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我和媳妇的前世今生在线阅读第6章

2022/6/24 8:02:30 作者:仗剑天鸭 来源:17K小说网
我和媳妇的前世今生
我和媳妇的前世今生
作者:仗剑天鸭来源:17K小说网
他和她是青梅竹马,也是相爱之人,然而她却在新婚之夜和他同归于尽...这一世,他叫龙星宇,一个年少轻狂,意气风发却饱受挫折的少年。这一世,她却绝望无助的惨死在冰雪世界。她说:“若是相爱,不管穿越多少个时空,我依然等你...

圆通刚被驱逐出寺门,便有人急急赶来,来者是宏广禅师,只见他神色惊慌,手提袈裟摆角奔走而来,顾不得一代高僧的威仪。到方丈禅房之时,已是气喘连连。

凌潇暗自思忖,这位师叔祖虽说佛法高深,然则内力欠佳,定是平时疏于练功。

方丈问道:“师弟,你怎么来了?老衲正欲寻你。”

宏广上气不接下气道:“经书的下落贫僧已经知晓,特此赶来相告于师兄。”

方丈让凌潇为宏广倒上一杯茶水,正欲说出刚才的事,凌潇使了个脸色,意为且听他怎么说。

方丈便明知故问道:“既是如此,还请师弟速速告知!”

宏广道:“贫僧经过一番探查,发现圆通嫌疑最大,此子凡心未改,居心叵测,长期蒙蔽你我,私下结交朝廷官员,为非作歹,可谓劣迹斑斑,若非圆空及时相告,你我师兄弟还被蒙在鼓里,此子将贫僧藏经室的银钥盗取,圆空正是在圆通的衣匣内寻得此钥,只是不知此子将经书藏于何处。还请方丈唤圆通前来,务必打探出经书的所在。”

凌潇对宏广的这番陈词嗤之以鼻,心道:“你这分明就是前来洗清嫌疑,同时对圆通落井下石。”

方丈道:“师弟不必惊慌,经书下落已明,如今就在老衲的禅房之中,已被妥善安置。你说得没错,圆通是盗取经书最大的嫌疑,他已当着老衲的面亲承盗经一事,盗取御赐真经,此乃欺君大罪,然老衲念及师徒一场,他也为本寺做过不少实事,故而不愿张扬,亦不愿深究,只将他逐出了佛门,此事明日再告与诸弟子!师弟,你看老衲的处置可有不当之处?”

宏广言道:“师兄慈悲为怀,此乃圆通之造化,贫僧定谨遵方丈师兄法旨。”

方丈道:“今日为了经书一事,你也劳苦功高。你来得正好,明日一早,你我同赴藏经楼,让经书归位,让全寺弟子同聚藏经楼前,一者表明此经对于本寺的重要,二者安抚众弟子之心,届时,老衲将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自始至终,宏广都没有看凌潇一眼,也不知是不屑于看,还是心下发虚。若在从前,两位师尊商量的要事的时候,若有其他弟子在场,必会被宏广叱骂驱逐。

宏广走后,凌潇向方丈言道:“您应当看出,师叔祖是急于撇清关系才准备了那样一套说词,经书被盗一事,他肯定无法摆脱嫌疑。”

方丈叹道:“老衲何尝不知这位师弟曾三番五次欲陷吾于不利,当初师父将方丈衣钵传给了老衲,宏广便心生不满。这岂是一名得道高僧的胸襟。老衲本欲让渡方丈之位,然师父圆寂前曾有交代,且不可因淡薄名利而让位于宏广。师父早已看出宏广六根未净,当不得大任。好在近几年来,他开始潜心佛法,道行日渐高深,令老衲十分欣慰。熟料此番他故伎重演,指派圆通盗取经书,令老衲痛心不已!”

凌潇道:“您也看出宏广乃幕后主使了,可是,难道就这样放过他?”

方丈无奈道:“善哉善哉,得饶人处且饶人,经书已然寻得,尚不至酿成大祸,不必过多深究。有一件事你切不可宣扬,我寺将迎接一位重要的人物,绝不能在此时生出太多事端。加之这几年我寺日渐式微,香火大不如从前兴旺,倘若此时与他翻脸,本寺亦将随之分裂,走向衰亡。”

凌潇道:“师尊是以大局为重,不计个人荣辱,实在令弟子心生佩服。这是太便宜了宏广和圆通。”

方丈道:“你退下吧,老衲也乏了。”

凌潇正欲退出,忽然想到一事,转身回来,低声说道:“师尊,弟子心中还是担忧。”

方丈问道:“所忧何事?”

凌潇道:“弟子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经书被盗一事只不过是一个引子,恐怕在这件事的背后,还隐藏着更深的阴谋!”

方丈不耐道:“小小的潭柘寺,还能有比御赐经书被盗更大的阴谋?”

凌潇回道:“正是,虽然弟子尚不能找到证据,然种种迹象表明,宏广和圆通包藏着更大的祸心,您想,倘若弟子没有还魂于慧真,则《法华经》岂有寻回之理?而且弟子坚信,这个已死的慧真身上,还带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盗取经书也许只是一着后手,目的是转移注意力,当官府调查经书并拿办您的时候,他们自然可以肆无忌惮地执行真正的计划。”

方丈道:“老衲说过,宏广觊觎方丈之位已久,老衲遭罪,则他自然顺利成章既任,这是最简单的逻辑?行了,此事休要再提,你也不要多想了。”

凌潇忽然冷笑道:“敢问师尊贵庚?”

“你问这个作甚?”

“您只需告知弟子即可,如若不便,弟子也不强求。”

方丈道:“老衲已八十有五。”

凌潇道:“那就是了,恕弟子冒昧。您果真觉得方丈之位对宏广有如此之大的魔力?依弟子观察,他的年岁比您小不少,倘若他真想当方丈,只需耐心等待即可。他也当知道,倘若圣上因经书一事震怒,认为是全寺僧众合谋欺君,则他也难逃其咎,何必行此险招。”

方丈信念稍动,言道:“你所说的不无道理,然老衲实在想不出其中还有什么阴谋。你能否道明?”

凌潇道:“现在还说不清楚,证据不足,他们的目的也未明。不过您身为方丈,在寺中有至高的地位,当此非常之时,您需要召集信任僧人,加强对每一个人的监察,同时探寻种种可能出现的危险信号,您对宏广亦可多加留心。至于弟子,如果师尊信任的话,可容弟子到寺外调查一番。毕竟促成事物发展的因素,既有内因,也有外因。”

凌潇本来说得有理有据,突然冒出一句辩证法的理论来,听得方丈一脸懵逼。

凌潇继续说道:“只是这中间有个难处,不知师尊可否帮忙?”

方丈道:“什么难处,你尽管说来!”

凌潇道:“师尊不是罚弟子面壁思过两日嘛,希望师尊收回成命!”

方丈心道:“说来说去,你不就是为了逃避责罚么!”便说道:“你倒是很会钻空挡,行,就依你,你的过错权且寄下,待过完初一,再行处罚。”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未明,雾气弥漫于山间。方丈便召集全寺僧人集合,宣布经书已经寻回,他朗声说道:“经书被盗一事,乃圆通所为,经过老衲与宏广师弟的商议,决定将此等叛逆逐出佛门,此人现已离寺。在此案中,圆音充当了同伙,虽被圆通蒙蔽,并不知情,然佛法难容,鉴于此,同时罚圆音面壁思过一年,一年后若无悔改,则一并逐出师门。我寺向来有过必罚,有功必赏,在寻回经书的过程中,慧真立下头功,老衲决定,收慧真为入室弟子,改法名为圆真。此事就此落定,众弟子再不可私下谈论计较,否则老衲定不宽赦。”

此时凌潇已悄然离开潭柘寺,若知道方丈对自己的这般奖赏,不知会作何感想。

方丈同时说道:“鉴于《妙法莲华经》在我寺被盗的教训,若继续留存于我寺,恐会继续引来祸端。故此,老衲决定向圣上表奏,将此经转赠予凤翔法门寺。佛经转赠之前,任何人不得踏足藏经室,包括老衲在内。”

说完话,方丈在宏广禅师的伴同下登上藏经楼,恭恭敬敬地将经书放置于顶楼的藏经室中,随后紧锁房门,两把银钥均由方丈保管,楼下不分昼夜派出两名弟子把守。

这一切布置下去之后,钟声响起,大雾渐渐散去,山间空明,鸟鸣与钟声交叠一起,再一通鼓声之后,寺门大开,远近的香客开始络绎不绝地入寺拜佛。

此时寺院的头等大事乃迎接圣上的驾临,方丈与宏广禅师全力张罗此事,不在话下。

且说凌潇离开山门,径自走下山去,多有善男信女从旁经过,他所在的小道,乃后世所称的“芦潭古道”,只不过此时这条小路还名不见经传,还是一条土路,蜿蜒曲折。此时雾霭散去,目力所尽,群山起伏,松柏苍翠,凌潇顿觉心旷神怡。

凌潇这时已改换了行头,一身俗世打扮,刚到山脚,便发现不远处的一条道上,停了一辆栈车,车前站着四五号人。凌潇追寻圆通心切,便欲上前询问。走近才发现这几人手持兵刃,显然是拦路打劫的匪徒。凌潇不愿趟这趟浑水,正欲转身,却发现车边有一女子和男孩,显然是一对母子,他们倚靠在车轮边,向凌潇投来求助的眼神,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名老汉倒在地上呻吟不止,看来受了重伤。

凌潇顿时义愤填膺,他最看不惯恃强凌弱的恶行,如今贼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欺男霸女,岂可坐视不管?

那五个贼人也看到了凌潇,其中一个长脸大汉上前道:“兀那路人,赶紧滚开,莫要多管闲事!”

凌潇故意拱了拱手,赔笑道:“小可路过此地,不知发生甚事?求各位好汉让个路,小可全当什么也没看到。”一边说着,一边慢慢靠近那大汉。

那大汉放松了警惕,回首道:“大哥,是个过路的,要不要一并做了?”

正在此时,凌潇展开身形,如一阵风掠过大汉的手边,大汉手中的朴刀顺势落入到凌潇的手中。这身形和手法,直教那大汉目瞪口呆。凌潇以刀面击向大汉的面颊,大汉霎时口鼻喷血,倒地不起。

其余四人见状,呼和着持刀一拥而上。凌潇一看四人的步法,便知他们都是不入流的刀客,不足为惧。见四人步伐凌乱,很快寻得其中破绽,他架开了头顶的四把刀,在趁四人后仰的间隙,挥刀砍中了一人的大腿,那人弃了刀,尖声怪叫着闪到一边。余下三人围着凌潇,却不敢再上,紧握刀柄,护住门户。凌潇主动攻向一灰衣汉子,此人身形较令外几名贼寇沉稳,显然便是那长脸大汉刚才所称的“大哥”了。凌潇飞身向前,砍向灰衣人的面门,那汉子急忙格挡,却挡了个空,此乃凌潇的虚招,凌潇趁机伸出左手,抓住灰衣人的衣领,顺势一提,灰衣人便飞了出去,刀刃在空中被凌潇击落,他重重的摔在地上,灰头土脸,他还未来得及呻吟叫痛,凌潇的刀已架在他的脖子上。

剩下两人见大哥落入敌手,全无战意,弃刀投降。

凌潇道:“你们什么来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抢劫?”

那灰衣人战战兢兢地回道:“小的四人从山西逃难而来,本欲到京城谋个差使,怎奈没有门路,官府和大户人家皆不愿收留,小的几个实在活不下去,不得已落草为寇,干着打家劫舍的勾当。还望少侠手下留情,放小的一条生路,小的再也不敢行凶作恶了。”

凌潇道:“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容身?你们个个年轻气盛,何愁谋不到一份正当的职业?你们去吧,休要再让我撞见,否则决不轻饶!”

几个强盗屁滚尿流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玉壁第7章在线阅读

    苏源止推开门,看见房间里那些昂贵的陈设已经不见了,松了口气。要是那些灵石再在房间里堆个几天,只怕她也会情不自禁伸手去拿。贫穷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情。她没有把握在那么大的诱惑下全身而退。兴许对旁人而言,亏心事做了就做了,遇到心魔是小概率事件,能心怀侥幸就心怀侥幸。但苏源止不敢赌。她运气一向衰,万一真

  • 空皮囊里的曼陀罗在线阅读第6章

    沈渊的生活开始变得悲催起来。每天不仅要到地里干着繁重的活计,回来还要被自己家老婆强行灌输一大堆的知识点,偶尔还会让他做一做给孩子们出的题,沈渊觉得自己这一天天的真的是太难了。沈渊在家里的地位也是直线下降。本来作为家里面的长子,他是受到沈父最多的关注的,沈母也因为沈渊长得浓眉大眼,做事周全,对他的关注

  • 殇璃三世在线阅读第1节

    “汐儿,咳~~~”一阵咳嗽传来,陆清风俊美的脸上已经满是苍白,从他的修长的指缝里流出鲜血。“爹”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满眼泪水的抽泣着。“一定要答应爹好好照顾自己和弟弟妹妹。咳~~~”胸口一疼鲜血涌上一口鲜血喷出口中,吓坏了跪在床前的三个子女。好舍不得,本来他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美丽的妻子,听话懂事的

  •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之第五章(5)

    屋内,楚曦沉静下来,深吸一口气,手脚麻利铺开银针,毫不忌讳地扒掉了男子身上所有的衣服。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衫,他的身上亦有许多大大小小疤痕,一看就是上过战场,受了许多伤的人,楚曦秀眉紧拧,有些心疼。他的身体状态并不乐观,体内的真气似无头苍蝇在经脉里乱撞,黑色的斑纹时隐时现,甚是魔幻。若是常人见了,定

  • 小欢喜:我每天一个异能在线阅读第五章

    一行三人很快走回了苏府的大门前。苏瑛迟疑了一刻,看向常芳泽解释道:“叫姐姐见笑了,我今日穿着这身衣裳出来怕父兄念叨,因而是从角门出来的,那里离我住的院落近些。”常芳泽闻音识意,微笑道:“无事,如此我们再从角门进府。那里离我府上也近,顺便也好让门房回去说一声,我在你这里小坐片刻。”小坐片刻还要回去说一

  • 铠甲勇士之元裂极光在线阅读何婶

    伸展着身体,云溪走向厨房。从水缸里打出一瓢水准备洗个脸。瓢中的水荡漾起波纹,一晃一晃的,水中的小脸面黄饥瘦,头发枯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值得一提的就是眉毛秀气,双眸清澈,有个梨涡。云溪仔细看了一番后,洗了一把脸。长得还行,好好的养养应该也算个清秀美女。在院子里晃悠半天的云溪打算出去看看,吃了几天的

  • 他来时春和景明之第三章

    黑暗,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星挣破夜幕探了出来。夜的潮气漫延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许卿抬头仰望,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趁着七天节假日,她想回老家一趟。她已经多年不回老家,老家中除了破旧的宅院,也没剩下什么故人了。说来奇怪,她对老家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她也不知道为何坚持要

  • 南缘北泽在线阅读第三章

    作为从小吃膨化速冻食品长大的二十一世纪资深死肥宅来说,戚菲显然不是做饭的料。温润坐在餐桌上,看着盘子里黑漆漆勉强称之为荷包蛋的物体抽了抽嘴角,又看了眼还在厨房努力奋斗的女子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陷入沉思......终于在戚菲打破三个碟子五个碗之后,温润起身走向厨房接过戚菲手中的平底锅......十几分钟

  • 最动听的事之纷争(9)

    拿好那三片铁片,楚天离开了地摊。他现在已经不想继续转下去了,一是因为没钱了,二是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研究铁片给他带来的东西。楚天走到淘宝街的尽头,这是和陶正约定的碰头地点。楚天随便找了个小吃摊坐了下来慢慢等陶正回来,同时检查起属性面板的变化。姓名:楚天魂:E(0/100)体:E(0/100)力:

  • 龙珠之扎马斯归来在线阅读第四节

    绣球打到了小姐手上又滚落,锦瑟没看清那是什么,下意识去接了下来。低头一看,“绣球!?”这是谁恶作剧吗?还是真的有人要娶亲啊......“在那,在那!”“快追!”“那是我的!”远处一片“姹紫嫣红”涌过来,全是女人,妇女、姑娘都有。“小姐,那是朝我们这来的吗?”秋白弱弱地问了句。“那还用说吗?快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