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落梅边之回天之力(3)

2022/6/24 8:06:42 作者:温如寄 来源:晋江文学城
落梅边
落梅边
作者:温如寄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金枝玉叶的小少爷回乡发现他烂泥一样的三哥曾经怀过一个孩子。●非典型重生,兄弟年下(请默念:没有血缘)。●有生子情节,天雷滚滚。●伪渣攻弟弟×放浪形骸哥哥。●啊啊啊阿寄恃才傲物是那个人的模样。我已经成为他的模样。可是他去哪里呢?

将军靠近奥博外什,以一种温柔的方式,让奥博外什感受到一种抚慰。这种作用方式,在我们四维空间的人来看是不可思议的。无形之中,违反我们已知的所有物理定律,就像神明一样。

可是,将军并不是神。

奥博外什知道的很清楚。

奥博外什所在的种族被后来的智慧生命称之为“舒儿斯”族。

舒儿斯族人没有固定的形态,可以随意穿梭任意空间,可以做出各种各种的复杂的运动。在塌陷宇宙中,舒儿斯人几乎进化到最高级了。

在理论上,舒儿斯人不会死亡,他们特殊的体质可以帮助他们直接从外界直接获取能量,并且自身的进化已经出现了自我修复。他们所获取的能量就是整个宇宙中,是使得宇宙收缩的暗物质能量。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虽然,舒儿斯族人几乎迈进了物种进化的极端,但是,这不代表着舒儿斯族不会受到伤害。现实中的舒儿斯族人需要繁衍生息,这就意味着着他们还是要死亡。于是,舒尔斯族人的寿命非常漫长。可是,现在,这种漫长的岁月开始缩减,并且毫无规律可言。而这种死亡被舒儿斯族称之为“舒儿斯的恐怖”。

和蔼的一天,能量也是很稳定。舒儿斯族人可以吸收能力量储备,也可以发出能量防备不测风云。这一切都是靠着舒儿斯人的意识放出。可是,这一天,稳定的时空中放出的是让人不安的恐怖。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也没有人能逃得过“它”的追捕。它,被舒儿斯人称之为“命运”。而命运降临之处,就是“舒尔斯的恐怖”出现之时。

事实上,命运的降临看似是随机的,但细细品味,也是可以发现其中的段瑞。命运并不会突如其来的选中一个舒儿斯族人,它会留有时间,让被选中的人有所准备。

“这种感觉很奇妙。”舒儿斯族历史上的一个被选中的人在舒尔斯族人的意识中说道,“平静的,但不是那种骇人的平静或者是暴风雨前安静。请允许我降低自己的身份,心甘情愿的屈服。嗯,真的就是心甘情愿的屈服。虽然我知道不可以这样做。”

后来这个人死的很惨,可以说是连渣都不剩,死的速度也是极快。但是,舒儿斯族人并不是像我们四维空间的生命一样,神经的传递需要时间。他们是瞬间的。并且,在舒儿斯族,每一个人的精神都可以相互感应。但这个并不意味着舒儿斯人没有隐私可言,舒儿斯人可以隐藏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公开自己的想法。更多的舒尔斯族人喜欢公开自己的想法。

这个舒尔斯人死的时候将自己的感应开到了最大,以至于每一位舒儿斯人或多或少地感应到他的想法——不甘心、愤怒、无可奈何以及他所知道的一些信息。

“关键是他所提供的信息。”赛恩斯说到。赛恩斯是舒儿斯人近代历史上成就最高的科学家。

“……他就是天才!我想,他是知道的。不,他一定知道!只不过他欺骗了我们,让我们误解,以为他有民族仇恨,对舒儿斯族的仇恨。但是事实就是我们这样断章取义是很不合理的。恰恰相反,他用他自己的生命为舒儿斯族人做出来了贡献——解答先知的密码。不然,我们每一个人还蒙在鼓里。”赛恩斯说到最后的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喊了出来。

“尽管……他到死也没有公布他的名字。”赛恩斯沉默下去,说话的声音也很小,“即便如此,这也只是一个密码。而我所做的,只是将这个密码解答的不算完全。我想这就是他所希望的吧。”

既然是密码,终归有一天会被解答。在此之前,赛恩斯也被“命运”选中。

舒儿斯族是一个追求真理的民族。舒儿斯民族实现民族大统一后的十亿年后中,科技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懈怠期。这个时期,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产生革命的科学发现。可是,现在的这个发现,足以让舒儿斯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知道,命运在我身上降临。但它将会是成为我们解答密码的最关键一步。我必须把它公布出来……”泛德丁说。

泛德丁也是一名研究“命”和“舒尔斯的恐怖”的科学家。

泛德丁在将要公布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命运的压力——一种另任何生命都会发疯的压力。但是,泛德丁还是勉勉强强地公布出来了。他是在近乎发狂的状态下。他一会正经的说着,一会儿又像是被死神的镰刀看中了身体,垂死挣扎,一会儿又勉强清醒过来,艰难的说着一些事情。最后,他还是说出来了。语句里面充满了大量模糊不清的死亡语句。泛德丁只是说了一半就痛苦的死去。虽然泛德丁说着一些疯言疯语,但其他的舒尔斯族人还是听懂了泛德丁的意思。

后来的舒儿斯族人根据泛德丁所说的一半的话,解出了密码。

舒儿斯族是一个一体化民族,可以实现信息共享。这一点就像是我们的计算机组,每一台计算机都连在一起,从而实现整个运算能力的提升。舒儿斯族也是如此,尽管这样的进化需要一个时机。可见,舒儿斯族是幸运的,时机降临到了他们这一族。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舒儿斯族人完成了密码的解答。

得到的答案是惊人的——宇宙之外,还有未知的生命:先知。

舒儿斯族人就是这样称呼他们的。他们可以穿越过去和未来。这是真真正正的改变,而不是像我们的宇宙一样,只是一个相对运动。但幸运的是先知并没有这么做。舒儿斯族人被“命运”所捕获,就像是人类家养的牲畜,想杀就杀,想打就打。于是,“命运”,就是“先知”。

舒儿斯族人从密码中察觉到:尽管“先知”是强大的,但是也不是万能的。他们也会受到限制。舒儿斯族人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先知是想要毁灭这个宇宙的霸主——舒儿斯族,而这种手段,就是重启宇宙。

舒儿斯族日益强大,以至于他们窥探到“先知”的秘密。那么先知这样做,也不是并无道理。只是,对于舒尔斯族人来说,这样做,舒尔斯族的未来只有一个——灭亡。

舒儿斯族人在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后发现一个重要的点:先知只可以通过他们这个宇宙中的原力来影响他们。目前来讲,只有原力可以影响甚至“杀死”舒儿斯族人。原力不是塌陷宇宙所具备的相互作用,是先知存在的宇宙才会拥有的。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做才可以抵抗先知的原力?舒儿斯族人又在漫长的探索中创造出可以吸收原力的东西“树”。

“树”虽然可以吸收来自“先知”的原力,但是不可以将原力转变成其他形式的能量,否则将会违反“能量守恒定律”,塌陷宇宙也将不复存在。“树”吸收的能量数值也是有上限的。相对于“先知”施加给舒儿斯族人的原力,“树”的容纳界线倒像是一个无底洞。这让舒儿斯族人暂时放下心来,因为“树”的缘故,让他们减少了不少舒儿斯族人的死亡,同时,也增加了不少时间。

但是,这终归是一个缓兵之计。担心的事情始终在舒儿斯族人心中徘徊不定:万一有一天“树”满了怎么办?或者说“树”出了问题怎么办?那么舒尔斯族人会死在原力下……还是死在我们自己创造的“树”下……

“看来……”将军还是想表达什么,但是它沉默了。

奥博外什也感觉到了空间得振动。这种振动并不是像我们空间这样中可以看的见或者是作用在别的物质上所表现出来的。奥博外什感觉到的是一种能量的传播,而且是一份一份,这一点像是粒子的能量传播。

“振动”来自“树”的不稳定。一些碎片从树的上面落下来。奥博外什尝试触碰一下这些碎片。奥博外什伸出自己的“触手”,小心翼翼地向其中一片“树”的碎片靠近。可是,还未等奥博外什的“触手”与“树”的碎片“相碰,就被巨大的能量反弹回来。

奥博外什看着自己若隐若现的触手,感觉自己是被巨大的天体撞击一般,虚弱顿时传遍整个身体。一道信息从奥博外什的身体里面传递出来:“唉,果然还是不行啊。”

将军传递给奥博外什一些能量作为补充,然后有靠近“树”,骨碌一转,瞬间翱翔出三个空间,便向奥博外什传出一道信息:“看来我们是作茧自缚了。”

“将军……”

虚空之中,将军还可以分清奥博外什的隐约的身子。将军一闪一烁,奥博外什一也听到来自舰长的消息。

将军在舒尔斯族的意识形态中说道:“这就是命运。”

“报!”一个比奥博外什还小了有一半的散发出强烈光束的舒儿斯人突然出现在将军面前。

“你……不好!”将军赶紧靠近散发出强烈光束的舒儿斯人将其包裹在自己的身体内。

尽管将军行动迅速,但为时已晚。这个舒儿斯人在将军包住自己的瞬间,在自己强烈的能量中散发出一种隐隐的温柔。然后,这个舒儿斯人在将军制造的圆球里爆炸起来,巨大的能量形成了小型的能量球。这个球,看起来更像是黑洞。

“他死的……不亏。”奥博外什来到将军面前,将爆炸后的能量吸收起来。

“看来,十维空间已经不在是个整体了。”将军并没有管剩余的能量和小型的黑洞。

奥博外什只是在小型的黑洞前转了几圈,小型的黑洞就转而收缩成一个小点,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奥博外什沉默了,将军也沉默了。

这场“风暴”来的太突然了。

“准备好了吗?”将军看着逐渐有了四维生物实体的奥博外什问。

“呵,马上。”奥博外什逐渐显现出一个大章鱼的形态。

“要冲出空间缝隙了!”一个穿着宇航员衣服的四肢动物拉住了大章鱼。

空间缝隙是两个或者多个空间相互作用后留下的一种特殊的空间。简单的说,空间缝隙就是可以允许物质多种运动可能的危险的不稳定膨胀宇宙中的四维空间是膨胀的,但是,塌陷宇宙中的四维空间是收缩的。将军和奥博外什作为塌陷宇宙中的智慧生命,虽然会类比出膨胀宇宙中的四维空间的一些物理性质与化学性质,但是这也仅仅是这些是远远不够。

将军和奥博外什在这次大爆炸之前也做过一些事——《关于膨胀宇宙意识存在》,就是通过生命的改造来适应新的宇宙生活。尽管舒儿斯族人做了充足的努力,甚至建立了外设——做着周期性的扩张和收缩运动。但是在我们看来是极其微小的粒子,在舒儿斯族人看来就是特别巨大的怪物。而且,对于膨胀的宇宙来说,这种改造是远远不够的。塌陷宇宙中的物质最终会以一种“圆形”的粒子来呈现。这种“圆形”的粒子可以在塌陷宇宙中做着各种运动而且,根据粒子能量的不同,粒子的“微”振动方式也不同,所以会显现出各种各样的性质。

将军和奥博外什刚进入到膨胀宇宙中的四维空间时,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这种消失不同于湮灭,它是“圆形”的粒子“伸展”后的结果。这种伸展运动称之为“化弦”。也就是说,将军和奥博外什的机体全部化弦,转化为膨胀宇宙中的超弦,作为膨胀宇宙的一部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被宠坏的小熊猫[星际]在线阅读第一章

    八月十五月圆之日,一轮明黄的圆月高高挂于墨色星空中,风吹树叶摇“嗷呜!”成群的白狼站在山坡上呼唤着,不,或许是一场新的恶战开始了。“林木芊芊乌啼送落阳,裁半卷红霞点燃松香,牧笛声浅祭奠了风响,有客...”红丝绳高高束起的墨丝正随着少女的步伐一抖一颠着,朱唇微起唱着悦耳的小曲儿,一双好看的瑞凤眼此刻正

  • 追爱之凌毅大神(5)

    一段超清的短视频传到了群里,大家连忙点开观看。视频里,是凌毅完整击杀一只丧尸的完整过程。只见一只丧尸从侧面墙角飞扑了过来,速度竟然比猛虎还要快,血口张开,张开的比例十分夸张,好像下巴骨直接裂开来一样!这一口下去,真的可以直接咬断脖子。众人看着这个画面,无一不都是心头一紧,肝儿一颤。太尼玛吓人了!而凌

  • 你别撩啦之好爽啊!!!

    “你们输了,开始履行诺言吧。”我故意在她们父母面前说。她们四个开始在操场上跑了起来。“璇小姐可不可以给我们留点面子啊。”她们觉得很丢脸。“留面子?难道我不给你们留面子吗?我会让你们当初所做的事情而后悔,要让你们的女儿们来偿还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我狠狠地说。“您这话我好像不明白。”老狐狸故意装糊涂。

  • 生化末世之异能时代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久后,流老师办公室--门口。“这里就是流老师的办公室了。”接待老师指着一间办公室说道。“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着接待老师就向接待室方向走去了。途中还看见了挂在校门口衣衫不整的德邦三基友,而罗星很好心地走上前将他们放了下来。三人感激地说:“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可以。”

  • 惹上BOSS大人之只有听令的份儿(1)

    ME宫氏大厦,69层。男子靠窗而立,手里摇曳着红酒杯,红酒在杯子里有节奏的打转,却一滴不曾散落在外。颀长的身材,领口解开的一颗纽扣露出了蜜色的肌肤。一双炯亮且幽深如潭的黑眸凝视着窗外的风景,眸底隐约透着些许寒意。直到敲门声响起,男子才回过神来,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坐在了椅子上:“进。”白风推门而入

  • [DC/FGO]蝙蝠家的巴特森第1章在线阅读

    3不过,余燕的性格和她妩媚的外表却不成正比。余燕性情豪放喜欢无拘无束。平时,她很少化妆,而且总是喜欢穿T恤衫和牛仔裤。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有见她穿过裙子。不仅如此,余燕还喜欢喝小酒、设赌局,情绪激动的时候,还喜欢说脏话。另外,她练过空手道。总而言之,余燕这丫头,基本上不具备女性的阴柔之美。也正是因为如

  • 大佬他偏要宠我[穿书]第5章在线阅读

    琳:沐白,还没睡吧?沐白:嗯。琳:......我不知道怎么说。沐白:怎么了?琳:(害羞表情)沐白:我睡了。琳:别别别我说就是了,你的衣服上......有白色液体......沐白:你是说酸奶吗?琳:......不知道是不是。(尴尬表情)沐白:嗯,那你就慢慢先洗吧,我晚点来拿。琳:你怎么知道我在帮你洗?

  • 爱情路上有你更美好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5章落英神剑掌李治猛地一把将武媚娘揽入怀里:“你说的是真话?那么本王现在就让你侍寝!”“啊……王爷不可!奴家是开玩笑的啦!晋王你还是留着应付达曼将军吧,她可不好糊弄,说完了拿你的第一次,要是到时候你不是的话,她说不定心态都会变的!”武媚娘慌乱起来,一张粉脸更是涨得通红。李治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未

  • 我在木叶混日子之远赴人间惊鸿宴(3)

    这里有花草树木有大片大片的灌木林,还有能飞在天上叫声好听的动物,和游在冰川里的‘红怪物’,一路上九枝问了南宫恨好多东西,基本上没走一步都要问一个问题,南宫恨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没办法九枝生在无人问津的地方,居住的地方除了冰就是冰,在他们的脑袋里只知道学习如何吸收天地灵气和睡觉。“那是什么?”“兔子

  • 【鹿晗】鹿哥快把你下巴捡起来!第8章在线阅读

    自从白亦欢见到毒龙潭水中的巨蛇后,一直打算设置一些机关来对付它,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一看见这巨蛇,难免人心变得惶惶不安,毕竟这巨蛇可是已经能够吞吐万物了。白亦欢站在原地,四周看了看,然后走到石碑附近,低头看看刚刚掉落的碎石,蹲下来,仔仔细细的挑拣着,然后拿起其中一块看上去十分锐利的石头,又朝着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