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堕落的星陨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2/6/24 13:55:20 作者:左手边的星期五先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堕落的星陨
堕落的星陨
作者:左手边的星期五先生来源:纵横中文网
机械国边境墙以外的贫民区,有一名叫食罪者的传奇猎人,以猎杀罪恶为工作,赚取赏金猎人佣金,在贫民区他的名字犹如黑暗一般,神秘而令人颤栗。地球2077年转生过来的,拥有神秘过去的少年,他该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作为猎人还是作为猎物?“食罪者,为吞噬罪孽而生,而我感受到了,你的罪孽爬上了你的脊梁。”

“砰”的一声,身后门又打开,裴七脸上五彩缤纷的提着个篮子出来,又没好气的往地上那么一放,转身回去,大门“砰”的一声,又关了回去。

大街上空荡荡的,风凄惨的刮了下。

琳琅:“……”

所以啊,没事带她来做什么?专门给他们自己添堵?

她感慨了下,当今世道,世人怎么就爱自虐了?

她无奈弯腰,打开篮子一看,小蛇安安分分的还在,幸亏,他们还有点良知,没吞了她的蛇。

就是,这个时间点,回何府似乎有点晚了?

她可以预料到等她踏进何府大门后,面临的会是什么?结果,离着何府大门就差那么三步的时候,何初年喘气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吓死人不偿命的传来:“你去哪了!”

声音又怒又急的,琳琅吓了一跳,赶忙转身俯身行礼,道:“遇到了熟人,所以多聊了会。”

她怎么也没想到,先质问她去哪的,会是这几乎不管事的大公子。

“听到了,阿年,你在这急急忙忙的叫人找人,人家倒是跟朋友玩的很开心!”何夫人从府中走出,斜睨了宁琳琅一眼,“宁琳琅,你说,我这招的是丫鬟,还是千金小姐啊?”

琳琅垂头:“琳琅知错,甘愿受罚。”

“阿年,这回可是她自己说的……”

“人没事就好,琳琅,过来帮我搬下东西。”何初年趁着人还没说完,抢着先吩咐了。

“阿年,搬东西叫家丁,叫丫鬟做什么!”何夫人不悦,琳琅可以感受到滔天的怒火正将她从外到里,烧的外焦里嫩的。

她似乎离原先听话好用的丫鬟又远了一大步?

何初年拽起人就走:“娘既然都能让一丫鬟劈柴,想必琳琅力气不错。”

“初年!”

何夫人被甩在后面,不待琳琅自己抽出手,何初年已经松手了,他回身,问道:“一下午,出什么事了?你从来不是无故偷懒的人。”

琳琅委屈了下,这一位,翩翩公子,何夫人引以为傲的儿子,什么都好,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出类拔萃,唯一的缺点就是心太善,他这么一维护,直接坐实了她要攀上他这颗好白菜的罪名,然后明天,她大概又可以死了。

她突然有种她跟何夫人明明已经快喜结连理了,这一位蹦了出来,还来棒打鸳鸯的感觉……

“公子,琳琅下午的确去见友人了。”琳琅退了两步,距离,还是需要的,为了她可亲可爱的丫鬟之路。

何初年将那刻意拉开的距离看在眼里,轻叹了下:“你去见个友人,身上弄的那么脏?发髻还微乱?”

琳琅:“……”

这友人粗鲁了点而已。

她张了张嘴,打算说自己摔了,结果,今天见鬼一般的,一个个都是人精,何初年不待她开口,直接把她后路给截了,还干干脆脆,不留余地。

“别跟我说什么来的路上摔了一跤,真摔了,你的篮子不会好好的。”

琳琅:“……”

“琳琅,你出事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声,像小时候一样?”何初年声音软了下来,面前这一个,看起来温婉柔顺,实际上,倔得要命,从不求人。

琳琅瞬间恍然大悟,敢情还有这一层关系在,难怪府中美貌丫鬟那么多,何夫人就盯上她了。

这她可冤了。

她又退了两步:“小时候的事,琳琅不记得了,不过有一点,琳琅知道,琳琅现在是何府丫鬟,而琳琅想做一个好丫鬟。”

“原来不记得了。”那声音有点落寞,将她后半句话置若罔闻。

琳琅:“是。”

“罢了,你走吧。”何初年摆了摆手。

琳琅松了口气,退了下去,她还有一大堆活,在向她招手。

不远处,走廊上,何夫人咬了咬唇,对着一旁的嬷嬷道:“明日,华阳郡主的生辰,把宁琳琅也带上!”

嬷嬷诧异了,一双老眼困惑的看向自家主子:“夫人,为何?”

“让她好好看看,自己跟京中贵女的差距!”何夫人猛的甩袖离开。

天色渐黑,琳琅从何府回来,一手提着篮子,午餐肉光荣的变成了晚餐肉,只是屋门推开,她爹居然不在?

她没记错的话,她那娇贵爹爹是怕走夜路的,所以,即使出门,天黑前肯定回来。

所以……有可能路上被人拐了……按她爹那白白嫩嫩,又高大的样子,钱,貌似还值一点的。

琳琅急急忙忙转身出门,搞不懂了,自己是不是天生用来找人的,以前是小羊,现在是她爹,一个两个的还都爱被拐。

她去找于霜华,恰好半路碰到正往她家走来的于捕快。

于霜华一听,嘴角抽了抽,随即一脸镇定的安着琳琅的心:“别担心,废物只是没出息了点。”

琳琅:“……”

每次于霜华这么讲,她总能看到她爹更……娇弱的一面,然后让她深刻反省自己一女儿身做的是多么不像样。

半个时辰后,湖边,绿荫环绕下,一粗布麻衣的男子坐着,脑袋埋在膝盖间,高大的人缩成小小的一团。

看起来,万分落寞。

那她爹,宁方。

琳琅走过去,月色明亮,衬得湖都多了分仙气,当然旁边这个窝着,浑身上下透着股颓废味的在此有点煞风景。

她道:“爹,该回家吃饭了。”

宁方继续垂着脑袋,无精打采的:“爹不想吃。”

那语气闷闷的,像及了闹别扭离家出走的小娃娃。

琳琅想了想,今天是童试结果出来的日子,看他这样子,是没过?

其实没过就没过,这半年多来,她就算眼瞎,也听得出来,他宁方就不是念书的那块料,她至今都不懂,他到底为什么非要这么折磨自己?

还是那句话,世人都爱虐吗?

“爹,没过,咱下次再考,先回家吃饭,好不?”琳琅蹲下身子,哄着人。

宁方头依旧埋着,摇了摇头。

琳琅接着哄:“爹,今晚加餐,吃肉。”

宁方顿了下,头微微有种要抬起的趋势,结果……晚餐肉败给了童试,那头又垂了回去。

他道:“爹没资格吃肉。”

琳琅:“……”

到底是谁弄出的科举?这不欺负她吗?

“爹……”琳琅接着哄。

于霜华左边佩刀“砰”的一声,往地上那么一插,万分清脆。

宁方身子立马抖了抖。

“回,还是不回?”长刀拔出,刀与刀鞘摩擦的声音,听得宁琳琅都打了个哆嗦。

不过,有用。

宁方的脑袋终于抬了起来,望着平静的湖面,咽了咽口水,慢慢的往一旁挪了挪,躲进树干的后面。

琳琅:“……”

她爹可能在找死……

于霜华嘴角冷冷一翘,霎那间,犹如罗刹,罗刹的刀“嗖”的一下,划破寂静夜色,刀反着月光,亮堂堂的指在了宁方鼻尖。

“最后问一遍,回还是不回!”

宁方颤了颤,立马站起,抬头挺胸,道:“琳琅,咱回家吃肉!”说完,急匆匆的就往前走。

琳琅:“……”

于霜华淡定的收回刀,道:“小姐,对他只能来硬的。”

琳琅:“……”

她大概可以想象出,她没回来的那段时间,宁方过的有多可怜,这位过的又有多操心。

她摇了摇头,走在后面,前面的人健步如飞。

“爹。”

“嗯?”宁方停了下来。

“晚餐是蛇肉,你想怎么吃?”她有点纠结。

前面的宁方小脸立马微白:“啊?”

宁琳琅想着那条小蛇,嫌弃道:“稍微瘦了点,肉少了点,不过也是肉。”

宁方惊恐了。

她女儿……居然是认真的!!!

“琳……琳琅,这是蛇啊!”

琳琅:“嗯,有什么问题吗?”

“身为姑娘家,你……不怕吗?”宁方转身,那脸又白了两分,索性是夜里,看不出来,琳琅看着他,一脸茫然,“能吃的东西,为什么要怕?”

九连山的凡是会动的,她全吃了一遍,味道还是不错的。

宁方:“……”

“那个……爹能不吃吗?”

“为什么?”

宁方退了两步:“爹……怕……”

琳琅:“……”

于霜华:“……”

忽的一侧,于霜华大刀再次出鞘,警惕的盯着后面一片昏暗。

小路弯弯,两旁树叶沙沙的。

琳琅也感受到了,所以小羊待她是不是太“好”了?连暗中保护(监视)的护卫都来了。

“话说,于捕快,你为什么迟迟不嫁人。”琳琅边走边问道,无奈的吸引人的注意力,替看着她的人打掩护,结果这么一说,她真的奇怪了,今日出府前,何府的管事就含蓄的问她于霜华喜欢什么。

很明显对她有意。

于霜华警惕的四处打量了下,确定没什么问题,收回刀,才看着前方那没用的身影,一瞬间,愁绪满怀:“霜华的命是宁大人救回来的,没打算嫁人。”

至少,在宁琳琅跟宁方过上真正安定的日子前,她是不会考虑嫁人的。

前面宁方听着,气立马不打一处来,转身,难得发个火,对着人道:“他要是知道救了你,还把你养大了的后果就是让你当个没人要的老姑娘,迟早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于是,于霜华脸刷的一下,黑了:“谁跟你说我没人要了!”

两边剑拔弩张,琳琅没料到这后果,心肝颤了下,正打算打个圆场,她那爹,那气死人不偿命的爹,发话了……

“一天到晚的跟在我这一老男人身后,有谁敢要你啊!”宁方气的一鼓一鼓的。

琳琅仰天叹了下,她爹真会说话。

话音落,于霜华气的手紧握着一侧的刀,琳琅瞥见,赶忙退了两步,让她砍砍她爹,或许气能消。

只是……

那手松了。

于霜华对她道:“小姐,我先回去了。”说完,看都不看宁方一眼,率先离开。

平静的没有一点波澜,这是生大气的表现,琳琅笑着看向貌似也知道自己说错话的宁方,那笑容,夜色中带着诡异。

宁方怂了,往后退了退:“那个……琳琅,你眼神……有点恐怖,你知道吗?”

琳琅步步走进,上前温柔如水般的摘掉片落在他身上的叶子,又拍了拍他肩膀,威胁道:“半个月后,于霜华生辰,你要记得把人哄回来!否则……”琳琅又笑了笑“你以后没饭吃。”

宁方:“……”

一跟男的似的姑娘家,叫他怎么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满径花香第一章在线阅读

    孤夜城,狮子桥。乞儿们扎堆乞讨,唯有一人孤零零地蹲在桥碑旁,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身形瘦削,只是那张脸却是极俊秀、干净的,只是那干净的脸上却有一道狰狞无比的伤疤,从脸颊直到下巴。一身着光鲜衣衫的公子哥摇着扇子飘过他身边,往他面前的破碗里丢了一个子儿,他也不抬头,不道谢,也不拿钱,只愣愣的看着地面。见状

  • 冒牌男友第3章在线阅读

    江南的冬天虽不像北方那样寒冷刺骨,但是对于一个只穿了一身单薄衣服的小姑娘来说,那是足够要她命的温度。舒予甩开了乞颜卓雅之后,就一个人慢慢走向了归途。“下雪了,好漂亮。”舒予伸手接住了一枚飘落的雪花,不过刚刚碰到她的手上就化了。江南没有像北方那样的鹅毛大雪,连雪花也像江南的女子一样,小巧玲珑。寒风冷雪

  • 在一百篇虐文里秀恩爱 [参赛作品]之第十章

    简伐镜头下的苏恒,眼神坚定,运球如风,棱角被阳光打磨得分外温柔。苏恒一个假动作虚闪过人,他及时抓怕。苏恒在外围周旋,给队友打掩护,他就大光圈虚化背景,特写拍人。苏恒掌球,三步上篮,他记录动态,狂闪数十张。总之,那个少年在场上的每分每秒,他都记录在册。十分钟后中场休息两分钟,两支球队互换场地。简伐攘了

  • 对*******你在线阅读第1章

    九嶷山,桃花灼灼、仙气氤氲。山是仙山,山上有十里桃林。常年花开不败,林中有一石碑,上书“桃花源”。桃花源里三千桃花树,晨岚的清新与花香交融,桃花树下有两个道人正对坐下棋。一个身穿白衣,斯文俊秀,双目沉静如水,另一个人身穿灰衣,剑眉星目,英姿勃发。两位道人全神贯注盯着棋盘,头发上、道袍上,都落满花瓣。

  • 宠妻攻略:神秘老公赖上我劈腿了

    520谐音我爱你。5月20号这天一款名叫《剑世》的游戏横空出世,而这天也是它的正式开服日,一共开放两个服务区,一个“一生一世”,一个“一心一意”。但是这却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款游戏是当红女明星“苏铭心”代言的。据说,开服第一天苏铭心还会去游戏留下她建立的游戏号当npc,并且在某处留个神秘的宝藏地宫,只

  • 贵妃娇宠(穿书)天网扫描仪

    李毅领取了制服,就开始悠哉的在特调处闲逛,这里和人聊聊,那边和人闹闹,一会很多人就混熟了,这里一共就八个人,除了白老头,青青,张凡,何云之外,还有一个叫张武成的,他长得膀大腰圆的,看起来很憨厚。至于其他人,李毅暂时还没看见,据说有人很久没上班了。等李毅了解了特调处以后,才明白这个处的特殊,以及张狂。

  • 电影世界入侵地球在线阅读第4节

    陈东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双手拿着微微弯腰递给卢教授:“罗教授,这是我写的一首歌,你帮我看一下!”卢教授伸手接过纸张,打开看了一下有点惊讶:“这首歌词不错,真的是你写的吗?照着这首词的意境,最少是30岁以后经历过酸甜苦辣才能写的出来。卢教授的问话,陈东陈吟了一下:“卢教授,你认识我也快两

  • 我搬砖养你[古穿今]在线阅读第一节

    初夏微热,风轻轻地吹进半开的窗户,垂着的白色窗帘被吹得微微晃动着。病房里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此时此刻正静静地沉睡着。她生的极美,五官精致轮廓温柔,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睑上,像两把浓密整齐的小刷子。只是她头上缠了一圈纱布,眉头紧皱,面色苍白,漂亮的嘴唇更是毫无血色,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多了几分病态的美感。病房

  • [网王]温凉在线阅读第4节

    他们带着嘲讽的语气,“就你!”其中一个外国佬完全没有将楚风放在眼里,他将楚风全身上下看了一遍,而后不由对楚风竖起了一只中指,随后用米国话跟他的同伴说:“东亚病夫,就他那样我可以打十个!!”哈哈哈,说完他两个同伴大笑起来话里说的竟是一些卑鄙丑陋之话。“你可以来试试!”楚风眯着眼看那个身材高大的外国佬说

  • 你有尾巴我也不怕第五章在线阅读

    傅家并不是如很多雍城新贵一样住在宽敞明亮的别墅里,而是在城中占地面积庞大的傅家老宅子里。后院最深处一个院子里,阴暗的房间里窗户紧闭,即便外面夕阳西照正好照在窗户上,书房里却依然投不进丝毫的光亮。一个黑影沉默地坐在书房的一角,微低着头仿佛是已经睡着了。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门口照进了一缕光又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