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仙魔珠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2/6/24 10:14:30 作者:明曦何夕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仙魔珠
仙魔珠
作者:明曦何夕来源:纵横中文网
误服仙魔珠的平凡小孩,在一个夜晚,熟睡中的他被一个从天而降的仙女砸醒,并从此走上一条充满绚丽与艰险的修炼道路。

-能不能快一点?我赶时间。

林司茕问出这句话之后,就在等待观看祁菲的回应。

语言回应:没有回应。

行为回应:更慢了。

结论:祁菲对于她说出的命令,完全违抗。

就在奸商祁菲企图利用自己的客户赚取最大化利益的时候,林司茕也在计算利润。

这位宁可让自己的绯闻成为国民谈资,也要将对手的支持率往下拉的政客,尽管此番到棚户区访问一事,逃不开陈年情感的因素,但其中的利益因素显然超过个人情感。

林司茕的目的有二。

目的其一,是确定祁菲的本质。

当抛弃掉“林司茕”这个名字时,只剩下“委员”的她,真实地希望祁菲是个活生生的人。希望她亮晶晶的皮肤和机器一般的精妙动作,是因为她移植了人造的手臂和皮肤义体;希望她强大的脑内计算能力,是来自于作弊。

因为,若以上希望通通落空,那么就只剩下两种可能。第一种:祁菲是个有了自我意识脱离人类统治,却没有丧失超凡能力的仿生人——是不是很可怕?第二种:祁菲是个进化了的,拥有超过所有人类的头脑和肢体能力的人,按古人不太科学的说法就是有了超能力——贫瘠的棚户区闷声不响地冒出一个超能力者就能再冒出第二个,是不是更可怕?

目的其二,是探清祁菲和幼女阿非、成年阿非的关系。

祁长征收养这个与阿非相貌相同姑娘,却注册为其他的身份,一定怀有不良的目的。他费尽心机将这个姑娘瞒着自己养了这许多年,到底意在何处?他想利用她做什么?祁长征对这个姑娘又做了些什么?如果是他制造出了这么个怪物一样的东西,那么祁长征的能力一定可以做到更多惊天动地的事情。

目的其一并没有达成。祁菲此人太复杂,要得出其本质,恐怕需要将她绑到国家研究所去上一遍仪器。可是不能打草惊蛇,更不能通过直播引起巨蛋外民众的恐慌,今天当然是绑不了的。林司茕决定徐徐图之。

而目的其二,林司茕紧盯着祁菲自怀鬼胎的脸,后颈留下一滴汗,想要赌一把——她这辈子下过不少事关重大的赌注,尚未输过。

先陪她玩玩吧。尽管她是个未知数,我却并非不擅长数独。

此时,林司茕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双只有在故意婊演时才会像人类一样颤抖起来的双手,又开始抖了。

“你手抖什么?”

祁菲“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马上低头,手抖得更厉害了,抖到连工具都掉了。而就是这短短的一眼,视野一瞬之间涵盖了公务员同志的脸。

公务员已经重新戴上了黑色的空气净化器,只露出一双英气长眼和秀气英挺的鼻梁。祁菲不禁再次腹诽:真像啊,所以真好看啊……

当然,观众们将弹幕炸出了新的一波高潮。

【卧槽!!!林委员!!!!】

【我是谁我在哪儿!!!】

【刚刚那个给设定的大神呢!成真了沃日!】

【这是……整成了林委员的眼睛?】

【太巧合了吧……】

……

一串疯狂的呼号过后,大家冷静了下来。毕竟林司茕委员亲自莅临棚户区的一个直播间,实在是太不可能了。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这位蒙面“林委员”,直播场景就变得更萌、更有YY空间了。

观众朋友们跪求“神仙”多看公务员几眼,修手环是次要的,搞暧昧比较要紧。

“不嘛……我不要再看了……”祁菲娇羞道。

林司茕明白了什么,顿时一脸黑线。

祁菲瞟了她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抬头。她配合着观众们的起哄,刻意放慢手上的速度,但即便是放慢之后,仍是大部分修理工做梦也达不到的。通过终端屏幕看到,与直面神迹的感觉大不相同,林司茕望着她如蜘蛛腿一般灵活机动的手指,心想,这样一个人,不管她是个什么东西,都不可以放她在巨蛋外面随意生活。

不多时,终端修好了。林司茕伸手接过祁菲双手递来的手环,终端落在手心,而祁菲的手小心翼翼地避免着与她相碰。林司茕出其不意,一把向前握住,谁知祁菲似乎有着过人的本能,竟然躲过了林司茕的动作,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缩了回去。

林司茕一手捧着终端,另一手握拳抓了个空,停在空中,空气中淡淡的NS污染物仿佛都充盈着尴尬的口味。祁菲咽了咽口水,双手并在一起,像是认罪伏法一般伸了过去,腆着笑脸说:“同志,请摸!”

林司茕:“……不了,谢谢。”

【尬……】

【甜!!!】

【萌出一脸血!!!!】

【神仙:好想穿越回两分钟之前!】

……

“委员,欢迎回来。”

带上手环,小张的温润公子音再次出现在脑海里。林司茕又上线了。

她启用私密模式,在视野的左上角开启了祁菲的直播间——她早就想知道观众们都在说什么了。

小张:委员,巨蛋外观众语言粗俗,建议关闭弹幕。

没有卵用。

手环既已修理完毕,直播便快要结束了。观众已经快要破五千,打赏也已经过二百,这手环被拖欠着的修理费,是妥妥地赚回来了。祁菲不打算再演了,莫名其妙地和一个陌生人表演拉娘,本来就不是什么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若是继续下去,自己这小手段被公务员同志看出来,反倒弄巧成拙。

她开口要说结束告别语。

不料,公务员同志,似乎没演够。

“为什么一直不敢看我?”公务员问,“你不应该尽量满足观众的愿望么?”

小张为了分析他家委员的目的,中枢都快过热了。

祁菲默了默,只好配合:“您的眼睛和声音,和林委员太像了……”

公务员:“喜欢她?我看你家里到处都是她的海报。”

祁菲:“有、有谁不喜欢么……”

小张:委员,您是仅仅为了聊骚,还是有其他目的?以我现有的资料计算,与洪菲聊骚没有益处。

林司茕:人类聊骚,仿生人别插嘴。

小张:……

对话还算流畅,人设还没崩坏,观众还在狂欢。祁菲有点慌,偷偷看了公务员一眼,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公务员的双眼稍稍眯起,若是摘掉净化器,没准能看到一抹邪魅狂狷的微笑。

可是下一刻,公务员又出声了,声音冷冽,顿时击碎了祁菲的幻觉。

“为什么要将镜头与自己的视觉连接?为什么不出镜?你明明长得那么好看。”

“呃……我要结束了……”

“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习惯长时间露脸。这个直播是修电脑直播,我希望观众关注我的技术,而不是我的相貌。”

公务员:“可是据我所知,大部分主播都以相貌吸引观众。更不如说,相貌比技术吸引人多了。”

祁菲沉默着。她再一次地直视了公务员,直播屏幕里,公务员的黑色空气净化器和那双标志性的深邃长眼……

被厚厚的弹幕盖了个严实。

但祁菲的视野是相对干净的。她谄媚的笑意渐渐消失,因为她发现,那双酷似林司茕的眼睛是认真的,像极了将那句“人类的未来,将与永恒相伴”说出口时的样子。被这样的视线盯着,她无法戴着面具。

祁菲深吸一口气,说:“直播平台难道是专门为生来美貌的人准备的财富吗?巨蛋外面的人,因为普遍贫穷所以明明应该分不出高低。可是,人类真是很社会的动物啊,当没有财富的时候,人们就看脸,反正总能凭借什么分出等级。”

“美女美男做主播,即便内容再烂,也能得到不少打赏,可是长得美或丑,是我们无法努力改变的啊,丑人就活该贫穷么?我希望观众们可以看到,任何人都是有机会翻身的。即便一个主播,可能是个丑八怪,也可以仅仅通过学习技能和营销技巧,成为踩在那些美貌主播头上的人。”祁菲咧开嘴笑嘻嘻,“然后,昨天,我做到了!”

公务员怔了怔,双眼微微一弯。

直播间的观众有那么几秒钟的安静,之后,屏幕上充满了哭泣表情。一直关注着“神仙”的每一个老观众,以及因为各种巧合注意到这个特殊主播的新观众,所有隐隐期待着这双手的逆袭的心,无不包含着祁菲所言的不甘。这一刻,直播间变成了信仰的海洋,无数的贫穷蚁民,仿佛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希望。

直到……

【虽然有点感动,但你重点错了煞笔,人家主要是想说最后一句】

【虽然有点感动,但你重点错了煞笔,人家主要是想说最后一句+1】

【虽然有点感动,但你重点错了煞笔,人家主要是想说最后一句+2】

……

一直到+36的一长串弹幕从眼前刷上去,祁菲只好装了个傻:“什么最后一句,我忘了噜。”

公务员:“最后一句是:你明明那么好看。”

祁菲:“……”

公务员突然向前一步,微微低头,修长的手伸到脑后,去探空气净化器的锁扣。祁菲预料到了什么,屏住了呼吸不敢动。

小张:“委员,建议您停止动作。”

林司茕没有听。

小张:“委员,建议您停止动作。”

小张要哭了:“委员,建议您停止动作。”

林司茕:安静点。

就在祁菲大惊的凝视下,公务员摘掉了空气净化器,撩起一缕头发,抬起头,那张美丽而注定流芳百世的脸对着祁菲微微笑着。那一刻,直播间弹幕池要炸了。

当然,这也成为了是本次直播的最后一个画面。祁菲没有再说一个字的结束语,瞬间关掉了直播,并且在公务员的面前,0.1秒之内删除了视频。

林司茕视觉中的直播画面消失了,“为什么关了?”

祁菲擦汗:“同志啊,这会引起混乱的。”

“你倒是深谙人心。”林司茕轻笑,“说了一大段观众爱听的话,又挣了不小一笔吧?”

“那段话不是在媚俗。”祁菲说,“每个字都是真心的。”

“同志,如果我能通过一双手战胜美女美男,那么是不是,每一个足够努力的巨蛋外的孩子,都能进入巨蛋过上好日子呢?巨蛋运行才八年,那些长期流放在外的老人,就已经忘记了巨蛋里面的样子。至于我们这些年轻人,连想象都做不到了。我们就活该过这样的日子么?”

小张:委员,这与她所说的‘为共和国添砖加瓦’的目标不同,初步判断是谎话。

林司茕:“你觉得你的能耐足以进入巨蛋?”

祁菲:“您觉得不足么?”

“我说了不算。”林司茕轻轻抚摸着腕子上的手环,它与被自己狠心砍断之前毫无差别,“不瞒你说,巨蛋内不缺修电脑的人手,你就是修出花来也无用武之地。”

“我不只会修电脑!”祁菲急切地说,“水平测试的所有知识,我能倒背如流。我一定能考上!求求您,帮我劝劝我爸,让我考试吧!”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赌,就赌到底,况且祁菲,是个挺有意思的孩子。林司茕有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不慎透露给了小张,此时她听着小张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劝诫,无动于衷。

林司茕抬头,“加个好友吧。”

祁菲一怔:这是个在逻辑上有硬伤的请求。因为巨蛋内居民,理应无法接入巨蛋外网,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是无法加为终端好友的。除了翻墙。

祁菲干笑道:“您开玩笑吧?我又不翻墙……怎么加您啊?”

“看着我。”

祁菲听话地望着公务员,两人对视之间,已经通过了瞳孔身份扫描。祁菲的脑海里蹦出了一条加终端好友的请求。

“好了,记得通过。”

祁菲一看,那好友请求写的对方名叫“林司茕”,她笑了笑,心想这人真是爱林委员爱到骨子里了,这样的人做公务员真的没问题么?风铃摇了摇,机器鸟叫了叫,门口齿轮转了又停,祁菲一抬头,那人已经不见。

她打开好友请求,看到对方的身份细节,愣住了。

林司茕,中央决策委员会委员,国家一级公务员,女,55岁。

……

“委员,您今日主要活动:出巨蛋并加一名棚户区居民洪菲为好友。今日成果……无法计算。”

夜晚,小张汇报中。因为具有拟人的礼貌设定,所以当成果计算为0时,并不会直说出来,而会说“无法计算”。

林司茕盯着“洪菲”的信息,对于小张的评价无动于衷。

小张:“委员,是否给出解释?您的成果评价将影响我对您的服务方式。”

“没有解释。”林司茕说着,走进卧室。

她给不出解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有企业党支部工作指导手册高月柔

    左强愕然的指着丹方,说道:“爹,这可是三品丹药紫琼丹的丹方,你就这么给他看....”“闭嘴!”左羽突然大喝了一声。左强看了左羽一眼,立马寒蝉若惊不敢在说话了。温清夜此时看了看左强,然后对着左羽说道:“这个丹方如果那么珍贵的话我还是不要看了,说不定我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不珍贵,不珍贵,温公尽管看,尽

  • 邪少养成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九十年代的绿皮火车和未来的高铁真的天差地别,首先空气就让人受不了,坐下没多久,边上的人开始抽烟吃早饭,还有脱/了鞋子的,乌烟瘴气的走道里,弥漫着汗臭味、脚臭味还有烟味,夹杂着食物的味道。舒颜靠近窗边小小的喘了口气,还好窗户能开,不然她真的要吐了。这次的目的地是南城,早在决定离开西城的时候,舒颜就已经

  • 落跑娇妻:沈少太会撩第二章

    洛倩兮拿起笔在签名,只想着快点离开,她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大约猜到,可还是想整理下怎么回事,奈何她才放下笔,又被主持人给叫住。“谢谢倩兮来参加我们的锐伊风尚大典,到这来我们聊几句。”“......”果然,躲不过。顾然和她对了个眼神,径直从她的身边穿过,留下个冷风中依旧挺拔的背影往会场走了去。唔,对她

  • 乌龙阴阳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白子程被揍懵逼了。噩梦他也有过,但这么疼还是第一次。暴力小青蛙原地蹦了两下,把信捡起来匆匆读过,然后便拾起放在身后的包裹进了房子。白子程鼻青脸肿的爬起跟在后面:“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父——对我?”小青蛙不理他,跳到凳子上打开包裹,依次拿出各式各样的食物。可惜无非是些苹果、圆白菜、之类的无聊果蔬。

  • 魔刀镇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眼见狄青与一众兵将混斗,他的左臂刀法举世无双,此时更是大杀四方,狄青持刀直奔杨慎矜攻去,一众兵将挡他不住,杨慎矜本已受伤,此时也是脸色微变,在手下的保护之中连连后退。但狄青自然不会让他轻易逃走,一柄钢刀摧枯拉朽,旁边还有卖刀人相助,一众兵将虽然人多,却还是落了下风,眼看着狄青距离杨慎矜越来越近,众兵

  • 灵臆事件录新世界

    2020年,一批来自外太空的未知生物开始用各种未知的武器正式入侵地球,在战争爆发后,地球各地开始沦陷。三个月后,人类只剩下十亿,在未知因素的干扰下,这十亿人类被放逐到海洋下的一层空间中。就此人类文明消失在了地表!一千年后,在一处广阔的生存空间中,没有火红的太阳,皎洁的月亮,闪烁的星辰,天空中人类看到

  • 魔血魂帝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我……没有。是你见三姐的玉佩落水后,自己要下去给她捞的,我可没说那些话!”薛月娇鼓起勇气,大声反驳道。她料定了薛清欢没有证据,人嘴说出来的话,又不是立的字据,薛清欢难道还能将她说了什么话拿给众人看吗?这么一想,薛月娇心下稍定。“原来捞的是玉佩啊。我还当是什么首饰。”有个夫人来了这么一句。因为

  • 重生之众里寻他在线阅读第5节

    和张虚子对话结束后,扎克思索了一番,觉得此次责任重大,并且最近一直没有秦霜他们的情报,很有可能她们就在筹划此次东宫大典。不行,得多筹备筹备才好。扎克想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护符一般的东西,然后往空中一扔。只见白色护符飘至空中散发出点点星光。“小贝,我需要出去一趟,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你就陪着王

  • 圣世灵纹录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仔细的搜查了屋内的蛛丝马迹,发现屋内的摆设与上次偷偷跑进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张伟在外面审讯这三个人,我突然意识到,我安装的针孔摄像头也许记录下来案件的发生过程了,我走到张伟身边,悄悄的说:“张伟,我今天在屋内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咱们看看。”张伟点了点头说:“你小子,行啊,等这件事解决完了,我在跟你

  • 人界英雄鬼界王相亲,被拒

    一个穿着牛仔裤差和露脐装的青春女孩走进包间,当看到龙雷的时候,她一脸不高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请来的。”白宏光说,女孩顿时不乐意了,“爷爷,你请这个流氓干什么,你忘了他当初偷看我洗澡的事了?”白宏光似笑非笑的看向龙雷,龙雷老脸一红的说:“白俪,那完全是巧合,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原来,女孩就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