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带着国家被大唐召唤了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2/6/24 4:10:36 作者:十里江南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带着国家被大唐召唤了
我带着国家被大唐召唤了
作者:十里江南来源:飞卢小说网
公元626年,渭水之盟战役爆发,大唐不敌,李二悲愤怒吼:“若给朕一支天兵,朕誓要屠光整个突厥!”于是…陈秋受李二召唤,以国危局总督身份,直接率领夏国军队,降临大唐!陆军部队,进攻!导弹部队,进攻!坦克部队,进攻!空中战舰,进攻!当夏国的钢铁猛兽残暴的踏平突厥骑兵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出了院子,一路向西,那里有处断崖,地势很是险要,而且视野极好,每每我跟离若找不到大白的时候,都要到这里吼上一吼,然后我们的大白就会如从天而降的公主般,绽放着它明媚可人的狗脸,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如今,我也没有办法,梧桐山方圆数千里,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要想找到他们,真比见鬼还难,所以,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大……白……”,我的嗓子已经哑了,吼的声嘶力竭,也不知道这次大白会不会听的到,只是,我知道它是条不一般的狗,一定会有奇迹发生的……

果然,

”呜…….”,声音是从梧桐山背阴处,一处叫鬼谷的悬崖上传来的,那里地势极其险要,平时连飞鸟都很罕见,小时候听琉璃寺的主持曾偶尔提起过,人间的鬼谷有地狱十八层之说,因为,那种极阴极寒之地,原本就是个连魂魄都无法超度的地方……

那时,我带着疑惑咨询过奶奶,她说,人有七魂三魄,七魂分为:喜、怒、哀、惧、爱、恶、欲;三魄分为灵、觉、生。奶奶跟我说了很多,比如有些书生被妖精迷惑,得了相思病,便会魂不附体;又有些人胆子小,收到了惊吓,便会灵魂出窍;当然最后他们若能控制住自己的心魔,将体内的元气召集回来,还是很有希望夺回阳寿的,但,这个要看个人的造化!

当然,这些玄乎又玄的东西我是断然也学不会的,只觉得词语里若包含个魂啊魄啊的,定不会是多么美妙的字眼,比如,失魂落魄、魂飞魄散,还有由七这个字眼衍生出来的七窍生烟。

远古也曾有位壮士,他说了很是豪壮的一句话,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话毕,有气吞山河之势,也或许他只是随口说给倾慕的女子听听的,哪知,他真的去了地狱,他的心上人也被旁人勾搭走了,由此可见,地狱真真不是个好东西。

我就很纳闷,大白他们怎么会在鬼谷呢,它好似很疲惫,想用力发生更大的声吼,但却一次比一次虚弱,

我料定有事,赶紧飞身前往,不知为何,这次,我的云水袖居然使的还不错,于是,不一会功夫,我便在鬼谷的断崖旁见到了离若还有大白,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穆婶两脚踏空,半个身子都吊在悬崖下面,而离若正使出吃奶的劲在拉她,只是离若太瘦弱了,眼看整个人也要随着穆婶栽下去!

“离若,我来了”,我赶紧上前帮忙,这才发现,穆婶额头一片黑紫,好似受过袭击,已经晕了过去,

就在我跟离若合力将穆婶拉上来的时候,我刚留意到她胸部位置貌似有很大一片血污,离若突然一个重心不稳,大喊一声:“姐,我要掉下去啦”,身子随即就往前趴,

我一看她遇险,本能放开了拉住穆婶的手,上前拖住了离若的腰,受伤在一旁修养的大白,也冲上来,紧紧用牙咬住我的裤脚,这样我们才没有都摔下去,但是,却眼睁睁的看着穆婶,她从我们眼前,掉进了鬼谷的万丈深渊……

“姐,都是我不好,本来穆婶可以不死的……”,离若哭成了泪人,我们趴在悬崖上哭了半天,大白也急的四处乱窜,想要去悬崖下面找人,只是,悬崖万丈,它还瘸了一条腿,我们是无论如何不会让它下去的,所以,它急的不停乱叫,

“傻妹妹,是我没有拉住她,你不用那么自责”,我心里充满内疚,不知如何像穆叔交代,穆叔他眼睛不好,是个盲人,但做事却一点不比常人逊色,挑水种菜,扫地做饭,样样拿的出手,小时候,他还经常用槐树枝给我们做木笛,教我们吹一些很风雅的曲子,每次他从山上采药回来,筐子里总有一堆不常见的果子留给我们,他自己渴了,累了,却一个也舍不得吃,而穆婶,她经常帮着奶奶一起坐针线活,我们身上穿的,脚上踩的,都是她跟奶奶一起做的……

如今,穆婶突然走了,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我宁愿这是个梦,而我们都在梦里,等醒来,在一起的人还在一起,可是,时光没有片刻的停滞,离去的就是离去了,一些事情终结了,一些梦打碎了,一些人是真的散了……

离若告诉我说,这或许就是宿命吧,今天一早,她原本是没打算让穆婶跟她一起出来的,只是穆婶思夫心切,后来,她们遇到了一群恶人,不知怎的就打到鬼谷这里,大白把他们都打到悬崖里去了,只是,自己的腿却瘸了,其中有一个痞子,他想逃跑,穆婶去拦,被他一拳打在脑袋上,当即昏倒了过去,但,因为地势比较险要,穆婶不停的往悬崖下滚,幸好被眼疾手快的她抓住,后来的事情,我就看见了……

今天真是个阴暗的日子,我暗暗思量,很是诧异,然后一股脑儿将今天山中遇刺的事情告诉离若,她沉默了会,眉头快拧到一起了,过了许久,终于开口道,

“姐,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谁会需要这种子来治病呢“?

“是啊,我也想不通呢,只有娘,你,我,我们三个知道有这颗种子,其他人并不知情,就算知道了,也没有说这种子可以有治病的功效“,我也将我的疑惑告知她,

离若抿了抿嘴,又道,

“姐,你有没有想过,或许需要治病的人是咱娘呢”?

“啊”?我大吃一惊,疑惑的看着她,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跟我谈关于娘的事情,但不知她怎会有这样的想法,

“很小的时候,我偷听过爹娘吵架,隐约记得这好像跟娘的病有关,但具体是什么我并不清楚,娘的病不是简单的病,她离开时,为何要把这种子留给你,我这么多年都不明白,只知道她一定有她的理由”。

“这样,如果是真的,那我们应该尽快找到娘,把种子给她,只是,她为什么要派刺客呢,直接拿就可以了,这原本就是她的东西”,

“是啊,娘把东西留给了你,是一定不会收回来的,拿种子的或许另有其人”!

我见离若分析的头头是道,心生佩服,原来儿时的事情她是记得些的,今天能主动跟我说起,让我很是感动,但,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穆叔,然后找机会去找娘,看看她是否安好,一想到要去找娘,我跟离若都很激动,我们真的很想,很想她。

“姐,不要把菩提种子的事情告诉咱奶奶”,

“恩,我知道”,我坐在一处石板上,刚刚忙着说话,都忘记了要给大白上膏药了,眼角稍稍留意了四处,发现除了刚刚的痕迹之外,并无任何打斗的迹象,难道离若是在说谎吗?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刚一闪现便被我赶紧否定了,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自己有些可耻,可是,明明那一瞬我就是看见穆婶胸前有血迹的,难道是我眼花了?

不管如何,还是先找到穆叔再说,他在山中多留片刻便有片刻的危险!

我们跟着大白穿过层层密林,可能离若出门的时候低估了山间的空气,她只穿了一件贴身的红色短袄,看的出来体力消耗过大,高山上风大,我赶紧将身上的白狐大衣给她披上,她先是争执了一番,而后见我额头上冒出的汗,就没再拒绝。

大衣披上后,她眼睛一亮,哇,真好看,还很香呢,小孩子气的美滋滋的转了几个圈,“姐,这就是那位北狐家的公子给你的”?她笑嘻嘻的问起,刚刚的不快立马就散了,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我心里又多了些哀叹,

“是啊,可是人家并没有说送啊,估计以后还是要还的”,我幽幽的说着,忽视了身后的来人,

”谁说要还的,我有那么小气吗“?他好像是从雪窟窿中钻出来的一般,还是一袭白衣,长身玉立,肤如天山冰雪,眼里一片江南烟雨,他就这么静静立着,杂乱的丛林有了片刻窒息,

“你怎么还没走啊”?

搞什么鬼,怎么又是他,难道他一路跟踪我?我虽情不自禁发出疑问,尽管声音听起来很不友好,但脸上还是不敢有一丁点表露,因为我怕他一个不爽,把我们都给灭了,霞飞山北狐氏,昔日从奶奶的口中略有耳闻,江湖第一大派,亦正亦邪,称霸武林很多很多年,她说,北狐氏靠供奉九尾神狐起家,是一个相当神秘的门派,至于门派中有多少弟子一直未有定论,历代宗主行事风格也一贯的低调,并不时常为外人所知。

如今,眼前的男子,我料想他身份不凡,但也不敢妄图揣测,那样只会加重我内心的不安,何况,他还离我那么近,我感知身上的毛孔都在冒着汗,

“你是有多么讨厌见到我”,北狐川说完,不忘瞟了我一眼,他想起七年前的一个夏日夜晚,他飞身路过此地,在一处老宅后花园的水池旁,他不小心看到了月色下两个穿着红肚兜在池子里戏水的小姑娘,

他如离弦的箭般从她们上方的天空掠过,只听得身后有声惊呼,

“妹妹,快看,妖怪”!

从小,他就自诩身手不凡,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认出来,还竟然是个丫头片子,妖怪,他在半空中怔了怔差点摔倒,而后,还是久违的笑了笑,于是,回眸的那一瞬间,他终于撞到了前方一颗大树上……

“大哥哥,衣裳你真不要了哇”,北狐川还在回忆中,离若便接起了话茬,她原本就生了一张仙女面孔,不笑的时候,如冰山般高冷,笑的时候,便露出两个小虎牙,甚是可爱,笑与不笑,对她来说,简直是两个人!

果然,白狐公子深深看了她一眼,

“你这妹妹倒是比你聪明呢”,说完,他又略带惋惜的看了我一眼,满脸同情,这让我很受伤,至于这样鄙视我么,

“那个”,我清了清嗓子,“你的衣裳,我们回家后洗干净了还你”,我上前拉住离若的手,竟不敢放肆的多看他一眼,怎么这样啊,我在内心深处把自己打了一百大板,

“哦,你打算怎么还我“?他身后有白雪皑皑,偶有受惊的山鸡尖叫着从不远某处树窟窿里飞出,惊起树梢片片雪团抖落,我抬眼见一条大大的冰凌从树梢垂下,直冲他头顶,对此,我并未提醒他要站的远一点之类,想象他被冰块直击脑门的画面直觉好笑,由此也暗暗忽略掉他眼里隐隐的嘲讽意味,

“公子是要我们将衣物亲自送到霞飞山么”?

“恩”?他挑挑眉,愣了片刻,嘴角的笑更深一层,

“我白川送出去的东西岂是随便就收回来的,留个纪念吧,日后会见面的”。说完,他又去了,真正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雪花……

“姐姐,他叫白川啊”,离若依旧对着他远去的背影凝望,眼里依旧写满笑意。

“什么白川,还白吃白喝呢,北狐川罢了,别以为说个假名就可以骗人了”,我又对着他比兔子还快的撤退方式表示不满,如此高傲的男子,若要跟他一起生活该多累啊,不过,转念一想,我肯定是想多了,奶奶说的对,他有江湖背景又是朝廷的人,换句直白的话说,就是黑白两道通吃,而我们不过是小户人家,所以,我怎么可能跟他一起生活,而他又怎么可能选择我,就像两条永远都无法相交的平行线,生活轨迹压根没有交点……

北狐川前脚走,后脚离若便把他的衣裳要了去,我原本就不打算留着,正好随了她,看着她难得如此高兴的样子,我心里也稍稍减轻了负担,穆婶的事我一个人背着就好,她才十五岁啊,本该就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我们寻找穆叔的过程并不顺利,大白负伤带着我们转来转去,好像一直都在兜圈子,眼见天都快黑了,我们好似还在原地踏步一样,

“姐,我们是不是碰到脏东西了”离若紧紧跟在我身边,拉住我的胳膊,眼神里有胆怯的感觉,我知道她说的是传说中的山魅子,可是我真的不信这些,

“离若,也许穆叔就在这附近,你看,大白是闻着他的气味找的,他可能隐藏在某个隐秘的地点,我们一时找不到罢了,别着急,大白一定会找到他的”。

“恩”,她点点头,又像想到什么似得接着说,

“姐,我小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会觉得窗外站着一个人”,直觉她说完,我的汗毛都立起来了,颈背骨阵阵发凉,耳边仿若突然阴风阵阵,然后我赶紧站定,看着我瘦小的妹妹,心里跟自己打气,一下,两下,假装镇定……

我说,“你害怕么,怎么不跟奶奶还有我说,我们可以一起睡啊”,

“算啦,肯定是幻觉,我还是喜欢一个人睡”,离若笑笑,有些苦涩,我可怜的妹妹,我没有尽好一个姐姐的责任,

“找到穆叔后,安顿好奶奶,我们就去找娘”,我又跟她重申了一遍,如果奶奶不同意,我们就把北狐公子搬出来挡一挡好了。

突然,大白像发现了什么似得,它围着山腰一颗被大雪压塌的松树不停的狂叫,我们赶紧走上前查看,看了半天,随着脚下雪堆塌陷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才明白过来,原来大树茂密的枝桠下面是个洞穴,

“穆叔,穆叔”,我们赶紧趴在洞口朝里面看,只是洞有些深,太黑,看不见,

“离若,你跟大白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我拉紧离若身上裹着的大衣,不待她犹豫就钻了进去,

“姐,你要小心啊”,离若远远的在洞口对我喊。

“知道”,我冲着身后的她摆了摆手。

洞果然很深,我点起了火把,发现里面全是石头,可能是下着雪的缘故,洞内竟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顶上,偶尔有水滴落下来,发出“哒哒哒“的声响,空旷、阴冷。越往洞内走,血腥气越重,我捂着嘴巴,想呕吐,直到,我在洞内最里面的碎石上,看见了一具尸体,

我想,若我有心脏病的话,定是要被自己内心的尖叫声给吓死,我看见了穆叔,他躺在冰凉冰凉的石头上,有疾患的双眼已被残忍挖去,胸口插了一把尖刀,那是他自己采药用的刀,用了一辈子的刀,他死的很惨很惨,全身都是刀痕,下半身皮肤几乎已经全部没有完好的地方了……

是的,穆叔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道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二天一早,秦川带着小昭来到杨逍府上,杨逍和杨不悔看到小昭的样子也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这个丑陋的婢女原来竟是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只是此时小昭既已是教主的侍女,父女俩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眼神怪异地盯着小昭瞧。小昭被二人瞧得有些心慌,不由自主的往秦川身后退了几步,秦川笑着说道:“小昭的事情我自有分寸,

  • 海贼之剑术大师叛逆

    第五章叛逆再次醒来时,她正睡在温暖、干净的床榻上,身着干净的睡袍,床榻旁燃着淡淡的熏香。看到这幅景象,可想而知那小子应该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他的八百精锐,真不知他是怎么制服并驱策那些人的,王后当时设置这八百人时明明说除了她没人能调动,由此可见,这天下间没什么是绝对的。“大人,您醒了?”小侍女从打盹中惊醒

  • [梦间集+剑三]烟雨行之入学(8)

    白轩原本以为驱魔师学院会很破,因为现在基本没人会相信世界会有妖魔鬼怪了,但是眼前的学院却让白轩产生了一种知识学校么的错觉。整座驱魔学院彷佛高山一般,很是壮观,张可呵呵笑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呢,据说整座学院是建在大山上的,到了后来,就直接把整座山建成了学院。”白轩咽了一口唾沫道:“这么大

  • 谛仙劫在线阅读第一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阳光璀璨,鸟语花香。四周山明水秀,然而,一阵惨绝人寰的杀猪声,却倏地响起,惊得原本栖息在树梢上的鸟儿,都吓得拍翅散飞着。而这一道惨绝人寰的杀猪声,不是出自别人,正是出自正软到在草地上的苏酒酒嘴里!看着眼前一切,苏酒酒整个人都崩溃了!天哪!你现在是在耍我吗!?虽然,她是贪

  • 综漫:天下无剑在线阅读第五节

    同一时刻,风成那里也算是十万火急。四个白衣人正从四面团团包围了风成,让风成无处可逃。风成内心十分地紧张,但还是强装镇定的样子,用手指着他们说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风成左前方的白衣人似乎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懒懒地说道:“怎么我们一开始就遇到个小孩儿,还是个男的,一点乐子都没有,白

  • 刷钱就变强第四章在线阅读

    了解秦枫的人都知道,这一抹邪笑意味着什么,凡是秦枫这么一笑,准有人遭殃,而且会很惨。黑影看到秦枫嘴角那一抹邪笑,一股寒意悠然而生,此刻他是从心底忌惮秦枫,不过秦枫也没有让黑影失望,接下来的动作让黑影如入冰窖。秦枫化拳为掌,五指翻飞,根本就分不清楚哪是手掌哪是手指,就感觉到处都是手印,黑影眼睛严重不够

  • 神医赘婿在都市在线阅读第10节

    这是一款艳红色的超跑,配上流线的车型,犀利夸张的造型,浑身上下无不透露出一个字——骚!车门向上拉起,一个留着杀马特造型的小黄毛从车内走了出来。“哟,这不是我们的赵大少吗,最近怎么做起缩头乌龟了?”小黄毛一脸玩味的看着赵维,口中啧啧出声,嘲讽之意溢于言表。“陆浩翔,这与你无关。”赵维并不想与他多说什么

  • 仙路之魔主沉浮第十章在线阅读

    许诗涵看着梁杰发呆,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焦急的说道:“医仙就算你做不到那样,但你一定能救我爷爷吧,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梁杰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要做。连忙摆摆手说道:“我此行来就是为了救你爷爷的。”许诗涵闻言眉中带笑柔声说道:“多谢医仙。”梁杰也不多言转身走向肉球,他忍住恶心装模作样的看了一遍不

  • 荣耀江湖在线阅读第九章

    见那藤蔓并未追下来,杨远之这才松了一口气,抱着已经昏迷的言如斯向水潭里砸了下去。这水潭并不是死水而是一道河流的分支,杨远之带着言如斯在水中连翻滚了好几番,才将言如斯拖上岸,杨远之在河流不远处寻了个干燥之地,将言如斯放平后便再也坚持不住,躺在一边开始大口喘着气。不过多久,杨远之感到丹田之内不再是空空如

  • 喂,小姐我是T在线阅读第6章

    16.简思齐这两天特别乖巧听话,何垣一看就知道事有蹊跷。这不,一晚上简思齐在他面前转悠了不下五十次,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何垣放下手机:“有事就说,有屁就放。”简思齐道:“你这人咋这么粗俗呢,能不能文雅一点。”何垣深吸一口气:“敢问兄台有何指教?”简思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把他挤到旁边。“哥哥,我的亲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