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请君自重之开挂大佬的日常

2022/6/24 5:10:40 作者:沉醉皱眉 来源:晋江文学城
请君自重
请君自重
作者:沉醉皱眉来源:晋江文学城
刑部尚书颜岁愿,性直如弦,宁折不弯。河西节度使程藏之,性曲如钩,打死不直。二人同朝三年,颜岁愿面对程藏之日常强撩——只能请君(你)自重。后来……颜岁愿看着程藏之手里握着自己的断袖,犹豫着打死他还是成全他。【要点】1-正文完结。攻处心积虑让受跟他一块断袖的伪权谋文(请参考【节选】)。2-CP:口嫌体直腹黑受*厚颜撩人腹黑攻。1对1,he,玻璃糖(请参考【节选】)。3-前期文风偏古,后面有所收敛(请参考【节选】)。近期修文,剧情不改。4-官制摘取各朝各代,背景参考唐末藩镇之乱以及外侮,考究党慎入。5

08.开挂大佬的日常

鹤丸国永微微皱着眉头,带着小心谨慎的态度接过了那本小册子,似乎是为了容纳下更多的故事,排版相当密集,字的大小和米粒差不多,阅读起来颇有难度。

《国王的新衣》很短,鹤丸没过一会儿就把整个故事都完,被骗子愚弄的国王固然愚蠢,而天真幼童那一句“他什么也没穿啊”却让他忍不住苦笑,只是他不明白狛枝弥生为什么要把这个故事推荐给他。

是在暗讽,他们这些付丧神,就像是走在人群之中自欺欺人的国王一样可笑吗?

“看完了吗?看完了就把它还给我。”

狛枝弥生接过了小册子,准确的放回它之前所在的地方,他又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两块压缩饼干。

“请。”

他推过去一块,自顾自的撕开包装纸,慢慢的吃起来。

拿着包装简易的饼干,白发太刀越发摸不准这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并且问题又来了,他到底是吃,还是不吃?这个人什么都不说,简直能逼死他这个脑补小能手,可能是真的被逼到了绝境,鹤丸赌气似的扯开外包装,咬下了一大口。

唔,味道还不错?

两个人都不言语,坐在了走廊边把手里的饼干吃完,鹤丸注意到,这位审神者大人对于食物的态度相当认真,他的衣摆上都掉了些碎渣渣,而这人竟然还是干净清爽,这样也就算了,他还在叠着包装纸。

按照他的手法,最后能够叠出来一只千纸鹤。

“给。”

狛枝弥生把这只纸鹤放在了鹤丸的手里:“看了这么半天,想要就直说好了。”

那现在说我不是想要这个,还来得及吗?

鹤丸默默端详了半天,把纸鹤揣进了怀里,张口说谢谢吧,他觉得有些奇怪,那开口说别的吧,感觉更尴尬了。

明明这里是他们的主场,却被一个外人占据了先机,平时玩得潇洒的嘴皮子如今也失去了掌控力,心里很多话堵着,可就是说不出来。

太刀急出了一脑门的汗。

狛枝弥生不知道身旁坐的这人有多纠结,在他的眼里,世界上的人或物分成三类,有用的,没用的,弟弟。

而这主动找上门来的付丧神暂时可以归为有用的那一边,因此,狛枝保持了水平线以上的耐心,没有第一时间就离开。

“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山不就我,我便就山,狛枝觉得再这么耗下去,半天时间都会浪费,于是干脆的开口问道:“对于潜在客户,我应该有一些优待,所以你可以问三个问题。”

说完,他就闭上了嘴,静静的看着鹤丸国永。

太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才的氛围让他神经紧绷到了极致,就怕自己哪里说错了话,引来了对方的报复。

“三个问题吗……”鹤丸摸着下巴,似乎是在沉思到底问什么好。

“是的,三个问题。”狛枝肯定的点头,“现在还有两个。”

等等,这也算是问题?

这个想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在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被鹤丸强行捂住了嘴,成功的保住了第二个问题该有的尊严。

难道说只要带了吗,就算一个问题吗?

幸好自己控制住了,不然难得的三个问题的提问机会就会这么被浪费掉。鹤丸在心中爆了无数的粗口,不得不维持着表面的礼节,认真提问。

“时之政府派你来是做什么?”

狛枝弥生秒答:“救回被困的游戏玩家。”

之前派来了那么多人解决问题的时政,如今只有这一个要求?

鹤丸观察着对方的表情,眉头皱得愈发紧,如果要求仅仅只有这一个,那么可操控的空间就太多了,往小了说,只要救出玩家就是完成了委托,往大了说,把他们这些制造了事件的人解决同样是完成。

以鹤丸对时政的了解,作为制造了这些事件的他们,绝对会被算在任务需要处理的范围内,但是这人的表现,似乎想要两边通吃?

“如果你没有考虑清楚,这个问题可以留到明天。”

秒针又哒哒的走过去了五圈,狛枝弥生计算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到了他休息的时候。

即便窗外还是一片明媚,即便游戏里更推崇的是合一下眼便是度过一天的休息方式,他仍旧坚持每天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不动摇。

“好,那我明天……”

话还没说完,门在他面前轻轻拉上,鹤丸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站在了门外面,他伸手想要触碰一下木拉门,结果上面激起一片细密的电流,直接让他半个身子都失去了控制。

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半麻的身子过去了一刻钟才恢复,这期间,鹤丸透过木门之间的缝隙,看到屋里的审神者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换上了舒适的睡衣,抖开游戏里提供的简易被褥,就这样毫无防备的睡了过去。

——准确说,是在身上一抹,原本的作训服就变成了睡衣。

鹤丸知道了这人是怎么在他们察觉不到的情况下换衣服的了,而且说什么没有防备,是拿门上这些流动的电流当玩笑吗?

我记得,应该有个词可以形容眼前的场景。

太刀苦中作乐,对着狛枝弥生的睡颜发散思维。

这种打破了游戏规则的行为,在玩家之中被称为开挂。

开挂大佬的日常,就用这个词组命名吧。

等着鹤丸归来的两人发现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该回来的人始终没有动静,药研和烛台切对视一眼,果断的选择过去探查情况。

这一看,他们投向鹤丸的眼神都带上了些许的微妙。

从鹤丸的角度,所能看见的,只有在屋内沉睡的狛枝弥生。

“我觉得你们的眼神颇有深意。”

活动着手脚的鹤丸格外无奈:“要脑补的话,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天天被人在耳边说鹤球好萌鹤球好帅已经够累的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神经衰弱的。”

“……你和那位审神者聊的怎么样。”

药研从善如流,立刻换了话题:“需要向殿下他们请求支援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开局快递奖励一个亿第五章在线阅读

    “到底要不要去呢?”程宴把头埋进被子里,她心底不知不觉地产生一种渴望,虽然陈梓恒总是损她,但是她知道,陈梓恒并不是真的讨厌她,至少说不上讨厌。况且,刚才陈梓恒还无理取闹地表白过,就算是玩笑话,是不是也会有一点认真的成分?程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脸上突然一阵ReLa辣的。陈梓恒只是如此随意地说了

  • Housekeeper在线阅读章 抱打不平

    村民们一看悍妇胜利了这才突然为悍妇鼓起掌来,纷纷说打的好,有几个村民就把那坏枪的村民围住,搧他的耳光,问他为什么要把这三个恶棍请来打架。那村民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老三锅台是他老婆的姘头。村民们打了这个吃里扒外的村民,然后叫他把这三个重伤的混蛋背走了。悍妇胜利了,她一把抱住我们,“孩子们,

  • 特种兵:开局被全世界通缉第十章在线阅读

    青楼,各种各样的胭脂味道,还有各式各样的鸳鸯燕燕在不同的桌子上吃吃笑笑,还有些女的坐在客人的大腿上的,芊芊玉玉的白手拿着冰凉的酒盅,你一杯我一杯,这是个有个样千姿百态。不过这是青楼,这种现象已经是再正常不过了。。老鸦在外面迎着客人,目光游移的往二楼飘着,很明显,上面是有什么吸引她的东西,直白的说是有

  • [全职 方锐]正邪两立优胜劣汰也蛮合理的(新书首发,求一切支持!)

    琦…琦玉老师?看到深谷中走出的身影,地上碎成零件的杰诺斯眼前一亮。不过姜丞才懒得理会这些,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对面从深谷中走出的琦玉。“最强吗?”事实上,在遇到波罗斯之前,琦玉一直没遇见过什么像样点的对手。姜丞的意外出现,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弥补了琦玉内心对于战斗的渴望。“不过,这还不够。”从尘土中走出的

  • 火影之有姐罩着在线阅读第一节

    繁花似锦,江山如梦,自古天下又有多少人为这江山断送性命。人性本就贪*婪,更加难以揣测为了一己私欲便血染山河,而受苦的不过是天下黎民百姓罢了。正直春季山中春意正浓,春风拂面沁人心脾。飒....飒....一道寒光闪现,只见一名女子从茂密的林中腾空跃起。她身着白衣轻纱,随风飘舞好似盛开的白莲犹如天上仙子一

  • 少年衣无聊

    十一朵玫瑰的意思是: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这个上官轩,他想干什么?————“亲爱的。”上官轩深情款款地道,“这是我对你一生一世的约定。不能失约哦~”他的话语中带着些纯真的味道,竟然还有点像……撒娇!“……”她有些无语,他们才第二次见面好不好啦?还什么一生一世咧!特别是这“亲爱的”,令人想吐!“恶心。”

  • 末日500年救援大天使

    这几天我要准备初中分班考,所以更新有点慢,请原谅............——————————————————————————————————————————我在拉克丝睡着之后,驾驶着能天使出发,因为大天使没有拉克丝做要挟,所以很有可能被击落,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当我开足马力到达战场的时

  • 最强YY第二章:神器!雷霆!机枪?(上)

    第二章:神器!雷霆!机枪?(上)钟梓琛的双瞳紧盯着那长方形的豪华盒子,突然一股莫名的拥有感涌上心头。钟梓琛站了起来,双手不受控制的向盒子伸去。钟梓琛心里大骇,想压抑住这种奇特的感觉,却惊骇的发现整个身子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似的。周围的坏境在钟梓琛的眼里慢慢变暗,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只有那个盒子和自己的身躯一

  • 老酒坊第10章在线阅读

    “咳咳,大家安静一下,今天,班上要转来两位新同学,接下来我就不说了,你们自己介绍吧”这老师,明显的势利眼。诶~怎么两个,明显只有我一个嘛。“哦,对了,现在只来了一个”看见只有我一个进了教室,老师连忙补充。“我叫芊”我的语气冷的不能再冷了。老师擦了两把汗“那么,你坐。。。。。”等等,那不是月吗?他怎么

  • [综英美]少女凶猛啊!!!小夏写不得了啦

    我费力的把他抬回了宿舍·········这还是宿舍吗?皇宫啊!!!我心里想到我又把他抬回了他的房间,可是脚一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贴在他的嘴上我睁大眼睛,快速的起来呼~~~~幸好没醒啊,要不然他告我非礼她啊!!!!我心里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