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大秦之最强奸商在异世、每逢佳节倍思亲

2022/6/24 14:29:05 作者:扑街达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秦之最强奸商
大秦之最强奸商
作者:扑街达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傲缔现在的心情就是这样,夜已深,走在小巷里,向着“家”的方向行进,手中提着用牛皮纸包裹着的一点蜜饯。过节了,总归吃点好的。

天空之中有两个月亮,一个是弯弯的月牙,在最西边,另一个却是圆月,照在身上,将影子拉的长长的。

算算时间,家乡应该正逢中秋佳节吧,在这个世界同样也有中秋节,不过却是另一个叫法。

看来,无论在哪个世界,人们期盼的永远是团圆。

傲缔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多月了,想到当初的窘境,不禁笑了起来。

穿着这身稀奇古怪的衣服,现在已经适应了许多,不像刚开始那样连腰带都不会系,被邻居大娘嘲笑了许久。不过,嘲笑归嘲笑,最后还是邻居一家人拉扯着自己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

仿佛就像一场梦,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经历,一觉醒来,就被脑子里莫名的系统带到了这个世界。

听着那些花里胡哨的介绍,本以为能在家乡大展手脚,闯出一番天地,向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证明一番。可是系统却给他开了个玩笑,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提示他:系统即将进行维护。

我......特么还能说什么?

一大堆脏话?

还被听见的几个混混拳打脚踢了一番。最后,连带着把他的衣服都扯了去。

幸亏当时临近夜晚,行人三三两两,要不然即便是脸皮厚的傲缔都会羞愧不堪。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穿着贴身裘衣,被好几个路人指指点点,只能穿进胡同,绕来绕去。本以为会在大街上睡上一宿,等待那个坑货系统,幸好遇到了邻居大娘。

“哎呦喂,这是怎么了?挨打了?怎么不回家啊?看看这眼睛都肿了!快走快走。”说完话,不等傲缔分说,就扯着他回到了家,帮他上了药,邻居大叔还给他打了碗粥。

傲缔都快感动哭了,又冷又饿的时候,一碗小米粥就犹如仙界的美食一般。吭哧吭哧几口就喝干了,却没好意思再要,连忙声称吃饱了。

“看看这孩子,命苦啊!”

与邻居一家唠了一会家常,傲缔前世就是做产品推销的,这一刻也算用上了,三言两语就把这具身体的情况打听出来。

倒也算一个苦情故事。

傲缔的父亲名叫傲忠义,十八岁的时候与他十四的母亲张秀梅成亲,因为年龄太小,骨盆还没有长成,他母亲生傲缔的时候大出血加难产,没挺过鬼门关,一命呜呼。是傲忠义将他拉扯大的,原本父子俩也算小康人家,傲忠义却在去年的时候得了大病,竟然撒手而去,留下傲缔一个人经营偌大的旅店。

哼!

无聊透顶的小说剧情。

傲缔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幸亏他没有什么狗屁的娃娃亲,然后嫌弃他将他甩了,说上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之类的话,最后主角光环爆发,娃娃亲又回来拼死拼活的爱上他。

咦~~~

傲缔自己都觉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前方已经看到家门口,晃了晃手中的蜜饯,脚步向邻居一家走去。

傲缔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这也要得益于小时候的教育,从小家乡的亲人、老师就教导自己,吃水不忘挖井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抬手敲了敲门,邻居一家是卖布的,是小本生意,一辈子也没生下儿子,倒是有一个漂亮的女儿,不过已经嫁到了外地,只有年节的时候会回来看看。老两口也算身子硬朗,几十岁的身体,经营布庄,日子过得也红红火火。

“小傲这么晚了还过来?”

“韩大叔,刚刚从城东回来,带了点蜜饯,过节了,给你们送点,没打扰你们休息吧?”将手中的牛皮纸递过去一包,傲缔开口说道。

“你这孩子,自己一个人,还送我们东西干什么?快留着自己吃!”韩大叔说完话将蜜饯向回推。

“大叔,过节了,总该吃点好的,我自己一个人吃不完的!”

“一大把年纪了,吃甜的牙疼!吃什么吃!”韩大婶听到声音也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门口一脸气愤的样子。

“额......”

傲缔看到蜜饯店嘴痒就走了进去,还真忘了这一茬。

“少吃一点......”

“一点也不吃!我还想多吃两年肉那!倒是你,赶紧找个好人家,成家,这么大的店,快让你开黄了!”韩大婶由怒转笑,连带着韩大叔都跟着笑了起来。

夜毕竟深了,已经快过了戌时,在家乡那边已经八点多了,对于这个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时代,韩大叔一家已经睡一觉了,倒是傲缔打扰了人家。

道了声歉,回到了自己那个破旧的屋子。

提着油灯,楼上楼下检查了一圈,没什么情况,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虽说是楼上楼下总共十多间客房,不过和偌大的汴京城比,说这是狗窝都不为过。

当初傲忠义经营的时候,多少有一些贪便宜的外乡人过来住一宿,不过自从他死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能有什么经验?慢慢的也就荒废了下来。

倒是原来的傲缔,似乎挺好面子,家里的存钱不多,书生的名贵衣服倒是有好几件,那些混混抢走他衣服也是因为这个。

推开窗户,月亮正在天中,倒是个赏月的好住所,不过越看它,心中却越烦闷,窄窄的巷子也压抑着灵魂一样。

“怪不得,怪不得以前的我总去参加什么诗会,在这个压抑的地方居住,神仙也待不住。”

穿上靴子,傲缔打算出去逛一逛,在这个没有手机电脑的时代,他这个早已经习惯了家乡生活规律的人来说,夜晚不亚于一场煎熬。

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名帖,大概是邀请他去参加某某诗会的,不过倒是很久以前的了。

吹熄了油灯,锁上家门,向远处张灯结彩的恒河走去,今夜那里特别热闹,先前的时候还去看了一圈,发现自己融入不到场景之中,就回来了,现在看来,还是得去走一走,把身体多余的精力消耗一下,要不然又要失眠了。

走出长长的小巷,大街上到处张灯结彩,将节日气氛渲染的沁人心脾,除了过年除夕,顶数这个节日热闹了。

————

————

恒河近在眼前,这也是今夜最热闹的地方,热闹也是有原因的。

称这里为销金窟也可以,汴京最大的青楼一条街,闻名汴京的五大花魁全都聚集在这里,有时候往往一夜就能花费白银数十万两。

这样的地方他是进不去的,身上不揣个几百两白银,连门都别想进。要是硬闯的话,那些龟公的拳头也不是吃素的。

傲缔的目的地是恒河,那里已经布满了花船,毫不夸张,从岸这边一路顺着船板都能走到对面。

船与船之间也是有空隙的,一盏盏花灯顺着波浪前进,有许多花灯被晃动的船碾进河里,被傲缔看进眼中。

也不知道他们的心愿都飘到哪里去了?

傲缔亲眼所见,两个小姑娘将荷花灯放进河中,随后她们兴奋的大叫,等她们离开了,那两只荷花灯就被驶过的花船撞到水里。

街边还有猜灯谜的,猜对了就能一文钱带走,傲缔看了一会,本想凭借着家乡的文化猜出一两个,却发现一个没有知道的,只能羞愧的转向另一边。

人群围成了一个个圈子,有许多奇人异士正在表演,趁着节日的热闹多挣点铜板。

异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也是一种职业,是武人的一种,类似于家乡古代的侠客。

文人在这个世界依旧是主流,不过武人的地位也不低,国家高层许多文官也能修炼,压低异人的身份,岂不是将自己都打压了?总体上说,也有这个国家高层平衡的原因。

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明、黑暗、空间。

许多文人也会拥有属性,这是天生的,类似于傲缔这种一出生就是一身白板的人,这辈子都无法修炼了,只能安安稳稳的做一个凡人。将来偶然得到一丝希望了,学识也高了,也有机会科举出身,不过也只能做一个小官,大概衙门文书之类的。

以傲缔现在的文化基础,还是老老实实等着系统更新结束吧。

许多进不去那些高档青楼的人,都会来凑凑热闹,看看异人喷火、吐水之类的,当然,胸口碎大石也有......

今夜还有许多诗会在举行,傲缔绕上一圈,发现属实没什么兴趣。诗还是能做两首的,九年义务教育,不说上百首古诗,几十首还是能记住的,不过没有什么意义。即便他出名了,靠几首古诗闻名,那些有势力的人,也不会看得上他,只会把他当成一个略有文采的读书人,什么汴京第一才子也没用,这个朝代讲究的是务实。

亥时过了一半,已经夜里十点多了,西边的一弯月牙已经落山,就连天中的蓝月亮也偏西过半。

打了个哈切,应该回家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傲缔的时间差也倒过来许多,在家乡的时候,不到后半夜一点以后都不睡觉。

一边走路一边听着路过青楼里的嘤嘤雀语,还有许多就靠在窗口,露出半截藕臂,引人遐想。更有甚者,逛青楼的公子哥借着酒意,伸出魔手在丝衣之中摸来摸去,不过大把的银子也要砸过去才行。

就拿这个名叫燕雀居的来说,风韵犹存的老妈妈正站在门口,借助亮的晃眼的灯光在门口呼来喝去。

“哎呦,白公子,怎么才来啊?小春姑娘可是等你很久哦!”

“哎呀,梁公子!怎么喝的醉醺醺的?快进来。小翠啊!快给梁公子倒一壶醒酒茶!”

醒酒茶不是白喝的,当然要算银子。梁公子也是个富家公子,当然不在乎那点银子,晃晃荡荡的走进燕雀居,还在老妈妈的胸前摸了一把。

老妈妈瞪了他一眼,转身看到了傲缔。

“这位俊俏的公子,看着奴家干嘛啊?似乎对奴家有想法么?奴家可是不接客的,要是......这哥到位了,也是......”老妈妈靠在傲缔身上,在他身上乱摸,抬起头做了一个泯钱的动作。

连忙推开老鸨子,离得近了才看清,老鸨子的脸和脖子都是两个颜色!走出几步远还能听到老鸨子的怒骂。

“呸!又是一个没钱!”

嚯!感情早就让人家摸了个透。

两侧的楼里传来各种淫词秽语,听的傲缔倒是浑身发热,还有某种奇怪的声音传进耳朵。

快步跑了几步,迎面撞到了南墙,抬起头才发现,所谓的南墙竟是一个胖子。此刻也是一身酒气,脸上的肉都耷拉下来了,上边还有几个嘴唇印,也不知道那些个姑娘是怎么下去口的。

那公子平时跋扈惯了,对着傲缔骂骂咧咧了一通。迫于对面带着四个护卫,傲缔还是忍了这口气。走出去很远,还是气不过,回过头对着胖子离开的方向狠狠地呸了两口。

这时候毕竟人少了许多,也大都是书生打扮,偶尔出现几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就很奇怪。

眼看着几个头戴斗笠的人悄悄走进了先前胖子离开的胡同———最后的两个还警惕的四周看了看。

换做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他们,他们仿佛不属于这条街上一样,要不是傲缔回头怒骂,也没注意到。

心中盘恒了一下,傲缔决定跟上去。

好奇心害死猫。

每一句传承下来的话都有其道理。

借助夜色,行走在巷子的阴影里,前方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他也就这样不远不近的跟着。过了十几条柳巷,黑衣人们停住了身影,因为前方的胖子和护卫也停了下来——撒尿。

哗哗的声音传来,傲缔清楚的看到一抹银光晃过眼角,那是武器在月光下反射的光芒!

跟来果然没错,有一场好戏上演了!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看到武者对拼。

“谁!”

胖子身旁的护卫警觉心很高,上一秒还在讨论今夜哪个姑娘诱人,下一秒就发现了角落里的斗笠黑衣人。

“江西白家!”

随着话音落下,四个黑衣人将斗笠当暗器扔了过去,随后握紧武器冲了出去,胖子的四个护卫也分出了两人,迅速的加入战团。

傲缔感觉他们很傻,这种自报名号的人要不是自信就是傻,告诉自己别人是谁,好让别人逃走之后四处被追杀么?

隐藏在黑暗里,看着前方不远的两伙人交战。

胖子的护卫毕竟人少,只能掩护他撤退,等出了巷子就安全了。不过黑衣人明显不给他们机会,攻杀的更猛烈了,一时间血雨腥风。

不知道什么仇什么怨,黑衣人仿佛不知伤痛一样,傲缔亲眼所见,一名黑衣人手臂被砍了一刀,就那样带着鲜血继续冲上去。

傲缔明显记得,刚刚跟进来的有六个人,这里却只有四个,剩下的两个哪里去了?当看到越来越远的胖子时,隐约猜到了一些。果然,就在胖子越来越远的时候,远处竟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动静。

“狗贼!纳命来!”

远处又传来叮叮当当的武器碰触声音。

在傲缔想来,这边四个黑衣人面对两个护卫,打的有来有往,另一边应该也是这样,时间久了,总会被人发现,到时候黑衣人们的情况就危险了。

一般被喊狗贼的人,多半是什么贪官污吏,听着女人愤怒的声音,应该是家破人亡,前来寻仇的。事后证明,傲缔猜对了。

另一边有竟有雷电声传来,天色却是晴空万里。

是了!

是异人!

傲缔一直想要看到的异人之间的对决!就在此刻上演!

远处点点雷光闪过,人影由远及近,方能看清,攻在前方的黑衣人,手中的剑刃上正缠绕着雷电,胖子的护卫看来也不是吃素的,手中的环刀每一次挥砍都会传来破风声,他的属性是风属性。

胖子的手中也提着一把短剑,那是刚刚挂在他腰间用来装饰用的,此刻却点燃丝丝火焰,将身前照的通亮。

几个都是异人——雷声阵阵,呼啸风声和......火炬。

胖子手中的火属性短剑大概只能用来当火炬照明用了。

风属性护卫应该是护卫之中的最强者了,和雷属性黑衣人打的有来有回,另一个护卫保护着胖子又退了回来。

“突围!”风属性护卫吼了一声,现在的情况明显处于劣势,平常让他们作威作福到还行,但是碰见这种不要命的,多半不是对手。

听到突围两个字,黑衣人们的攻势更猛了,大有命都不要了,也要杀了他们的感觉。

突破口终是打开了,一名黑衣人在被护卫刺中的一瞬间,竟然反手握住了剑,迎着剑,抱住了护卫,另外的黑衣人在护卫的惨叫声中将他乱剑砍死。场面变成了四打一,虽说黑衣人有一个重伤的,但不影响站在一旁掠阵。

另一边的情况也不是太好,有胖子这么一个累赘,终究是有些费力的。

胖子举着火炬,身体在颤抖,他发誓他真的不认识什么江西白家,也没去过江西,更没有得罪过什么仇人,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招灾了。

防不胜防的一瞬间,从屋顶竟落下一个人,正是藏在暗处的第六人。来人也不说话,笔直的跳向胖子,轻轻一挑就将火炬挑飞。

傲缔眼看着火炬刀飞到自己的身边,镶嵌在墙里。最后一名黑衣人挑飞了火炬刀,却失去了进一步的机会,被最后一名护卫拦住。

因为没有了灵力的供应,火炬闪了两下熄灭了。还是有人注意到了傲缔,喊道:“他们还有人!”

先前那名重伤的黑衣人一挥手,火焰飞过,将傲缔悄悄退后的身影照的明显。

“各位壮士,我说我是路过打酱油的有人信么?”傲缔傻笑了两声,尴尬的举起手投降。

“壮士!”看到傲缔与黑衣人并不相识,胖子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快去城西顾家告知!就说我被刺客所围!速来相救!到时候必有重谢!哎呀别砍我!”

傲缔才不想管什么破事,也不管什么顾家,反正他也没听过,还是保命要紧。

黑衣人却不给傲缔机会,被围攻的护卫眼看着坚持不住了,那边竟也分过来了一个,手中的钢刀已经举了起来。

“既然如此!看招!”傲缔虚晃一枪,转身用最快的速度逃走。

黑衣人明显楞了一下,“妈的!快追!”

————

————

黑夜之中,以至子时,即便是大街上也没有人了,两侧的青楼多半吹熄了蜡烛,许多奇怪的声音传来,不过傲缔却没有心思听了。

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许多阴云,明日应该要下雨了。

月光隐藏在阴云之中,汴京城陷入一片黑暗。

傲缔已经到极限了,他下定决心,这次要是能活下来,一定好好锻炼身体。

幸好,天色阴暗了下来,傲缔也靠在拐角喘息了片刻。对方也有重伤之人,也幸亏他拖延了自己队友的脚步,不然,傲缔早就化作刀下亡魂。

侥幸也只能是侥幸了,当残血黑衣人释放出火焰的时候,傲缔才知道他为什么跟来了。

只能继续逃跑了,转身......却跑进了死胡同。

完了!!

靠在巷道尽头,傲缔知道真的完了,重伤的黑衣人甚至靠在巷道口不走进来了,也不知道出那么多血,是怎么坚持这么长时间的。

“大哥,我真的是打......”

没等傲缔说完话,环刀劈斩过来,傲缔向右一躲,躲过了致命一击,脚却被黑衣人绊住,摔倒在地。

月光重新从阴云后出现,傲缔回头,本能的伸手去挡。但,肉体怎能抵挡钢刀?

眼看着环刀越来越近,傲缔的眼里充满血丝,耳朵里只有破风声传过。

“检测到宿主生命危急!是否运用绝地召唤机会?”

“啊?”看着身边的一切,傲缔感觉不可思议,身前的黑衣人仿佛暂停了一样,环刀变得极慢,听到脑中传来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等了一个月的系统终于激活了!

“用用用!用啊!快召唤!我要赵云!”傲缔连忙喊道。

“抱歉,没有指定召唤的机会!请按系统提醒进行!”

好吧!小说开头不都是这样么?苦尽才能甘来!

“本次召唤为致命召唤,将会有一位S级以上的人物出现,请点击召唤按钮!”眼前出现一个黄色的按键,恰好,傲缔的手指就在那里。

————

————

“死吧!”

环刀重新砍向傲缔,却在离傲缔一厘米的地方停住。

一只秀长的手握住了环刀的刀背,简单的一握就让八十斤的金背大环刀毫无寸进。

“你是何人?”拼尽全力,却毫无寸进,黑衣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坐在巷子口黑衣人看到这边的情况连忙站起来,一团火焰就喷射了过来。

望着喷射过来的火焰,傲缔却丝毫不担心,只因为身前的那个男人!!!

“かとん·ごうかきゅうのじゅつ!”

火焰燃红了整个汴京城的半边天。

火焰中,一袭黑衣,火色祥云,妖艳红色的双眼,辣个男人!!!

宇智波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妹妹是彩蛋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与妖殊途的日子已然远去,人间正与秩序悄然脱节,天生我木灵子要将这混乱的时代拉回正轨。”木灵子屹立于月下山巅之上,望着山脚下的繁华城市,他觉得这个世界迫切需要他去扫除暴行、纠正秩序,如果他去得迟了,就对不起世人。这是七月闷热的一天夜晚,南国的明月悬挂在林木梢头,寂静无声。“我的丰功伟绩将被游吟诗人

  • 龙珠之太古血脉在线阅读第1节

    哇哇哇哇.........从宇宙中的十二颗星座王国里传来了一阵阵婴儿的声音。公主殿下,王后请您去熏衣草花园喝茶。恩,我知道了。几分钟后,一位身穿紫色裙子,紫头发蒙着脸的小女孩走进来抱住了王后说:“妈咪我好想你!是吗?小女孩点点头,一旁正在喝茶的紫纯说:“妹你多大了,还撒娇。我才13岁,为什么不可以撒

  • 我家猫成精了gl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的老天,从昨晚发错到今天才有个哥们提醒,两千多v是假的吗?难道没人追读了?不至于吧!!!!一脸问号?

  • 我靠黑科技发家致富第九章在线阅读

    “材料上说,是一个金矿项目!”黎安笛把材料放回档案袋里,立即回答道。“金矿?”陈赤听闻,也是愣了下。身为安峰县人,陈赤的确听过一些老人说,安峰县的一些河流里有沙金。不过,量不是特别大,只适合小作坊挖掘。“嗯。”黎安笛点了点头,继续道:“不过,根据地质勘探的材料报告分析,虽然整体储量还算可观,但是开采

  • 同舟共戒在线阅读第一章

    姓名:冷紫媛(在学院姓“木”)性别:女IQ:300性格:冷漠,残酷。但在家人面前和姐妹面前时常会微笑。家人:父亲是冷氏集团的董事长,母亲是世界著名的化妆师,还有一个灰常宠她的哥哥。背景:冷氏集团继承人,获得国际大奖的名厨。“魁魅”帮主,化名“魁心”(识别物:紫戒指。只在帮派里或执行任务时戴)闺蜜党党

  • 影视召唤献祭系统之人物介绍

    这是一篇不言情的小说,大家可以放心看。我是第一次写小说,如果不好,抱歉~~人物介绍:蓝雪依:14岁,一直希望可以当上明星,想上only学校,只要上了这所学校,就有机会当上明星,登上舞台。给人带来快乐。很可爱,漂亮。歌声甜美。擅长唱歌。写歌天才。在嫣雪高中读初一,擅长笛子,巴呜,葫芦丝,爵士舞,从小和

  • 血漓挽歌后面大致内容(修改过)

    好久没更了吧,或许那些支持我的读者不再支持了吧,呵呵。我担心更的时间会越隔越久,很不想读者们等,所以先跟各位亲们说一下之后的大致内容。后面会出来好几个新人物,好像是4男4女。后面大致内容:1.3女中的一女伤害了琴.抖出琴不是张家小姐,琴打掉与山的孩子并离开。2.洛的姐妹亡的亡,伤的伤,究竟是意外还是

  • 重生之修真纵横录之契机,九宫之锁

    凌若每日修习轻功,骑马射箭,夜里读书,还兼着修习了药理和针灸点穴等医术,琴棋书画也是不在话下。凌若最喜欢的,却是跳舞和酿酒,借着练习轻功之际,瞧着无人就悄悄起舞。酿酒是受了师傅的压迫,多年下来,基本能酿的,不能酿的,都被自己倒腾了不止一遍。修习射箭可没学骑马那样轻松,凌若遇到的难题,是手腕力气不够。

  • 弟弟黑化请绕道在线阅读第6节

    很快三个月过去,马援率军从交趾归来。话说马援归来那日,京师上下无不震动。站在平城门头,远远望去,便可瞧见一肃穆严整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朝京城行来,只见他们铁马傲首,飞蹄踏地震寰宇;旌旗逶迤,躬身自舞扭乾坤。走的是鹖冠金甲健士卒,行的是青羽白虎俏骑兵。敛眉处,山河呼啸;仰头时,四域颤、抖;试问此域谁可有,

  • 和离后她炙手可热为朋友自愿两肋插刀!

    “可恶!你真是想欠扁了啊!你不说拉倒,我还不稀罕问你呢。”我转过身不再理他。我当然知道这样问有所不妥,可是话已至此不得不说呀,唉!逞能可真命苦啊!虽然我自己埋怨自己可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的矛头就转向维纳了。为了不落到像刚才那样的结果,我准备拍一下马屁。“维纳王子你今天真是格外的帅气迷人,真是人见人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