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大唐之天生道祖第2章在线阅读

2022/6/24 8:57:37 作者:梦雪天帝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唐之天生道祖
大唐之天生道祖
作者:梦雪天帝来源:飞卢小说网
贞观二年初,有八岁幼童骑青牛至长安,紫气东来三万里!李世民捏着鼻子奉其为圣祖李耳隔世传人,从此执掌道门,称太上金阙玄元道主!“老祖,突厥来犯,已经打到渭水边上了,请老祖赐我退敌之策!”玄元金阙之外,李世民跪伏在地声泪俱下。“老祖宗,母后的病又犯了,父皇派我来求取仙药。”长乐公主跪在朝天宫外,低声啜泣。“老祖,前些日子里你教我的姿势都学会了,快教我新的吧!”高阳公主笑脸泛红,眼中一片水雾。(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一章

五年前,朗月峰某处。

说起来,司风来到这个地方已经三天了。

三天前的早上,她还是司家最宠爱的大小姐,三天前的下午,当她午觉醒来时,便发现自己到了这里,身边空无一人。

这三天以来,她就被安置在这小小的房间里。

其实这个房间倒也不算小,起码该有的都有,床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门边还挂着着素雅的小风铃,风吹过时发出清脆的声音,倒是悦耳,大概是这个房间原来的主人喜竹,房间里的东西多以竹制成,空气中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颇为清新。

看着房间里放着的西洋镜,镜子里面映着一个粉粉嫩嫩的小女娃,大概是从小养得甚好,皮肤白里透红,嫩得出水,一双明眸此刻因懊恼而湿漉漉的,天生通红的娇唇微翘,娇艳欲滴,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看起来手感很好。

她皱眉,镜子里的小女娃也跟着皱眉。

算起来,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二次感到这般无助。

第一次是她初初穿越而来的时候,那时她犹在襁褓之中,因着生理条件的局限,她只能被动地接受一切,除了出生时多嘤嘤了几声之外,她做不出任何的反抗和改变。

不过她的父母待她极佳,家庭条件也十分让人满意,不仅家里没有那些满腹心计的姐妹,就连一个刁难她的丫鬟都没有,每个人都宠她爱她,而且她的父母夫妻和睦相处,一人一世一双人,羡煞旁人。

司风知道,这对于古代崇尚三妻四妾的民风来说,实属罕有。

这般顺利和完美的人生让她前世从小说里看下的一堆斗渣男、斗白莲和斗绿茶的伎俩无处可用。

说起来,有点可惜,她还想着一展拳脚。

不过在她爹娘的娇宠下,她也渐渐接受了这般的事实,心甘情愿地被他们放在心尖上面宠着。

这还用问吗,傻子也喜欢享乐的人生。

就这样顺风顺水地过了十年。

直到三天前,这一切突然结束。

司风鼓着腮帮子,一双眼睛机灵地转着,她觉得凭爹娘对她的宠爱,无论怎样都不可能把她送到这里的。

所以说,她肯定是被拐走了!

懊恼地叹了一口气,心生郁闷,她不就睡了个午觉而已吗?怎么这般倒楣了?

这里没有人给她埋怨,她只好埋怨那个虚无缥缈的午觉,还有那个更为可恶的拐子犯。

抬眸看了四周一圈,连个鬼影都没有。

说好的拐子犯,连个影子都没有看过。

好歹出来让她骂一骂,解解气啊。

这三天她不是没有挣扎过,她哭过大喊大叫过,那声音她都感觉能传到几里外了,但就是没有人来,她的声音好像被屏蔽似的,后来她才知道,还真的是被屏蔽了。

此处的房门和窗户都大开着,风轻轻吹在耳畔,看似可以随意离开,但司风知道这哪是大开着,明明就是暗藏杀机!

每当她跑到门边或翻身欲要从窗边而出时,一道不知从何处来的电流就会立马钻到她的身上乱窜,疼得她这没干过粗活的小人儿倒在地上哼哼,五脏六腑都在疯狂喊痛,试了几次都是这般之后,惜命的她也就不敢往外逃跑了。

心里不禁咒骂这房子设计的人,太阴险了。

每日午时,午饭就会凭空出现在桌上,有荤有素,一开始她怕有毒想着不吃,但娇生惯养的她什么时候饿过肚子了,再加上那饭餸色香味具全,让她食指大动,不过她也不敢瞎吃,她先小心翼翼地扔了些给窗外路过的小兔子,细心观察了小兔子一会儿后,发现牠并无异样,她才敢吃。

毕竟她总不能糊里糊涂就饿死了。

在她思考的过程中,门外的风铃声好像又响了起来。

细细脆脆的声响,优美又悦耳。

司风下意识地朝门边看去。

门边多了一双白靴,往上看去还有一双隐在青衫里的修长双腿。

大脑很快反应过来,有人!

猛地一下坐直身来,双眼愣愣地看着门边的方向。

和想想中满脸胡渣,说着浑话的拐子犯不一样,门外的这位拐子犯,未免也长得......好看了些。

让她事先想好的一些骂人的话语,没好意思说出来。

那人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接着自个儿走了进来,站在房间的中间。

少年看着大概十四五岁,但是个头已经比她高了不少,她才恰恰长到他的腰间而已,一袭贴身的青色衣裳映得他身姿清瘦挺拔,表面看似冷清孤傲,光风霁月,但往深里看,便会发现隐含在冰雪之中傲视天地的气势,盛气凌人。

距离近了,司风这才看清他的模样,她知道自己长得很白,娘亲也经常夸她说这天下的女子就数她最为白晳,但面前的这位少年却和她不相上下,白晳的脸庞上映着几分疏离淡漠之意,像是雪山之颠终年化不开的厚雪,眉目如画,他长得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按理说,生着桃花眼的儿郎应该多情,但此刻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清冷淡然,让人不寒而栗。

她知道,他在看她。

这个认知让司风的手不自觉地攥紧裙边,柳眉紧蹙,目光却打量了他一眼后又急急收回。

少年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转瞬即逝,没有旁人眼里常有的惊艳,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眼,好像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物件一般。

他扫了屋内一圈,落坐在这屋里唯一的椅子上面,骨节分明的手搭在膝上。

司风不由得看了眼他修长的手指上,少年注意到她的眼光,把这白晳的手指收回袖里,司风的眼里不自觉地划过一丝可惜。

但下一瞬她就反应过来,就算面前这人再好看也是一个拐子犯啊,她怎么可能因为这拐子犯皮囊好看了些,就对他态度不一样呢?

本质上,他还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拐子犯啊,她不能双标待人!

想到这里,司风的脸上立马现出一副疾恶如仇的模样,想着这屋里唯一的椅子被他坐了,她便急忙坐到床上,挺直后腰瞪着他看,脸色不太友善。

她这变天般的脸色让少年的眸里多了一分深思,但很快便无声地消逝。

“你叫司风?”

他的声音不同一般少年处于变声期的尴尬,他的声音有点低哑又带有点磁性,她的名字从他的薄唇吐出,带着说不出的魅惑。

她心里一乱,但也很快地反应过来——

他居然知道她的名字。

那这样想,他还提前踩过点,这不是一场临时兴起的拐抢,而是早有预谋的,

司风心里生气,冲口而出:“拐子犯,说吧,策划多久了?!”

少年眉间不着痕迹地一跳,听着她赋予他的称谓,他怎么觉得有点碍耳......他慢慢开口道:“我不是——”

“你就是拐子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死变态!”

司风骂他不是没有道理的,她觉得自己的确是被人拐来的,而且这里的装潢和少年身上的气度相符,那就说明他肯定和这里有关,就算不是主谋,也是个从犯。

少年看着面前的小女娃,白嫩的小脸上气得红红的,眼圈也是红红,看着像是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兔子,若是旁人如果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他早就让他死得透凉,但是面前这人,杀不得。

不但不能杀,而且还有些复杂,想着接下来要开口的话,少年生平第一次生出几分无措。

他缓慢地解释道:“我不是拐子犯,是你爹娘送你过来的。”

他说话的语气平缓,没有半分轻佻,认真庄重。

司风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凝重,眸色清澈,不像是在说假话,但司风心里就是觉得他在说谎,她爹娘这么疼她,连她摔了一跤都得心疼半天,怎么可能把人送出去?

这人不仅爱干坏事,而且还爱撒谎,司风在心里暗自给他打下这样的标签。

“骗子。”顿了顿,她立马补充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肯定知道我爹娘是谁,我劝你还是早日放了我,不然待我爹找到你,你连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司风手无寸铁,只能放点狠话给自己加加底气。

少年觉得她的记忆力有点差,他刚才不才说过她是被送来的吗?她怎么就死认定他在骗她呢?

果然,小孩就是麻烦,还蠢。

“我认识你爹娘,都说了你是被送来的,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他们是不会来看你的。”少年今天的耐心好了许多,难得地再解释了一遍。

他的允许。

司风听在心里,怎么就好像他是一个多厉害的人似的,他爹娘还要听命于他?想起自家爹爹平日那副凶巴巴的模样,她心里自打是不相信她爹居然会听命这样一个少年的。

“你谁啊你,说得自己多厉害似的。”

现在她更加肯定了,就算她是被送来的,他爹娘肯定也是被迫的,而是还是走投无路的那种。

只不过,她的心里还是不太好受,比起她是被送来的,她更宁愿相信自己是被拐来的。

脑袋里想起昨天爹爹和娘娘抱着她许久都没撒手,脸上还有些温热的液体滴落,她那时只当爹娘突然矫情,却没有往更深层去想。

明明爹娘说过她是他们的一切,比生命还重,但现在不打一声招呼就选择放弃了她,把她送来这里,让她独自一人......

摇摇头,她又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他肯定是在骗她。

“我不会相信你的,除非你能我爹娘叫来,让他们亲口和我说。”

少年看着她突然难过的脸,眸里情绪没有半点波澜,“不可以。”

司风狠狠地盯了他一眼,她的情绪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此时生气的表情明晃晃地落入少年的眼里。

脑海里突然想起什么,他抿了抿嘴,再次说道:“我真的没有骗你。”

他发誓,这辈子就没有这般好脾气过。

闻言,司风眉间不由得拧得紧一些,心里七上八下的,如果真如他所说,她爹娘真的是把她送来这里,那么他们的意图是什么?这背后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这个少年又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所有的疑惑看来只有面前的人才能解答,少年开口正准备说话,小姑娘先他一步打断了他的话,她似乎有点害怕,出口的话弱了点,也带了点哀求的语气,带着最后一丝希望,眼里多了一分希冀:“那个,你能放我走吗?”

他的眉间瞬间聚拢一片冷色,寒眸微抬,“我不可能放你走。”

司风眸里的星光熄灭,下意识地追问道:“为什么?”

“因为,从今以后,你只属于我。”

他的这句话太有份量,说话时也没有开玩笑的感觉,一字一句说得清晰平稳,听着郑重又踏实。

司风的眼眸骤然睁大,微张的唇瓣忘记了合上,脸上一片讶异愕然之色,到嘴边的话语全都忘光,愣愣地看着少年。

少年眨了眨眼睛,似乎也发现了自己刚才的话语有些不妥,见气氛太过尴尬,他又开口道:“有一件事,我有求于你,事成后,或许未来我能让你离开。”

听到可以离开,司风也顾不得刚才他说过什么让她惊讶的话,急急问道:“什么事?”

她今年才十岁,想了想,她完全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艺,勉强想来,她这一天能睡上六七个时辰的觉,好像是被旁人多了些,这或许是一门隐藏的才能。

难不成这人长期失眠,想找她请教酣睡之道?

小姑娘忙着想自己平时是怎么睡的,想得太过入神,以致没有听清少年刚刚说的那句话。

但是,这里的环境到底是安静到极致,他的话多多少少还是进了她的耳里。

脑袋里仔仔细细地回想了数遍他刚才说的话,待整个句子成型,司风的脑里像是炸开了一朵烟花,空白一片,被一层迷雾紧紧缠着,什么都想不出来,整个人生生顿在原地,没有半点反应。

等了会儿也没有等到她的反应,她像尊雕塑的模样,让少年心里生出些许不耐烦。

转念一想,少年觉得可能是刚才自己声音太小,加之小姑娘有些吓懵,所以没有听清他的话语,于是贴心地重覆一遍:“我想和你在一起,在未来,生一个孩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看那江湖之被下了奇毒

    很快,几个医护人员从外面冲进来,拿着电击器和氧气瓶,想把柳阳华给救回来。包括柳若希在内的柳家人,都第一时间退开,给医生让出了抢救空间。然而,两分钟过去,经过医护人员一顿操作之后,柳阳华依然是没有醒转的迹象。带头的医生摇了摇头,表示已经尽力了。在这期间,徐阳一直在冷静观察,通过望气术,他发现,柳阳华虽

  • 都是神仙惹的祸之总监的帮忙(8)

    “吓坏了吧,刚才你们经理和你说话,我恰巧都听到,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听得这话木紫溪两眼立马放出希望的光芒,霎时间恢复了生气。她停下手上的机械的动作,感激的看着已经站在她前面的那人,不经思考地答道:“真的吗?谢谢您。”“不用客气,当然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还要看你自己的运气。”男人收敛了笑容,严肃地

  • 冰空王者在线阅读第一节

    新书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各种求!————————————————“呼,终于打完了!”在天海网吧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头发蓬松,挂着两个黑眼圈的青年男子一边伸着懒腰,一边低声说道!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着晋级最强王者的标志,这青年男子不禁笑了笑!“又晋级最强王者了,又是一千块到手,今天去吃顿好的!”青年男

  • 遨神在线阅读第2章

    哈哈哈!!!终于能更文啦!!!女猪脚:冷紫熏(血熏)性别:不是跟爸爸一个性就行了。。。性格:冷,对朋友温柔(夏天不用开空调了)外貌:紫色瞳和头发。无人能比啊!!!(好羡慕啊!)特长:全能啊!身份:六大家族之首冷氏。后被抛弃。全球首富"泪"总裁。全球第一宫"血魂宫"宫主。还有N多身份武器:紫鞭,针。有

  • 小文探案之选嗣案在线阅读初恋的方式最火爆

    我都快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文化挺着个大嗓门喊我,古巴,操,怎么不出声?该你了!我靠,那嗓门吓的我一个机灵,硬是清醒了过来。我脑子间突然灵光一闪,那次是这狗日的在我第一次到宿舍开灯后骂我的,我一直以为是安置,不过男人们的事情,过去了就不说了,我见安置一直没有提,就也没好意思问。此刻终于真相大白!这狗日

  • 仙玄世界在线阅读第4节

    这边儿的童天已经走进了恶鬼塔第一层。刚走进,他就有种浑身上下不舒服的感觉。“对我有点儿影响啊...”童天眉头微微一皱,扫视四周起来。这个第一层看起来就跟一个小酒馆一样,四周有障碍物,童天思索了一下,觉得有点儿像地下城与勇士PK的那个小酒馆。“恶鬼呢?”童天走动了起来,脚步声在这个小酒馆之中响彻了起来

  • 异世痞王好,我是江修远】

    “是啊,我就在这里坐。”苏维看着这个满脸都是自己情绪的女孩,心里觉得真好,她有大学生还未褪去的稚嫩,也有刚刚步入社会的好奇和彷徨,这段时光应该是最好的一段时光了,愿她永远都能拥有这样单纯的笑容,“你……还是一个人?“林果果开心的放下背包,把座椅往苏维身边拉了拉,“没有没有,刚才出去接江总了。”说着指

  • 清朝之弘晖[红楼]在线阅读第八章

    江凤渊在一旁一直注意着顾泠依的表情,看到了顾泠依的无力微微松了一口气。江凤渊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来自于那里,只知道这个时候顾泠依没有想着瞒着他,对于这个得知他很开心。“宁枫,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江凤渊问出了心中的问题。白宁枫看了看顾泠依没有说话,顾泠依对此表示满意。至少还没有傻到一定地步不然估摸着她会

  • 用逗比系统来修仙第五章

    那么接下来做什么呢?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又站在十字路口的中间了。现在的时间也不算早了,街道大大小小的店门差不多都打开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一下子多了不少。看着他们有些急促的脚步,或许都是为了支撑整个家生活而奔波吧!艾琉不得不这样想,即使她并不知道一般人究竟是怎么生活的。现在或者以后她都要跟他们一样忙碌什么

  • 超时空工会在线阅读圣英贵族学院

    紫月终于挣脱了父母的怀抱,走上楼去,轻轻地打开房间的门,里面的摆设什么都没有变,紫月有些感动,这一年,她让家人担心了吧,紫月心里泛起一丝愧疚。她洗了个澡,刚想睡觉,一阵敲门声响起,走进来的是凌羽枫和她妈妈。“妈妈,哥,有什么事吗?”紫月问道。“哦,没什么,我只是想说你明天去圣樱学院报道吧,你哥哥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