田躺回床上又细心的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压好被角,将准备好的橙汁一点一点的

  • 魔教教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夜天凌听了律的话也不生气只是瞪了瞪律然后又笑眯眯地对着翼柯说到:“快说。说了有赏。”而翼柯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夜天凌见翼柯不说话也不发怒,只是转头看向律说到:“你的手下真听话。”“谢了,翼柯说说情况如何?”律听了夜天凌的话笑着说。而翼柯听到律让自己说说情况,便开口说到:“如王爷所想,謝家大公子也就是謝

  • 小别离续集在线阅读松小姐钦点探花郎 佳公子共作寻香客

    话说李、许二位,来约会试,宝珠不便推辞,只得收什,同他们进场。三场完毕,彼此看了文章,果然是篇篇锦绣,字字珠肌,互相赞叹。到了放榜的日期,李文翰中了会元,许翰章、松俊皆五十名之内,两人又是同门。三家新贵,喜不可言。转瞬殿试,一个个笔花墨彩,铁画银钩,金门万言,许翰章竟大魁天下,榜眼是个姓桂的,镶黄旗

  • 海洋之歌在线阅读第8章

    汐被那个吻搅得心神不宁,有时候满脑子都是他的笑,他的脸,他的一字一句。以至于她那个晚上失眠。第二天挂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去学校。汐一来到学校就很自然的对他们说:“早啊!”银看着汐说:“晴,早啊!对了,你昨晚失眠了?”汐的眼里很平静,脸上也是一副埋怨的表情说:“是啊,昨晚看书看的很晚啊!”诺掐着汐的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