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综]少侠你看起来很好吃在线阅读第3章

2022/6/24 11:00:09 作者:二雅左卫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少侠你看起来很好吃
[综]少侠你看起来很好吃
作者:二雅左卫门来源:晋江文学城
辛四娘遇到了苏苏:少年,我掐指一算,咱们两个眉间这是情侣红,适合在一起,你觉得呢?苏苏:没觉得。四娘:对了,你肩膀上那个海东青能吃么?苏苏:……不能。四娘:那你能吃么?苏苏:……与隔壁《[综]东北话的传染性》联动,主角辛四娘是隔壁主角林子怡的好盆友。推荐与隔壁结合一起食用。是聊斋故事中辛十四娘的姐姐,一个叼叼但十分热衷于吃东西的狐妖,特技大概是吃货三连问(等。当然这个姐是我瞎编的=。=这是一锅大杂烩。又名《有一天小桃酥见到了三张师尊脸排排站,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纯粹是个温馨小甜文,没那么多复

半下午的时候,赵谦听了归师爷的报告,今天又招了一千多,尤其有一个姓是的盔

甲世家自带三千副祖传藤甲前来参军,赵谦大喜,封带头之人是龙为裨将,相当于地球上现在的团长,副手是虎为副职,统领三千人,等陆续招到兵之后,全部要求是一等兵,装备藤甲,作为自己的卫队。

一个兵士来报,说王建之子坚决不去终南山,要留在钓鱼城杀敌。并写下一个首诗转交给自己。诗曰:“千军万马踏邯郸,家破人亡到四川;断子绝孙浑不怕,不留蒙哥在人间。”

嚯,这小子还文物双全呐,只是这诗的火候不足,有些格律不合。算了,这样子也不错了,又不是考状元,能杀敌人就不错了。这小子祖传先天功,虽说非十年八载难见效果,但配合易于速成的九阳真气,将来定是一把好手,就留在身边卫队里吧。让他专心修习先天功和九阳真气,别食言让王坚绝了后。抬头对兵士吩咐把王立带到石子山衙门来。一看那士兵,认得是张山,嚯,这些衙役都当兵了嗦!

又有兵士来报,战死士兵的尸体已经收回来了,放在朝安门演武场。赵谦寻思,现而今眼目下我是钓鱼城的最高统帅,安抚家属是分内的事,得做点什么给活着的人看看,以免活着的人寒了心。

匆匆来到朝安门演武场,老远就听见演武场哭声一片。赵谦酝酿了一下情绪,眼圈慢慢变红,两颗眼泪就流了出来。赵谦心底暗道,老子真是佩服我自己,没想到我还有影帝的潜质,演哭戏不用咖喱辣椒,说哭就哭。来到演武场,一大群死亡士兵家属拖儿带女寻找尸体,找到之后放声大哭。

赵谦脸上带着两行泪痕,来到演武台上,对演武场下的人群喊道:“同胞们,蒙人杀死你们的儿子,丈夫,父亲,侵略我们的国家,占领我们的土地,想把我们变成他们的奴隶。战死的兄弟都是好样的,天塌下来的时候,他们顶了上去,不愧是中原的好男儿。”人群的哭声小了些。赵谦又说道:“你们也是好样的,培养出了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如今了你们为国家失去了家庭的顶梁柱,国家也不会忘了你们。我们军队的宗旨是尊重生命,人人平等;驱除鞑虏,为国为民;我为国家,国家为我;武为止戈,天下太平。我宣布,按照我们军队士兵阵亡规定,死亡战士的家属每家发给一枚八级军功章,每月发给一百斤米面。”人群中的哭声小了一些。但依然有些妇女小孩还在哭。赵谦忽然有了一个主意,说道:“你们为了我赵家,牺牲了你们家的男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老人的儿子,孩子的父亲。只要你们愿意,你们的儿子女儿,我都认他们为义子义女,由我供养到成年!”人群中哭声基本消失了,大家一起聚拢过来,齐声说道:“谢王爷恩情。”接着一大群小孩在家属的授意下,一起跪倒,稚声稚气地说道:“拜见义父!”

赵谦一呆,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我就是客气一下,咋都当真了。

只得说道:“嗯,嗯,嗯,孩子们快起来,以后我就是你们的爹了,有什么事到石子山衙门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一定不会拒绝的。”人群中终于有点点温暖了,众人抽泣声中有一些窃窃私语。

赵谦看安慰得差不多了,准备回去了,忽然听到人群中依然有一个妇女哭天喊地:“大郎,你为国捐躯,我不怪你,只是以后恁多岁月,你叫我如何消磨?呜呜呜!”

赵谦见还有人哭,便向哭声走去。只听那妇女带着悲音轻轻吟唱道:“问世间 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霜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大郎,我下来陪你啦!”说完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就要向胸腹刺下去,旁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死死拉住那妇女的手,大哭道:“娘,不要丢下我,娘,娘,你不要丢下我……”

赵谦赶紧跑过去,一把抱住那妇女,将匕首夺过来丢在地上,然后放开那妇女,说道:“大嫂,人死不能复生,你若是死了,孩子怎么办?”那妇女依旧哭个不停,赵谦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来安慰,脑子一抽,脱口说道:“天下的好男人又不只你家大郎一个,你看我就是一个爱国顾家的好男人,若是怕以后找不到好男人,就跟斗我嘛!”

话一说完,赵谦突然感觉人群中一阵可怕的安静,抬眼一看,看见大家都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赵谦一愣,感觉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

地上的妇女突然抬起头,说道:“王爷金口一开,小妇人如何不从。待小妇人把大郎安葬以后,王爷可请煤人前来提亲。”

赵谦这时彻底惊呆了。心道,这都是些什么人呐,连安慰的话都听不出来吗?这就讹上来了?

赵谦赶紧说道:“不是,不是,大嫂你听我说……”赵谦正要解释,却看那妇人抬起的一张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瓜子脸,心底突然一阵悸动,然后震动,突然一下子就狂跳不已,仿佛,好像,也许,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这样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底下解释的话就有些说不出来,可能是自己也不想说出来吧,赵谦使劲地将那些话咽了回去,转头向人群中看了一圈,大家都紧张地望着自己,目光诧异,也有些期待。

张钰赶紧走过来,在耳旁耳语道:“王爷,按军规,阵亡士兵的女人是不能再嫁人的,只能守寡一辈子!”

赵谦一听,这是哪门子军规,真是害死人!大声对人群说道:“我们军队的宗旨第一条就是尊重生命,人人平等,妇女也是人,一样有平等的权利。从今以后,秉着你情我愿的原则,死亡士兵的女人是可以嫁人的!”

只见人群中的妇女哭哭泣泣地都跪下来磕头。那妇女站起来,也不哭了,拉着孩子,走到赵谦面前,说道:“待我安葬好大郎,我在家中等王爷的煤人上门!王爷若是食言,小妇人也不活了”说完向后一挥手,带着孩子转身走了,后面几个大汉抬着两具尸体跟着离去了!

赵谦心底五味杂陈,说不愿意吧,那张俊俏的脸一下就撞进自己的心里去了,说愿意吧,是不是太急了点,不是要先恋爱然后再结婚的吗?

转头对张宇说道:“她是谁家的?”

张钰突然嘴角有些笑意,问道:“王爷,她是谁啊?”

赵谦脸上一红,吃吃地说道:“就是那个她啊。”

张钰哈哈一笑,说道:“王爷是真的动心了吧?也是,马千马寨主的女儿在方圆百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人见人爱,王爷动心也是清理之中。”

赵谦想起那天马千阵亡的场景,心里也是一片热血澎湃,原来是英雄的女儿,好吧,这个亲我认了。

回到衙门,是龙是虎前来报到,这是两个黝黑的年轻人,身穿黝黑的藤甲,若是站在暗处,根本就不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王立也前来报到,这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剑眉大眼,一张脸庞犹如刀砍斧削,若是加两道剑胡,完全就是王坚的翻版。王立进来就跪在堂前,口称:“参见义父!”

赵谦一呆,这么大一个儿子,真是叫人意外。想起在朝安门演武场说的话,只得尴尬地说道:“立儿请起。本王封你做火器营将军,专管火器制造。”赵谦记得王坚临死说的话,安排一些后勤的事给王立,不叫他冲锋陷阵,以免断了后。

王立跪在堂前不肯起来,说道:“义父,孩儿不愿在后方,只愿上阵杀敌。”

赵谦说道:“立儿有所不知,义父发明一种飞雷炮,威力无比,只差一些实验数据,若是成功,打败蒙军只是弹指间的事。这件事比冲锋陷阵重要百倍,立儿若是办成了,将是打败蒙军的首功。”

王立这才站起来,说道:“义父,孩儿这就前往火器营,定不叫义父失望!”

安排完这件事,赵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归师爷汇报,这次收尸,收回七千余件盔甲和兵器,修修补补一下,新招五六千兵全部装备,虽然战力稍差,但只是守城,并不是厮杀,蒙军就算现在来攻,钓鱼城也坚不可摧。赵谦听完,知道最危险的时刻终于过去了,一颗心放到肚子里了!

接下来几天,整个钓鱼城就像一架机器疯狂运转,有条不紊。赵谦坐镇这架机器的中心——石子山衙门,掌握各种数据。

再说蒙军合川大营,蒙哥志得意满,作诗歌一首:“骑白龙马兮踏八荒,驱百万军兮扫四方,一统世界兮变牧场!”纵声高歌数次,然后哈哈大笑,安排酒宴,文臣作诗相贺,武将演武助兴,真是一片欢腾!

转眼十五日过去,这日清晨,太阳第一缕阳光身在钓鱼城上,蒙哥帅文臣武将盔甲鲜明旗帜招展,来到钓鱼城朝安门下,朝安门上依旧无人把守,只有一杆“王”字旗在无力地挥舞。

杨大渊来到城下,对城上喊道:“王坚,十五日期限已到,赶紧开城投降!”

城上一声炮响,赵谦从城墙上站了起来,说道:“杨大渊,你好不知羞。我赵家对你不薄,你何以背叛国家,甘当蒙人鹰犬?”

杨大渊满面羞惭,说道:“参见晋王!非为大渊不忠,实为蒙人将成都城满城军民性命相逼,大渊不得不降。如今钓鱼城只剩晋王孤家寡人一个,为钓鱼城十万百姓着想,王爷何不早降?”

赵谦哈哈大笑,说道:“杨大渊你看好了!”一挥手,一声炮响,朝安门上立刻旌旗招展,城墙上刷刷刷站满了士兵,齐声大喊:“绝不投降,绝不投降!”紧接着远处八门传来“绝不投降”的怒吼!

赵谦横眉怒目,大声喝道:“杨大渊,念你还有一点羞愧之心,天良未泯,我今天不杀你,转告蒙哥,赵谦绝不投降!钓鱼城绝不投降!”

蒙哥在阵中看得一清二楚,大怒道:“都说汉人重诺,不成想如此狡诈!传令三军,即刻攻城。”

只见蒙人回回炮全力发射一通,不成想炮弹巨石都落在半山城墙,岿然不动。蒙哥令旗一挥,步军马军鼓噪前进,钓鱼城上全无声息。待蒙军进逼城门,抬起巨木装城时,城上丢下几十颗黑乎乎的铁球,几十声巨响,蒙军血肉横飞,一霎时报销几百名。然后城上一如既往地毫无声息。

蒙哥鼻子都气歪了,令旗一挥,蒙军再次鼓噪前进,谁知城上仍是投下一堆铁球,霎时几百蒙军又报销了,蒙哥气得眼睛通红,拔出金刀大叫:“进攻,不拿下钓鱼城,誓不收兵。”

情形没有丝毫改变,已经数千蒙军躺在了朝安门下,蒙哥气得肝疼,心都在滴血,大怒之下,一提马缰,就要亲自冲锋!

只见一人死死拉住马缰,叫道:“大汉莫要中了汉人的诡计!”

蒙哥一拍脑门,懊恼道:“枉我百战沙场,今儿个是气糊涂了!”大叫道:“鸣金收兵!”

待退回对岸,清点兵马,这一战八门同时进攻,竟然损失两万多兵马,气得蒙哥竟然一病不起!

再说这时石子山衙门,赵谦兴高采烈,和归师爷摆开棋盘,一阵厮杀!

归师爷一招车七进一,把赵谦的一支马提出棋盘,说道:“王爷,我吃你一支马!”赵谦嘿嘿一笑说道:“炮三进三,吃象将军,归师爷,我吃你一支车!”归师爷嘿嘿一笑,说道:“我兵强马壮,你吃我一支车,不损我实力。我子力仍数倍于你。”赵谦嘿嘿一笑,说道:“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我死死守住,看你能耐我何!”

突然一个浑身黝黑的军士闯了进来,赵谦定睛一看,却是赵安。赵谦赶紧站起来,迎了上去,赵安却直朝棋桌上扑来,端起一碗茶,咕嘟嘟地喝了底朝天,还不解渴,又端起另外一碗茶,咕嘟嘟喝完,喘了几口气才说道:“王爷,不好了,我到了重庆,将你的求援信交给四川副制置使吕文德,吕大帅立即点兵,率十万大军坐船沿江而上,不想被史天泽击败,十万大军只剩三四万,败回重庆去了!”

刚才的兴高采烈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赵谦紧皱眉头,坐在棋桌旁,半晌无语。归师爷说道:“王爷,看来外援是盼不到了!我们还得自力更生。小人有一计,可扳回一城。”

赵谦喜道:“归师爷快快请讲。”

归师爷道:“火器营刚才来报,我军已造出一种能用铁炮发射的铁霹雳,射程可达三千尺。我观蒙军水军大船都停在江边,可待夜深人静之时,我军从地道突出至江边,打他个措手不及!”

赵谦仔细想了想,说道:“此计可行。命张钰人马上半夜休息,下半夜出发,待敌军大船大半燃烧起火,不可恋战,立即撤回!”

是夜三更,东风骤起。宋军从地道潜出江边,二十门铁炮一字摆开,对准江上大船一阵轰击。江上数百艘大船起火,宋军立即潜入地道,回师钓鱼城!

次日临晨,合川下起大雨。蒙哥躺在床上,汪德臣掀帘而入,对蒙哥说道:“大汗,昨夜宋军偷袭,我军损失数百首大船,军士死亡及逃走军士共计万余。如此这般,如何是好?”

蒙哥有气无力地说道:“宋军是如何突破包围袭击我军水师?”

汪德臣说道:“应是从地道而出!”

蒙哥突然眼中精光四射,招手让汪德臣靠前,耳语道:“我本无病,故作病重以麻痹宋军探子。那夜宋军偷袭西水军码头,王坚从包围之中逃走,我就怀疑宋军有地道相通。此次偷袭水师,更加确定,必是如此。立即征调合江城中民夫,半夜施工,将钓鱼城城外所有地皮掘地三尺,也要找出地道。到时趁宋军不备,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钓鱼城可破也!”

汪德臣赞道:“大汗神机,神鬼莫测!”

接连三月,钓鱼城都是阴雨不断,蒙军也未进攻。丐帮传来消息,大汗蒙哥病了,终日卧床不起。另外一个更好的消息令赵谦振奋不已,一些蒙军开始发病,给蒙军看过病的郎中说,蒙军军医束手无策,不得已强征民间郎中前去,有识得者认得是鼠疫,疟疾,霍乱等,中者无救,只能将其隔离,任其生死。四十万大军,竟有十之六七感染。更让蒙军寒心的是,蒙军军心大乱,每日都有逃跑者不计其数!

赵谦大喜过望,一旦沾上这些传染性疫病,蒙军又大规模聚集,时间拖得越长,感染的人数将会越多,到时蒙军全军感染,不战而胜。

这三个月以来,不断有青壮前来参军,钓鱼城此时竟有精兵两万,普通士兵三万有余,护卫队三千。赵谦将两万精兵全部派上城墙,三万普通士兵在城中维持治安。如此这般,钓鱼城稳如泰山。赵谦突然想起那张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俏脸,吩咐归师爷,请城中最有名的金牌媒婆前去马军寨提亲。下午媒婆回报称,三日后是黄道吉日,适合婚娶。战争时期,一切从简,马寨主亲亲自到钓鱼城来与王爷成亲。“她城了寨主了嗦!”赵谦喃喃自语道。

合川蒙军大营。汪德臣急匆匆走进蒙哥大营,掀帘而入,来到蒙哥床前,说道:“大汗,我军四十万人竟有二十余万感染疫病,如此下去,我军危也。大喊何不弃钓鱼城而去,拿下重庆,顺流而下,与忽必烈国王汇合,攻下临安,宋朝自然土崩瓦解。”

蒙哥眼中精光四射,说道:“驸马此言,足有国王风范,只是有些不足。不足者有二,一者忽必烈王弟传来鸽书,称其进攻顺利,已将临安团团围住,不日即可破城,无需汇合。我若不拿下四川全境,取得一些微功,到时王弟攻下临安,功劳甚大,我汗位难保。二者有些观察不仔细。世人皆以为我大元百战百胜,全赖铁骑纵横,弓箭无敌,其实不然。我大元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全仗能工巧匠。那日朝安门下,我军损失数千人。我在阵中观之,皆死于一种叫做铁霹雳的火器,一枚铁霹雳,竟然能炸死数个战士,比我军铁炮威力大了数十倍。江上偷袭,宋军竟然能用铁炮发射这种铁霹雳,已然升级。如此神器,若不为我大元掌握,久之必成大患,钓鱼城我必取之。我军感染疫病不足虑,大元战士久居塞北,极耐风寒,身强体壮,而宋人却是身体孱弱。此次鼠疫,感染者大多为宋人,金人及西夏人等,我蒙人无人感染,精华仍在。其实我军已探明地道所在,胜利在望。我所忧者,乃是内城。我命你三日内做好两件事,一件是在东新门外高地搭一高塔,放一面夔牛皮大鼓,三日后我要亲自擂鼓助威,一举拿下钓鱼城。第二件,三日内将合川城内平民全部拘押。如今宋军火器凶猛,到时裹挟平民攻打内城,使宋军火器无用武之地!”

汪德臣眼睛眨了几眨,说道:“大汗,战本有罪,平民何其无辜?”蒙哥大怒道:“乱世之中,何来无辜之人?驸马怕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吧?”汪德臣连忙跪下,颤抖说道:“大汗明鉴,小人征战二十年,何曾有过此心!”蒙哥摆摆手,说道:“我也知驸马忠心耿耿。下去办吧,莫要让我失望!”

汪德臣出得大帐,在风中站立良久,突然流下泪来,也不擦拭,任东风将泪吹干!

三日之后,天气放晴,蒙军也无攻城迹象。在赵谦的别院里,赵谦请城中几名德高望重的长者为自己主持婚礼。别院狭小,简要地摆了几桌酒席。另外吩咐全军赏给酒肉,一片喜气洋洋。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赵谦在长者的安排下完成了婚礼仪式。赵谦知道她叫马玉兰。“多美的名字。”赵谦心道!

天黑的时候,赵谦应酬完毕,已经有些醉意了。脚步踉跄地来到新房门口,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坐在门口。赵谦蹲下来问道:“小鬼,你在我的新房门口做啥子?莫非你也想闹新房吗?哈哈,人小鬼大!”

“我不叫小鬼,我叫朱宜群。”小孩抬起头,倔强地看着赵谦。

赵谦哈哈大笑,说道:“猪一群。哈哈,笑死我了。你爹真没文化,给你取个这么丑的名字。你看你们朱家朱元璋的名字取得多响亮,多好听!”

小孩嘟着嘴说道:“我娘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新爹爹了。朱元璋,朱元璋,好呢,我不要叫朱宜群,我就要叫朱元璋。”

房间里传来一个在赵谦心底非常熟悉的声音:“朱大姑,今晚不能和娘睡,你去你的新房间睡吧!”

小孩说道:“娘,我晓得,你有新爹爹了,就不能陪我睡了。”

赵谦在地球上本来是合川人,知道四川人将自己的孩子不管男女都叫做大姑,二姑,也不诧异,掏出一个红包,对小孩说道:“朱大姑,来,爹爹给你一个大大的红包。”

小孩接过红包,欢天喜地,蹦蹦跳跳地走了。

赵谦推门进入房间,关上房门。房间贴满大红喜字,两根大红花烛,流着喜庆的眼泪。

赵谦其实没入过洞房,坐在桌旁,突然有些局促,感觉有点牛吃南瓜,开不了头。

马玉兰一身大红西服,头上盖着盖头,坐在床边,等了半天没见赵谦有甚动作。

马玉兰幽幽地说道:“王爷你一定以为民妇很无耻吧?其实,在见到王爷的那一刻,我突然觉着在那里见过王爷一样,那么熟悉,那么亲切。当王爷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民妇脑子里清楚不能答应,可心底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答应他,答应他。民妇情不自禁就答应了下来。如今想来,民妇羞愧得要死。”

赵谦惊喜地说道:“真的吗?我也觉得好像在那里见过你,觉得你是我一个非常熟悉亲切的人,当时脑子一抽,就说出那句话来!”说完忍不住站起来,坐到床边,刚才的局促,胆怯,一下就没了。轻轻地揭开盖头,露出一张欺霜赛雪,熟悉亲切的俏脸来。

马玉兰一双秋水般的大眼定定地看着赵谦,似乎有无尽地情意。

赵谦情不自禁,把马玉兰揽入怀中,说道:“我相信,上一辈子,我们一定有过山盟海誓,刻骨铭心,否则,这一辈子不会一见到你,就那么亲切,那么熟悉。”

马玉兰说道:“我知道,自从那天见到你,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你了。”手指轻轻一动,红烛突然就熄灭了。赵谦顺势一滚,两人就滚如床中......

时间放佛过得很慢,又好像很快,也不知道是几更天,两人终于安静了下来,赵谦白天累了一天,此时突然感觉疲累不堪,昏昏欲睡。

马玉兰却精力充足幽幽地说道:“小时候有一天,一个仙风道骨的道长到我家来,对我父亲说我面相贵不可言,日后定能母仪天下……”

赵谦嘴里“嗯,嗯,嗯”几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清,然后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睡了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幺女的八十年代在线阅读第八章

    又临毕业,明是非被母校东华政法大学请去给即将毕业的学弟学妹们做就业指导顺便做个宣讲会,招聘些实习生。当然,朱非和沈是也一起随同。当他们走进会议室的讲台时,下面已经坐满了学生,台下一双双清澈的眼眸和满含期待的目光,一如十年前的他们。主持的老师简短的介绍完之后,就把时间交给了他们,明是非当然是第一个发言

  • 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第八章

    温冉知道她和雪儿说的这些话多半也都在说给她自己听。因为温冉也知道她和孟亦修亦是相遇不易,且行且珍惜。……“喂~我是杨雪儿~”雪儿眼中冒着闪着小星星对着手机一脸的开心。“嗯~下午一起吃饭吧!”“嗯,那待会见哦!”雪儿幸福的脸泛起了绯红。爱情真的可以将一个人变得超级幸福。当然,也能将一个人推入深渊。甚至

  • 将穿越进行到底刻刻

    王涛已经了解完了世界观,但又陷入了纠结。首先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如果选择了这个叫刻刻的番剧求生世界,那他是以肉穿,还是魂穿?如果是肉穿,那他回来该如何解释?就当他想到这个问题时,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响起。进入求生世界主世界将会时间暂停,宿主回到主世界将会回复现在的身体状况。王涛依旧表情微妙。果然是肉穿嘛。而

  • 活在天界不容易初入江湖,我踏入了外汇交易市场

    我的金融交易之路——4Mingyue7777777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的地方,就有纷争。2012年8月,闭关修习了2个月的我,决心进入金融交易行业。初入江湖,我便踏入了外汇交易市场。在网上投了简历以后,我去市中心一家做外汇交易的公司面试,其实那时候,我对外汇一窍不通。我当时的想法很天真,先进入

  • 一零一号界之你不去做我哪有钱,我没钱又怎么养你

    南城大学城主干街道岔路口,一辆警车正在等绿灯,车上有俩人。开车的便是那个一枪制服乌文理的林风,副驾驶位置上坐着的便是萧萱燕这位分局副局长了。“怎么样了,萧局,那个突然出现的修行者是什么水准,门道摸清楚了吗?”林风右手搭着方向盘,转头看向萧萱燕,如是问道。“深不可测。”萧萱燕有些沉吟,过了一会儿才言简

  • 夫人别跑,陆某知错了在线阅读第一节

    我的小学大部分时间是在家门口一个叫做“柳店小学”的大房子里度过的。两排屋子,土坯墙外刷的白花花的石灰。一排有五间房子,算是教室;一排有四间,是老师的办公室。老师的办公室里有什么,现在已经没有印象了,不过印象最深的却是学生的教室:前后墙两个黑板,前面黑板是老师讲课用的,后面则是学生的黑板报。黑板报上的

  • 穿成天生万人迷怎么办在线阅读第五节

    这种能够为所欲为的感觉是在太爽快了,林轩突然感觉以前的二十几年都白活了一样,为了在这个大城市生存下来在公司努力工作赚取那点可怜的工资活的如此得紧绷。而现在,不一样了。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囚禁在冰冷的铁笼困兽一般,终于算是冲破牢笼重获自由了。现在,才活的有些人样。林轩回头看了一眼倒在一滩黄色澄澈液体中的吴

  • 黛玉重生当皇后[红楼]在线阅读一群神经病?【求鲜花,收藏,票票】

    只见qun聊名称上写着五个大字。【三界聊天qun】林泽一脸无语,这尼玛什么鬼玩意,弄这么个破玩意,有人进qun吗!可林泽这个想法刚刚落下,就见qun聊天界面上出现了一行字,“太上老君邀请了嫦娥、七仙女、哪吒、李靖、王母、孙悟空、二郎神……等进入该qun聊!”握草,这尼玛都是些什么人啊!林泽心中腹诽不

  • 魔法大陆与冒险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0年8月31日15时10分距东陆开发区18000公里——东陆首都——临都在这极度繁华的城市中心地带屹立着一座三千米的钢铁高塔这座高塔在十年前建成至今运行着,对外宣称是国防基地,但其实另有用途在高塔的顶层,是信息处理和情报指挥室,在这里设有全世界顶级的信息中枢处理系统,大量的人员正在这里工作

  • 海贼之单挑世界变身♪招式

    日奈森亚梦小兰「Hop!Step!Jump!」AmuletHeart(守护红桃)★SpiralHeart(回旋之心)★SpiralHeartSpecial(回旋之心特别版)★HeartSpeed(速度之心)美琪「Draw!Drew!Drawn!」AmuletSpade(守护黑桃)★Colorfu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