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潋潋未央在线阅读第8章

2022/6/24 7:59:04 作者:摘星橙 来源:言情小说吧
潋潋未央
潋潋未央
作者:摘星橙来源:言情小说吧
她奇装异服;他选择性失明她挥霍无度;他送小金库她锄强扶弱;他甘当棋子她收敛势力;他置若罔闻……不论她做什么,他毫无底线的宠着唯独一件无法容忍——红杏出墙“王爷,姑娘跑了……”“抓回来,打断……你们的腿……”

这一个变故,让阮心则直接眼睛脱窗,有点不知所措。

程旭也不知所措。

如果只是齐旻怀还好,他是出名爱玩儿,干啥事都喜欢凑热闹,跟他在一起也没什么压力。

可是赵铮……

阮心则都怕这个男人。

两个男孩瞬间冒出冷汗,动作也开始不自然,那边赵铮却走近了,给人压力更大。

齐旻怀是在场唯一撑得住的人,甚至还笑眯眯的问赵铮:“你怎么没拿杆子?”

赵铮看他一眼:“别逗小孩子玩了,你十点不是有会议?”

“有会取消不就得了?最近天天陪你上这儿又不打球,我都快发霉了,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人,一定要玩几洞。”齐旻怀顿了顿:“你不想打也行,就跟阮小姐一起给我们计分,当个公证人。”

赵铮:……

阮心心:……

这个安排实在让阮心心害怕,她吓得浑身紧绷,出声道:“要,要不然我跟你们一起打比赛吧。”

齐旻怀一笑:“那不行,这么大太阳女士不能上,还有你要上了我肯定得绅士,那咱们打着不就没意思了?”

阮心心还要再说,齐旻怀已经飞快拉上阮心则他们,阮心则倒是觉得没啥,只要姐姐不跟齐旻怀这个狼子野心的人在一起,他都是放心的。

阮心则肉身开团,把自己心目中最危险的齐旻怀带走了。

树荫下,只剩下阮心心跟赵铮。

阮心心拿着手机低着头,耳朵都开始泛红,幸好被球帽给挡住了,要不然丢脸的很。自打赵铮走近之后,她鼻尖的香味越来越浓,甚至已经影响到她的理智。

赵铮就在身边。

这个认知阮心心心脏跳的更厉害,更可怕的是她内心对赵铮莫名其妙的亲昵感,这让她又害怕又恐惧,生怕自己做出出格的事情。

正胡思乱想,身边赵铮突然道:“进洞了。”

阮心心啊一声,抬头看向三个比赛者那边,满眼的惊讶跟迷茫。

赵铮道:“阮心则,七杆。”

阮心心连忙低头在手机上记录下来,然后察觉到身边男人在指挥她,顿觉得懊恼。

接下来,她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看着程旭拿起球杆,他似乎有些紧张,明明上一次五杆进洞,这次却用了足足八杆。

阮心心在手机上记录下杆数。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赵铮似乎低头看了一眼她手机,不过等她抬头时,赵铮已经看向比赛区域。

阮心心突然想,他的脸色这么正常,应该不会受到她的影响。

也就是说,那个香味是单方面的。

阮心心心中一时不知道什么滋味,有些难受,有些堵的慌,又庆幸只有她一个人感觉异常,要不然……

太奇怪了。

这次三人都进洞后,那边没有结束比赛回来的打算,而是直接开始下一洞。

上一轮是齐旻怀获胜,阮心心低头,想给齐旻怀在手机上记录一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越来越热,阮心心也感觉到香味越来越浓。

这个味道对她影响实在太大,阮心心身体热烘烘的,脚下也有些发软,她用双手才碰上手机,可手臂却在颤抖。

大概发现她不对劲,赵铮突然蹙眉道;“你不舒服?”

突然的男性声音吓得阮心心差点扔手机,她脑子有一阵空白,马上摇头说:“没有,没有。”

赵铮:“是不是中暑了?我让摆渡车送你去休息一下。”

阮心心脸上迟疑一下,最终道:“好,麻烦你了。”

这边的动静也引起打比赛三个人的注意,阮心则直接跑了过来,他晒了半天一身热汗的,听阮心心说不舒服,立刻道:“姐你身体太差了,以后不能老呆在家里,这样吧,我跟爸妈说一声,直接带你去医院。”

阮心心摇头:“不用,我不用去医院,去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阮心则哦一声,爬上摆渡车跟她一起去,那边齐旻怀一下子拉住他:“怎么了?你姐姐不舒服你跟着干嘛啊?咱们比赛还没结束呢!”

阮心则忍着脾气:“我姐的事就是我的事,齐哥你跟旭哥玩儿吧,我得陪着我姐。”

齐旻怀不放人:“你会什么?我记得这边有个医务室,我跟那个医生认识,要不然我带你姐过去吧。”

阮心则瞬间警惕:“不用了,我送我姐姐就行。”

齐旻怀瞧着他那样儿就好笑,故意顿一会才说:“那这样吧,咱俩谁都别去了,你留下来陪我打球,让赵铮这个闲人送过去。”

赵铮:……

齐旻怀朝向朝铮:“怎么样?二少爷你同意不同意,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下次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赵铮没说话。

阮心则却动摇了,赵铮总比齐旻怀送他姐姐强,要是齐旻怀非要拿打球当借口,他就留下来陪他打球拖延这人。

就是赵铮可能不愿意送。

阮心则目光看向赵铮,见他眉头皱着,身上还有军人天然的杀伐气,他顿时一抖,小声说:“还是我送我姐姐吧。”

阮心心也道:“嗯,你们玩吧,让心则陪我过去。”

齐旻怀却突然动手,直接把阮心则从摆渡车拖下来,顺手把赵铮往车上一推:“你们怎么磨磨唧唧啊,就是一点小事儿,赵铮你送一下阮小姐,回头我请你吃饭。”

又道:“司机小哥哥,你开车吧,小费记在我的账上,知道吗?”

司机连忙笑起来:“好的,齐少。”

就这样,齐旻怀把所有人安排的明明白白,阮心则还想在挣扎,被齐明怀拉住衣服后领,活生生给拖走打球去了。

摆渡车开动,上面坐着赵铮跟阮心心。

阮心心实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明明都要走了,赵铮为什么会上车,难道她有做什么吗?

从认识以来,两人第一次坐的这么近,阮心心只要稍微动一下手臂就能挨到赵铮。

也因此,她坐在原地一动不敢动,紧张的拳头捏紧。

那边,赵铮看着紧张的阮心心,绷着脸的往左边挪了挪,离她远一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最强仙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墨君卿似乎察觉到了白九灵的目光,于是朝白九灵看去。二人四目相对,突然二人皆感觉心中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涌入心中,心跳开始加快,温度开始上升……此时在不知不觉中白九灵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抹红晕,白九灵的注视着墨君卿的眼睛捂着心在心中说道:我…我怎是怎么了,为何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在此

  • 随身仙田空间之逆袭!圣痕觉醒!

    “这人不正常吧,我刚刚只是拒绝战斗而已啊,他怎么就气成这样?这是要拼命啊!”看着不断拿枪刺向自己,阴沉着脸的齐格索伦,欧文一边拼命后退防守,一边无奈的叹道。两人不断的战斗,一条条水龙和无数冰刃冲撞在一起,化为湖水,搅起了滔天巨浪。齐格索伦伸手凝聚魔力,发动圣痕。在湖泊中央聚起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卷,天空

  • 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危机四伏

    破旧的茅草屋中。“喂……梦儿,醒儿,不要乱跑,小心一点。”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在破茅草屋门槛上面坐着,布满老茧的手,颤颤巍巍的剥着毛豆,一双浑浊的眼眸中满是慈祥的爱意。这个老婆婆正是当年的那个老妇人。老头子因为身体不太好,早在前些年就离开人世了。老婆婆一人带着两个调皮的小家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

  • 天剑之绝世红颜威胁(1)

    今天的大好天气带动着我的好情绪,我就是个容易受天气影响的人!=^o^=看着坐在座位上的黄娜,她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身子正倚靠在座位上,一头让人羡慕的长发垂在肩上,看的出她的头发是用心保养的。黄娜很漂亮哦!她也和今竣一样的厌倦家族的包办婚姻吧。一想起她和今竣是那样的关系,我不能像昨天那样反应过激,其实黄娜

  • 诸葛大力和Rose会武功之又见三个月(6)

    距离风杰突破已经三个月了,风杰一个人呆在这个无名岛也已经有一整年的时间了,在这一整年里,风杰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最明显的就是身高了,在风杰刚来到海贼王的世界里的时候,他也就一米都不到,真真正正的是个五岁小孩的身高,现在,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说风杰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他现在可以算是十一岁左右小孩的个子了,

  • 修仙是一件非常非幸福的事第4章在线阅读

    禹夏皇朝每年都会选进新一届的宫女,同时也会有不少宫女出宫。往年都是五月初择选,而今年选进新宫女的时间因着册封皇后推迟了两个月,所以云清浅才有了进宫的机会。七月初,夜,皇宫专属的驿站里。“主上,您真要进宫?”卿城换下平时的青色长裙,一身夜行服。云清浅揉揉额角,“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三十三个二等高手都在禹

  • 元神出窍之三更令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哦。”欣琳影淡淡的说。反正也不关她事。这时从屋子里出来一个人,他看见莫浉辛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走过来朝着莫浉辛行礼,“郡公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没事,这也是临时匆忙,没来得及告知,都水监你不会怪罪是吧?”莫浉辛说。欣琳影看着两人的互动一脸鄙视,说话拐弯抹角的,直爽点不是

  • 神医掐指一算之贵人相救

    “你……你去死吧!”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还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尹静迅速的拿起身旁的一个脸盆,用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当”的一声,百分百的砸中红心——黑衣人的脸上。“啊。。”黑衣人鬼叫一声,松开了掐着思媛的那只手,思媛失去重心的跌倒在地上。仿佛得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快断气的咽喉正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差

  • 神医的冒牌新娘第9章在线阅读

    她吸了一口冷空气,顾不了那么多了,飞快地跑开。融化的雪水淌在路上,一脚脚踩下去,溅得她满裤角都湿漉漉的……她在逃避,在逃避的过程中却又不断地劝告自己:没有错,这件事请谁都没有错……妈妈幸福了,她也终于有爸爸了,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哥哥,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家庭……可是,为什么得不到别人的祝福呢?雪花,

  • 重仙劫之神秘女人

    公元2011年2月1日,在内蒙古一个叫“满城”的地方。一个女人,她每天早上十点醒来,上网上到下午3点左右,便自己打车去酒店,要么是一个男子过来接她去酒店,亦或是她自己开车去酒店。她在过年前发了一条说说:“是谁发明的过年,能不能不过年?”今天是她家家族聚餐,地点便是这家叫“满倾天下”的酒店。还没进门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