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谋天下,舞姬为后第九章在线阅读

2022/6/24 9:11:11 作者:青山不改 来源:3G小说网
谋天下,舞姬为后
谋天下,舞姬为后
作者:青山不改来源:3G小说网
盛海棠本就不是什么善茬,更何况是为了复仇而归来?她不顾一切以命相救之人,灭了她的故国,让她变成万人唾骂的卖国贼,而他也至始至终都在利用她。她爱的,是那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却因为这爱付出了自己妹妹的性命。命运翻转,她成了枝头凤,太子殿下成了她殿上的奴隶。她还是不顾一切爱他,助他为王……可她的一片真心和痴心,终究不过一场阴谋……好不容易得到的,珍视的一切,也都被一一夺走,一无所有,变成残疾,还险命丧黄泉。既然还活着,她就要让所有人都付出代价!让那些人后悔当初没有杀了她!

许了金豆之约后,盛煜召来仆妇吩咐几句,当晚仍未留宿。

魏鸾悬着的那颗心却总算安生。

盛煜既有脱身之策,说明父亲魏峤身上并关乎性命的罪责,如今被扣押在玄镜司里,多半是在给章家背锅。若能劝得父亲认清局势,别再被章家蒙蔽着死扛,纵然魏家不复昔日荣宠,至少还能保住性命。

想来永穆帝贸然赐婚,多少也有点借魏家来撬动章氏墙角的打算。

剩下的便是尽早挣足十粒金豆,待盛煜心绪不错时,讨个准许去玄镜司狱中探望了。

魏鸾心中稍慰,先筹备归宁之礼。

只是盛煜公务甚忙,新婚隔日便连夜出京办差,魏鸾只能孤身回府。

魏夫人悬心数日,为女儿归宁,特地在暖阁里备了桌极丰盛的宴席。除了伯父敬国公去了衙门外,府里女眷全都到齐,听闻盛煜出京办差,没能陪同归宁,众人原就不抱期望,倒也没太介意,只问她婚后处境如何。

魏鸾遂将婚后情形说与长辈听。

平心而论,跟盛家的这门亲事虽不如东宫显赫,却也无可挑剔。

盛煜虽性子冷清,算不上知冷知热、体贴妻子的,却也绝不是对女眷蛮横狠厉、蓄意刁难之人。偌大的曲园就只她独自主内,并无妻妾偏房之争,长辈和气、仆从恭敬,除了夫君心性难测,旁的不难应付。

魏老夫人听她如此,连连念佛。

待宴席毕,魏夫人带她回院单独问话。

自魏峤被玄镜司带走至今,转眼已是两月。

玄镜司那座牢狱看守得铜墙铁壁一般,盛煜又是个油盐不进的人,除了永穆帝外谁都无从插手。魏夫人起先还满心指望章皇后和敬国公魏峻能探出消息,可惜屡屡失望,眼瞧着丈夫被困狱中,心中怎不焦灼?

母女俩回屋闭门,遣散侍从,魏夫人便忙问:“你父亲的事呢,盛煜可曾提过?”

屋里各处弥漫着颇浓的安神香味,自是母亲近来担忧少眠的缘故。

魏鸾握着她手,微微笑道:“母亲放心,没有大碍。”

这话便是定心丸,魏夫人面上焦灼稍散,拉着她便在美人榻坐了,“究竟怎么说?”

归宁回府前,魏鸾其实考虑过此事。

喜讯自然是要报的,但透露到哪个程度,却需斟酌。

魏鸾有前尘警示,对章皇后已生警惕之心,母亲却不同。魏夫人出阁前是幼女,嫁人后有娘家护持,也无需多费心机,在她心里,章皇后是她同胞而出的亲姐妹,感情深厚,荣辱与共。

若魏鸾和盘托出,她岂会轻易相信章皇后的歹毒居心?

便是信了,为这些年的姐妹感情,一时间也难像她这般虚与委蛇,不露痕迹。

章皇后居于中宫多年,心细如发,母亲稍有异常,她岂能瞧不出来?

届时若有所察觉,难免打草惊蛇。

魏鸾稍加沉吟,便道:“夫君说他羁押父亲,只是为查关乎兵部的旧案,父亲身上并无重罪,在狱中无恙。其实母亲也明白,若父亲真的有重罪,皇上又怎会保留官位不动,平白给倚重的宠臣送个身负重罪的岳父?”

“我知道这道理。只是见不着人又探不到消息,难免担忧。”魏夫人叹气。

魏鸾遂轻声宽慰,“母亲放心,会没事的。”

……

有了魏鸾送来的定心丸,敬国公府总算稍展两月来的愁容。

魏鸾回曲园后,也终于能腾出手打理婚后的住处。

秋分过后雨少水涸,晌午的日头却仍毒辣暖和,这般秋高气爽的天气,极适宜曝晒旧物。北朱阁后有库房,亦有宽敞空地,魏鸾晨起给婆母请安后闲而无事,便让人将怕潮的旧物搬出来曝晒,也好归置入库。

曲园里人少,寻常也没闲人敢来打搅,魏鸾登台临风,俯瞰周遭亭台林木。

御赐的宅邸自是出色的,湖石峻峭,植木蓊茂,掩映着蜿蜒的游廊石径,屋舍亭榭俨然。

往北是散心所用,花木尽头是府邸围墙,窄巷之外的几排屋舍小院皆盛家仆从所居,再往外就是热闹街市。

只是离得远,没半点动静传来。

往南则是外院,南北朱阁遥遥相望。

那座轩峻巍峨的楼阁,是盛煜寻常起居办事的书房,朝堂上有些生死攸关的事,或许就是在那里决断、定夺。

魏鸾的目光驻留了片刻,忽见外出办事的洗夏匆匆回来,旁边还跟着通禀传话的仆妇。

没过片刻,洗夏便满面喜色地上了凉台,欢喜道:“姑娘,门房通禀说长宁公主驾到,来探望老夫人,已经迎到厅上去了……”

她显然是小跑来的,气喘吁吁。

魏鸾听见周骊音的名字,自知其下文,不待她唠叨完,便指着案上茶水让她润喉,转而吩咐道:“染冬,取我的披风出来。”

说着话,匆匆下了凉台。

紧赶慢赶地到了盛府迎客的正厅,就见周骊音端坐其上,盛老夫人和婆母游氏陪坐在侧,周遭仆从环列。盛老夫人大抵未料这位金尊玉贵的宫中明珠会突然来府里,仓促出来迎接,身上只罩了件玄色弹花纹的锦衣,发髻花白,面带笑意,只说招待不周。

周骊音倒是惯常的娇憨,说她来看好友,贸然惊动长辈,着实歉疚。

游氏自是赔笑,摆出受宠若惊的恭敬姿态。

待魏鸾进门,满厅客气才随之消融。于是宾主围坐,周骊音也不摆公主的架子,关怀盛老夫人和游氏的身子骨如何,又送了好些宫里的补品,以示亲厚。

在这边喝完茶,小姐妹俩才挽手到曲园说体己话。

绕过石径游廊,过了两府间隔的洞门,没了外人,周骊音立马脱了那身端庄的皮,抻着腿脚活动筋骨,笑觑魏鸾,“我方才做得周到吧?”

魏鸾笑而颔首。

周骊音颇为得意,“出宫前特地请教过母后,不能叫人家轻慢你,也不能让人觉得咱们仗势压人。好在你婆母瞧着还算和气,没为难过你吧?”

“她待我很和气的,没拿婆母的身份压人。”

“那就好。”

周骊音今日过来,其实是有关乎盛煜的要紧事要跟魏鸾说,不过那是私密事,不宜在外提。只是不免勾动心事,走路时便有些走神。

魏鸾见她神情有点苦闷,想起上回在蓬莱殿的情形,猜得缘故,便命随从跟远些,带她到后园去逛。缓行散心之间,道:“婆媳间的那些事我还没碰见。倒是你,上回听皇后娘娘那意思,你还是不满意皇上挑的驸马?”

“他挑的那也能叫驸马?”

周骊音噘嘴,气哼哼的。

魏鸾不由笑起来,“怎么就不叫驸马了?”

一句话戳开闸门,周骊音在宫里没有玩伴,少女心事不好对长辈说,到了魏鸾这里,满腹苦水全都倒了出来。说皇上挑的那些男子,要么老气横秋,要么端方古板,她全都不喜欢。这回皇上挑了个武将,说是为人稳重,让皇后劝她点头。

周骊音却觉得他没趣极了。

“选了半年,全是些不好看的歪瓜裂枣,父皇再这样折腾下去,我都不想要驸马了。”

周骊音仰天长叹,甚是苦恼。

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低笑,像是撑不住失笑般,稍纵即逝。

魏鸾却听见了,立即循声抬头。

高大的槐树横斜遮蔽,阳光透隙洒下,晃得人眼晕,在繁茂枝叶间找了半天,她才看见一角玉色衣裳,狐狸尾巴似的露在那里,随风轻晃。很显然是有人蹲在树杈上,发出动静后迅速藏起来的。

曲园里规矩严密,那会是谁?

毕竟是公主的心事,魏鸾被树干挡住视线,忙绕到旁边去瞧。

周骊音随她找人,拿手遮荫,斜走了两步,迎着穿透树冠的刺目阳光,终于看见是有人紧贴树干站着,衣袖都被收起来,尽力躲藏身形。

可惜外衫层叠,终是露了尾巴。

那人站得居高临下,显然是明白躲不过去,认命地蹲身,扶着树杈一荡,跳了下来。

周骊音终于看清那张脸。

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容貌极为白净,姿仪极美,甚至比许多姑娘都好看。他身上穿了件玉色锦衣,腰间佩玉,质地极好。那眉眼跟精雕细刻似的,如春月秋华,恰到好处,虽仍未褪少年气息,却不敛日渐流露的张扬锋芒。

被人捉住尾巴,他也不慌张,只笑而拱手道:“二嫂。”

魏鸾轻轻松了口气,道:“原来是你。长宁,这是我四弟,盛明修。”

原来是盛煜的弟弟。

周骊音看着跟前长身玉立的少年,脑海里无端浮现出个词来。

——玉面琼姿。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妹妹是彩蛋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与妖殊途的日子已然远去,人间正与秩序悄然脱节,天生我木灵子要将这混乱的时代拉回正轨。”木灵子屹立于月下山巅之上,望着山脚下的繁华城市,他觉得这个世界迫切需要他去扫除暴行、纠正秩序,如果他去得迟了,就对不起世人。这是七月闷热的一天夜晚,南国的明月悬挂在林木梢头,寂静无声。“我的丰功伟绩将被游吟诗人

  • 龙珠之太古血脉在线阅读第1节

    哇哇哇哇.........从宇宙中的十二颗星座王国里传来了一阵阵婴儿的声音。公主殿下,王后请您去熏衣草花园喝茶。恩,我知道了。几分钟后,一位身穿紫色裙子,紫头发蒙着脸的小女孩走进来抱住了王后说:“妈咪我好想你!是吗?小女孩点点头,一旁正在喝茶的紫纯说:“妹你多大了,还撒娇。我才13岁,为什么不可以撒

  • 我家猫成精了gl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的老天,从昨晚发错到今天才有个哥们提醒,两千多v是假的吗?难道没人追读了?不至于吧!!!!一脸问号?

  • 我靠黑科技发家致富第九章在线阅读

    “材料上说,是一个金矿项目!”黎安笛把材料放回档案袋里,立即回答道。“金矿?”陈赤听闻,也是愣了下。身为安峰县人,陈赤的确听过一些老人说,安峰县的一些河流里有沙金。不过,量不是特别大,只适合小作坊挖掘。“嗯。”黎安笛点了点头,继续道:“不过,根据地质勘探的材料报告分析,虽然整体储量还算可观,但是开采

  • 同舟共戒在线阅读第一章

    姓名:冷紫媛(在学院姓“木”)性别:女IQ:300性格:冷漠,残酷。但在家人面前和姐妹面前时常会微笑。家人:父亲是冷氏集团的董事长,母亲是世界著名的化妆师,还有一个灰常宠她的哥哥。背景:冷氏集团继承人,获得国际大奖的名厨。“魁魅”帮主,化名“魁心”(识别物:紫戒指。只在帮派里或执行任务时戴)闺蜜党党

  • 影视召唤献祭系统之人物介绍

    这是一篇不言情的小说,大家可以放心看。我是第一次写小说,如果不好,抱歉~~人物介绍:蓝雪依:14岁,一直希望可以当上明星,想上only学校,只要上了这所学校,就有机会当上明星,登上舞台。给人带来快乐。很可爱,漂亮。歌声甜美。擅长唱歌。写歌天才。在嫣雪高中读初一,擅长笛子,巴呜,葫芦丝,爵士舞,从小和

  • 血漓挽歌后面大致内容(修改过)

    好久没更了吧,或许那些支持我的读者不再支持了吧,呵呵。我担心更的时间会越隔越久,很不想读者们等,所以先跟各位亲们说一下之后的大致内容。后面会出来好几个新人物,好像是4男4女。后面大致内容:1.3女中的一女伤害了琴.抖出琴不是张家小姐,琴打掉与山的孩子并离开。2.洛的姐妹亡的亡,伤的伤,究竟是意外还是

  • 重生之修真纵横录之契机,九宫之锁

    凌若每日修习轻功,骑马射箭,夜里读书,还兼着修习了药理和针灸点穴等医术,琴棋书画也是不在话下。凌若最喜欢的,却是跳舞和酿酒,借着练习轻功之际,瞧着无人就悄悄起舞。酿酒是受了师傅的压迫,多年下来,基本能酿的,不能酿的,都被自己倒腾了不止一遍。修习射箭可没学骑马那样轻松,凌若遇到的难题,是手腕力气不够。

  • 弟弟黑化请绕道在线阅读第6节

    很快三个月过去,马援率军从交趾归来。话说马援归来那日,京师上下无不震动。站在平城门头,远远望去,便可瞧见一肃穆严整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朝京城行来,只见他们铁马傲首,飞蹄踏地震寰宇;旌旗逶迤,躬身自舞扭乾坤。走的是鹖冠金甲健士卒,行的是青羽白虎俏骑兵。敛眉处,山河呼啸;仰头时,四域颤、抖;试问此域谁可有,

  • 和离后她炙手可热为朋友自愿两肋插刀!

    “可恶!你真是想欠扁了啊!你不说拉倒,我还不稀罕问你呢。”我转过身不再理他。我当然知道这样问有所不妥,可是话已至此不得不说呀,唉!逞能可真命苦啊!虽然我自己埋怨自己可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的矛头就转向维纳了。为了不落到像刚才那样的结果,我准备拍一下马屁。“维纳王子你今天真是格外的帅气迷人,真是人见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