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嘿,你是贼在线阅读第7节

2022/6/24 3:57:45 作者:秦筝赵瑟 来源:晋江文学城
嘿,你是贼
嘿,你是贼
作者:秦筝赵瑟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已完结,人设:男主缺根筋VS女主多一窍---------------------------------------------------------------文案:勤思中学是私立高中,女孩儿们哪个不是衿贵的公主?李长天向来对这种女生一概避而远之,偏偏,听到有个叫秋水的,立刻哈巴狗一样黏上去了。问他原因,因为他俩的名字很配啊。听听,秋水跟长天一样色,是不是很般配嘛?但女孩儿冷得似冰,怎么也捂不热,还将他也冻成了冰。分开多年后重逢,他好心点拨她:“就算我是冰块,你不知道捂一捂?”她恍惚问:

河东头张家。

吃完了晚饭后一家人都坐在院子里乘凉,张家一家一共有五口人。

当家人是张双福,早年张老爹张老娘去世后,和张家老二张双禄分家了,除此之外,张家还有个闺女张双喜,嫁到了沿河二队。

张双福一生和李连芳生了三个儿子,因为识字会计算,成分是贫农,思想好,在沿河五队的威望高,就当了沿河五队的记分员。

老大张明顺,为人憨厚老实,踏实能干,上工干的都是满工分。

老二张明裕,是沿河五队出了名的模样俊俏,比周家的周邵阳都要俊几分,还是县里运输车队的司机,在队里的未婚姑娘里特别吃香,不过因为某种原因,姑娘们只能望而却之。

老三张明启,在县里上高一,成绩好,明年就能拿到高中毕业证了。

张明裕靠在小小的椅子上,望着天空,黑夜里的星星异常明亮,不停地闪烁着。

看来明天又是大晴天啊。

这次从江市拉了很多货回来,他可以休息就好了,这县里的厂子,供销社的货他都拉。

当初这个肥差可是被县里不少有身份的干部瞧上了的,却没想到中途被一个乡下小子给截胡了,这还是上头的人下的指令,没有办法,只能眼红地拱手相让了。

张明裕哪里知道是因为他当时随意抓的一个小偷才得了这么一个肥差。

这个小偷正是暴露身份正在潜逃的敌特,因为太匆忙,什么都没有,身上所剩无几,就恰恰盯上了刚从黑市出来的张明裕,没想到却被反杀了。

上头的人正着急呢,没想到来了这么个惊喜。

当时上头的人也没和张明裕细讲,而是暗地调查了张明裕的祖祖辈辈,发现都是根正苗红的贫农,满意了,也调查到了张明裕经常往县里跑是想进运输队,就悄悄使了把力,当是奖励。

直到现在张明裕也一直认为他是凭他的聪明才智当上司机的。

“娘。”张明裕这才想起他白天从黑市换的布票,从包里掏出递给李连芳。

前两天张明顺相看中了,李连芳就让张明裕换点布票给那姑娘做两身衣服。

对于老二去黑市的事情老两口早就知道了,特别是在当上运输队司机后去得更频繁了,老两口睁只眼闭只眼谁也没说,只是私底下张双喜叮嘱了张明裕做事谨慎点,该舍的时候就要舍。

对二儿子老两口是骄傲的,能自己在县里想方设法地当上了司机,在队里可是头一份。

李连芳接过一看,有整整两丈的布票,节省点,还可以做两双鞋子呢。

夸奖了儿子能干,李连芳便匆忙进屋锁在柜子里了,这可不能丢了。

旁边的张明顺憨憨一笑,“让明裕你费心了。”明明是他娶媳妇,还要让明裕东跑西跑的,他可知道现在的布票珍贵得很。

“你可是我大哥呢,费啥心,我可等着大嫂进门呢。”张明裕漫不经心地道。

张明顺难得地对着张明裕挤眉弄眼,“也快要到明裕娶媳妇了。”

一听到这话,张明裕连忙摇摇头,起身进屋。

他可不想娶媳妇,现在多好,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哦,他还有爹娘呢,应该是三人吃饱,全家不饿。

养媳妇多累啊,以后还得养娃,那不得天天开车赚钱?那他可养不起,当初去当司机,他就是想着不下地干活儿呢,现在跑一次歇几天不香吗?一个人睡觉不香吗?

张·懒虫·明·恐婚·裕甩出脑中幻想的自己最后因养家而被累死的画面,捂着脑袋睡觉。

张双福满脸忧愁看着地空荡荡的椅子,他儿子不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吧,看来得和老婆子好好谈谈了,背着手叹着气走了。

留下的张明顺和张明启大眼瞪小眼。

张明启一脸兴奋,“大哥,我要进去看书了,等明年,说不定我就和二哥一样厉害了!”

到时候他也去当个运输司机,布票说有就有,他要给自个儿做五套衣服换着穿!

顿了顿,悄悄地脸红,他可以勉为其难地分一套给他以后的小媳妇穿,穿得漂漂亮亮的给他看。

看着只剩自己一个人的院子,张明顺茫然了一下,提着几人忘了的椅子。

他也进屋睡觉吧。

早上六点半,金笑笑打着呵欠没精打采地跟着知青们往前走,周青青也差不多是同样的状态。

谢芳芳在旁边一直注意着,生怕金笑笑把自个儿摔着了,把脸摔花了怎么办。

六月底生产队主要做两件事,一是给棉花整枝打杈,这是棉花种植过程中费工费力的活儿,具有技术性,关乎着棉花的产量,是队里手巧的妇女们的活儿。

二是春土豆要收获了,男人们都去挖土豆了,别以为挖土豆很轻松,一不小心土豆就会被挖成几半。

叶建国看了金笑笑周青青两人几眼,最后决定不折腾别人,更重要的是不折腾自己,两人和其他女知青,还有几个瘦瘦弱弱的队里姑娘都被分去给棉花除草了,胡志高和刘伟民倒是去挖土豆了。

李玉玲几人都很高兴,毕竟除草对比其他活儿是很轻松了。

金笑笑看了看地上的草,又看了看自己白嫩的双手,从兜里拿出了一条手帕,小心地包好。

“矫情!”旁边的周青青冷哼,随手轻松地拔了几根草,心里更是看不惯。

谢芳芳小声地说道:“别理她,等过两个小时看她怎么嘚瑟儿。”

她从兜里掏出一只看起别别扭扭的手套戴上,这是她东拼西筹找布给缝上的,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金笑笑点点头,和谢芳芳一起无视掉周青青,去了自己分的那块地。

一开始还好,一个多小时后,金笑笑便感到了腰酸腿软,坐在地上,拿出军用水壶,里面是她今早冲的麦乳精,现在还带有热气呢。

香香甜甜的。

就在旁边摸鱼的周青青鼻尖闻到了,“金笑笑,你偷懒!”

麦乳精啊,她好久都没喝到了,吸了吸鼻子,真香啊,这是金笑笑她爷爷给买的,她没有份!

金笑笑喝了一口麦乳精说道:“我偷懒是吃了你家的大米吗?”

工分是按照你任务的完成度打分的,做多少就是多少。

周青青涨得满脸通红,认为金笑笑专门指的就是她,不顾手疼,狠狠地扯了几把草发泄着。

不就是有爹娘吗!有什么了不起!她也有过!要是她爹娘还在,她才不用委屈巴巴的住在金家呢!

等缓过来神,金笑笑这才慢吞吞地继续,旁边的余燕梅已经超出她的两倍了,人家还拔得干干净净。

太阳逐渐升到正中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了,金笑笑跟着知青们有气无力地拖着。

男女老少,女人都是急急忙忙地赶回家做饭,有那提前让儿媳妇回去的婆子不慌不忙,男人们一边扛着农具一边聊着地里的事儿,孩子们追追打打。

不过好像与知青们关系都比较疏远,一是知青们与队员相互之间谁也瞧不起谁,二是哪有闲工夫啊。

金笑笑来了两天了,知青点建得远,又正是忙活的时期,队里的人她也只认识几个。

她不知道的是有人正好说到了她。

朱莹和程云云走在一起,朱莹和李玉玲是最先下乡的,已经五年了,和程云云关系还挺好。

朱莹看着程云云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

“莹莹怎么啦?”程云云疑惑。

对这个朋友程云云是很喜欢的,又温柔又有文化,还给她讲了许多她以前从来都不知道的东西。

“云云……”

“你知道前两天我们知青点新来了几个知青吗?”

程云云点点头,担忧道:“怎么了?她们欺负你了?”

朱莹带着点愤怒:“不是她们欺负我,而是她们欺负你!”

“我?”程云云困惑,她们都没见过面,没有欺负啊!

接下来朱莹的话让她脸色苍白。

“我看见你们周邵阳给新来的女知青搬东西了,还黏黏糊糊一直说话呢!”

程云云摇头,不可置信:“邵阳哥不会的,他只是帮忙而已。”

朱莹恨铁不成钢,“周邵阳没那个意思,不代表那个女知青没有啊,我给你说,她长得可漂亮了!”

“你还是注意点吧,你们都要结婚了,万一再发生什么意外,你什么办?”

……

程云云失魂落魄,脑海里一直浮现朱莹说的话,一想到邵阳哥以后会喜欢上别人,心里就止不住的难受。

“云云!你走哪里去呀!”

程云云回神,才发现她不知不觉地走过了家门,扯着嘴角,“姐。”

程宁宁看着脸色不好的程云云,担忧道:“干活儿干累了吧,赶紧进来吧。”

“嗯。”

心里却暗暗下了个决定。

勉强吃下了周青青做的黑暗料理,金笑笑对以后的生活感到了深深的绝望。

得赶紧想个办法才行哦。

到了下午上工的时间,金笑笑继续蹲在地上,一根一根地扒拉着野草。

手疼的周青青更是坐在地上左一下右一下。

等程云云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个画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歌坛传奇之矛盾继续升级(第一卷)

    他强吻着她说:“我占不了你的心,最起码我可以占有你的人!”他俯视着她的脸。“你……是我的妻子……你知道吗?!你属于我,你知道吗?!你该履行你做妻子的义务,你知道吗?!”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不管你这颗冰冷的心在哪里飘着,你的人永远都是我的!你要是敢对我三心两意……哼哼!”他瞪着她,并冷笑着。“那你这个

  • [文豪野犬]莫名多了两个孩子后在线阅读第二节

    林家的后山是所有修炼者的天堂,浓郁到几乎成水的灵气,刚一进来我和林枫林向三人就感到了一股沁人心扉的舒畅,就连体内真元的运转都比以前快上数倍,不过尽管如此以这三人刚到筑基中期的修为还是无法与这后山之中本就存在的各种异兽相对抗。“吼!”“这是什么声音?”我有些紧张地问道。说着又是一声巨大的吼声,听着这声

  • 狄伦在线阅读第九节

    “按照距离来算的话,最强武器系统和暗能量容器之间的有效距离是十米,如果超过十米那么武器系统就不能在吸收所谓的暗能量!”叶华迅速的分析着最强武器系统和蔷薇的关系,这样的限制也让叶华直皱眉头。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后,叶华反倒开始为难了起来,最强武器系统的忽然苏醒人叶华成功的陷入了纠结。原本按照叶华的想法,自

  • 虐恋系统逼我攻略反派之有能耐来追我呀

    此时,李浩天已经彻底熟悉了运转轻功时候的感觉,正当他欢快的朝着崖下掠去之际,迎面却有一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来。还未等他说话,那人在见到李浩天的瞬间,身躯却是明显一顿,直接就落在了地面上,拦在了李浩天的身前。“你这逆徒!今日我便替华山清理门户!”说话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朝着思过崖赶来的岳不群。在见到李浩

  • 重生之千金不能惹在线阅读黑狗,白鱼》

    第2章《黑狗,白鱼》这肉身,从上到下,没有一星半点儿与众不同的地方。周天龙在光溜溜的上身套上一件黑色的背心,打开卧室虚掩着的两扇木门,快步走到后院。从瓦缸里舀出两瓢清水倒在铜盆里,快意地抹抹脸和脖子,“噗”地把水泼在院里的地上。看着世上最灵巧的物体,“嗞”地钻进青砖地缝里,冒出一股蒸汽,转眼在烈日下

  • 彼岸之风华女帝第4章在线阅读

    “……然后,龙之介问我是不是开孤儿院的。”她以平缓的语气作为结尾,扒拉了一口熬得格外浓厚的咖喱。额前秃了一块的店主举着燃了半截的烟大笑着:“芥川小哥竟然这么问的吗?”“嗯。”织田发出一声鼻音。那日之后织田花了几天的时间替芥川办好了手续,将他的名字落在了她的户籍下,只不过芥川坚持不更改姓氏,织田也没有

  • 喝可乐的地表最强在线阅读诡异开局03

    最近,火之国的贵族间突然流传起一个消息,传言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愿以一座城池为聘,求娶一位忍者当王夫。先前听到的人摇头晃脑,直言此事是无稽之谈,消息证实后无不是捧腹大笑,深感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是个傻子。“不是傻子是什么,只有傻子才会让一个身份卑贱的忍者当王夫。”穿金戴银却满肚油肠的商人把唾液喷得到处都

  • 杀手重生:腹黑王爷要休妻之狂蟒雷克(7)

    伊凡睡梦里一直有一间巨大的房子在忽隐忽现,上面的那个孽字晃的他头疼欲裂,四肢僵硬的伊凡感到自己浑身都在被火烧;但是又出奇的寒冷。胸口很闷,很难受。突然伊凡感到一记重击打在胸口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一阵畅快,随即是剧烈的疼痛,痛不欲生,就像绞碎了五脏六腑,斩断了四肢。眼前是一个彪形大汉,手长脚长,

  • 掌中娇妃了明因果,最后一次机会

    有人说如果能穿越一次,他就一定能干成一番大事。如果在普通世界的话,就能家财万贯,美女如云;如果在修真世界的话,他就能成仙成祖,不死不灭;如果在架空历史之中,他就能出将入相,甚至当上皇帝,成就一番事业等等。陈峰在刚穿越时也是这样想,但他失败了。第一次时,他到了完美世界的一个平行世界,想借助主角石昊成就

  • 洪荒之我为帝俊第四章在线阅读

    Chapter4所以到底是谁“对了,我叫做朱雀。”少女瞧着云笙,非常满意的样子。那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看着云笙,“白虎。”穿着休闲衣服的男人则是说道:“我叫做玄武。”云笙眨眨眼睛,“好像还差一个青龙?”“哦,他还在睡觉,暂时醒不过来。”朱雀耸耸肩,谁知道青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呢?不知道,那就暂且当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