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天道职员第6章在线阅读

2022/6/24 8:13:39 作者:桶装宅男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天道职员
天道职员
作者:桶装宅男来源:纵横中文网
李锐,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一个意外,让他进入天道,成为天道职员,从此他走入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什么?你是渡劫期大修士!让我看看?你丫是坏人,看我天劫劈死你!什么?你是粉碎真空的高手!粉碎的真空在哪呢?nnd!我来给你补上!什么?你是在世仙人!NB啥?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什么?你是上帝!MD,敢瞧不起我,安排杀劫整死你!不会吧!你就是鸿钧!去去去!老大的位置我来坐!

怜儿爹爹回过头去,赫然见到了一位嗍骨嶙峋的白须老者,只见白须老者手持白须,不动声色阵阵念道:“狼性如此残虐不堪,竟而会放你们一条生路,真是奇哉怪哉。”听着老者的话语,想必刚才那一幕已经被他看在了眼里。

怜儿爹爹惊魂未定,只是听得白须老者如此一说,更是疑惑不解,遂问道:“先生请问您这是?”

“罢了罢了。。。”白衣老者竟而摆了摆手,似乎洞穿一切,转而说道:“狼性如此残虐不堪,尚懂得报恩,狼性如此,身为父母者又何尝不是呢。”

虽然身为农家人,不过还懂得一些人情世故,礼义廉耻的,怜儿爹爹目光流转,看老者穿着打扮,必定不是普通人,转念一想,于是走上前来,诚恳道:“恳请先生指点迷津?”

“也罢也罢。。。”白须老者并不反对,望了一眼毫无生气的怜儿,一脸淡然道:“孩子已死去多时,为何还执迷不悟,不早早入土为安?”

“什么,你说什么。。。”怜儿爹爹反应强烈,难掩激动:“我的怜儿还没有死,我要救他,我要救他,你这老者啥也不懂,一派胡言,我尊你为先生,你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真是妄为老者,不值得尊重。”护子心切,难怪怜儿爹爹如此激动。

“哈哈。。。”白须老者不怒反笑:“你不要激动,我只不过说出了实话而已,若非刚才好奇狼群放你们一马,我断然不会在此出现的,既然有缘与此,也罢也罢。。。”沉思一会,忽然说道:“那好,我来问你,孩子是不是经脉全无,气息全无,数人看过结论全都一样?”

怜儿爹爹惊恐异常,仿佛遇到了仙人一般,睁大了双眼:“你。。。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白须老者再次笑了笑:“我并不知道,我只不过看出来的,双眸紧闭,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气息全无,经脉全无,与死何异啊,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执迷不悟呢,何不将孩子早早入土为安,早日超度托生,好求得来生不在如此命苦啊。”

“不。。。不。。。”怜儿爹爹虽尊重老者,却也无法接受他的话,一再抵触道:“我要去救他,我要去救他。”

“你们都是农民,不懂医术,如何救治?”白须老者淡然说道:“难道你们是仙人不成,懂得起死回生之术?”说道后来,白须老者手扶长须,似乎早已洞穿了一切,无不叹息了一声:“如果老夫没有看错的话,据此五里外乔家镇有位医术高明的乔郎中,你们是否打算去找他?”

怜儿爹爹没有否认,淡然的点了点头:“先生说的没错,我的怜儿没有死,我要救他,我一定要救他。”

“没用了。。。”白须老者面无表情,随即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天下能解奇毒的人都已经死了。”

怜儿爹爹不知老者此话何意,不过他看得出来,白须老者不像在骗他,不知为何,他相信白须老者的话,然而他并未在追问下去,转念一想,忽然双膝一湾,重重跪了下去,一脸恳求道:“请先生救怜儿一命?”

“怜儿,怜儿。。。”白须老者不禁喃喃自语,沉思有顷,忽而感叹说了句:“好一个怜儿,怜儿怜儿多是可怜之儿啊,也罢,也罢,老夫既然现身于此,谁叫有此机缘,老夫姑且一试吧。”

“谢谢先生了,谢谢先生了,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怜儿爹爹喜出望外,咚咚就连磕了几个响头。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我话还没有说完。”白须老者并没有制止怜儿爹爹,而是表情怪异的望向了远方。

“先生请讲?先生请讲?”怜儿爹爹一脸诚恳的看了过去。

“我尚有一法到可一试。。。”白须老者默然说了下去:“不过呢,此法凛厉霸道,戾气极重,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据老夫观察,怜儿所中之毒,凌厉异常,虽是蛇毒,其毒性不亚于百毒之首鹤顶红,数年间从未出现中原之内,想必与西域苗疆有关。。。。。。”说话间,白须老者并未号脉,也未像其他郎中询问一些具体细节,只不过翻了翻怜儿眼皮,变断定毒性的厉害,此举不可谓不神,虽然不按常理,不过怜儿爹爹却对他坚信不疑,如奉神灵。

白须老者似有叹息,眼中流光转盼,继续说道:“此毒已深入脾脏,无药可救,无人可解,但是呢。。。”白衣老者面漏难色,捋了捋胡须继续说道:“他命不该绝,机缘如此,谁叫遇到了老夫呢,老夫尚有一法,可救得怜儿性命,不过呢,也是戾气之攻,以毒攻毒,怜儿年龄尚小,已经毒入脑垂,很有可能会破坏生理机能,断然是无法忍受的,轻者不会醒来,不会比现在还好, 重者呢,即使醒来,也断然不会再长了。”

虽然心疼怜儿,可是已无他法,经历了这么多,也看透了许多,即使尚有一线生机,对怜儿爹爹来说也是救命的良方,他想一试,总比永远这么下去不死不活要好得多,只要怜儿能够醒来,哪怕自己永远就这么照顾下去,他也心甘情愿,绝无怨言。

“请先生救救我的怜儿!”怜儿爹爹一脸坚定,再次跪了下去。

“你可想好了。。。”白须老者似有不忍:“此法下去,怜儿可能永远都不会在长了,永远都是个小孩了。”

怜儿爹爹没有回答,颤抖的身躯狠狠的点了点头,虽有不忍,却没得选择。

“也罢,也罢。。。”只见白须老者凝神以待,口中念念有词,怜儿爹爹根本听不懂说些什么,看情形很是郑重,忽然老人手中一转,竟然多出了一个黑色陶罐,黑色陶罐嗡嗡作响,很是奇怪,根本来不及看清什么,只听得白须老者大喊一声:“快把怜儿嘴掰开。”

怜儿爹爹应声而作,情急之下将怜儿嘴掰开了,只见白须老者手掌翻飞,陶罐借势转了几转,罐口对着怜儿的嘴停住了,随即听得嗡嗡一响,震耳发麻,只见一条血红的蜈蚣探出头来,顺着怜儿的嘴巴爬了进去,怜儿爹爹骇然震惊,只见白须老者随手将陶罐一扔,瞬间将怜儿的嘴合上了。

“这。。。这。。。。。。”怜儿爹爹惊讶张大了嘴巴。

“不必大惊小怪。。。”白须老者不动声色:“这是琼瑶山顶,魔鬼之窟,千年血蜈蚣,其毒性狠辣至极,见血封喉,常人根本难以忍受,老夫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得到的,不过此蜈蚣虽然毒性狠辣至极,却可以以毒攻毒,吸食任何一种毒物,也是机缘巧合,今日遇到了你们,虽不是绿林中人,却可以一试,不过后果你们也知道了,暂且等待片刻便可分晓。

“快将怜儿放在地上。”白须老者突然吩咐道,怜儿爹爹不敢耽搁半分,只好照做,只求怜儿能够快快醒来。

说话之间,只见怜儿有了明显变化,周身上下竟然血红一片,如同火烧,白须老者忙解开了怜儿的衣服,露出了血红的胸膛,竟然鼓出了一个大包,大包如同鸡蛋大小,似长了生命,竟而在怜儿全身上下游走起来,只见怜儿表情恐怖异常,痛苦不堪,白衣老者见状,微微一笑,突然大喝一声起,随即一手抓住了大包,往上一提,瞬间一条血红的蜈蚣被提了出来,初看之时,全身赤黑,已无气息,随即怜儿张开大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浓黑的血水,虽恶臭刺鼻,却初见成效,只见怜儿轻咳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不过气息虚弱,面色依旧苍白。

怜儿爹爹喜出望外,顾不上扶起怜儿,随同怜儿娘亲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通通通磕了几个响头,满脸感激道:“多谢先生救命之恩,真不知该如何报答。”

白须老者摆了摆手,有些无奈道:“老夫生性怪异,秉性异常,江湖中人闻风丧胆,杀人无数,救过的人寥寥无几,今日竟然坏了自己的规矩,唉!谁叫老夫与怜儿有此机缘,罢了,罢了,怜儿虽已得救,不过毒性已深,伤及脑垂体,连这条千年血蜈蚣都已被毒性反噬,怕是怜儿再也长不大了,将来你们自会怪罪老夫的。”

话声方落,白须老者已经转过了身,如同来时一样,毫无半点声息,怜儿爹爹满心欢喜,哪里还听得进白须老者的话语,见白须老者起步离开,还想在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不知说些什么好了,只好再次跪下来,对着白须老者,再次通通通磕了几个响头。

“等等。。。。。。”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时怜儿竟然勉强支撑着虚弱的身体喊了起来。

“你有话要对我说?”白须老者似乎很感兴趣,没有回头,却停止了脚步。

怜儿勉强支撑起了身体,突然跪了下去,通通通磕了几个响头。

“带我走吧!”怜儿声音诚恳又坚定,眼中更是发出了一种坚定的光芒,让人看起来竟然有些害怕,似乎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老夫可以收你为徒。。。”白衣老者面无表情:“不过你的心要狠。”

怜儿二话不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然冲着一颗笔直的树干撞了过去。

怜儿爹爹吓坏了,还好怜儿年幼体轻,毒性也是刚刚消除,气息很弱,幸好怜儿爹爹及时发现,一把给抱住了,怜儿却一反常态,冷冷的给推开了。

“哈哈。。。”白须老者难得爽快的大笑了起来:“做我徒弟可以,不过怜儿不好,人不自知方自怜,可怜并不是你命运的开始,以后就叫做瞳儿吧。”

怜儿一脸镇定,通通通再次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大声道:“多些师父收留之恩!”

“好好好。。。”白衣老者溢于言表:“学好功夫,以后就跟为师闯荡江湖吧。”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就在白衣老者说这话的同时,自怜儿的眼中竟然闪过了一丝怨恨的光芒,决绝又鬼魅。

临行前,怜儿父母自是无法跟去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白须老者是谁,但是他们放心把怜儿交到他的手中,只因为怜儿的命是白须老者救回的,伤感离别,怜儿娘亲泪如雨下,一再叮嘱要听师父的话,只是怜儿爹爹什么也没说,临行前淡淡的说了句:“保护好自己。”

不曾想这一走竟是十年之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虐恋系统逼我攻略反派之有能耐来追我呀

    此时,李浩天已经彻底熟悉了运转轻功时候的感觉,正当他欢快的朝着崖下掠去之际,迎面却有一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来。还未等他说话,那人在见到李浩天的瞬间,身躯却是明显一顿,直接就落在了地面上,拦在了李浩天的身前。“你这逆徒!今日我便替华山清理门户!”说话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朝着思过崖赶来的岳不群。在见到李浩

  • 重生之千金不能惹在线阅读黑狗,白鱼》

    第2章《黑狗,白鱼》这肉身,从上到下,没有一星半点儿与众不同的地方。周天龙在光溜溜的上身套上一件黑色的背心,打开卧室虚掩着的两扇木门,快步走到后院。从瓦缸里舀出两瓢清水倒在铜盆里,快意地抹抹脸和脖子,“噗”地把水泼在院里的地上。看着世上最灵巧的物体,“嗞”地钻进青砖地缝里,冒出一股蒸汽,转眼在烈日下

  • 彼岸之风华女帝第4章在线阅读

    “……然后,龙之介问我是不是开孤儿院的。”她以平缓的语气作为结尾,扒拉了一口熬得格外浓厚的咖喱。额前秃了一块的店主举着燃了半截的烟大笑着:“芥川小哥竟然这么问的吗?”“嗯。”织田发出一声鼻音。那日之后织田花了几天的时间替芥川办好了手续,将他的名字落在了她的户籍下,只不过芥川坚持不更改姓氏,织田也没有

  • 喝可乐的地表最强在线阅读诡异开局03

    最近,火之国的贵族间突然流传起一个消息,传言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愿以一座城池为聘,求娶一位忍者当王夫。先前听到的人摇头晃脑,直言此事是无稽之谈,消息证实后无不是捧腹大笑,深感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是个傻子。“不是傻子是什么,只有傻子才会让一个身份卑贱的忍者当王夫。”穿金戴银却满肚油肠的商人把唾液喷得到处都

  • 杀手重生:腹黑王爷要休妻之狂蟒雷克(7)

    伊凡睡梦里一直有一间巨大的房子在忽隐忽现,上面的那个孽字晃的他头疼欲裂,四肢僵硬的伊凡感到自己浑身都在被火烧;但是又出奇的寒冷。胸口很闷,很难受。突然伊凡感到一记重击打在胸口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一阵畅快,随即是剧烈的疼痛,痛不欲生,就像绞碎了五脏六腑,斩断了四肢。眼前是一个彪形大汉,手长脚长,

  • 掌中娇妃了明因果,最后一次机会

    有人说如果能穿越一次,他就一定能干成一番大事。如果在普通世界的话,就能家财万贯,美女如云;如果在修真世界的话,他就能成仙成祖,不死不灭;如果在架空历史之中,他就能出将入相,甚至当上皇帝,成就一番事业等等。陈峰在刚穿越时也是这样想,但他失败了。第一次时,他到了完美世界的一个平行世界,想借助主角石昊成就

  • 洪荒之我为帝俊第四章在线阅读

    Chapter4所以到底是谁“对了,我叫做朱雀。”少女瞧着云笙,非常满意的样子。那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看着云笙,“白虎。”穿着休闲衣服的男人则是说道:“我叫做玄武。”云笙眨眨眼睛,“好像还差一个青龙?”“哦,他还在睡觉,暂时醒不过来。”朱雀耸耸肩,谁知道青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呢?不知道,那就暂且当做他

  • 绿了皇帝以后在线阅读禁区

    这里是墟界,一切故事都将在这个世界展开。墟界,无边无际,没有人知道墟界的尽头是什么,没人知道墟界有多大。此刻,墟界的边缘,一片黑暗弥漫之地,有一座小村子,叫做光明村。可能是因为周围终日无光吧,所以这座村子叫做光明村。因为地理环境的特殊,这里没有任何外人来过。墟界的人们也不知道在这黑暗禁区之中会有一座

  • 我真的没有信息素[穿书]在线阅读第4节

    凌飞等人立刻围上前。少女手中长剑迅速飞舞起来。竟有剑气纵横。顿时剑光肆意。“哦?不愧是我凌飞看上的人,竟然能够能够凝聚剑气了。若不是家族赏赐给我这件软猬甲,恐怕今日我还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了。”说着一掌击出。凌飞不打算留手了,带刺的玫瑰,只要拔光了就会温顺了不是。“流砂掌。”云毅正躲在不远处看着。从几

  • 三王爷心上有个小甜娇之她千娇

    她千娇百媚第一章·朝夕醒的时候已经日上枝头了。床正对着偌大的落地窗,夏日阳光日头正盛,单薄的白色纱帘并未起到任何隔绝热浪的作用,窗幔正上方有冷气喷薄而出,两股气流相撞。奶白色的气流被尘埃吞噬。不过片刻,房门被人敲响。朝夕并未出声。旋即,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朝夕接起电话。短暂的呼吸声充盈在电流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