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洪荒之我的世界第五章

2022/6/23 23:46:14 作者:高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洪荒之我的世界
洪荒之我的世界
作者:高兴来源:飞卢小说网
高杨穿越到盘古开天地后的洪荒世界,融合清浊二气与灵魂自带的时空本源之力,化作可成长型先天法宝世界珠,内有一方圆千里的小世界。(世界等级-小世界-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完美大世界-永恒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听说今天‘联合’的张总要请我们吃饭。”同事神秘兮兮的凑经。

“为什么,张总不是应该很忙吗?怎么会有时间请我们吃饭呢?”这不科学。那个公司的老总会请一间小杂志社的全体员工?

“说是张总请的还不如说是我们主编的脸皮厚。”同事乙悄悄说道“其实是因为我们主编想请人家吃饭,人家就被缠得不行就说‘还是我请吧!’才变成张总请的。”

同事乙虽然说得很模糊但是很多同事都清楚自己主编的为人,他要是想做成一件事有谁能够阻止的呢。想到这里同事们不禁为张总那几天被缠得苦难生活而感到悲伤。

“今天张总请客相信你们都听说了,所以希望大家务必到场。”说完这句话主编大人就消失在办公室里面,用脚趾想就知道去装扮去了,有时不禁想主编是个男的,怎么那么喜欢帅哥呢?莫非?????

不能想,不能想,怎么能意淫老板的私生活还有性取向呢?不能够啊!不能够!

因为往事,秦输输不愿意和张瑞有过多的牵扯,本来打算下班悄悄溜回家,过后再说自己忘了,可是没有想到到了下班时间,主编直接在楼下等了。

根本没有给秦输输拒绝的机会,拉着就上了车。

“张总您能百忙之中来请我们吃饭,我们杂志社真是无比荣幸啊!!”主编一边拿着酒杯一边对着张瑞说道。

张瑞没有回答只是举起酒杯和主编稍微的碰了一下杯子。

“张总........”主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进来一位穿着帅气的人,要想知道有多帅,看全体女同事在泛着火光的眼神就可以得知,这位帅哥有多帅了。

穿着帅气的人在张瑞的耳边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就这么走了吗?一起吃饭再走吧!帅气男子的背影也带着一群人含泪的目光。

“李主编总真的是不好意思,我有个朋友也在这里,我过去应酬一下你们自便。”听着张瑞的口气完全不是应酬一下的样子,完全就是不想回来了。

李主编虽然不愿意,可是还是不敢造次的“您忙。”说完还狗腿的朝着张瑞谄媚的笑着。李主编可谓是‘专注’狗腿事业三十年了。

张瑞的眼神不经意的看向了输输,放佛在告诉秦输输这个朋友你也认识

和张瑞共同认识的朋友,苏默钦?

要是苏陌钦此时真的出现在秦输输的眼前,秦输输要怎么和苏陌钦说那第一句话?是“你好?”还是“好久不见?”好像什么都不行,好像什么都不可以,秦输输和苏陌钦应当就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怎么还可以再见面。

“输输,输输。”同事甲一直用手悄悄的戳着输输的手肘。

“怎么了?要回家了吗、?”输输下意识的以为宴会结束了,却完全没有想到这会是刚刚开始的几分钟。

“没有,刚才张总和你说话呢,”

输输下意识的看向张瑞。

“刚才我说,我的朋友你也认识,要不要一起见一下?”张瑞仿佛没有看见秦输输的失神,也没有理会秦输输同事暧昧的眼光。

认识?不可以,秦输输你不可以见苏陌钦,至少不是现在 “既然是和张总有约,我出现总归是不好的。”

张瑞好像能够看破秦输输心中的窘迫,似要将秦输输逼到尽头“说起来你们也是很久没见了,一起见见吧”

“不用了,同事们还在这里,贸然离席好像不好。”秦输输怕是不知道这个理由是多么蹩脚,刚才她还想提前离去呢。

“呵,我怎么忘了,要不这样吧!我把他叫过来。可以吗?”张瑞步步紧逼。

“可以,多个朋友大家也可以开心一点。”主编马上顺着台阶下。

“对啊!对啊!”同事甲乙丙丁连忙附和着。

“主编我不舒服,我先回去了。”秦输输退守城池。

李主编擦了擦自己的汗,秦输输这么不是打张总的脸吗?一向懂事的秦输输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们怎么说也算得上是旧相识,怎么不想见见吗?”张瑞拉着秦输输的手,丝毫没有打算要让秦输输走得意思。

秦输输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希望自己就这样晕倒,就这样自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但是越是希望晕倒,秦输输就越是清醒。

老天爷这个人,永远不会按你希望的走,就像是秦输输以前希望可以和苏陌钦一直在一起,她们却分开了,就像是现在秦输输很想离开这个地方,可是却被张瑞拉着手。

“秦小姐,你在害怕吗?”张瑞清清楚楚的看见秦输输的双手的微微的颤抖。

“张总,你知道你这样的自作聪明有多么的令人生恶吗?”以前的秦输输从来没有用语言去攻击过任何一个人,可是自从五年前用只言片语伤害了苏陌钦之后,秦输输才发现原来语言给一个人的伤害会到这个地步。

张瑞和秦输输一来一往之间给了同事们一个信息,他们以前认识。

“你知道现在的你像一个随时会崩溃的疯子吗?”张瑞看见秦输输眼底的害怕,她害怕见到苏陌钦,她要逃走,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她还想着他,可是不是她甩的苏默钦吗?

她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苏陌钦一味的想,让秦输输一味的逃。

张瑞以为以秦输输在咖啡馆那样强硬的语气,秦输输即使不愿意见到苏陌钦还是会伪装,原来秦输输所谓的强硬不过是因为看不见苏陌钦的前提下。

“对不起,我不舒服,先离开了。”秦输输现在只要想着苏陌钦可能随时会过来,就抑制不了想逃跑的想法。

杂志社众人。哪里看见过这样的秦输输。一众人只有傻傻的点头之。主编本来想说秦输输两句,可是看秦输输和张瑞这一来一往的,断定他们之前可能是旧识,可是究竟是多旧的识,他不清楚也不敢随意开口。

毕竟和‘联合’之后还有项目,得罪了人就不好了。

“我送你。”张瑞拿过输输的包对着输输说到,完全没有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不用了。”输输说着就要拿过张瑞手上的包,张瑞一闪秦输输手空“你那么喜欢,就送你了。”说完输输就转身了,输输完全不能在这里了。

张瑞强制的拉着输输的手“我说我送你回去,你自己一人不安全。”

杂志社的同胞们完全是傻眼了,输输和张总之间难道不只是认识?他们是男女朋友?同事们通通看向潘瑶,平时在杂志社里面就是她和输输的关系最好。

潘瑶擦着自己脑门上的汗,自己怎么会知道吗!!

“我自己可以回去。”秦输输现在只是想离开这个地方,她害怕见到苏陌钦,从看见张瑞那时开始秦输输就知道有一天也会见到苏陌钦的,可绝不会是在这样一个场合,自己完全没有准备的场合。

“我坚持,。”、

“我说不用了。”输输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朝着张瑞吼去,输输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失了冷静的人。

“我坚持。”张瑞依然坚持,只说三个字仿佛也说明着他的坚定。

“你别玩了,你让我走好不好。”输输觉得眼前一片模糊。有什么东西就要流出来了。

“我真的只是送你回去,你这样叫我怎么放心让你自己走?”张瑞真的只是想送秦输输回家,她的状态很可能会出事的。

“我一个人走了五年的夜路,我也走过来,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秦输输发疯似的朝着张瑞大喊。没有人听得懂她是什么意思,可是输输知道,没有苏陌钦的每天,哪天不是危险重重呢?自己还不是已经走了过来。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张瑞看着秦输输,五年,多么暧昧的字眼。

“让我一个人走吧,你们放过我吧。”秦输输一个人不是也好好的走到了今天吗。

看着疯子一样的输输,张瑞想起前几天私家侦探给自己的情况:秦输输几年前曾经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想到这里张瑞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动着,上前用力的抱住了发疯的输输“对不起,对不起。”

输输用力的拍着张瑞,张瑞还是很用力半点没有松开的意思,“对不起,对不起”张瑞不该那样去测试秦输输,张瑞按着输输不让乱动,一面轻声的安慰。张瑞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多么的温柔,很久以后张瑞回想起这天。

会想起:或许爱秦输输就是从这天开始的吧!

“为什么?为什么都走了还要回来呢?”输输打得累了,或许是感觉张瑞的语气变化,输输慢慢的平静下来。都已经走了五年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因为放不下,如果放得下谁还会回来呢?”张瑞也许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的暧昧。。

这句话不知道说的是苏默钦,还是以后放不下的他,此时的他大概不知道。

放不下!!张瑞这句话可是给了一众看戏的秦输输的同事们一个YY的方向了,放不下,这说明曾经 拥有过,难道张瑞以前和秦输输真的有过一腿?

想到这同事们立马明了,怎么说张瑞会看得上这小小的杂志社呢,原来是因为秦输输啊。想起那天在杂志社里面秦输输和张瑞的第一次见面,那时秦输输对张瑞的态度就觉得他们的关系不简单,原来以前是恋人。

张瑞感觉很多目光停在自己和秦输输的身上,忘了还有这些人“我送她回去,你们自便,单记我账上。”说完就在八卦,好奇,羡慕的目光中带着输输离开。

“你们想些什么呢?输输有自己喜欢的人。”潘瑶打断同事们的幻想,虽然不知道输输喜欢的是谁,可是绝对不是张瑞,不然输输看见张瑞怎么可能是那样的表情呢。

“谁啊?怎么没有听见她说过?”原来秦输输有喜欢的人啊,同事们现在对于秦输输的情史很是关心。

“我也没有见过,可输输真的很喜欢那个人。”潘瑶很用心的说着,上次输输喝醉了说的话至今还在潘瑶的脑海里面呢,要不是深爱的人,输输怎么可能会说得出那些话呢?

“也不一定,像张瑞这样的钻石王老五,谁能不爱呢?”同事鄙视的说道

“谁都没有见过秦输输有男朋友,说不定两人已经分手了呢。”同事甲说到。

“就算没有分手,他争得过张瑞这样的人物吗?”同事乙好像已经把故事的主线给编了出来。

潘瑶没有回答了,因为据她所知输输喜欢的人好像真的已经离开输输了,或许输输真的会喜欢上张瑞也说不一定,那样的话她就不用再纠结在过去的情里面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梦里和荒神谈恋爱秦王来了

    说好的细皮嫩肉唇红齿白呢?明淮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拎着剑就走,随手杀了两个秦兵,又往人多的地方冲去。苏鱼急忙挪过来,她该是很害怕,语气颤抖继续劝她:“华锦,你就别跑了,跑不掉的,我们的父母亲人都在夷国呢,我们要是跑了,国君会去找我们的父母亲人的。”景玉不死心,一看周边没什么人了,立马就把脚伸出去

  • 爱你如良辰遇好景在线阅读第一章

    东海市深夜,豪城ktv,金碧辉煌灯火通明。3号大号包厢里昏暗的七彩光线斑斓四射,充斥着嘶吼的K歌声、酒杯碰撞声、嬉笑掷骰声。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沙发里,一个年轻人坐姿板直,神情木然,双目呆滞,身子隐隐颤抖,似是在遭受着某种极大的痛苦。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林东的脑袋里正发生着什么。“未字第0001

  • 影帝的日常甜宠之第十五章 疲于应付

    在“就是我”组织里,独眼龙老四心目中除了师傅蒋保天,还有那个大姐李英,他可以给三分面子,其他人一概不在他一只眼里。在他老三面前发威,他觉得很正常。对方这一口唾液喷在王彪脸上,带有一股非常难闻的腥味,他气的直跺脚,手指着对方说:“喔唷,我说你这个老四,你怎么可以对我如此无理呢?”“对、对你无理又、又怎

  • 我就是这么爱作死发动你们的人脉啊

    “嘶~还以为死定了....”大老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左肩,膝盖的刺痛令他呲牙:“嘶~我就看了你一眼,没有任何其它的意思,至于把我打飞吗。”大河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切,你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爽,那种冷眼俯视的傲慢神情让我一肚子火。”靠!我的眼睛就长这样怪我咯?表情不友好让你不爽了还真

  • 我的皮卡丘会雷切!之游戏王zexal no.19 逛街

    “唔……唔嗯……”我好像睡了很久,强制的把眼睛睁开。回忆就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水流般冲进我的脑袋,发觉了早上的失礼。我惭愧的低下头,就看见睡得不省人事的游马。“哎呀,你醒了啊?”一道成熟女声的声音传来,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明理已经上来了,“呃……嗯。”我轻盈的从吊床跳了下来。“那么来客厅谈天吧,别理那睡得

  • 绝对喜欢在线阅读第六节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朝师傅的一家人与他的徒弟”段通天摊着手对向朝家人与梁晓明向着自家人介绍一下,便又向朝猛山几人介绍自家的人与徒弟们。介绍后,段通天便像原著一样,叫他的老婆加朝猛山等来人的饭碗筷子,吃起了一顿不算尽兴的饭。期间在得知两家都是八极拳的传人后,段通天的徒弟好死不死的招惹朝猛山,而朝猛山也

  • 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在线阅读第2节

    第一节北京好大,人好多,车好多,好……眨眼间林笑笑和李华华已经坐在了驶往北京的列车上了。一切都显得如此突然。突然的林笑笑都没有反应的时间。一路上车厢里乱糟糟的~有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安抚声,男人的打鼾声,还有李华华的咋呼声。然而这一切都被一首外面的世界的铃声覆盖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 定制良缘第一章在线阅读

    我叫林雨季,毕业于加里敦,从业于加里敦,从小到大唯一的奢望就是有一个爱我的人出现,告诉我:“雨季,有我爱你。”可那好像也只能当做我的一场梦。借用我那高端低俗大气的文采,叙述我的人生就是,“今天风和日丽,我的人生也只融于一张席梦思。”我叫林雨季,从事过的职业数不胜数,可成功率也是数不胜数,简单明确的说

  • 被迫成为皇叔的心尖宠之人生若只是初见

    后气温就直线加升姑娘们迫不及待地穿起了夏装成了煤城一亮丽风景这座小城向来都有小上海之美誉这里姑娘在衣着方面总是有着最为敏锐嗅觉引领着流行季风过几天立夏天很早就亮了早晨太阳悠然地挂在那里醒目却并不耀眼陈菲把头探到窗外树叶都绿连成片清新空气夹杂着些许冷风寒意顿生赶紧把头缩回来正好这时候妈妈也起床了一起床

  • 我家卷毛超可爱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海神,波塞冬不知为什么,“神灵”一词,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当中,他认为,只有这个词汇,才足以形容秋长天。因此,“神灵”一词,在波塞冬回到种群之后,正式存在。“想!”想到族人的惨叫,与遍地的残尸,波塞冬毫不犹豫的喊道,不过,他又疑惑了起来。“您……您为何要叫我波塞冬?”他与秋长天的交流,用的是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