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木醉夕僅原创诗歌在线阅读今日方知我是我

2022/6/24 9:02:24 作者:木醉夕僅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木醉夕僅原创诗歌
木醉夕僅原创诗歌
作者:木醉夕僅来源:纵横中文网
本作品为原创——诗现代诗和古体诗。

从那个神奇的梦中醒来以后;刘宏神奇的发现以后的每次做梦自己都能清楚的记得发生了什么,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恍恍惚惚的觉得自己曾经做过梦,或者记得梦中发现过的一些片段事情,梦中所发生的一切刘宏好像真真切切的记得,好像经历过一般。

而慢慢的刘宏也开始发现,自己似乎能操纵自己的梦境,比如梦中出现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情,或者自己能用有什么能力,在自己的梦中刘宏就仿佛是一个创世纪的神,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这让刘宏不禁有些迷失在这个梦境中。连带的每天的睡眠时间都开始多了起来。

不过,与梦境中相比,现实中刘宏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每天的食量都大了许多,而且身体精神各个方面好像都在逐步地提高,最明显的反应就是刘宏本来是一个低度近视,虽然并不严重但是有时候看书看电脑之类的刘宏还是会戴上眼睛,不过刘宏最近发现自己的视力好像越来越好了,戴着眼镜反而没有不戴眼镜那么清晰。

而身体素质也是逐步提高,刘宏能清晰的感应得到身体素质的提高,原本有些微胖的身材好像慢慢的在变得精壮,偶尔的奔跑也没有以前那样的喘息反而觉得游刃有余。而这一切相对于他在精神上的感受却又有些微不足道了。

以前刘宏生物中混乱的时候,他经常会感觉到精神不振,总感觉脑海里面好像存在着一团乌云压抑着他的大脑,让他感觉到浑浑噩噩。不过这段时间以来,刘宏感觉得到自己每时每刻都处于一种精神饱满的状态,要不是有些迷恋梦境里的那种感觉,他觉得他睡不睡觉都好像无关紧要。

刘宏这越来越明显的变化明显引起了李希冀的注意。

“小宏子,你最近吃药了?吃得这么多,还睡得这么多,居然好像还瘦了?有什么秘诀快传授我一下。”

刘宏听见李希冀的问话,虽然有心跟他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个事情总归是个神秘事件,也没有科学作证,加上刘宏自己也不甚了解,心中有心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只好岔开话题。

“额,可能是由于天气的原因吧,现在才七月初,温度都已经上升到50度,不知道今年最高温回答道多少?”

“是啊,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天气这么热,还好你有车,如果让我去等车挤公交感觉会变成一具干尸。”李希冀对于刘宏岔开话题也没多想,毕竟相对于刘宏的变化,整个世界的变化才最让他感觉到担忧。

“话说,夏天以来好像连蝉鸣都没了,难道蝉都被这个高温的天气煮熟了吗?”李希冀突然好想想起什么似的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好像真是。”刘宏听到李希冀的声音,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往年里一般天气越热,太阳越大,蝉就会鸣叫的越厉害,可是今年入夏以来好像还没有听过蝉鸣声。

“不光蝉,你有没有发下,今年夏天连蚊子都没有几只!”李希冀像想起了什么,他是B型血是最吸引蚊子的血腥,往年这个时候他都不免被蚊子叮的一手包,不过今年意外的是他好像并没有被蚊子怎么叮过。

“今年是有些反常。”刘宏说着,想起了自己的反常情况,突然觉得这些反常的现象似乎都有一定的联系,日渐反常的天气,高僧的虹化,自己的梦,和那些消失不见的生物,都好像存在着一种联系,但具体是什么联系刘宏也不能明了。

不过一向想不明白的事情,刘宏也不会费大力气去想,这些事情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刘宏更加关心的是梦境给他带来的变化。

随着一天天的过去,梦境给他带来的变化好像越来越明显,他感觉得到自己的视力好像越来越好,能轻松的看清楚几十米开外的人脸,就好像那个人原本就站在刘宏面前一样,不过相对于这种静态视力来说,他的动态视力让他感觉变化的最明显,所有的人和事物在他稍加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就会猛地慢下来,好像是游戏中开了0.5倍速一般,一切都那样的滑稽,却又让刘宏有些适应不来。

刘宏的身体的强化也越来越明显,他以前跑一千米都挺费劲的可是现在跑个一万米都轻轻松松,而弹跳也变得异常的夸张,刘宏偷偷的去测过,他能轻轻松用手摸到篮板的上沿,而速度他没有测过,但他每次跑的时候他都能感觉得到强风扑面,虽然不知道是多快,但如此看来大概也不会太慢。

对于这种神奇的变化,刘宏有些开心也有些担心,他不停的去翻阅一些关于梦境的书籍,关于神秘学的书籍。在这学习的过程中刘宏惊讶的发现,只要是他刚刚看过的书他都能毫不费劲的回忆起来,就好像这本书本来就存在于他的脑海中一般,并且对于这些书籍的理解能力都大幅的增加,原本看得有些生涩的书籍都很顺畅的看了下去。这样的理解能力让刘宏开始兴起要看这些书的外文原著的念头。

他说做就做,原本英语成绩很差的他,三天就能阅读各种英文原著的神秘学著作,而他之后又陆续自学了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等等,开始的时候刘宏学习一门语言还需要四五天的时间,可到后来他学习得越来越快,到最后几乎一天就能学习完一门语言。这种学习速度让他自己也有些惊讶。

时间很快就到达了八月,在刘宏疯狂提高自己的一个月中,刘宏发现李希冀最近好像越来越少说话,睡眠的时间也开始越来越多,就好像当初的他一样。无比的嗜睡,甚至有时候去上班坐在他车上的副驾驶也能睡着。

“难道李希冀也快要觉醒了?”虽然刘宏并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根据弘镜大师跟他所说的他把自身神奇的变化归结为觉醒。

看到李希冀这种情况,刘宏不由想起了弘镜大师,自从那一天,弘镜大师从他梦中消失以后刘宏再也没有见过弘镜大师一次,甚至有时候刘宏主动观想弘镜大师,弘镜大师也不会出现在他的梦中,这一点让他无比奇怪,这是他这个自身梦境之神唯一不能做到的事,无论他怎么做他都不能在自己的梦境中重现弘镜这个人。

“难道他真的成佛了?所以他不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刘宏有时候会这样想。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正当刘宏沉浸在现实和梦境中这种神奇的变化之时,李希冀好像并不打算这样让刘宏平静的过下去。

“小宏子,李茗夕来衡州了,她约我们明天聚聚去不去?”刘宏看着李希冀,这段时间刘宏的精神力好像暴涨到一个地步,他甚至觉得他能隐隐的感受到一些别人的想法。他能感觉得到李希冀闪烁着期待和紧张的神情,他知道李茗夕是李希冀一直喜欢的人,从大一两人刚刚进校还在军训期间的时候,李希冀就喜欢上了李茗夕。不过两人并没有修成正果,李希冀也曾经和李茗夕表白过,但是李茗夕并没有答应他,也没有拒绝他,只是和李希冀说她想要毕业以后去魔都。

李希冀本是一个比较安于现状的人,就在李希冀准备鼓起勇气和李茗夕表白和跟着她去魔都发展的时候,李茗夕收到了国外大学的通知书,并且准备出国读研。李希冀听到这个消息所有的雄心壮志都在那刹那烟消云散,然后再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去哪个地方于是就选择留在了衡州。

这个时候,听到李茗夕突然联系他并且准备来衡州与他见一面,刘宏能够看得出李希冀心中那悄然燃起的希望的火苗。虽然不知道结局是怎样,但是刘宏还是打算和李希冀去看一看了结他三年来的心结和七年的期望。

七年了。刘宏感觉时间过得好快,他和陈梦溪也有七年没有过联系了,七年来,他好像每天都在思念这个名字,又好像忘记了这个名字。陌生又熟悉,恍惚之间,好像连他进来日益增长的记忆力也有点想不起这个女孩究竟长什么样,回忆起有她的梦境,那原本清晰的脸庞也渐渐模糊。

“这是怎么了?”刘宏心中有些震动,想起这些事,有些东西越来越模糊,也有些东西越来越清晰。刘宏感到眼前突然变得黑暗起来,他好像离这个世界越来越远,如坠虚空之中,这个时候他心中突然闪过一句曾在庄子大宗师中看到的一段颜回与孔子的对话,“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慢慢的连着一点儿灵光都随着无尽的黑暗而消失,刘宏不言不语不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宏才从这中感觉中慢慢回过神来,睁开眼只看到李希冀焦急地看着他,猛地摇晃他的身体。

“小宏子!小宏子!”看到刘宏回过神来,脸上的担心之情才缓缓退去。

“你怎么了?最近变得反常不说,怎么无端端的就闭眼站着一个小时动都不动,摇你都没感觉?你再不醒过来我都要叫救护车了。”

刘宏听着李希冀的话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用庄子上面的话来跟他解释,只能无奈的说:”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精神老是不好,刚刚是睡着了。“

“站着睡着?”李希冀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但是也不知道怎么问,“李茗夕的邀约?”

“哦哦。”刘宏想起李希冀本就是要和他说李茗夕的事情,“好,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够兄弟。”李希冀看到刘宏答应也没有太追究之前刘宏那种奇异的状态,而是又把注意力集中在明天约会上。

刘宏回过神来,忽然感觉到陈梦溪留在他心中的印记什么时候已经消散不见,自己好像斩断了某种羁绊,整个人都升华了起来。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精神,跟原来相比,他就好像是被关在一个密闭的容器中一般,被束缚着,被封闭着。而现在,就像是从容器中跳了出来看见这广阔的天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不由得脑海里面冒出一句水浒传中鲁智深顿悟的话语,钱塘江上潮信来,今日方知我是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奇门遁甲之道术先行第十章在线阅读

    “厄斯金博士”夏源暴冲进来,回答他呼唤的却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往日和蔼的场景再无复现的可能。史蒂夫还在和入侵者搏斗并渐渐占据上风。突然,入侵者一个爆发震开纠缠不止的史蒂夫,嘴巴不断张大,很快就超过了正常人类的极限,但他像感觉不到痛苦一样还在继续张大,同时嘴里不断发出骇人的吼叫,似乎有什么可怕的怪物要

  • 清末之文豪崛起第7章在线阅读

    宏玄本想用戮仙剑来个出其不意,然而效果也是出奇的好,只不过当宏玄给戮仙剑注入灵气的时候,那戮仙剑仿佛苏醒,直接吸食宏玄体内灵气,吸了个精光。现在的宏玄,不过是个空架子,一碰就倒,宏玄暗自心惊,看来以后万不得已,还是不能使用戮仙剑。狮紊倒地之后,迅速幻化出原形,那尸体变为狮身,全身点缀金光,绚丽无比,

  • 全后宫都在磕我和皇叔的CP之我要当李白

    “咳!你们三个看过来!”丽贝卡不待人走完,便收回目光对三人说道,她们可是带着任务来的,时间紧迫,“我们长话短说,想必你们也知道洛省有三座大名鼎鼎的魔法学院吧!”这事苏泽倒是清楚,主位面的超凡力量是斗气与魔法,无论是魔法学院还是斗气学院,都分为甲乙丙三等。在主位面热俄斯大陆的人类疆域中,众人皆重魔法而

  • 君心似妾心——追美娇妻记在线阅读第1章

    “嗯~嗯~嗯~”“嗯~嗯~嗯~”沉寂之中连续响起的手机震动声,把向来浅眠的沙落惘给惊醒了,他不由自主皱眉心里烦躁起来。“嗯~嗯~嗯~”间续不断传来的震动声让他在意不已。呃……感觉那铃声并不清晰,估计离他还有一点距离。哦,手机在书包里吧。懒得理……“嗯~嗯~嗯~”“嗯~嗯~嗯~”靠,到底哪个混账半夜三

  • 网游之坏蛋传说在线阅读第1章

    今年的冬天好像格外的寒冷,冻得空知灵伊心里凉凉的,早早的便无睡意。来到新家已经快一个月了,灵伊仍然无法适应,她想念自己的家,想念...爸爸。六岁的灵伊一直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可是爸爸常说工作忙,经常不在家,关于妈妈,她从未有印象,爸爸也不曾说,或许是不愿说,乖巧的灵伊便不问。只是一个多月以前,因贪玩而

  • 重生兵王之富可敌国在线阅读紫霞神功

    通过研究,岳不群终于确定令狐冲所言为真,随后几日,他翻阅门中所剩典籍,终于从残存典籍中推测出了结果。华山基础内功,源自全真内功,而全真内功,在数百年前被人称作玄门正宗,意思就是全天下所有的内功,没有一样能够超过它了!而也因此,岳不群才算真正了解这门基础内功的两大特性:第一,中正平和,不管是谁都可以修

  • [明]阉党之子在线阅读第10章

    “二婶怎么看着我这是做什么?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吗?”看到王夫人的目光,王熙凤是姑姑也不叫了,更别提向之前那样巴结着,直接挑破了问道。王熙凤心里是很有底气的,反正圣旨已经下了,不能收回去,自己现在就是荣国府名正言顺当家作主的女主人,别说王夫人不过是一个二房的婶娘,就是老太太想要自己办什么事,自己不愿

  • 我与师叔魔性相吸在线阅读第2章

    ※“剑魔独孤求败!”看完这三行大字,杨邪顿时心下一震,暗忖:“看来我的确穿越到了武侠世界,就是不知道这是哪个时代。”暗忖了一句,他的目光又移到几行大字下边的那堆乱石上,继而想道:“想必这就是独孤求败的坟墓了。我第一次穿越就来到神雕山谷,看来我跟独孤求败极为有缘,注定要继承他的衣钵。”想到这里,他当即

  • 每次醒来都在案发现场在线阅读第六节

    闻言,场中的众人也都好奇的看向刘谦!这人是谁啊?这么怪异的打扮,还手提着一把断刀,黑面强盗满脸的疑问看向白须老者,而白须老者,也与绿裙少女等护卫也是,满脑袋的疑问。在与黑面强盗对话时,刘谦还悠闲的,看着三眼貂在那群强盗中间杀戮。突然只见一道黑光一闪三眼貂跑到刘迁的面前围着刘迁,吱吱叫着转了几圈,似乎

  • [全职高手]No game no life在线阅读第八章

    “就算雨停了,你这样的身体也什么都做不了。”伤口已经流不出什么带颜色的东西,血水也早已经染红了大片土地,意识在不知觉中消散,心脏就像个不听话的小孩,只在它高兴的时候跳动一下,这样的状况别说滚着去,能够翻身就是奇迹。“小东西,你让我见到了奇迹,我很高兴,回想起来,这一路我自己也创造了不少奇迹啊。”那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