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我本拂衣,奈何情深在线阅读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2022/6/24 4:52:07 作者:七搁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本拂衣,奈何情深
我本拂衣,奈何情深
作者:七搁来源:晋江文学城
孟拂衣几千年来,一直深信不疑自己就是那三万六千四百二十一位孟婆接管人,却奈何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母亲孟婆司长孟凄然为她编织的一场美梦。欲掌管万鬼饮汤过奈何桥的孟婆司长一职,奈何她调不出纯正孟婆汤。她却不知鸟族怎会调鬼汤?北陵国二皇子,因生性淡泊,喜怒无常,不近女色,甚至府中无一丫鬟伺候,全是男仆,外传洛嘉羽侍养男宠,有断袖之癖,北陵皇为了压制流言,赐婚魏相小女为未来王妃,洛嘉羽为逃婚,在边关数年。初回北陵,只因偶然遇见偷去人间玩的孟拂衣后,思念至深。阎王之子彦君悦爱慕孟拂衣,青梅竹马之情,哪怕得知

第四空间,中央国议厅,二层。

“……那个是初……对吧??”

此刻,仍然靠在二层金色扶栏一侧的赤君无比惊讶地向一层正在跳收场舞的人群一指:“初那家伙竟然在跳舞?!”

“什么??”而此前邀请过初一同跳舞的女人顿时握紧了栏杆,皱眉向赤君手指的方向伸头望去。

“那个是初吧?我没看错吧,奥萝???”赤君怔怔地看着远处初的身影,因为不可思议而笑出了声音,挠了挠棕红色的头发:“这家伙怎么性情大变跳起舞了?他可是最讨厌跳舞的啊。”

“竟然……还是在和莉法跳舞。”他身边那个叫奥萝的女性灵者的面色不由也是意外,不悦神情难以掩饰。

“这……等等……”赤君的神色忽然如同石化,他探头向下看去:“莉法……刚才是当众亲了初一下么??我……我眼花了吧……”

“没……没有……”奥萝看着下方的二人,也完全惊呆了……

“初还……揉了下她的头?!”赤君瞪着舞池,几乎要蹦起来:“我记得他不太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啊!而且……莉法可是有未婚夫的……他们这样不好吧?!”

“可是,感觉莉法好像出了什么问题……”而奥萝蹙眉,钻研着初怀里的那个少女:“她怎么可能把舞跳成这个样子?”

“不、不知道……”赤君愣愣地说,完全无法理解现在这个事情的进展:“不过今天早上莉法穿越回空间缝隙的时候……确实向初……额,我当时只觉得她在开玩笑……没想到现在来真的啊?!”

“向初?”因为赤君没将话说完,所以奥萝没有理解:“……做什么?”

“做这个动作……”赤君学着莉法的样子,看着奥萝时,点了下自己的唇。

“……下流!!”奥萝看到赤君忽然这样,不由瞬间恼怒,抬手殴打了赤君的臂膀……

“痛痛痛……”赤君不由委屈:“我……只是学了莉法啊……为什么这动作由她做出来就意味深长,到我这里就变成下流……”

******

在这二人交谈的时间里,悠扬音乐已尽尾声,音量渐弱。王室贵族们陆续从国议厅离开。但初和莉法仍然停留在一层大厅。

初仰头看向二层扶栏的方向,对赤君一挥手,示意他下来一同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赤君回应了初,离开前和奥萝再说:“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去灵者学院了,找大院长讨论下今后灵石的处理方法。一起来么?”

“我下午还有亲王护行任务。”奥萝摇头回答,无法同行。看到初与莉法方才的一切举止之后,她的神色始终蒙上了一层阴影。

“好!”然而赤君倒是个钢铁直男,听之信之,完全没看出她究竟哪里不悦:“晚上回来和你细说!我先走了!”

他真的就此离去,留下奥萝一人,垂头站在二层外围,扶在栏杆的双手逐渐发力握紧。

******

“啥??!”

赤君倒退出一步,目光定在夏西身上:“莉法的意志被压下去了?!被她?!”

“噤声。”初不由蹙眉,只觉对方太过莽撞:“不要惊动他人。”

三人正一同走出国议厅辉煌大门,迈着崇高台阶向底层走去。胜利日庆典持续时间漫长,结束时已是黄昏。身畔无外人之时,初让赤君重新佩戴翻译器,并将夏西之事与赤君简短明说。

夏西只觉赤君那惊讶未免有些夸张,未免一脸“方方安定下来却又出了乱子”的表情。而那个“乱子”,就是重新觉醒的她自己。且这个棕红头发的男人瞪向自己的眼神也毫无遮拦。她不由退了退,站到初身后去。

“做什么?”初问赤君,觉察了夏西的面色再次重新浮现的不安情绪。他挡在她身前,隔断赤君与她的对视。

“不然……怎么办?”赤君反问,眼神表露出他认为初也曾有过同样想法:“难道……不再次唤醒莉法吗?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莉法回来了……”

而要重新唤醒莉法,就意味着要将夏西再杀死一次。

赤君说着,看到初的神色,不由就不再说下去。两人心中其实已经明白,即便此刻唤回莉法,夏西的意识在不久之后仍然还会觉醒。所以,问题的本身并无法解决。

赤君已经想明白这道理,其实自身也并不愿用恶劣手段解决问题,便就此不再提及此事。

******

“……抱歉。”沉默半响,赤君忽然对夏西再次开口,那突然出现的声音显然又把夏西吓了一跳:“我刚才说的都是混账话。我们会想其他方法的。”

夏西不知道应该回答赤君什么。他已经道歉了。不去宽恕似乎显得不够宽宏大量。但,他方才明明有过要再次杀死自己的企图。难道……她应该宽恕他么?

“你还是不要和她讲话了。”初开口,就此为夏西那不知如何是好的沉默解了围,让她不由松一口气。

“喂……”赤君不由甚是委屈,更不明白为什么夏西要躲到初后面去:“初你干嘛凶我……最开始伤害她的……可不是我啊……”

他说着,确实愈发委屈了起来。整个灵者都不好了。看来这大兄弟虽然留了那样一头非常社会的棕红色头发……却似乎有着敏感的内心。

“你别怕我呀……”赤君继续探头过去,坚持不懈地和夏西对话,很不希望给女性留下恶劣印象:“毕竟,和本大爷相比……初才是更像坏人的那一个,对不对??”

“……。”夏西谨慎地瞥向他那一头棕红头发。

“恩??对不对???”赤君一脸期待,等夸的表情。

“你们两个,都不像什么好人。”她豁出去了。做好了被胖揍一顿的准备。

“………(T T)”而赤君却只是相当沮丧,看样子真的很是受了伤害……

“早和你说了别再和她对话。”初对赤君说,竟然出乎夏西预料地也没有对她生气。

******

三人边说边走,逐渐从国议厅外围踏入地下底层。

地底空间开阔之至,墙壁道路是一概近乎于透明的青色,有着淡淡光芒回路,简直像是存在于未来的幻想都市。

初和赤君将翻译器收回,而赤君则快走几步站在最前,将二人带至转角一处类似于前台接待的地方。台后站着高挑貌美的女孩子,黑色长发,一身纯白绸质连衣裙。

“没有参加胜利日庆典,不得不留守这里,很遗憾。”赤君向她打招呼,二人似乎很是熟络。

“哪里,”女孩说,从台内取出青色粒子材质的正方形平板,将其树立在赤君面前,露出得体微笑:“即便我去,赤君也不会邀我跳舞。没什么可遗憾的。”

“哈……”赤君不由大笑,将右手贴触在那平板之上:“你若是去,排队等你跳舞的男人可数不胜数,轮不到……”

“但,我在这里也看到莉法大人的演说了!!”女孩子忽然发现赤君后面的夏西,原本得体微笑变得瞬间兴奋,将赤君一把推到了一边(……),不让他遮挡视线。

女孩激动万分地对夏西说:“莉法大人!!您真是拯救了第四空间的英雄啊!!!甚至为此舍身……还有那番演讲真是无比振奋人心!!!”

“看来你比我受欢迎啊……”赤君一扬眉,回头说:“莉……”

随即他瞬间觉察出不对,并看出了夏西神色间很不自然,毕竟语言不通,她一时不知如何讲话回应。

“莉法大人!”然而那女孩子依旧激动得很,向夏西伸出手来:“请和我握手!!”

“恩……”夏西不明所以地说,又默念着要按照初的要求作出一副聪明的表情。跳舞的时候就已经和无数人握手过了……这个国家的人为什么如此痴迷于握手嘞……

然而,她向对方伸出手去的同时,却听到赤君忽然发出一种怪怪的声音,类似于:“额……”

“陆浮已至。”初也突然开口,对那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说:“我们时间紧迫,抱歉。”

陆浮???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多新名词……

就在夏西一头雾水的时候,她忽然看到从更深的地下驶来一辆……“车”之类的东西……?好像是被赤君方才触摸在那方形平板上召唤而来一样——外形有些像是没有后备箱的黑色轿车。

然而……那个东西没有车轮,自动驾驶,且是漂浮在半空中地向赤君飘来……

“上去。”夏西听到初低声对自己说,声音紧蹙,似乎不希望她再和那女孩子多说,更不可以和她握手。

而夏西还没来及反应,就瞬间被初以并不明显的动作推上了陆浮的后座。随即初也踏入陆浮,坐在夏西旁边。

赤君最后再向女孩一挥手,配合了初做着“不好意思我们确实赶时间”的表情。随即坐入陆浮的前排驾驶位置,操控其飞速离去。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被陆浮瞬间甩在身后。

******

没有发动机,不需要汽油,以及连方向盘都没有的陆浮之内,空间实在寂静得很。噪音被完全地抽离在外。夏西看到坐在前排独一的驾驶座上的赤君将双手放在前方有许多触屏质感的按键屏幕上,便由此控制了陆浮行驶。

他们很快返回地面,远离国议厅,并急速接近了远方那几乎接连天地的宽阔城墙。这里的城墙材质特殊,坚不可摧,完全围拢了一方极其宽阔辉煌的领土,其中包括中央国议厅等许多重要而壮丽的建筑。

夏西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是一直处于王城之中。守城的灵者看到赤君陆浮行至,便为其打开晶体质感的城门,他们这才伊始行驶在外围公路之上。

陆浮行驶速度极快,恢弘的王城也在后方一瞬间变得渺小起来。他们已正处于驶向城区的路上。这里的公路宽阔,前后不远处都能看到有其他陆浮也在以同样的速度行驶,有着些许不同的外形或颜色,不知正去向何方。

“安全带系上。”初说,将翻译器戴回耳中。

“唔……”刚刚分神去看窗外的建筑,夏西回头才发觉另外二人已经都将安全带系好。她连忙在座位四周去找安全带的搭扣——并没能找到。那通过无线耳机转化来的男声将初的话语翻译做“安全带”,但夏西不由怀疑那并不是这个空间对其本有的称呼。

初看着前方临近路口的几个大幅转弯,再转头看仍然没能找到怎么系安全带的夏西,只得先将自己解开,示意如何去做。他起身过来,在她面前,将右手伸向夏西左肩上方的黑色按钮,按下去,座位两侧便自动伸展出纽带。

初知道夏西并不懂应如何使用,便直接为她系好。

“有必要这样复杂吗……”夏西低声说,看着初就在自己面前操作,很近,又或许过近了。她正不明白二人之间的互动为什么总要在非常狭小的空间中展开……忽然,毫无征兆地,陆浮猛地加速后一转弯!

可那时初还没来及为夏西系好安全带,在拐弯过去的那一瞬间二人的身体便完全歪了。随即,陆浮又十分突然地立刻减速,骤停下来……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瞬之内,夏西就像是被弹射出去一样……向前方的人撞了过去!

根本没时间思考!她一秒之内飞速抬手按在初胸膛,以免自己直接贴到他怀里……

陆浮停了下来。

因为夏西的抬手支撑,后座的两人并没有撞在一起,简直距离十万八千米。

——哼!Easy!我可是狗血消灭者!!

她正有些自我佩服实在眼疾手快,却忽然发现眼前,初的神色有哪里不太对……

然后,才意识到,自己触在他右胸的食指……似乎正好摸在……男人胸膛那个……敏感的……点上……

“对对对、对不起……!!”

她慌乱地把手收了回去,捂脸……

能感觉到自己面颊又一次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先亲后摸什么的……太、太尴尬了……

不过……胸部好结实……

她只觉自己实在应该再说些什么,缓解这沉默又尴尬的空白。然而那时候又完全想不出来任何自然的解释方法,不知如何让他相信她真的不是这种人……脑子恐怕是死机了。

面色通红的少女显然已经手足无措。初看夏西如此,抬手过来,手放在她肩膀上。

“我我我不是故意……”夏西哽咽了一声,不过话没讲完,发现自己只是被初按回了原来的位置……

然后,终于,他把她的安全带系好了,随即坐回座位。

******

陆浮终于恢复正常行驶。

“喂,”初回归座位坐好,蹙眉对前排的赤君说,对他那驾驶技术表示不满:“在干什么。”

“按错了……”赤君抱歉地说道,可那声音其实竟然有种笑意:“上次改装,加减速两个键位互换了,听说这样配置上合理,外观上也确实好看些。好久没开了,刚才转弯时我给忘了……啊哈哈哈……你们没事吧??”

他回头来确认二人是否无恙,却见夏西怔怔瞪着不知名的某处,面色红得简直无可救药。而她旁边的初,则转头望着另一侧窗外的黄昏接踵而至,他一言不发。

不过……和初很是熟悉的赤君倒是觉察了——初还是有哪里不太对。虽然说不出究竟是什么,但赤君还是直觉上认为,他应该是经历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

所以……刚才是发生什么了?

并且,那两个人谁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赤君笑着笑着不由就有些尴尬,转回去静静地继续驾驶。

******

陆浮内安静了片刻。最终还是由初打破三人沉默。

“方才那个管理陆浮的女孩,是灵者。”他说。

“哎?!”夏西一下子回过神来,当时完全没看出来。

“你不可以和灵者握手的,”赤君也应和着说,他也再次将翻译器戴入耳中,以便和夏西交谈:“灵者手部聚集着操控力量的神经,肌肤相处时便会互有感知。所以你若和灵者握手,对方就会明显知道你并不是莉法,只是个普通公民。”

“……可我怎么分辨谁是灵者?”

“如果我们不使用力量,你就无法分辨。”初说,看着远方风景飞驰而至:“国议厅参与舞会的人大都是王室贵族,是普通人类,其中没有灵者,所以握手无碍。但你此后务必谨言慎行。”

“好。”夏西低声讲,但又有些难以理解:“但难道你们要这样一直欺骗大众?让人们以为灵石正在另外安全的地方,以为莉法并不是宿主?”

“如果被敌人得知你是宿主,你本人就是第四空间一切能量的源泉。你认为自己会是怎样下场?”

“……明白了。”

“这也是王的决定。”初继续说:“而今虽然莉法被你的意志压下去,保密决意不会改变。”

“哇!等等!!”正驾驶着陆浮的赤君忽然大吼一声,刚刚反应过来一样:“初!说到这里,莉法意志被压下去这事情,王还不知道啊?!对王来说,现在的夏西就是莉法呀!我们难道不应该先向王禀报的吗?!”

“先去学院,”初回答,淡色面容表露出他显然早就想过此事:“而今情况,我有问题必须先问大院长,然后才好回去将一切向王禀告。而你,专心驾驶。别再按错。”

“恩……”赤君发出有些含糊的声音,但终究没有反驳:“也有道理。”

“翻译器。”初忽然对夏西说,向她伸出手来。

“恩?”起初夏西并没明白他到底在说啥,随即意识到应该是指那个无线耳机了。

她懵懵地把耳机取下,交到初手里,又一次看着他伸来的手指纤长,轮廓分明,有着清晰的骨感,如同是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

但他什么也没再做,收回翻译器后就不再理会她了,接下来只有和赤君的交谈。

******

“那这姑娘……”赤君回头看到夏西此刻已没再佩戴翻译器,不由直接问初:“以后怎么办?”

“恐怕,”初回答前方的人:“要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火影发任务之小倩发来小视频!【求鲜花评价】(10)

    小鬼聂小倩:“盘古大神您好。”毕竟是第一次私聊,而且还是面对如此大佬。聂小倩心情紧张得不要不要的。自己只是个最低级的小鬼,而人家却是创造世界和人类的远古大神。其中的差距,天差地别与鸿沟都难以形容。“我会不会太唐突了,人家毕竟是远古大神啊!”“而且,盘古大神入群以来,都还没有说过话。”“不知道他是不屑

  • [综]在横滨生活的那些年在线阅读第5章

    “紫欣,等会咱们回家后换下衣服去逛街吧?”放学后,收拾着书包对着紫欣说道。“好啊好啊!”紫欣两眼发亮的回答。“我们的丑丫头也去逛街啊?”不知什么时候无赖旁边有个女同学搂着他的手臂说道。“怎么?国家有哪条规律说‘丑女不可以逛街’吗?!”我瞪了他一眼的喊道。“怎么会,我只是在想如果哪家商店有你这种‘美女

  • 被宠坏的小熊猫[星际]在线阅读第一章

    八月十五月圆之日,一轮明黄的圆月高高挂于墨色星空中,风吹树叶摇“嗷呜!”成群的白狼站在山坡上呼唤着,不,或许是一场新的恶战开始了。“林木芊芊乌啼送落阳,裁半卷红霞点燃松香,牧笛声浅祭奠了风响,有客...”红丝绳高高束起的墨丝正随着少女的步伐一抖一颠着,朱唇微起唱着悦耳的小曲儿,一双好看的瑞凤眼此刻正

  • 追爱之凌毅大神(5)

    一段超清的短视频传到了群里,大家连忙点开观看。视频里,是凌毅完整击杀一只丧尸的完整过程。只见一只丧尸从侧面墙角飞扑了过来,速度竟然比猛虎还要快,血口张开,张开的比例十分夸张,好像下巴骨直接裂开来一样!这一口下去,真的可以直接咬断脖子。众人看着这个画面,无一不都是心头一紧,肝儿一颤。太尼玛吓人了!而凌

  • 你别撩啦之好爽啊!!!

    “你们输了,开始履行诺言吧。”我故意在她们父母面前说。她们四个开始在操场上跑了起来。“璇小姐可不可以给我们留点面子啊。”她们觉得很丢脸。“留面子?难道我不给你们留面子吗?我会让你们当初所做的事情而后悔,要让你们的女儿们来偿还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我狠狠地说。“您这话我好像不明白。”老狐狸故意装糊涂。

  • 生化末世之异能时代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久后,流老师办公室--门口。“这里就是流老师的办公室了。”接待老师指着一间办公室说道。“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着接待老师就向接待室方向走去了。途中还看见了挂在校门口衣衫不整的德邦三基友,而罗星很好心地走上前将他们放了下来。三人感激地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

  • 惹上BOSS大人之只有听令的份儿(1)

    ME宫氏大厦,69层。男子靠窗而立,手里摇曳着红酒杯,红酒在杯子里有节奏的打转,却一滴不曾散落在外。颀长的身材,领口解开的一颗纽扣露出了蜜色的肌肤。一双炯亮且幽深如潭的黑眸凝视着窗外的风景,眸底隐约透着些许寒意。直到敲门声响起,男子才回过神来,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坐在了椅子上:“进。”白风推门而入

  • [DC/FGO]蝙蝠家的巴特森第1章在线阅读

    3不过,余燕的性格和她妩媚的外表却不成正比。余燕性情豪放喜欢无拘无束。平时,她很少化妆,而且总是喜欢穿T恤衫和牛仔裤。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有见她穿过裙子。不仅如此,余燕还喜欢喝小酒、设赌局,情绪激动的时候,还喜欢说脏话。另外,她练过空手道。总而言之,余燕这丫头,基本上不具备女性的阴柔之美。也正是因为如

  • 大佬他偏要宠我[穿书]第5章在线阅读

    琳:沐白,还没睡吧?沐白:嗯。琳:......我不知道怎么说。沐白:怎么了?琳:(害羞表情)沐白:我睡了。琳:别别别我说就是了,你的衣服上......有白色液体......沐白:你是说酸奶吗?琳:......不知道是不是。(尴尬表情)沐白:嗯,那你就慢慢先洗吧,我晚点来拿。琳:你怎么知道我在帮你洗?

  • 爱情路上有你更美好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5章落英神剑掌李治猛地一把将武媚娘揽入怀里:“你说的是真话?那么本王现在就让你侍寝!”“啊……王爷不可!奴家是开玩笑的啦!晋王你还是留着应付达曼将军吧,她可不好糊弄,说完了拿你的第一次,要是到时候你不是的话,她说不定心态都会变的!”武媚娘慌乱起来,一张粉脸更是涨得通红。李治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