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仙放开邱某的箱子

2022/6/24 9:25:56 作者:熊*******O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仙
[*******仙
作者:熊*******O来源:晋江文学城

暴富。

不好意思,他活着的时候也想。

略过这条,古朴的书页很快显现第二条愿望。

明天暴瘦十斤。

……

第三条。

一辆法拉利。

余弦:“……”

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物质。

用十年的寿命换一辆破车真的不觉得很亏吗?

他唏嘘片刻。往下看,三条愿望下面印了备注二字,有半页空白的位置,应当是留给他做笔录的。在页面最后,还有每日一言,随着他视线扫过,如一道沙砾般刻上去两行字:

有理想在的地方,地狱就是天堂。

如果人生没有理想,生活不过死亡。

……可以说很励志了。

地狱在留人方面,倒是注重细节呢。

他合上呈愿书,抬首静静的看着眼前雪白的宫殿。或许是两条名言的启发,思维逐渐沉寂在无边的思海。桌上香炉里缥缈着的青烟,成了宫殿中唯一活着的事物。

尽欢出了白殿,一改脸上气恼的神色,掏出一只手机播出一串号码。手机上挂着一朵精致的彼岸花,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来回晃荡,他眼底还有没化去的淡红。那边电话接通了,他阴沉沉道:“给我查查,白无常昨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速回。”

“呃,好的,黑无常大人。”

挂了电话,他心中那一抹阴霾才隐隐散去。立在彼岸花从中,看着黑了屏的手机纳纳出神。虽然白无常历来对他不冷不热,可他到底有些被隐瞒的不爽。白无常不会说谎,如果非有什么不可说的事,他只会说与你无关。就和当初他问他逢年过节,都去了哪里的时候一样,也是高深莫测的表情,说与你无关,这么伤人的话。

尽欢眯了眯眼,将手机放回怀里。

他现在要等的,就是鬼差那边的回话。白无常肯定不会告诉他的,那么,就让他自己去问。尽欢坐在一望无际的彼岸花丛,托着腮,有一下没一下的摘着彼岸花花瓣。

那方夕阳余霞灿红,远处一道湖水倒映着余晖和遍野的曼珠沙华,呈现出一片血色。湖水被清冷的风吹起涟漪,波光粼粼,汇成一副极美的画。

尽欢看着这副场景,揪秃了十几朵彼岸花,终于有了动静。然而这动静却不是鬼差传来的消息所发出的手机铃声,而是在远远的看到邱戈向无常司走过来时,他瞪大了眼睛,猛地站起来,朝那边喊:“邱戈,你怎么又回来了?”

还拖着行李箱?!

邱戈确实拎了黑色的箱子,见黑无常也在这里,远远的向他秉了秉手。尽欢英气的眉一蹙,走过去在他和行李箱之间来回看了几眼,没好声好气的问:“箱子是你的?”

“……是啊。”邱戈放下胳膊。

“那你拖着行李箱来无常司做什么?是打算入住吗?”尽欢眉头皱得更深。

邱戈本来要回他就是这么回事,不过转而一想,再看尽欢不是很欢迎他的样子,就料到白无常可能没跟他说明情况。他挑了挑眉骨,两根灰白的眉往上翘起,直截了当地说:“大人似乎还未和白无常大人交接,白无常辞职在即,遂由邱某暂为辅佐,自然住在无常司比较方便。”

“辞职?”这句话如晴天霹雳,降在尽欢头顶。他不可置信地颤了颤唇,僵在原地。

“是,来之前,白无常大人已经将辞呈呈与阎王陛下过目,经由职务司记录在案。黑无常大人如果有什么想问的,可以和……”他还没说完,尽欢一把拎起他的衣领,眼红的质问:“他为什么辞职?”

“呃——这个,邱某也不知啊。”邱戈瞬间紧张起来,垫着脚被他揪着,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尽欢咬了咬牙,胸中气火团成一团。下一秒,邱戈被他一掌推开。他背着手站在原地,一双桃花眼恶狠狠的盯着邱戈,仿佛他再前进一步,就能把他扔到忘川河里去。

邱戈抚了抚心口,没注意他的神色,现在赶紧回到白无常大人身边才是至关重要。他提了箱子,在尽欢如狼似虎的眼神下,想要从旁边绕过去。尽欢当仁不让,眼一凝,朝他箱子上就是一脚。

这一脚力道狠劲,箱子瞬间脱手滑行了几米。邱戈看着那箱子自转着滑出去,然后嘭一声倒地。他邱戈,在地狱当职两百年,怎么说也算黑无常的前辈,如今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阻挠,他回头横眉毛竖眼,两道八字胡一撇,竭声道:“你!竖子无礼!”

“我不许你过去!”尽欢冷冷地说。

“你说不过就不过?”那他还要不要面子?邱戈也不是个好惹的,几百年来没人敢对他这么无理,就连万主审和阎王陛下对他都是君贤臣孝。他怒道:“黑无常使未免太过欺人太甚,频频阻挠邱某到底为何!?白无常使已经批下住所给邱某,莫不是你连白无常使的命令也敢违抗?”

一口一个白无常使,尽欢气青了脸,啐了口唾沫:“呸,狗仗人势。”

邱戈眼睛瞪得老大,胡子气到发抖。

尽欢:“这无常司好歹也有我的份,他让你住我还不让,你又能奈我何?我说今天把你赶出去,你就必须给我滚出去!”他往前一步,作势要把邱戈踹出去。邱戈吓了一跳,退出去老远,搬起他的箱子挡在前面:“竖子尔敢!”

“我就敢!”

邱戈躲过他一脚,瞠目道:“好啊,竟敢踹我!邱某定要让你知道欺老凌弱的后果!”

“我黑无常难道还会怕你?”

又是一脚,邱戈也顾不得互怼了,拎着箱子嘴里哦吼吼的往后退着。一边避免被他狠劲的踹到,一边战略性转移位置,往白殿的方向挪过去。尽欢哪看不出他的想法,腰一弯,拉住他箱子上的把手,试图强行把他连着箱子一起拖出去。

邱戈自然不能给他拖出去,身子向后倒着,使劲吃奶的力气抓着行李箱不放。尽欢也抓着不肯松手,双方呈拔河姿势,龇牙咧嘴两看相厌。

邱戈:“黑无常,咱们同是阴间差使,你相煎何太急啊!快把邱某的箱子放开,这是后人给邱某烧来的,可贵了!”

“我管你贵不贵,我说不许住就不许住!立马给我滚蛋。”尽欢盯着他,恶狠狠道。

邱戈气不能忍:“哎呀,竖子!无理取闹,执着如斯!”

“你个老古董!”尽欢叫嚣着。这时,忽然一道破空之声,伴随哗啦啦清脆的铁器声响,一条漆黑冰冷的锁链缠绕在他的身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锁链突然发力,将整个身体向后拖拉着,把他狠狠砸在彼岸花丛中。

这一变故,对面失了平衡,邱戈也被结实的摔倒在地上。眼冒金星的捂着老腰喊疼。

“搞什么。”充满寒气的嗓音。余弦放下刚才甩出锁链的手,对地上这两个人眯了眯眼。

花丛中窸窣一阵,尽欢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头顶还挂了几片彼岸花花瓣。那条锁链仍捆在他身上,他扭了扭身子,见挣脱不开,就抬头去看余弦。

下意识的,他想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可惜嘴角刚翘上去,尽欢像是想到什么,僵了一下。眼角的红晕比它更快渲染上来,他压下心里的酸涩,再看一身洁白如雪的余弦。满脸冷漠,垂下的凤眸直直盯着自己,似乎在询问他为什么起了争执。

“你……”尽欢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

却又说不出口。

最后他撇头冷哼了声,面向遍野彼岸花,不再看他了。

余弦为他一连串的动作,付之一默。

转头看向另一边的邱戈,他正捂着腰支撑着坐起来,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尽欢,欲意告状:“这,这小子,定是看邱某不顺眼,偏偏不让邱某过道。还抢邱某弥足珍贵的行李箱!”

尽欢狠狠刮了他一眼,并没有狡辩。只是偷偷望向余弦的眼中,透露着无辜。见他还不惜出卖色相,不要脸的鼓了鼓两颊,余弦眉心微微抽搐了一下。

“你,跟我来。”余弦指了邱戈。

邱戈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一番,然后拎过自己的行李箱跟在他身边。尽欢看着他走过去,被锁链锁着的身体直了直,唤道:“白无常。”

余弦顿住,无奈的回身望他一眼。尽欢盯着他的眼睛,欲言又止。余弦在原地等了会儿,等不到他的回话,淡淡敛了眸,转身走了。邱戈紧跟着他,还不忘朝背后之人摇摇脑袋,似是在叹,朽木不可雕也。

“副审别和他计较,尽欢向来喜欢玩闹。”

“哎哎,邱某早有耳闻,不会跟黑无常大人计较这些小事的。”

“嗯。”

声音逐渐远去,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尽欢黯然,缓缓垮下身,两旁的头发遮住了姣好的面容。

这时,胸口的手机突然振动,响起一串银铃般悦耳的曲子。

他静静听了会儿,双臂轻轻一挣,那锁链便断开了。

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

“喂,大人,这边是小孙。刚才您叫我们查白无常大人的行踪已经查到了,他昨日去了趟奈何桥,见了孟婆,期间聊了什么我们手下没详细资料。不过自奈何桥出来以后,白无常大人似乎还去了职务司?职务司向来是很少有人进去的,一般去那里,不是准备辞职,就是引进新来的鬼差。最近好像也没接到消息,说白无常大人有带进新人什么的……呃,喂,大人您在听吗?”

“滚。”

“……”

白殿。

余弦将邱戈解救于水深火热,催促他赶紧搬到隔壁,没事别来烦他。这一点和万必兴很像,他们都是怕麻烦的人。邱戈拎着箱子频频点头,先去自己的住所收拾一番,待全部结束,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午时。

鬼是不用吃饭的,几乎所有时间都是拿来消磨度日。所以他不紧不慢的在无常司逛了一阵,才想起自己还有个负责辞职等一切事务进行监督、办理及服务的任务。

他找到了余弦。此时余弦正在殿内书写遗言……交代尽欢的相关事宜,见他进来,放下了手中的墨笔。

“有事?”

邱戈秉了秉手,抬头问:“大人今日可有看呈愿书?”

余弦想起那三个令人窒息的愿望,默默道:“看了。”

邱戈显然也是注意到桌上那本书,又问他:“那大人是否需要选择一个,作为未来七日的目标呢?每日可选一个愿望,每个愿望有七天的期限,第二日可重复选择。所以大人不必担忧选了今天的,明天若是有比较容易实现的愿望,就不能选的问题。”

“哦。”

邱戈顿了顿,对他淡定的表现万分不解。一般辞完职的鬼差在几天之内就能把来世的寿命筹到一百岁,生怕自己活得不够长。哪会像这样无动于衷的?

不过如今确实为时尚早,不用急于一时。邱戈点点头,说:“如果大人难以抉择,或许可以给邱某看看,邱某会尽力为大人谋划的。”

余弦颔首:“好。”

邱戈:“……”

那你倒是给他老人家看啊。

邱戈有些心力交瘁,吸了口气,缓缓郑重道:“大人,邱某不敢随意猜测。不过,大人若只是为了转世,而不顾转世的死活。邱某恳请,大人为您转世的家人着想。”他胳膊高高抬起,垂眉秉手。

余弦终于正色看他。

“家人?”

“是。邱某仅仅作为警告,大人的转世如果没有足够的阳寿,或者阳寿最后为负的话,定会早早夭折。届时,转世的家属亲人该何许悲戚。这也许不关大人的事,可大人注下的因果,为何要一个无辜的家庭来承受?”

“副使觉得,现在的人还注重因果吗?”

“这……”邱戈疑惑的抬头,却见他轻笑着道:“人之一世,生死无常。早死晚死都得死,早晚得经历生死离别,活的久与不久,又有什么区别。”

他笑着,却没有温度。邱戈浑身发凉,再看他,连那抹微不可捉摸的笑意都没有了,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被这样盯着,仿佛身死前那一刻,就曾见到过这副令人如至冰窖的神情。

索命无常,不外如是。

“那,就依大人所想。邱某不过问了。”邱戈颇有些心灰意冷。

地狱就是地狱。

没有人比地狱之下的鬼,将生死看得更透彻。

余弦拿起墨笔,继续在纸上勾勒着。余光扫过那本呈愿书,金属花边在夕阳的光照下,反射出亮眼的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清歌一曲月如霜在线阅读第九章

    “新浪体育新闻报道:我国篮球运动员洛杉矶首秀,30+大号两双闪耀斯台普斯球馆!”“腾讯体育新闻报道:王子玉首节比赛二十八分,力克科比!”“搜狐体育报道:科比:他已经是全明星级别的球员!”“纽约体育时报:纽约迎来最强新秀,本赛季是否可以ting.jin季后赛?!”“**体育新闻报道:尼克斯管理层终于不

  • 年华之守护在线阅读第7章

    凌晨。硕大无比的叶宅里,一个人彻夜难眠。他是谁?辰。“惜梦,你还过得好么?我想你了!”辰大吼,眼角划出泪水。林惜梦,在辰失忆后救了他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很爱他,可以为他去死。(去吃屎么?)可是没有办法,为了继承吸血鬼家族,所以吸血鬼至亲也可以结婚,林惜梦是人,辰是吸血鬼,两人怎么走到一块去?天际,渐

  • 血色王权第四章

    我一夜都睡得很踏实,因为没有楚茉闯入,也没有高木的尖叫,可是当我早上揉着睡意蒙昽的双眼时,让我震惊的事情出现了。彻夜未归的楚茉现在正坐在自己的镜子前化妆,她的五官很是清秀,有种江南美女的感觉。她虽然有着清秀的五官,却喜欢化着浓厚的妆。她发现我在看她,便友好地微笑。这时高木和欧阳晓雪也醒来了。“你们好

  • 妖王食用指南之顺着心意走(8)

    俗话说,有付出终会有回报的,陈诗妍这次是真的信了,因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萧逸庭终于约她了,陈诗妍别提多激动了,唯一让她不满的是萧逸庭居然让她多带几个小姐妹去,原因是他一个室友生日,没什么女同学,他女人缘好,就派他多叫几个,这就叫上了陈诗妍,,,陈诗妍在自己的白马面前当然要好好表现,拍胸保证一定办到,,

  • 灵能卡师在线阅读第十章

    一路无语,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一个保卫极其严格的别墅区,这里都是国家的武力部队守护着,在门卫通传了以后,两人又在勤务兵的指领下快速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一进门也难得寒暄几句,就被一位年纪花甲却非常有威严的老人喊了过来。老人一过来王法哲浑身一个冷颤,这个萧杀之气飘散在空气中。一身红光时隐时现的出现在老人身

  • 臣妾失礼第十章

    “恩。我明白的哦。”幻小心翼翼的搂住八田“我明白八田你的心情哦,没关系的,我在你身边哦,不要担心,来,你先回到床上去。”幻将自己的身子从八田身下抽了出来将八田架了起来,虽然她想直接用抱得,不过想想还是将这种事留给伏见会比较好。扶着八田躺回床上又细心的将被子向上拉了拉压好被角,将准备好的橙汁一点一点的

  • 魔教教主在线阅读第七章

    夜天凌听了律的话也不生气只是瞪了瞪律然后又笑眯眯地对着翼柯说到:“快说。说了有赏。”而翼柯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夜天凌见翼柯不说话也不发怒,只是转头看向律说到:“你的手下真听话。”“谢了,翼柯说说情况如何?”律听了夜天凌的话笑着说。而翼柯听到律让自己说说情况,便开口说到:“如王爷所想,謝家大公子也就是謝

  • 小别离续集在线阅读松小姐钦点探花郎 佳公子共作寻香客

    话说李、许二位,来约会试,宝珠不便推辞,只得收什,同他们进场。三场完毕,彼此看了文章,果然是篇篇锦绣,字字珠肌,互相赞叹。到了放榜的日期,李文翰中了会元,许翰章、松俊皆五十名之内,两人又是同门。三家新贵,喜不可言。转瞬殿试,一个个笔花墨彩,铁画银钩,金门万言,许翰章竟大魁天下,榜眼是个姓桂的,镶黄旗

  • 海洋之歌在线阅读第8章

    汐被那个吻搅得心神不宁,有时候满脑子都是他的笑,他的脸,他的一字一句。以至于她那个晚上失眠。第二天挂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去学校。汐一来到学校就很自然的对他们说:“早啊!”银看着汐说:“晴,早啊!对了,你昨晚失眠了?”汐的眼里很平静,脸上也是一副埋怨的表情说:“是啊,昨晚看书看的很晚啊!”诺掐着汐的脸说

  • 九龙灭天第2章在线阅读

    女人身上散发出来一团血雾,将他们两人给包裹在一起。伴随着一股触电般的感觉,孟良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下一刻,无力感瞬间袭遍全身。他整个人精神都不好了,那种感觉仿佛是加了几天几夜的班一样。疲惫不已!“叮,元力—10!”“叮,元力—10!”……“叮,元力低于10!”“叮,元力低于9!”……“叮,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