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跑男之超凡林风在线阅读相救

2022/6/24 11:58:00 作者:541450 来源:飞卢小说网
跑男之超凡林风
跑男之超凡林风
作者:541450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风,双木带一风简单的名字,不凡的人生。当初的害羞,蜕变成日后的成熟。踢流氓,揍纨绔。《跑男》我来了!登娱乐王座,拥美人细腰。幽默且温暖的林风将会给我们塑造一个怎样的娱乐帝国呢?敬请期待:《跑男之超凡林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远处,灰蒙蒙的天空中,一到不甚明亮且异常显眼的金色一闪,几息之内,一位仙风鹤骨,一身青色道袍面容和蔼的中年男子出现在白衣男子与男孩之间,手执淡金黄色古朴仙剑,怒目而视。

“大胆猖狂逆贼,尔敢在青云山下乱杀无辜,视生命为草芥今日必留你不得。”

白衣中年男子面色微变,沉声道:“敢问道友何许人,出自哪门派?”

青衣男子应声道:“道友在下实在不敢当,贫道乃青云门风回峰曾叔常,尔等竞敢光天下日行凶,此凶举无异于魔教嗜血之徒,今日贫道就替天行道。”说罢,手中的仙剑金色更盛。

白衣男子冷笑:“果然不出所料,也只有青云门那号称天下第一明名门正派才有如道貌岸然。”

曾叔常听罢后大怒,左手掐成剑诀,金黄色一闪,杀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也不慌,祭起枪状法宝,悬浮其顶,顿时发出耀眼的白光笼住白衣男子。

“碰”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响起,狂奔起,波及之处飞沙走石,蒙面黑衣人惊吓之下仓皇四逃。

仙家八法宝的碰撞,既有如此般的威力,凡人毫无反手之力。

曾叔常哼了一声,随即倒飞退一步,白衣男子却不好受,被击退飞倒六七步,露出凝重的表情。“青云门果然名不虚传,七脉之一风回峰首座也竞有如此般高深的修为。”

双方较量一回,白衣男子便知言难赢青衣男子,便心生退意。

曾叔常心里也异常惊讶:“此人道行高深,实不可小瞧,不知何时出现个如此人物,为何我未曾有所听闻。”未几,又欺身上来。白衣男子无奈,只好说手握仙器,与之斗起来。几个回合下来,白衣男子竟被青衣男子完全压制得毫无反击之力。无奈,白衣男子思道:“此行的目的也几乎达到,虽说还剩一个小孩,却折腾不了什么风浪。”于是心中有了主意。

只见白衣男子神色凛然,双手握枪,尽力找曾叔常一挥,一道强烈的风杀之气袭来。曾叔常只好伸出右掌,随即淡青色泛起,形成一个道家八卦,当挡在其中。与此同时,白衣男子飞速掠向被击飞的领头黑衣男子,顺手抄起,祭起仙器飞速离开。大曾叔常晓知对方的意图欲追时,忽望见依旧呆呆跪的男孩,随即重重的地叹口气,默默的站在男孩身边。

一切又重归平静,但地面上横七竖八冰躺着的尸体,明确的告知此处方才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杀戮。冰冷的尸体毫无生机的眼神,依旧可看出对生存的眷恋,以及不甘,如果有来生,若记忆在,定会无比的珍惜生命吧。

酝酿许久的乌云,也许是终于看不下去那悲惨的场面,大雨倾盆而下,尽情的洗刷,把这一切都冲洗干净。只是还会回到以前吗?

雨,唰唰的下,不曾停。

男孩木然,身跪父母前,望向那依旧直直挺立的身躯。保持直直挺立姿势的挺拔身躯望向男孩那边,那眼神中的温柔,竞未曾消散。然男孩的双眼却犹如空洞,面无脸色,如行尸走肉般。

雨落在男孩稚嫩的脸上,依旧是那么冰冷。

雨冲洗的男孩幼小的身影,却怎么也洗不掉心灵上的伤疤。

雨落在地面上,飞溅。

风雨中,一大一小,一前一后,一跪一站,静静的,只听见雨声哗哗,偶尔夹杂着雷声,是在默默的默哀。

弱小的身躯,在磅礴的大雨中是那般的无力。最后男孩也是花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重重地摔在泥面上。泥水打在男孩脸上,却浑然不知。这一摔,却摔醒了男孩。

曾叔常站在男孩身后,欲上前扶,却略惊讶发现这弱小的男孩竟如此的倔强,双手撑地艰难的爬起来。

终于站起后,男孩立在母亲旁边,泪又流落,却无人可知。转身,慢慢走向路旁的草地,跪下,一点一点地挖。单薄的身子显得微不足道。

此情此景,曾叔常顿时愣住。看着小孩那笨拙却异常执着的背影,被眼前之景深深触动。缓缓走到男孩身边,蹲下,慈爱而怜悯轻拍男孩的瘦小肩膀,男孩依旧不为所动。

曾叔常起身,向前两步,手握仙剑,面对地面虚画两个大圆,倾刻出现两个圆坑。

“让你父母入土为安吧。”

男孩面露感激之色,迟钝片刻,便下跪对曾叔常磕三个响头。

曾叔常微笑面对,忽然,他似有种感觉,这个男孩有点与他年龄不匹配的心态,这,难道是怪物?微微摇头,撇开这不确实际的想法。

……

雨不知何时已停,乌云消散,清风吹动,青翠的绿叶微动,依着在绿叶上的雨珠终于不舍得落下。血腥味以被大雨冲散,空中反而散发着青草混泥土的香气。

道路旁边的草丛,不知何时起多了两个坟包,还有,面前跪着的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

男孩望着眼前两个小班吧,又想到了依偎在娘亲怀抱里听娘细语,爹爹在一旁朗朗发笑的情景。鼻子微酸,泪水也忍不住流下,缓缓抬头望向天空。许久,双眼之中有着不为人知的坚定,对着两个坟包重重磕了十个响头。转身,离开。

不远处的曾叔常,远远的看着男孩对父母做最后的告别。

“仙人,谢谢帮助小子安葬父母。”男孩走到曾叔常面前,双眼真诚望着他感激道。

曾叔常笑笑,随即问道:“小孩你叫什么?”

“吴天。”

“你可知道那帮人为何杀你亲人?”

男孩小脸一案黯,微摇头。心里暗下重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那你可有亲人否?”

“父母以亡,小子以身无所居。”

曾叔常沉吟片刻,然后略打量男孩,却惊奇发现,此子虽一身脏兮,但面容俊俏,一身有着独有的贵族之气,更为难得的是筋骨极佳,无疑是修炼之中的上好璞玉。曾叔常立马有了主意。

“吴天,既然你无依无靠,那么你可否愿意认我为师,拜入青云门下?”

男孩丝毫不迟疑。“徒儿吴天,拜见师傅。”下跪磕了九个响头。

曾叔常惊喜不已,忙弯身扶起。

“好,好,吴天,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传弟子。”

一道金光,划破天空。一大一小,离开,留下的,只是两个不起眼的坟包。微风吹动着,草儿轻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妖孽剑神假面骑士系统

    东京很乱,真的,宫天罗终于体验到了。作为一名生长在祖国红旗下的花朵,他可以说是被保护的很好,他刚刚体验了传说中的穿越,连什么情况都没摸清楚,结果就亲眼见证了岛国黑帮的火拼。虽然火拼的地方离他很远,但他也是懵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我嘞个乖乖,我这是到岛国来了。”宫天罗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等

  • 绝世妖妃:驭狮为夫在线阅读第5节

    “小奎你说。”小奎,赤龙门负责本地区情报的组长。“峰少,刘毅然是青明市警署长,这是他表面的身份;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国安成员”,具体职务,不详。”“嗯,知道了。”冷峰挂了电话,有点失神。冷峰已经感觉到了刘毅然的不一般,恐怕在国安里也不是普通成员。如果被国安惦记着,那将后患无穷,冷峰不想整天有人监视着

  • 灵魂摆渡之勇者在线阅读第四节

    “老公,我叫顾依依,你的武力值实在是不忍直视啊,该练练了。”顾依依说道。叶良立刻查询鬼夫系统,顾依依排名第四,生前竟然是武术世家的女儿,可以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只可惜也是英年早逝。叶良竟曾是一个无赖穷屌丝,适应环境的能力非常强,所以在女鬼老婆面前一来二去交流了两三番,已然能够承受住眼前这个女鬼

  • 血影墓尸之最高的境界,自我安慰【求收藏】

    谢东南玩到了十一点,为了不打扰到上了年纪的永强娘,只能意犹未尽的离场,躺炕上睡觉。第二天一早,谢东南想照照镜子看自己年轻五岁什么样,结果屋里的镜子全部都被他给打碎了!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浴室,确定里面没人后,闭着双眼走进去,站到了镜子前面,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谢东南。镜子里面的谢广坤还是老样子,前

  • [全职高手]叶小姐离家出走后彼岸花组织

    彼岸花---传说中冥界唯一的花也叫引魂花是黄泉之路的花朵,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民间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冤魂们一个指引和安慰。雪白色与血红色的彼岸花共同代表死亡。传言曼陀罗华盛

  • 我成了冥界首富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加列奥看着在和萧熏儿打情骂俏的,周天龍,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对着周天龙说:“小子你是谁呀?敢跟我抢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这是周天龍和萧熏儿也看见了,正在发怒的加列奥,周天龍无奈的笑了笑,然而加列奥看见了以为就是周天龍对他的挑衅,“好小子,来给我打”加列奥,愤怒的说到,只见加列奥的手下立马向周天

  • 综漫—嗜杀魔灵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们?哥哥??你们是、兄妹??”沐泪哲一脸疑惑的说、“啊!!不是不是、我们不是亲兄妹!嗯?结拜的!”馨抢先说道!“嗯、嗯、算是结拜的、哲又怎么在这?!”枫说“那个、方便说吗?我们单独说吧!”“我去了一趟英国、说是薰魅帮派来的、找我们要人、是女的、叫黄忻、我就真没办法、我们没这个人啊!!!再说、薰魅

  • 特种兵之死神教官助同学使钱平事端 访阿姨闲话挑心愿4

    路上,樊娲问:“你爸爸总呆在家里吗?”“是的。”吾花答道,“以前经常在外面跑动的,后来事业做大了,就开始在家里办公。如今每天足不出户,却在管理世界。”樊娲恭维一句:“厉害。”吾花却有所叹:“今日平如许,未必明朝风不起。我倒希望他们别操劳了,但我妈说的对----这么大,生活还处处蹩脚,更不不能照顾父母

  • 玄州记相互配合

    虽然让身体感觉到他们已经熟悉过渡的感觉,但是在与三个人握手的同时,这种努力仍然在地面上。我不明白这种感觉,但起初我多次推翻,但如果我翻身,我会习惯它。我转移的那一刻,我在地上失去了亲吻。周围是公会,黄绿色的草蔓延到尽可能远的地方。显然它出现在一个备受期待的地方,即便付出努力,我也能看到怪物。“那是艾

  • 剑弑九天魂噬苍穹之第十章

    三兄妹坐在餐桌前吃饭。“银月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变得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成天哀声叹气,皱着眉头,活像有人欠她八百万似的。”齐宇轩觉得莫名其妙。“她一定是谈恋爱了,爱上某家的男孩,又碍于身分不敢开口。”齐语嫣神秘兮兮地笑起来,活像挖到什么秘密。齐宇扬因为银月坚持不肯下楼用餐而独自生着闷气。他听到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