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老九门.启副]高烛照红妆之他好像在故意整我QAQ

2022/6/24 9:57:09 作者:子月十九 来源:晋江文学城
[老九门.启副]高烛照红妆
[老九门.启副]高烛照红妆
作者:子月十九来源:晋江文学城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家国天下在心中,他张大佛爷的人,也要自己守住。希望有一日家国安定,两个人,高烛红装,相携白首。启副生子,后文自由发散。副官名字张日山,字启辰。下一篇《启副.松风》,盗笔和沙海里提到过的一些时间和事件。2001—2014

此话一出,周围人不约而同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齐刷刷看向了这两人。

他们都露出了想吃瓜的兴奋表情。

但顾寒之却不为所动,奇怪的是,他居然比刚才还要淡定的多。

叶秋的心头莫名咯噔一下,手下意识地想抽回,顾寒之清淡一笑,无所谓地由她收手,“小秋,你是在说笑吗?”

“……我没有。”叶秋小声反驳,眼神虽然弱弱的,但一点都不心虚,她是真的想悔过自新……

眼下她救了顾寒之,虽然侥幸避开了他黑化的最大原因,但这不代表顾寒之会既往不咎,从此与她恩怨两消。

相反,两个人之间存在的旧怨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消除的。

而且她可没忘了司机的那句话:

顾寒之当时已经发现自己在溜他了,现在就算没出车祸,这个事实也是明晃晃摆在他面前的。

他到底会不会记恨自己,从而逐步黑化,还很难说。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主动解除他心里的结,再化敌为友,才能让她在这个穿书世界成功地苟下去!

顾寒之看到她满脸诚恳地表明态度,眼里依旧无甚波动,随口就转了话题,语气淡淡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敷衍:“我怕爸妈和叶叔他们担心,昨天没说实话,今天早晨才发了消息过去。”

“他们现在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你先休息吧。”

“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叶秋见他转身就要出去,连忙急急地叫住他,“你、你能不能再多陪我一会?”

生死攸关,要是眼前的机会再不抓住,那就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了。

“抱歉。”顾寒之侧脸,轮廓清冷俊秀,气质出尘干净,眉眼并不凌厉,偏偏又透着无处不在的冷冽之感。

“哎呀小伙子,年轻人之间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说的?”

坐在一边看戏的热心阿姨,见到顾寒之要丢下叶秋一个人离开,立马坐不住了,上去劝住他,还好心提醒道:“你看你女朋友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忍心丢她一个人在这里?”

阿姨不说,叶秋自己还没发现,她原来不仅是被吓晕了,还因为从半空中跌倒在地,伤到了胳膊。

此时稍微一动,就有阵阵的钝痛从手臂上传递出来,这突来的难受感觉令她眉头微皱,眼眶很快红了起来。

叶秋自己平日里因为怂又怕疼,出门处处小心谨慎,所以很少受伤。

现在突然手臂伤的这么严重,连动都动不了,她自然是又惊又怕的,但这一幕落到吃瓜观众眼里,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对呀小伙子,这个小姑娘都说要诚心悔过了,你就勉为其难再跟她谈一谈嘛。”

旁边的热心老大爷也很有一套,虽然没上前,但是很会劝人,既给了顾寒之梯子下,又给了叶秋一个机会。

如果这是一对普普通通在吵架的小情侣,说不定两人就真的好好坐下来,一个道歉,一个原谅对方了。

但原来的叶秋可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小女生,她可是个如假包换的人渣:

渣到连单纯的孩童时代,明知顾寒之对水有阴影,她都还能做出随便推他下水的恶魔举动。

这样的一个人,就算现在又救了顾寒之一次,恐怕也很难获得他的原谅。

叶秋回想脑海中涌现出来的记忆,不禁一阵灰心。

但出乎意料的是,顾寒之似乎突然被说服,停住离开的脚步,又坐回了病床边。

他眸光微凝,黑发因为一夜过去未曾打理,而略显凌乱。

此时稍稍侧身,隐露眼角的一颗棕色淡痣,神情莫名间不如先前文雅干净,目光却更冷淡了些:“你只是软组织挫伤而已,没有大碍。”

叶秋闻言松缓,刚想说话,就听到一声:“小秋!”

两家人这时正好赶到了医院。

叶父叶母跟叶秋的原来父母几乎没有差别,性格样貌都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个是儒雅亲和的爸爸,一个是连她受一点伤都会偷摸抹眼泪的妈妈。

这种令人惊喜的相逢感,使得叶秋瞬间安心了许多,自然而然就跟他们交谈了起来。

顾氏夫妇只来了顾夫人一个。

顾寒之的父亲顾南千现在还是顾家的掌权人,平日里忙的脚不沾地,此时因为行程安排的缘故,并不能及时地赶回来。

但这不代表顾家不重视叶秋,相反,顾夫人是很喜欢叶秋的。

因为她年轻时也很骄纵任性,跟现在的小秋有几分相似,再加上人渣叶秋虽然渣,却很会在长辈面前装乖巧,所以她的真面目从头到尾只有顾寒之一个人知道。

顾夫人平日里养尊处优,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周围嘈杂人多的环境,她立刻不满地皱眉:“寒之,你怎么就让小秋住在这种地方?”

“病人太多,单独病房不够用。”

顾寒之站在离病床远一些的地方,视线不动声色地掠过叶秋的脸。

叶秋本来被叶父叶母围着嘘寒问暖,紧张的心情逐渐松弛,仿佛回到了家里一样。

但是突然之间的如芒在背,让她兀然抬头,视线正好撞在了顾寒之的脸上。

他嘴角露出嘲弄的笑意,见到叶秋看过来,也不避让,而是面含深意地缓缓盯住了她。

这种扑面而来的强烈敌意与暗示,让叶秋愣了一下,紧接着,她的心不由自主颤了颤,然后慌忙低下脑袋,不敢再直视他。

顾寒之他……不会是在故意整自己吧QAQ!不然那个嘲讽的表情也太奇怪了……

顾夫人得到儿子的答复,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没多深究,只是满脸担忧地道:“既然是这样,那就申请转院吧,转去妈妈……认识的那家私人医院好不好?”

顾夫人一个不小心,差点把“她名下”这三个字给说出来,她看到小秋好奇地投过来视线,怕暴露顾家的真实身份,连忙跟自己儿子使了个眼色。

顾寒之嘴角勾起一丝淡笑,借着打掩护,回绝了这个提议:“只是简单的扭伤而已,让小秋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那就回咱们家,老叶老邱,你们俩也一起跟着来吧。”顾夫人见机会合适,便热情地邀请起了叶家夫妇。

叶家夫妇自然应允,于是几个人收拾收拾东西,就带着叶秋去了顾家宅子。

为了在叶秋面前隐瞒顾家的身份,这处宅子自然不是真的顾家,只是寻常朴素的一处别居。

以前的人渣叶秋从开始就对这里很是鄙夷,还肤浅地觉得朴素就是穷酸,甚至间接地认为顾家连他们家的财力都不如,所以很少会到这里来。

但这屋子里仍然留了一处她的单独居室。

现在她被安置在这个淡粉色调的房间里,而顾寒之作为她的男朋友,正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陪护。

叶秋也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刚才在医院还说有事要离开,现在却有时间和耐心来陪着她。

但无论怎样,这对她而言是个好机会。

……也许,她可以再挣扎一下,诚恳地认一认错,在顾寒之彻底黑化要报复她之前,将两个人的关系稍微缓和一些。

坐在一旁的顾寒之虽说是在陪护,却一点也没有照顾病人的自觉。

一杯温水就放在手边,叶秋眼巴巴地瞧了半天,都没见他有帮忙递过来的意思。

反而他自己翻了几页书,觉得渴了,便随手端起,姿态慵懒地喝了一小口。

真的有点点口渴顺便想找话题的叶秋:“……”

滴滴——

“你的手机响了!”

一听到有动静,对顾寒之万分关注的叶秋连忙提醒他,这种比他还关心激动的感觉,简直活像一只热情摇尾巴的小狗腿子。

顾寒之微微侧目,视线从两人独处起,第一次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眼瞳是浅淡的茶棕色,眼帘薄而软,尾端略微上翘,瞧着就像一只乖巧而诱人的猫咪。

此时满含期待地瞧着他,眸子比之先前一下子明亮了许多,好似会发光的星星一般。

这种可爱又热情的姿态不得不说对男人的杀伤力很大,以往的人渣叶秋,就是靠这种手段游走在各种上流社交场所的,并且如鱼得水,极大地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但顾寒之只是掠眼而过,眼中没有泛起任何的一丝涟漪。

他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打开信息,首先看到了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其次是附送过来的未知音频。

——关于昨天的事,我想你有权了解真相。

“你把我的电话号码泄露出去了?”顾寒之微顿,面无表情地问她。

“……我,”手机屏幕反光,叶秋也不敢偷看,突然之间被这么提问,她脑子有些慌乱,第一时间只想到了胡乱承认:“对不起、”

顾寒之没说什么,随手点开音频:

“小秋,聚会就快要开始了,你怎么还不过来?”陌生女人的声音温柔中略带疑惑。

“我在遛狗呀~你们再等等,我马上就来了。”

即便看不到真人只听声音,那独属于人渣叶秋的浓浓恶意也扑面而来,仿佛顷刻间透出了屏幕。

她还故意加重了遛狗两个字,好像生怕对面的人听不懂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紧接着,音频被掐断,播了下一段,这时候叶秋已经穿过来了,是司机在心虚地问她:“叶小姐,咱们还要继续绕吗?那位先生……刚才已经发现咱们在溜他了。”

听到这里,顾寒之直接关了机。

他脸上没什么情绪,但叶秋在他似有若无的视线之下,预见性地察觉到危险的降临,浑身莫名其妙开始紧绷了起来。

“你之前,为什么突然跟我道歉?”

毫无预兆之间,他温热的呼吸落在叶秋脖颈与耳际,挠的她痒酥酥的。

叶秋突然被他半笼在怀中,整个人瞬间僵硬,不敢动弹半分。

周围淡淡漂浮着雪松初融的清香,似乎是他身上带来的味道。

她被吓得屏住呼吸,又意识到两个人靠的太近,脸腾地就红了:“我……我想改过自新,补偿过去犯下的错误。”

“希望 ……你有一天可以试着原谅我。”

最后一句很直接地道出了她的心声。

她真的不想被反派这么记恨,然后被活活整死啊QAQ!

“是吗?”清冽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略带隐隐的几分温柔,刹那之间让叶秋心头松懈,甚至产生了顾寒之也许没那么记仇的错觉。

但下一秒,她整个人就在这温柔细语中彻底傻眼了:

“但比起这些,我更想日后一点一滴地报复你,直到看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一刻。”

“这样,你也可以试着接受吗?”

……完、完全不可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谛仙劫在线阅读第一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阳光璀璨,鸟语花香。四周山明水秀,然而,一阵惨绝人寰的杀猪声,却倏地响起,惊得原本栖息在树梢上的鸟儿,都吓得拍翅散飞着。而这一道惨绝人寰的杀猪声,不是出自别人,正是出自正软到在草地上的苏酒酒嘴里!看着眼前一切,苏酒酒整个人都崩溃了!天哪!你现在是在耍我吗!?虽然,她是贪

  • 综漫:天下无剑在线阅读第五节

    同一时刻,风成那里也算是十万火急。四个白衣人正从四面团团包围了风成,让风成无处可逃。风成内心十分地紧张,但还是强装镇定的样子,用手指着他们说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风成左前方的白衣人似乎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懒懒地说道:“怎么我们一开始就遇到个小孩儿,还是个男的,一点乐子都没有,白

  • 刷钱就变强第四章在线阅读

    了解秦枫的人都知道,这一抹邪笑意味着什么,凡是秦枫这么一笑,准有人遭殃,而且会很惨。黑影看到秦枫嘴角那一抹邪笑,一股寒意悠然而生,此刻他是从心底忌惮秦枫,不过秦枫也没有让黑影失望,接下来的动作让黑影如入冰窖。秦枫化拳为掌,五指翻飞,根本就分不清楚哪是手掌哪是手指,就感觉到处都是手印,黑影眼睛严重不够

  • 神医赘婿在都市在线阅读第10节

    这是一款艳红色的超跑,配上流线的车型,犀利夸张的造型,浑身上下无不透露出一个字——骚!车门向上拉起,一个留着杀马特造型的小黄毛从车内走了出来。“哟,这不是我们的赵大少吗,最近怎么做起缩头乌龟了?”小黄毛一脸玩味的看着赵维,口中啧啧出声,嘲讽之意溢于言表。“陆浩翔,这与你无关。”赵维并不想与他多说什么

  • 仙路之魔主沉浮第十章在线阅读

    许诗涵看着梁杰发呆,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焦急的说道:“医仙就算你做不到那样,但你一定能救我爷爷吧,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梁杰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要做。连忙摆摆手说道:“我此行来就是为了救你爷爷的。”许诗涵闻言眉中带笑柔声说道:“多谢医仙。”梁杰也不多言转身走向肉球,他忍住恶心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不

  • 荣耀江湖在线阅读第九章

    见那藤蔓并未追下来,杨远之这才松了一口气,抱着已经昏迷的言如斯向水潭里砸了下去。这水潭并不是死水而是一道河流的分支,杨远之带着言如斯在水中连翻滚了好几番,才将言如斯拖上岸,杨远之在河流不远处寻了个干燥之地,将言如斯放平后便再也坚持不住,躺在一边开始大口喘着气。不过多久,杨远之感到丹田之内不再是空空如

  • 喂,小姐我是T在线阅读第6章

    16.简思齐这两天特别乖巧听话,何垣一看就知道事有蹊跷。这不,一晚上简思齐在他面前转悠了不下五十次,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何垣放下手机:“有事就说,有屁就放。”简思齐道:“你这人咋这么粗俗呢,能不能文雅一点。”何垣深吸一口气:“敢问兄台有何指教?”简思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把他挤到旁边。“哥哥,我的亲哥

  • 神话之开局混沌葫芦藤第8章在线阅读

    “咦?这不是清肃长老的徒弟吗?”“好像是的,不是说他被清肃长老关去静思崖了吗?怎么回来了?”“看起来才筑基中期,比楚扬师叔差远了。”“是啊,听说他还目盲口哑,清肃师祖那样仙人一般的人物,怎么会收了这么个弟子呢?要知道楚扬师叔那样的天才人物还被清肃师叔拒之门外呢。”“嘘!他们过来了!”狠狠瞪了一眼多嘴

  • 神秘总裁很霸道之白菊饮清霜(7)

    九天之上,世遗之人与鸿钧老祖的斗法已经进行了三千回合,只是都没有分出高下。“如今你只是以一道意志显化,也能到如此地步,却是不知道遇上你的真身之时,又会是何等恐怖?”世遗之人的声音送出,驾驭着灰色长剑飞向九天之上的万里虚空,居高临下的一剑劈出,仿佛整个交流天世界都还要奔溃一般。鸿钧老祖盘坐乾坤鼎的上方

  • 优化成神第十章

    欣宜以为这样的幸福只有一个期限:永远,却不知童年的幸福只有在回忆中才是永远。具体的时间已经记不清了,欣宜只知道她那时已吞完了金庸,正在大举进攻古龙,还有李滨提过很多次的琼瑶尚在前方招手。这一天,李滨把古龙的《绝代双骄》和琼瑶的《一帘幽梦》一起带到了学校。翻了翻,欣宜对《一帘幽梦》嗤之以鼻:“这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