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灯影之第一章

2022/6/24 14:43:51 作者:知南 来源:晋江文学城
灯影
灯影
作者:知南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是世界上最明亮的一盏灯,渺小如我,也在灯光之下无所遁形。文案:林涧像杂草一样疯长到上了大学,忽然被家里人通知自己从小护到大的邻家弟弟——他的宝贝二宝离家出走了。目的地是自己所在的城市。等他心急火燎在宾馆里找到他时这货二话没说,直接扑上来给他亲得脑袋发蒙。他一脸茫然地看着向来乖顺温和的二宝,从他一片阴郁的表情里看出了门道。弯了十几年的他当时心里只有四个大字——吃枣药丸。何维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他以为只要他装作一切正常,就能继续心安理得地享有这个人的好,他只要时不时看看他、碰碰他就能完全满足,继续

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题记自徐志摩

(一)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一个很小的孩子正孑孑独行。

时间,应该是在一个没有月亮、没有星星、也没有路灯的寂静深夜,否则,身周不会是这么可怕的漆黑一片,连脚下踩的是什么地面都无从知晓。

地点,可能是在一条长长的隧道、小巷或走廊里,但每次开始迈步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他是如何走进这条隧道、小巷或走廊里的?

每次,他总是先快步走着,接着小跑,最后,和黑暗一样空旷无边的恐惧铺天盖地地倾袭过来,他只能不顾一切地向前狂奔……

在奔跑的途中,每次跌倒了,他总会条件反射般地爬起来,继续向前跑,但好像总也跑不到尽头。

他有时不免会想,是夜太深沉了,还是那条隧道、小巷或走廊太长了?

终于,他累得喘不过气来了,于是,和六岁以来的无数个清晨一样,他骤然从这个背景像墨一样黑的梦中惊醒过来,然后,发觉自己早已是一身冷汗。

那个总在不知名的黑暗里奔跑到窒息的孩子,就是六岁时的泽北。现实中的他已经长大了,但梦里的那个他,好象永远只是六岁时的模样,不曾改变。

当然,不曾改变的,还有那清晰到令人战栗的恐惧感。

泽北推开房门沿着走廊走向大厅,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世上,有没有其他人和他一样,近二十年来,总有一个恶梦如影随形。

梦里那种竭力求生的、难以言说的痛苦经历,令他情绪低落。他自嘲地笑了笑,心想,应该不会有像他这样可悲的人了。

客厅里没有人,他习惯性地走到厨房门口,看到了他熟悉的一幕:仙道穿着件宽松的蓝色T恤正在做早餐。

“泽北,你起来了?”仙道侧头看了他一眼,“快去准备一下,该吃早餐了。”

泽北微微颔首,但没有走开,他知道仙道还有话说,果然,仙道继续说:“你说这是什么事,我每天写稿写到深夜,一早还要起床为你们做早餐。你们什么时候为我做一顿早餐或晚餐,就知道做菜何止是一门艺术,简直就是一个步骤繁复的大型工程 ……”

泽北看着仙道轮廓优美的侧面,听着他像个母亲似的絮絮叨叨,那个梦魇在他的思想里开始渐渐消散、淡去,他笑着说:“你们如果不怕中毒,我会考虑周末做菜给你们吃。”

“泽北,你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仙道突然问。

泽北点了点头:“仙道,你说怎样才能不再做那个梦?”

“我不知道。”仙道停下手来,转向他,“不过,我们三个之中,你读的书最多,也最有学问,你应该问你自己才对。”

“拜托,我专攻的是法学,又不是心理学。”泽北无奈地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这个大作家,周周不落地在流行周刊上为读者答疑解惑,什么都懂呢。”

“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那是懵人的,”仙道促狭地笑了笑,但很快便认真起来,“泽北,还是找个心理医生看看吧。你总这样做恶梦,对健康没好处的。”

“会有用吗?”泽北颇不以为然,“比起心理医生,我倒更相信奇迹。说不定哪一天,突然就不再做那个梦了。”

“这像是一个法学硕士说的话吗?我说,律师当久了,人是不是容易变态啊?”

泽北大笑起来:“仙道,你别借机损我。总之,我就是不相信心理医生。”他看了看表,“我没事的。不和你说了,我要迟到了。”

“泽北,顺路叫醒流川。”仙道看他要离开,“现在都几点了,他总不能老当迟到大王。”

“还是你自己去叫吧。”泽北摆着手走开了,“我不想被他打傻了,律师可是靠头脑吃饭的。”

仙道听了他的话,不免有些哭笑不得,心想,他这个以文为生的人就不是靠头脑吃饭的?当他把早餐端到餐厅时,惊异地看到流川奇迹似地坐在桌边,当然,仍处于半梦半醒之中。

“流川,真是难得,你自己竟然能准时起床。”仙道笑着说,“我刚才还想让泽北去叫你。”

泽北这时也走到了桌边,坐下后,对流川说:“流川,参议员水野孝三被枪杀案有进展了吗?”

流川摇了摇头:“正在调查中。”

仙道也坐了下来:“泽北,你为什么会对那个案子有兴趣?”

“因为被害人的女儿水野由佳聘请我做律师。”泽北喝了一口牛奶,“她同时也是这个案子的嫌疑人之一。”

“对了,今天下午我们要传讯水野由佳,”流川看了泽北一眼,“泽北,你也会到警署吧?”

泽北点了点头,他像所有赶时间的人一样,边吃早餐,边看手表,很快就站起身来:“我该走了。流川,要不要一起走?”

流川“嗯”了一声,俩人一起离开了公寓。

大约过了三分钟,仙道从窗口看到泽北的车开出了社区,才走回餐厅收拾东西。

泽北和流川忙碌的一天就要开始,而他也该继续赶他那像是永远都赶不完的稿子了。他突然想到昨天看的一个电视清谈节目,谈论的主题是现代都市人容易得的心理疾病中的一种:强迫症。

他虽然不会像节目中说到的一个典型的强迫症患者那样,关水龙头一定要拧到九十度垂直才能放心走开,但他想,他每天要在窗口看着泽北和流川他们离开才能静下心来,这算不算也是强迫症的一种?

他不由边想边摇头苦笑。

-----------------------

“对于水野孝三的死,”在车上,泽北问,“你们警方有什么看法?”

流川侧头看了他一眼:“泽北,你这样套我的话,不太好吧?”

“怎么会?我只是想看看,水野由佳这个案子要花费我多少时间。你也知道,我是很忙的。”

“其实,我们警方掌握的线索,你们外界也差不多都知道了。这个案子牵涉的人很多,可以这么说,水野孝三身边的人都有嫌疑,所以,我们的搜查面会很广。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只是,这是一起□□案,是请职业杀手做的。”

“请职业杀手杀自己的父亲,”泽北沉默了一会儿,“这会不会是一个流行漫画家做得出来的事?”

“我不知道。我只相信证据。”

“证据有时候也会说假话。”泽北笑了笑。

流川哼了一声:“那是你们律师在说假话吧?”

“成见,成见。”泽北摇了摇头,“流川,你这是警察对律师的标准成见。”

“就算是吧。”流川淡淡一笑,“谁让我们从事的是对立的职业。”

“谁说是对立的?”泽北睁大眼睛望了他一眼,“非也非也。我们的终极目标完全一致,都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公正,让正义得以伸张。老实说,没有我们律师的第二道把关,你们警察不知要弄出多少冤假错案来。”

“是吗?”流川怀疑地说,“反正,我对你们律师所谓的第二道把关持保留意见。”

泽北看着前方:“所以,才需要第三道把关啊。”

流川侧着头看窗外,没有再说什么。

--------------------------

到了警视厅门口,泽北把流川放了下来,继续开着车走了。流川走进搜查一课暴力犯罪搜查五系的办公室,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正半睡半醒地坐在自己办公桌前的三井看到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流川,你来啦。”

流川点了点头,问:“他们呢?”

“去休息室喝咖啡了吧。”三井朝大门外呶了呶嘴,“真是要命,案子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怪不得宫城说,这年头当警察,简直就是在玩命。”他边说边趴到了桌上。

这时,彩子和神走进来,看到流川,彩子说:“流川,你来得正好,再过五分钟,我们就要去大办公室开会了。”

三井抬起头来,问:“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到大办公室开会?”

神坐到他对面:“牧说,上头决定让我们五系和六系联合行动,好早日侦破水野孝三的案子。所以,这个案子的案情分析会以后都放在大办公室开。”

“真是越忙事越多。”三井皱了皱眉,“我和六系的人根本合不来。”

“你和宫城不是挺好的吗?”彩子白了他一眼,“时不时鬼鬼祟祟地凑在一起,也不知在搞什么鬼。再说了,三井,你和谁合得来了?我看整个警视厅,也只有神和木暮学长受得了你的坏脾气。”

“彩子,虽然现在你是我的上司,但我总还是你的学长,你为什么只对赤木和木暮他们客客气气的?再说了,你以为我和宫城在说什么,说的不就是你吗?”

“果然。”彩子哼了一声,“要是让我知道你们在说我什么,我就撕烂你们的嘴。”

三井伸了伸舌头:“哎呀,彩子,我算是怕了你了。你哪是我们警视厅的警花,简直就是警视厅的母老虎一号。你哪有资格说我脾气坏。”他转向神,“神,你是我的拍档,最有发言权了,你说说看,我的脾气有那么坏吗?”

神微微一笑:“我只能说算不上有多好。”

------------------------

他们四人到了大办公室,一课之长牧已经等在那儿,六系的赤木、木暮、宫城以及越野也陆续进来。宫城看到彩子,眼睛一亮,二话不说,就坐到了她身边的空位上。

其实,在警视厅,宫城单恋警花彩子已经不是什么新闻,就如同彩子对他不理不睬也不是什么新闻一样。牧最头痛的事,莫过于宫城动不动想调去五系。

宫城一直就想和流川换个位子,好和彩子做拍档,但牧始终也没同意。没错,彩子和流川是搜查一课的王牌组合,但同样的,宫城和越野也是他手下实至名归的黄金搭档,他们的合作已经屡建奇功。

他不想冒然拆掉他们两对进行重新组合,毕竟,谁也没法保证新的组合就会更具有战斗力,甚至糟不可言也不一定。对于牧来说,搜查一课维持现状是最好的。

牧见人都到齐了,拍了拍手:“开会了。”

大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牧说:“8月2日参议员水野孝三被枪杀一案社会影响很大,上头决定让五系和六系联合行动,争取早日把案情弄个水落石出。今天在这里开第一次的案情分析会。彩子,你先把这个案子的主要情况向六系的同事介绍一下。”

彩子点了点头:“8月2日晚上十点半左右,参议员水野孝三从天堂饭店大厅走出来,被人从前面开了两枪,当场毙命。据目击者提供的情况以及后来的现场搜查来看,凶手应该是早就埋伏在天堂饭店对面那幢十五层高的商厦天台上,一见水野孝三出来,当即开枪。”

“另外,据鉴证课鉴定,水野孝三身上取出的两枚SP-5型弹药,应该是俄罗斯VSK-94狙击□□配备的。这种狙击□□不仅配有昼夜瞄准仪,它的□□还是抽取式的,取下□□后,可以用作轻型□□。这种狙击□□具有特别高的射击精度,人称‘一枪夺命’,一般只作为军用或警用,它若流失到社会上,危害性极大,所以,不可能是从正规渠道进入日本的。”

“还有,据法医课鉴定,水野孝三中第一枪时就已经必死无疑,第二枪不过是凶手为了以防万一补射的。也就是说,凶手一枪就射中了目标人物的心脏。从对面商厦天台到天堂饭店门口的距离约是150米,这个射程,又是在深夜,凶手竟能旋即命中目标,这种射击断力,也只有久经阵战的职业杀手才能办得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落跑娇妻:沈少太会撩第二章

    洛倩兮拿起笔在签名,只想着快点离开,她到现在脑子还是懵的。大约猜到,可还是想整理下怎么回事,奈何她才放下笔,又被主持人给叫住。“谢谢倩兮来参加我们的锐伊风尚大典,到这来我们聊几句。”“......”果然,躲不过。顾然和她对了个眼神,径直从她的身边穿过,留下个冷风中依旧挺拔的背影往会场走了去。唔,对她

  • 乌龙阴阳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白子程被揍懵逼了。噩梦他也有过,但这么疼还是第一次。暴力小青蛙原地蹦了两下,把信捡起来匆匆读过,然后便拾起放在身后的包裹进了房子。白子程鼻青脸肿的爬起跟在后面:“喂,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父——对我?”小青蛙不理他,跳到凳子上打开包裹,依次拿出各式各样的食物。可惜无非是些苹果、圆白菜、之类的无聊果蔬。

  • 魔刀镇世在线阅读第八章

    眼见狄青与一众兵将混斗,他的左臂刀法举世无双,此时更是大杀四方,狄青持刀直奔杨慎矜攻去,一众兵将挡他不住,杨慎矜本已受伤,此时也是脸色微变,在手下的保护之中连连后退。但狄青自然不会让他轻易逃走,一柄钢刀摧枯拉朽,旁边还有卖刀人相助,一众兵将虽然人多,却还是落了下风,眼看着狄青距离杨慎矜越来越近,众兵

  • 灵臆事件录新世界

    2020年,一批来自外太空的未知生物开始用各种未知的武器正式入侵地球,在战争爆发后,地球各地开始沦陷。三个月后,人类只剩下十亿,在未知因素的干扰下,这十亿人类被放逐到海洋下的一层空间中。就此人类文明消失在了地表!一千年后,在一处广阔的生存空间中,没有火红的太阳,皎洁的月亮,闪烁的星辰,天空中人类看到

  • 魔血魂帝在线阅读第3节

    第三章“我……没有。是你见三姐的玉佩落水后,自己要下去给她捞的,我可没说那些话!”薛月娇鼓起勇气,大声反驳道。她料定了薛清欢没有证据,人嘴说出来的话,又不是立的字据,薛清欢难道还能将她说了什么话拿给众人看吗?这么一想,薛月娇心下稍定。“原来捞的是玉佩啊。我还当是什么首饰。”有个夫人来了这么一句。因为

  • 重生之众里寻他在线阅读第5节

    和张虚子对话结束后,扎克思索了一番,觉得此次责任重大,并且最近一直没有秦霜他们的情报,很有可能她们就在筹划此次东宫大典。不行,得多筹备筹备才好。扎克想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护符一般的东西,然后往空中一扔。只见白色护符飘至空中散发出点点星光。“小贝,我需要出去一趟,可能这几天都不会回来。你就陪着王

  • 圣世灵纹录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仔细的搜查了屋内的蛛丝马迹,发现屋内的摆设与上次偷偷跑进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张伟在外面审讯这三个人,我突然意识到,我安装的针孔摄像头也许记录下来案件的发生过程了,我走到张伟身边,悄悄的说:“张伟,我今天在屋内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咱们看看。”张伟点了点头说:“你小子,行啊,等这件事解决完了,我在跟你

  • 人界英雄鬼界王相亲,被拒

    一个穿着牛仔裤差和露脐装的青春女孩走进包间,当看到龙雷的时候,她一脸不高兴,“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请来的。”白宏光说,女孩顿时不乐意了,“爷爷,你请这个流氓干什么,你忘了他当初偷看我洗澡的事了?”白宏光似笑非笑的看向龙雷,龙雷老脸一红的说:“白俪,那完全是巧合,我只是想上个厕所。”原来,女孩就是白

  • 诡事屋第五章

    第三章樊二虎不正常。孙大首先发现了他的异状,平常开朗勤快的二虎兄弟自清早起来就恍恍惚惚的,已经一天了,比如:“二虎,你怎麽魂不守舍的?”“恩,午饭挺好吃。”“二虎,你发烧了吧?”“我吃了三大碗。”根本是鸡同鸭讲,孙大无奈的撇了撇嘴。昨晚的事对樊二虎来说像是一场虚无的梦──谪仙似的人居然和自己那个了,

  • 变身小龙女之弹幕有毒之皇后娘娘殡天了

    刚出了园子,在通往前院的走廊那就看到了喜儿她们,两个婆子守着那边,其中一个抓着跑走的小丫鬟。翠屏抱着她过去,喜儿正在责备那个叫二丫的小丫鬟,“你这一逃,我得搁下多少事,要是让严妈妈知道了,看怎么教训你。”“我要回家,你们这么多丫鬟,又不缺我一个,我要回家和奶奶一起过,你们放我回去好不好。”二丫不顾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