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网游之修真神话在线阅读第九章

2022/6/24 11:37:45 作者:耗令天下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修真神话
网游之修真神话
作者:耗令天下来源:17K小说网
大劫来临,传说中的修行者,纷纷现身于红尘之中,挑选拥有修仙资质的种子,加以培养,以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天地大劫。超强的修行辅助系统,让被选出的天命者,化龙飞仙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数据化的修行方式,让修行的玄幻,不再是那么的神秘无双,本书结合了玄幻网游双频道元素,倾心为你打造出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巅峰碰撞,热血激情,一切尽在修真神话!【作者交流群:197673046,非诚勿扰】

李漠这次要找的依然是苏掌柜。近些日子聚贤楼生意大火,李漠是头号功臣,苏掌柜简直感激涕零,直言若是李漠遇见什么困难都可以直接去找他。李漠想着苏掌柜在县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安排个孩子进学堂应该不算太难。

走近聚贤楼大厅,就像进入了另一番世界,大厅里人声鼎沸,桌桌爆满,几乎每桌上都放着一大盆的洋芋擦擦,人们新奇的品尝着这种从未见过的美味。

有小二正应付着一桌客人,桌前坐着四个书生模样的青年,他们正一脸凛然正气的对小二说着什么道理,小二一幅生无可恋呆滞状。

李漠正立于一根楹柱后,宽大的柱子挡住了他一大半身形。

“小二,我们并不是胡搅蛮缠之人,可你们聚贤楼也得讲讲道理不是?我们兄弟几人日日来这吃食并不是闲得慌,只为见识一下被张夫子赞为人间至味的凉皮,哪怕是上一份也好呀!”那书生说着说着竟有些恳求的意味。

“这位客官,您就理解一下吧,大厨每天就做十五份,多一份都不成,每天寅时不到就有人在外面排队,自然是先到者先得,到这个时辰早就卖完了,大厨不多做谁也没办法呀!”小二估计是解释过很多遍了,实在委屈,说到最后都快哭出来了。

“算了算了,上俩盆洋芋擦擦,再来个招牌汤”,书生妥协了。

周围客人收回看热闹的眼神,一阵唏嘘。

“哎,好嘞,客官请稍等。”小二应到,只有这句话,他说的格外开心。

十五份?李漠想了一下便了然,总要留出来一些去应付达官贵人嘛,他非常理解。

小二转身欲走,却恰好撇见了柱子后的李漠,然后一脸惊喜道:“漠哥儿来了,您是吃饭还是找掌柜的?”小二很兴奋,自从这位哥儿与酒楼有所交集,自己的月钱那是蹭蹭蹭往上涨,这会恨不得将李漠当财神爷给供起来。

“我来找掌柜的,有点事与他说”,李漠笑吟吟回道。

“掌柜的在后院看账本呢?您可以直接过去,这样吧!要不还是我带您过去?”

“呃,不用不用,谢谢你小二哥。我能找得到路,自己去就好了”。

小二见李漠一脸尴尬,这才发觉自己行为有些不妥,赶紧找了个由头走开了。

李漠松一口气,他不太会与人寒暄,有些招架不住小二过分的热情。稍稍平静了一下,才踏步向后院走去。

聚贤楼的后院很大,最中间是一颗宽大的槐花树,这个季节已看不见白嫩的花儿,只是叶子格外茂盛,绿意盎然,树下被青草铺了满地,地上躺着一个方形木凳子,草坪里纵横铺就着好几条青石小路。整个画面看起来十分娴静悠然。

苏掌柜听到声响出来迎接:“漠哥儿,你怎么来了?快快请进。”

李漠进了屋子,却见八仙桌旁已经坐了一个人。李漠对上那人的目光,一瞬间愣住了,眼前的人面如冠玉,鼻如斜胆,目若朗星,皮肤精巧细腻,瀑发如缎如锦,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那人一抬头,眼睛里好像迸发出了星星,星星飞溅到了李漠身上,登时,李漠便心跳加速,面色泛红,他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人。真是宛若神仙,如梦如幻。

“咳~”苏掌柜使劲一咳,这才把李漠从呆滞中唤醒。

李漠汗颜,这太可怕了,自己刚刚竟然沉迷于一个男人的颜值中不可自拔。

其实苏掌柜也是吓了一跳,主家平日里在这看账本,一旦有人来,就立刻从后门出去了,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还坐着没动。

“你,就是李漠?”执扇男子发出温润雅致的声音。李漠腹诽,好看就罢了,怎么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正是在下,请问您是?”

对面一阵沉默。

苏掌柜看气氛不妙,赶紧插话道:“主家姓纪,刚从都城过来,对小哥儿的凉皮很感兴趣,就想见见你。”他其实是在提醒李漠,这位身份神秘,切莫轻视。

“哦,原来是纪公子,在下只是一介平民,那凉皮是偶然习得,并未有何特殊之处。如果价钱合适,自当将制作过程双手奉上。”李漠以为他们想要凉皮方子,那过程那么简单,即使自己藏着捏着,总有一日也会被他们捣鼓出来,倒不如痛痛快快达成交易。于是就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出来。

“听说你不愿意来酒楼掌厨?可是嫌月银太低?”这位纪公子答非所问,话题换的忒快了些。

李漠:“并非如此,只是在下家里还有阿姆需要照顾,实在脱不开身。”

“哦,倒是个孝顺孩子。”那纪公子轻摇折扇,高深莫测。

“公子谬赞了。”李漠表面客气,但其实有点被吓到了,他总觉的眼前的人有些诡异。

纪公子:“你今天来是……”

“哦,我是来找掌柜的,有事相求于他,那既然你们在忙,我就先走了,过些日子再来。”李漠朝着纪公子躬了躬身,又朝着苏掌柜点了点头,就打算转身退去。

“哥儿请留步”。

李漠堪堪收回倾斜的身子,又听那人清澈温润的声音传来,“苏掌柜每天要事缠身,对哥儿所求之事怕是无暇顾及,哥儿有什么事不妨直接说出来,或许我这个闲人能帮得上忙。”

李漠郁闷了,纪公子这句话就是在明目张胆告诉他,苏掌柜说不上话,有什么事只能求他。

“多谢公子美意,但还是不劳烦公子了。”李漠不想欠一个才见过一面之人的人情。

“不出意外到最后苏掌柜也是要来找我的,哥儿倒不如直接开口,省了中间那道弯路,对大家都好,哥儿认为如何?”

这位纪公子是一定要逼着自己求他吗?虽然很想扭头就走或是直接开口怼他几句,可是……李漠又看了看那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美人啊美人,还真是一株浑身是刺,刺得人生疼还不好意思说他一句的漂亮花儿。最关键的是,人家不仅人美,人家还有钱,还有地位,所以除了忍,还能怎么办?

李漠只好硬着头皮答道:“公子误会了,只是小人村中有一孩子资质不错,想进县里的学堂。私以为苏掌柜在县城里左右逢源 ,帮忙引荐一番即可,未曾想苏掌柜也是要求助公子您的,如果公子能帮这个忙那就再好不过了,李漠自当感激不尽。”

“嗯,既然哥儿如此恳切,渊自当竭尽全力。”纪渊好像不爱笑,冷着脸,却又说着要帮你的话,气氛实在是有些诡异。

立在一旁的苏掌柜早就惊呆了,他第一次看到主家能说这么多的话,还有最关键的是,这种小事,自己去办也是一句话的事,哪用得着主家亲自去做呢?

纪渊:“我给你写一封举荐信,你带着信去找瞻思学堂的张夫子,他自会收下孩子。”

竟然是瞻思学堂,李漠一惊,自己来之前曾了解过县里的学堂,本以为能进去其中任何一个都要费些力气,没曾想却是最好的一个,而且还如此容易。

“那太好了,”李漠开心绽放笑颜,露出俩个小小的虎牙,可爱至极,“多谢公子,我愿意无偿把凉皮秘方送给贵酒楼,以表谢意。”

纪渊眼里光芒一闪,可那光芒晃动速度太快,根本没人捕捉到,“你的凉皮价值太高,我们不能白拿。”纪渊转头看向苏掌柜,“待会去账上取俩千两银票给李哥儿……”

李漠:“不,太多了,根本不值那个价。说好无偿赠送,我就不会要……”

“哥儿刚刚还说,需要在家赡养阿姆,想必是需要钱的,莫非哥儿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纪渊仍然一幅陌上人如玉的温润脸庞,可说的话却总叫人无从反驳。

也罢,估计这点钱对于一个豪门公子算不得什么,可对于自己来说,就是天差地别的生活现状。反正今天这位公子一定要让自己欠他一个人情,那也就不在乎多那么一点点。

“那就多谢公子了”,李漠朝纪公子作了一揖。

李漠拿着信和俩千两银票走出聚贤楼大门,回头看了一眼人声鼎沸的大厅,当初自己选择聚贤楼真的是明智之举,是聚贤楼改变了自己的困窘境地,再看着酒楼现今如日中天的盛况,李漠发自内心的开心,当然,如果忽略掉那个有些诡异的纪公子那就更完美了。

叫上等在门口的佟大雷,李漠又去了市集采买东西,期间路过流涎楼,门口的布局依然恢弘大气,可里头的景象与刚刚热闹非凡的聚贤楼想比,真是太过冷清了,把一个高端的酒楼压迫至此,李漠一时间感慨万千。但人生不总是这样吗?永远都不会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未知会让我们恐惧,但同时,也会让我们保持警惕,永远不掉以轻心。

太阳渐沉,空气微微凉下来,李漠提着俩只刚买来的大公鸡和一份包装非常精美的绿豆点心去了里正家。双脚踩过坚硬的黄土地,一路上的山路皆是弯弯绕绕,崎岖不平。所幸距离并不远,否则俩手提的重物就够他发愁了。

里正性赵,属于赵氏一族,本应住在赵氏族群里,可他当上里正后,为了表示自己大公无私的决心,就从原来住的窑洞里搬了出来,选了个最靠近祠堂的山坳处,建了一座独立的窑洞院落。虽称之为院落,但并没有围墙,只是在房门前休整出一小块空地,不至于一出房门就是下坡的路。

李漠到的时候,里正正好在院里劈着柴火,“里正伯伯”。

“嗯”里正转头,“是李漠啊!有什么事吗?”

“哦!也没什么。”李漠向上提了提自己手里的东西,“我来是想感谢您,那日多亏了您,我才能好好站在这里。这鸡和点心是给小铮买的,给他补补身子。”小铮便是里正最小的儿子,还在长身体,很适合进补。

里正皱了皱眉,“漠哥儿,当日我所做的事都是应该做的,没有帮你什么,你被除族也是你应该受到的惩罚,如果你今日来找我是想重回李家的话,就不用浪费时间了,这个决定永不可变。”

李漠:“哎呀!里正伯伯,我都说了只是过来串个门,东西是给小铮的,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您就放心吧,我感谢您都来不及,哪里还会让您为难呢?”

“那就好,你坐吧,我去给你倒碗水!”里正停下了手里的活,拍了拍沾满木屑的手,转身就要进屋。

“里正伯伯,不用麻烦了,我不渴。”

里正瞅了他一眼,“坐下,我去倒水。”说完便进了窑洞。

李漠拗不过,只好将提的东西放在门外的石桌上,然后在石桌旁边的木墩子上坐了下来,墩子上铺着用破布衣服衲成的垫子,软软的,一点都不硌屁股。

里正一手端着俩个叠在一起的碗,一手提了个冒着热气的陶罐从窑里出来,李漠赶紧接过碗,又拿起里正放在桌上的陶罐,开始倒水。

里正嘴角弯起弧度露了个笑脸,“说吧,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李漠递上一碗水,“里正伯伯,我知道您也不喜欢拐弯抹角,那我就直说了,阿牛前几日来信了,说他终于找到了那个远房亲戚,但人家也是一家老小,生活拮据,没能力收留我们,就把他给赶了出来,所以我们现在是彻底没有退路了,只能在洱源村待下去,希望里正伯伯能不计前嫌,多多关照,我们才不至于沦落到外地去流浪。”

里正眉目闪烁:“你这孩子,我是洱源村的里正,你是洱源村生人,还能让你在自家门里被人欺负了不成?我们这些个老人所做的一切事,不都是为了你们这代人能过得好吗?只要你们安安稳稳往前走,其他一切都不是事。”

这番话一方面委婉的表示自己一直在照顾着李漠,一方面又告诫李漠不要再惹事,表面上看起来极其大公无私,如果李漠还是以前那个畏畏缩缩,不知山高水长的农家孩子,一定会被感动的不知所云,真以为他可以在这个小山村里活的安稳健康。可事实呢,他吃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这所谓关心村民疾苦的里正,他管过一星半点吗?

并没有。

“里正伯伯,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要是没有你,阿婆要活埋我的那日我可能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小漠一直记着您的恩情,所以前几日就和阿牛特意去县里求了这个来。”李漠递上怀里的推荐文书。

那书信在李漠怀里被揉的皱巴巴的,却并不影响里正看到封面上几个大字,‘瞻思学堂’。里正眼里一瞬间聚焦起亮光,“这是?”

接过信,里正迫不及待展开!只看了几秒钟,双手就开始不可自制的颤抖,一脸难以置信。“瞻思学堂……小铮……小铮……”里正紧紧攥住宣纸,好像稍微放松一点,就会立刻被人抢去一般。

“前些日子,我和阿牛在县里认识了一个掌柜的,那掌柜的与学堂里一个夫子相识,我便恳求他写下推荐信,你拿着信带着小铮直接去学堂,他们就会收下孩子。举手之劳,里正伯伯不必放在心上!”

“这,小漠啊,我可怎么感谢你才好?”里正激动的脸颊染上了窘迫的红。一点都看不出这是往日里不管遇到何事都面不改色的里正大人。充分验证了一个道理,没有人的情绪能永远毫无波澜,更多时候,只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已。

“里正伯伯,您为了咱洱源村,付出太多,平日里对我更是照顾有加,我孝顺您是应该的,何况这真的只是顺手的事,您不用感谢我。”

里正直接忽略了李漠的客套话,一脸真挚回道:“你真的帮了我大忙,这份恩情,我无以为报,只能答应你,安安心心在洱源村住下去,只要我还当里正一天,就绝不会让你被别人欺负了去。”

李漠乖巧的坐着,眼里积蓄起泪花以示感动,他知道,里正这关看来是过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有企业党支部工作指导手册高月柔

    左强愕然的指着丹方,说道:“爹,这可是三品丹药紫琼丹的丹方,你就这么给他看....”“闭嘴!”左羽突然大喝了一声。左强看了左羽一眼,立马寒蝉若惊不敢在说话了。温清夜此时看了看左强,然后对着左羽说道:“这个丹方如果那么珍贵的话我还是不要看了,说不定我也看不出来什么问题”“不珍贵,不珍贵,温公尽管看,尽

  • 邪少养成记第10章在线阅读

    九十年代的绿皮火车和未来的高铁真的天差地别,首先空气就让人受不了,坐下没多久,边上的人开始抽烟吃早饭,还有脱/了鞋子的,乌烟瘴气的走道里,弥漫着汗臭味、脚臭味还有烟味,夹杂着食物的味道。舒颜靠近窗边小小的喘了口气,还好窗户能开,不然她真的要吐了。这次的目的地是南城,早在决定离开西城的时候,舒颜就已经

  • 落跑娇妻:沈少太会撩第二章

    洛倩兮拿起笔在签名,只想着快点离开,她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大约猜到,可还是想整理下怎么回事,奈何她才放下笔,又被主持人给叫住。“谢谢倩兮来参加我们的锐伊风尚大典,到这来我们聊几句。”“......”果然,躲不过。顾然和她对了个眼神,径直从她的身边穿过,留下个冷风中依旧挺拔的背影往会场走了去。唔,对她

  • 乌龙阴阳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白子程被揍懵逼了。噩梦他也有过,但这么疼还是第一次。暴力小青蛙原地蹦了两下,把信捡起来匆匆读过,然后便拾起放在身后的包裹进了房子。白子程鼻青脸肿的爬起跟在后面:“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父——对我?”小青蛙不理他,跳到凳子上打开包裹,依次拿出各式各样的食物。可惜无非是些苹果、圆白菜、之类的无聊果蔬。

  • 魔刀镇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眼见狄青与一众兵将混斗,他的左臂刀法举世无双,此时更是大杀四方,狄青持刀直奔杨慎矜攻去,一众兵将挡他不住,杨慎矜本已受伤,此时也是脸色微变,在手下的保护之中连连后退。但狄青自然不会让他轻易逃走,一柄钢刀摧枯拉朽,旁边还有卖刀人相助,一众兵将虽然人多,却还是落了下风,眼看着狄青距离杨慎矜越来越近,众兵

  • 灵臆事件录新世界

    2020年,一批来自外太空的未知生物开始用各种未知的武器正式入侵地球,在战争爆发后,地球各地开始沦陷。三个月后,人类只剩下十亿,在未知因素的干扰下,这十亿人类被放逐到海洋下的一层空间中。就此人类文明消失在了地表!一千年后,在一处广阔的生存空间中,没有火红的太阳,皎洁的月亮,闪烁的星辰,天空中人类看到

  • 魔血魂帝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我……没有。是你见三姐的玉佩落水后,自己要下去给她捞的,我可没说那些话!”薛月娇鼓起勇气,大声反驳道。她料定了薛清欢没有证据,人嘴说出来的话,又不是立的字据,薛清欢难道还能将她说了什么话拿给众人看吗?这么一想,薛月娇心下稍定。“原来捞的是玉佩啊。我还当是什么首饰。”有个夫人来了这么一句。因为

  • 重生之众里寻他在线阅读第5节

    和张虚子对话结束后,扎克思索了一番,觉得此次责任重大,并且最近一直没有秦霜他们的情报,很有可能她们就在筹划此次东宫大典。不行,得多筹备筹备才好。扎克想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护符一般的东西,然后往空中一扔。只见白色护符飘至空中散发出点点星光。“小贝,我需要出去一趟,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你就陪着王

  • 圣世灵纹录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仔细的搜查了屋内的蛛丝马迹,发现屋内的摆设与上次偷偷跑进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张伟在外面审讯这三个人,我突然意识到,我安装的针孔摄像头也许记录下来案件的发生过程了,我走到张伟身边,悄悄的说:“张伟,我今天在屋内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咱们看看。”张伟点了点头说:“你小子,行啊,等这件事解决完了,我在跟你

  • 人界英雄鬼界王相亲,被拒

    一个穿着牛仔裤差和露脐装的青春女孩走进包间,当看到龙雷的时候,她一脸不高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请来的。”白宏光说,女孩顿时不乐意了,“爷爷,你请这个流氓干什么,你忘了他当初偷看我洗澡的事了?”白宏光似笑非笑的看向龙雷,龙雷老脸一红的说:“白俪,那完全是巧合,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原来,女孩就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