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凤行 [获奖作品]在线阅读冤家路窄

2022/6/23 23:31:21 作者:假面的盛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凤行 [获奖作品]
凤行 [获奖作品]
作者:假面的盛宴来源:晋江文学城
原名《女师爷》。《媵宠》已开,欢迎来约。当所有人都在告诉我,你不过是个女子,我还在告诉自己:“其实你可以试一试。”——方凤笙……官场有谚语,无绍不成衙。她是方家的唯一的子孙,方家是绍兴最有名的师爷世家。一场争斗,让方家支离破碎,她爹被牵连致死,她一路披荆斩棘而来,为的不过是以证其名。可把这条路走下去,她却发现有些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宗钺很清楚自己能娶到方凤笙,是因为他把她所有的后路都堵死了。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人是他的,心也是他的。ps:科举、官场、权谋、朝斗、破案、言情、宅斗撕逼、小甜

于是父亲那位得罪陛下的妹妹,就成了裴家的禁忌,无人敢提及,时至今日,怕是都没人记得有过这么个人。

好在后来裴家的嫡长子争气,年纪轻轻便报效军营,还立下战功回朝,陛下赏识,封为少将军。

裴家出了裴少枫这个少将军,才算重新在京师中站稳了脚跟,也给父亲在朝堂上挣回了些颜面。

后来,她便嫁给了慕玄凌…

想着想着,裴卿卿便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只是睡梦中,她却梦到了临死前那锥心刺骨之痛。

慕玄凌一剑,划开了她的肚子,剖腹,取子。

她好恨,好痛,好怕…

睡梦中,她惊恐不安,死死的皱着眉头,清晰的体会着死亡的绝望。

忽然间,像是有一只温暖的手抚平了她的眉头,替她舒展眉心,她的眼前,似有一缕亮光,可她却看不出那亮光里的人。

她努力的想看清,努力的想睁开眼,但却怎么也睁不开。

那个人是谁? 她有些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真实?

“小姐,醒醒啊小姐…小姐。”耳边依稀有人在叫她。

裴卿卿赫然间睁开了双眼,眸中一闪而过冷厉,待看清眼前碧珠的脸,眼中的冷厉才稍纵即逝。

天已大亮,裴卿卿吐出一口浊气,原来她是在做梦,梦魇了。

“小姐可是做噩梦了?”碧珠细心的替她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小姐睡的极不安稳,像是做了什么噩梦的样子。

裴卿卿从木塌上做起来,舒了口气,“是噩梦,但…好在梦醒了。”

她的噩梦,结束了。

这辈子,该轮到裴蓉华和慕玄凌开始做噩梦了。

裴卿卿清冽的眸光掠过一丝冷意。

碧珠并未多想,只是以为她单纯的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替她准备好了一身干净的衣裙,安抚道,“醒了便没事了,奴婢服侍小姐起身吧。”

之后碧珠便动作熟练的替她更衣梳洗。

给她梳妆时,碧珠面色有些纠结之色,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听闻夫人今天就要回来了,小姐……”

碧珠担心啊,她怕小姐又犯糊涂,听信夫人和大小姐的哄骗!

倒是裴卿卿闻言楞了楞,她倒差点忘记了曲氏。

裴蓉华和裴正浩的生母,也是大哥的生母,她的嫡母,曲芳楣。

这个时候,曲氏去了光禄寺,美名其为祈福,但实则,她知晓曲氏的把柄。

祈福,呵,好一个祈福啊,不知道佛祖知道了她的恶行,会不会让她下地狱啊?

前世里,曲氏就没少算计她,打压她,今生,她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裴卿卿轻浅一笑,“回来又如何?她是当家主母,要回来谁能拦得住她?”

她虽淡然纯真,但却令人头皮一冷,曲氏回来的正好,她迫不及待想要报仇啊。

只有看到曲氏她们痛苦,才能缓解她心里的恨。

她如今的快乐,便是建立在曲氏母女极其慕玄凌的痛苦之上。

但,她可没心情在府里等着迎接曲氏,她还另有事情要做。

曲氏回来,不正是因为明日陛下的寿宴吗?

陛下寿宴,宴请群臣,臣子们可携家眷参加,而她也在列。

昨日裴蓉华便是因明日进宫贺寿要送的贺礼与她起了些争执,才会失手打翻烛台的。

但裴卿卿心知肚明,与其说失手,不如说是裴蓉华有意为之,其一,是为了踩着她的名声来提升自己的名声。

其二,便是为了飞鸾青玉。

只可惜,她恰好重生而来,想要飞鸾青玉,呵,下辈子都别想。

所以在明日宫宴之前,她要准备好送给当今陛下的贺礼。

她会送给陛下一件平生最为独特的贺礼,裴卿卿轻浅的嘴角上扬,露出个冷艳的笑意来。

上街之后,裴卿卿带着碧珠大街小巷,挨家挨户的去敲门,讨米!

把碧珠是弄的一愣一愣的,“小,小姐,我们讨米做什么?小姐该不会是在府中吃不饱饭吧?!”

碧珠一脸惊诧的望着裴卿卿。

该不会她不在小姐身边伺候的前段时间,小姐连饭都吃不饱吧?

居然到了要出来讨米的地步?

如果真是这样,碧珠要心疼死了!

可裴卿卿却被碧珠那苦闷的小脸逗得好笑,“碧珠,你想什么呢?我好歹是裴家的三小姐,还不至于连口饱饭都吃不上吧?”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碧珠如此逗趣呢?

以前,以前是她亏待了碧珠,将碧珠从身边驱赶了,又哪里能发现碧珠有趣的性子呢。

想起来,裴卿卿便又是一阵自责,拍了拍碧珠的肩膀,“好碧珠,你要相信我,我们以后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这辈子,她不仅要复仇,还要过得比谁都好,不会再让碧珠跟着她吃苦受累的。

望着她熠熠生辉的眼眸,碧珠没由来的看失了神,只重重的点头,“奴婢相信小姐!”

花了半个上午,裴卿卿挨家挨户的讨了几十家的米,每家一小爪的米足矣,是以讨米讨的很顺利,收获很不错。

然而,主仆俩刚高兴了一下,准备去下一户人家时,刚走出巷道,突然就被人撞到了!

好不容易讨来的米,被撞翻了一地…

裴卿卿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就骂骂咧咧的开口骂道,“哪个狗娘养的不长眼啊!竟敢撞上小爷我!”

一听这声音,裴卿卿连拾米的心情都没了,又是这个游手好闲的败家子。

真倒霉。

她是狗娘养的?那他是什么?狗娘的儿子?

碧珠本想质问撞了她们的人,但一看是裴正浩,碧珠就一阵舌头打结,“二,二少爷…”

看的出来,碧珠是畏惧裴正浩的。

裴正浩就跟恶霸没区别,而且还好色成性,府里许多丫鬟都遭过他的轻薄,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

碧珠,自然是怕他的,若非她机灵,恐怕也早就遭了裴正浩的欺.辱。

裴正浩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酒味儿,显然是喝了酒的,看到撞上自己的是裴卿卿,裴正浩立马就眼神都亮了,“哟,这不是三妹吗?”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昨日给他吃了憋气,今天就犯到他手里了,这现世报,也来的太快了点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最强仙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墨君卿似乎察觉到了白九灵的目光,于是朝白九灵看去。二人四目相对,突然二人皆感觉心中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涌入心中,心跳开始加快,温度开始上升……此时在不知不觉中白九灵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抹红晕,白九灵的注视着墨君卿的眼睛捂着心在心中说道:我…我怎是怎么了,为何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在此

  • 随身仙田空间之逆袭!圣痕觉醒!

    “这人不正常吧,我刚刚只是拒绝战斗而已啊,他怎么就气成这样?这是要拼命啊!”看着不断拿枪刺向自己,阴沉着脸的齐格索伦,欧文一边拼命后退防守,一边无奈的叹道。两人不断的战斗,一条条水龙和无数冰刃冲撞在一起,化为湖水,搅起了滔天巨浪。齐格索伦伸手凝聚魔力,发动圣痕。在湖泊中央聚起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卷,天空

  • 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危机四伏

    破旧的茅草屋中。“喂……梦儿,醒儿,不要乱跑,小心一点。”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在破茅草屋门槛上面坐着,布满老茧的手,颤颤巍巍的剥着毛豆,一双浑浊的眼眸中满是慈祥的爱意。这个老婆婆正是当年的那个老妇人。老头子因为身体不太好,早在前些年就离开人世了。老婆婆一人带着两个调皮的小家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

  • 天剑之绝世红颜威胁(1)

    今天的大好天气带动着我的好情绪,我就是个容易受天气影响的人!=^o^=看着坐在座位上的黄娜,她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身子正倚靠在座位上,一头让人羡慕的长发垂在肩上,看的出她的头发是用心保养的。黄娜很漂亮哦!她也和今竣一样的厌倦家族的包办婚姻吧。一想起她和今竣是那样的关系,我不能像昨天那样反应过激,其实黄娜

  • 诸葛大力和Rose会武功之又见三个月(6)

    距离风杰突破已经三个月了,风杰一个人呆在这个无名岛也已经有一整年的时间了,在这一整年里,风杰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最明显的就是身高了,在风杰刚来到海贼王的世界里的时候,他也就一米都不到,真真正正的是个五岁小孩的身高,现在,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说风杰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他现在可以算是十一岁左右小孩的个子了,

  • 修仙是一件非常非幸福的事第4章在线阅读

    禹夏皇朝每年都会选进新一届的宫女,同时也会有不少宫女出宫。往年都是五月初择选,而今年选进新宫女的时间因着册封皇后推迟了两个月,所以云清浅才有了进宫的机会。七月初,夜,皇宫专属的驿站里。“主上,您真要进宫?”卿城换下平时的青色长裙,一身夜行服。云清浅揉揉额角,“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三十三个二等高手都在禹

  • 元神出窍之三更令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哦。”欣琳影淡淡的说。反正也不关她事。这时从屋子里出来一个人,他看见莫浉辛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走过来朝着莫浉辛行礼,“郡公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没事,这也是临时匆忙,没来得及告知,都水监你不会怪罪是吧?”莫浉辛说。欣琳影看着两人的互动一脸鄙视,说话拐弯抹角的,直爽点不是

  • 神医掐指一算之贵人相救

    “你……你去死吧!”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还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尹静迅速的拿起身旁的一个脸盆,用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当”的一声,百分百的砸中红心——黑衣人的脸上。“啊。。”黑衣人鬼叫一声,松开了掐着思媛的那只手,思媛失去重心的跌倒在地上。仿佛得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快断气的咽喉正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差

  • 神医的冒牌新娘第9章在线阅读

    她吸了一口冷空气,顾不了那么多了,飞快地跑开。融化的雪水淌在路上,一脚脚踩下去,溅得她满裤角都湿漉漉的……她在逃避,在逃避的过程中却又不断地劝告自己:没有错,这件事请谁都没有错……妈妈幸福了,她也终于有爸爸了,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哥哥,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家庭……可是,为什么得不到别人的祝福呢?雪花,

  • 重仙劫之神秘女人

    公元2011年2月1日,在内蒙古一个叫“满城”的地方。一个女人,她每天早上十点醒来,上网上到下午3点左右,便自己打车去酒店,要么是一个男子过来接她去酒店,亦或是她自己开车去酒店。她在过年前发了一条说说:“是谁发明的过年,能不能不过年?”今天是她家家族聚餐,地点便是这家叫“满倾天下”的酒店。还没进门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