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豪门 > 正文

山花漫[七零]之偷偷蹭(5)

2022/6/24 13:57:29 作者:叶度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山花漫[七零]
山花漫[七零]
作者:叶度来源:晋江文学城
各位小朋友们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要去人多的地方,注意保护自己,每天可以喝一杯牛奶提高免疫力!终于完啦!挥泪小手绢(__........藤条奉上——勉励!评论奥评论。。。披着穿越马甲的小言^^穿越到七十年代,极品亲戚没有,隔壁倒是有朵白莲花使绊子,家里还有个当军官的小靠山。这咋办?金大腿舅舅表示:外甥,舅舅来了纪棠抱着金大腿舅舅热泪盈眶男主称了称自己的含金量:......我觉得你应该来抱我︿( ̄︶ ̄)︿纪棠→_→虽然后来男主的金大腿有些消瘦,但也是金的不是?文艺版简介我穿过半个世纪,在这孤高苍茫的天

吃饱鱼肉,云篱帮着收拾起来。

她工作的猫咖有专门的用餐区,不想当猫给顾客解闷的时候,云篱就会去用餐区帮忙。

她收拾的速度比单冬凌快很多。不一会儿,山洞里只剩下一堆火,以及烤肉和各种调料的余香,清洗工作全部被单冬凌揽走,只要掐个水诀就行了。

挨着单冬凌坐下,云篱悄悄捏了捏她的尾巴毛,见她没有反应,胆子大了起来,直接把狼尾巴抱在怀里捋。

她还从来没有捋过狼呢,更不用说是这种毛色纯白的白狼。

尾巴被抱走时,单冬凌不自地打了个激灵,但她只是垂眸看了眼,将双手揣入袖中,任由云篱顺毛逆毛随便揉。

“……还有一刻钟。”

云篱肆意揉了一阵,忽然听到单冬凌说话,下意识问:“一刻钟?”

“我喂你的魔气并不多,再过一刻钟,你会恢复妖身,变回幼崽。”单冬凌耐心解释。

云篱揉尾巴的手一顿。是了,她现在还不能长久地维持人形。

不过思过峰四周充满着天地灵气,她只要运转心法,即可将这些天地灵气纳进体内,变成灵力储存。

灵力足够,化人就不是事儿了。

想到这,云篱把狼尾巴抱回原位,盘膝而坐,准备吐息纳气,单冬凌却主动伸出手,将她抱到膝上坐好。

“云篱吃饱了?”单冬凌问。这回她倒没有下意识去检查云篱的肚子。

“吃饱了。”云篱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是乖乖回答。

沉思片刻,单冬凌又问:“我若喂你魔息,你可还吃得下?”

魔息是魔气的另一种说法。

云篱听完,眼睛亮了起来。

“吃得下吃得下!”她忙道,兴奋地晃起尾巴,“喂多少都可以!”

问完,单冬凌还是不太放心。

古籍曰:玄貊以魔息为食。她虽看过有关魔兽玄貊的古籍,却是第一次真正接触玄貊,更何况,身边这只玄貊……目前只是又呆又乖的幼崽。

看向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少女,单冬凌将少量魔气凝在指尖,伸到她面前,“吃罢。”

云篱一瞧,魔气没有凝成团,而是附着在单冬凌的手指上,薄薄一层,舌头一卷估计就没了。

意识到白狼师父从没饲养过玄貊,现在应该处于初次尝试阶段,她觉得必须给勇于尝试的白狼师父一个鼓励,于是捧住单冬凌的手,将附着魔气的手指含在口中。

垂眸看着云篱吃手指,单冬凌瞥了眼近在咫尺的猫耳,用下巴轻轻蹭了蹭。

又软又绒,凉凉的。

感觉怀中的少女颤了一下,尖牙在手指上蹭过,她凝出些魔气,继续往指上附着,等云篱再度吮起来,她俯下脸,对着猫耳抿了抿。

触电般的酥麻从耳朵上传来,云篱瞬间不动了。她缩起脖子,茫然地转过脸。

白狼师父在干嘛呢?趁机吸猫吗?

赶在她和自己对视前,单冬凌松了口,指尖往云篱的牙上碰了碰,问:“不吃了?”

魔气难得,不吃白不吃,云篱当然不会拒绝。

她边吃边思考刚才的小动作。来思过峰之前,白狼师父明明还在抗拒她的示好,连普普通通的“要抱抱”都没有答应,现在怎么突然对她这么热情了?

距离黄昏还有很久,云篱吃完魔气,看单冬凌起身往外走,忙跟过去。

“冬凌姐姐要去哪里?”

“去狩猎。”单冬凌忽然顿住脚步,走回她身旁,施下一道隔绝屏障,“你留下,不必跟我走。”

不等云篱说话,她又补充道:“我不会把你丢在这里不管,莫怕。此剑作信物。”

单冬凌唤出一把长剑,放到屏障内,而后转身向洞口掠去,很快消失不见。

云篱目送她离开,低头看脚边的长剑,蹲下去把它捡起。

长剑有灵,被云篱捧在手中,它立即嗡嗡作响,剑身跟着结起霜,慢慢显出内中的符画纹路。

“这就是‘雪华剑’?”看到符画显出雪花状的图案,云篱将指尖搭在剑身上,轻轻摩挲。

书里的白狼师父只有一把血契灵剑,名为“雪华”,属水行,剑气逼人。

捧着雪华剑观察片刻,云篱轻咦一声。

剑里面居然封着一根骨头?

她好奇地凑上去嗅了嗅,心中一个咯噔,吓得瞪大了眼,雪华剑脱手坠下,掉在地上,发出“铮铮”声响。

这个气味!怎么会是玄貊的骨头?!

白狼师父为什么会用封了玄貊骨头的剑?!

细思恐极!

雪华剑大概摔懵了,在地上委屈地嗡嗡作响。

云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听得出“委屈”,她盯着雪华剑看了一阵,还是蹲下去把它捡起来。

目光忍不住向剑身移,去看那根骨头。

书里只写过单冬凌的血契灵剑是雪华剑,并未提到剑里有玄貊骨,也没提过雪华剑的来历。

云篱想了想,觉得这把剑应该是别人留给单冬凌的,如果单冬凌要害玄貊,可能根本就不会跟女主甜甜暖暖过一辈子。

不过根据云篱的直觉,书里内容和现实内容恐怕还是会有些出入,具体情况还得等她调查过雪华剑,才能进一步猜测。

让自己先冷静下来,云篱仔细观察后,确定这是玄貊的肋骨。

在她看过的古籍里,很多铸剑师会用妖兽或魔兽的肋骨做聚灵中枢,这样子看起来会美观些,铸出的剑也能略带生命,铸成即有灵,有的甚至能发挥出兽骨主人的特殊能力。

而用玄貊肋骨铸成的剑,恐怕有划破时空的逆天功能!

想到自己或许可以用这把剑回到未来都市,云篱激动地捧起剑,正要尝试,却又觉得擅自用别人的东西太不道德,想了想,抱着剑走到隔绝屏障边上,将刚吃的一些魔气凝于指尖,在屏障上画了个只够一只猫通行大小的圆圈。

她要去找单冬凌问问,一刻都等不及!

魔气可以侵蚀其他灵气,圆圈刚闭合,一个窟窿就出现在云篱面前。

云篱把雪华剑先丢出去,再变回妖身钻到外面,化人之后拾起雪华剑,一路往洞口跑。

外头还在飘雪,云篱身体里有了魔气,站在风雪之中也不觉得冷。

灵识没开,她先环顾四周一圈,顺着风奔向附近的一片松树林,打算从这里开始找单冬凌。

如果转一圈找不到,就折返回山洞。云篱性子急,但她胆子小,还是会好好考虑一下情况,冒险的事可不能做。

裹着布条的脚踏在蓬松的积雪上,云篱很快找到一条被走过无数次的“路”,顺着路在松树林中穿行,没多久就到了树林深处,眼前出现一片湖泊。

思过峰除去落剑平台,其他地方都在下雪,松树林中也不例外,只是雪下得比别处小些,积雪并没有将林中的路覆盖。

看到路上还留着一串人脚印,一直往湖泊的方向蔓延,云篱忙跑过去。

雪花飘飞,万籁俱寂。

沉静的湖泊旁,坐着一位白衣垂钓者,一动不动。云篱靠近,一眼看到垂钓者的狼耳,赶紧放轻脚步。

然而对方已经察觉到了她。云篱还没走两步,只听她道:“云篱过来。”

单冬凌的声音并不响,但在云篱听来,跟晴天炸雷一样。

她乖乖抱着雪华剑走过去,经过一棵松树时,树上突然扑簌落下碎雪,砸中了她的猫耳。

单冬凌坐在原地静候她过来,冷不防听到“嗷”的一声惨叫,眸光骤变,鱼竿一放,瞬移到云篱身旁。

还在揉耳朵的云篱突然被她抱起,惊愕地捂着耳朵看她。

原地起抱?

白狼师父真是好臂力!

单冬凌垂眸看向她手中的雪华剑,若有所思。

“为什么出来寻我?”抱着云篱回到岸边,她问。

云篱原本想要一见到她就问个清楚,但在路上走了一遭,她又改主意了。

她现在的人设是玄貊幼崽,干脆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先跟白狼师父混熟再说。万一雪华剑不能划破时空,她又因为问了不该问的,让白狼师父生疑,那就亏大了。

于是她捧起雪华剑,扯出一个看起来傻乎乎的笑容:“里面有好漂亮的一根骨头,我想啃。”

单冬凌:“……”

轻声叹了口气,她将雪华剑从云篱手中拿回来收好,唤出一根木天蓼树枝,放到云篱掌心。

“那根骨头不能取出来,啃这个罢。”

雪华剑归还原主,云篱叼着木天蓼,心满意足地啃起来,看单冬凌继续钓鱼。

“冬凌姐姐不是说要狩猎吗?”

单冬凌凝视湖面上的浮漂,“原本的确想去狩猎,但你应该更喜欢吃鱼。”

所以她就到这里钓鱼了。

云篱恍然大悟,刚点完头,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为什么是钓鱼,而不是效率更高的抓鱼?

瞧她坐在自己身边,双手各拿木天蓼一端,晃着尾巴盯水面,单冬凌表面上依旧平静,心中却泛起波澜。

呆呆的幼崽不会知道,她匆匆离开并非为了寻找吃食,而是为了冷静。

自从捡回云篱之后,单冬凌能感到体内的魔息一直躁动不安。只要云篱在身边,她就很想抱抱她,亲近她,像是尝到木天蓼滋味的猫一样。

她知道云篱是自己的命定道侣,却并不清楚在道侣长大之前,要怎么和她相处才算合格。

是纯粹地进行照顾?还是哄着宠着?

单冬凌心思飘远,直到尾巴突然被捏了一把,才骤然回过神。

“上钩了!”云篱压低声音,飞快地提醒她。

不多时,一条一臂长的肥鱼离开水面,刚动了两下尾巴,就被单冬凌的水诀冻在冰块当中。

又钓了三条鱼,单冬凌实在按捺不住体内魔息的躁动,收起鱼竿,在岸边摆了个竹篓,叮嘱云篱帮自己接鱼,随后扭身变成白狼,直接跳进湖里冷静去了。

看得云篱再次愣住。她记得白狼师父的修为境界还挺高的,为什么不用法术抓鱼,而是亲自跳湖抓?

白狼师父的真实人设太令她费解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好意思,我就是强无敌第五章在线阅读

    杨军作为一个在交易市场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农商,上一次的投资差点让他破产,不想“死无全尸”的他,没事就在检测中心转悠,期望能发现优势产品。今天没事的他又来到检测中人转悠,可是他发现检测中心的人都是无精打采的,好奇的找到在这里工作的小侄儿。本来这事赵宾利用朋友的关系都封口了,架不住亲戚关系,经过小侄

  • 大火拼在线阅读第九章

    “怎么了?很热吗!”“不热吗?”“回答的这么无聊。”夏芳说完,脑袋已经躺了下去,半闭着眼休息了起来。“呵呵,你们暑假到干嘛呢?”胥梦看了看她,笑脸送上。“暑假暑假,当然在家放暑假咯!”“废话。”“来而不往非礼也!”“好,好,到此为止。下午是什么课,知道吗?”“不清楚,新学期换课表了,我来看看。”说着

  • 祖皇之君第6章在线阅读

    《缘》若是有缘,时间空间都不是距离。若是无缘,终日相聚也无法会意。凡事不必太在意,更不需去强求,就让一切随缘吧!--------------------------------------------------------------------《思念》思念总是有不得不收藏起来的时刻,而生命里最舍

  • 都市装逼王在线阅读第3节

    那一年,天很蓝,白云悠悠,飘过几缕青烟,渗入蓝天白云之间,显得那么和谐,没有一点遐丝。人生好像一部连载的戏,在戏里我们都是佚名的主角,各自演着不同的戏,你的戏;或许我是配角,我的戏;你也只是客串的演员,其实,我们都是别人生活里的配角,各自演着不同的戏。街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行走的人急促而过,望着渐

  • 都市:开局快递奖励一个亿第五章在线阅读

    “到底要不要去呢?”程宴把头埋进被子里,她心底不知不觉地产生一种渴望,虽然陈梓恒总是损她,但是她知道,陈梓恒并不是真的讨厌她,至少说不上讨厌。况且,刚才陈梓恒还无理取闹地表白过,就算是玩笑话,是不是也会有一点认真的成分?程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脸上突然一阵ReLa辣的。陈梓恒只是如此随意地说了

  • Housekeeper在线阅读章 抱打不平

    村民们一看悍妇胜利了这才突然为悍妇鼓起掌来,纷纷说打的好,有几个村民就把那坏枪的村民围住,搧他的耳光,问他为什么要把这三个恶棍请来打架。那村民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老三锅台是他老婆的姘头。村民们打了这个吃里扒外的村民,然后叫他把这三个重伤的混蛋背走了。悍妇胜利了,她一把抱住我们,“孩子们,

  • 特种兵:开局被全世界通缉第十章在线阅读

    青楼,各种各样的胭脂味道,还有各式各样的鸳鸯燕燕在不同的桌子上吃吃笑笑,还有些女的坐在客人的大腿上的,芊芊玉玉的白手拿着冰凉的酒盅,你一杯我一杯,这是个有个样千姿百态。不过这是青楼,这种现象已经是再正常不过了。。老鸦在外面迎着客人,目光游移的往二楼飘着,很明显,上面是有什么吸引她的东西,直白的说是有

  • [全职 方锐]正邪两立优胜劣汰也蛮合理的(新书首发,求一切支持!)

    琦…琦玉老师?看到深谷中走出的身影,地上碎成零件的杰诺斯眼前一亮。不过姜丞才懒得理会这些,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对面从深谷中走出的琦玉。“最强吗?”事实上,在遇到波罗斯之前,琦玉一直没遇见过什么像样点的对手。姜丞的意外出现,可以说,某种程度上弥补了琦玉内心对于战斗的渴望。“不过,这还不够。”从尘土中走出的

  • 火影之有姐罩着在线阅读第一节

    繁花似锦,江山如梦,自古天下又有多少人为这江山断送性命。人性本就贪*婪,更加难以揣测为了一己私欲便血染山河,而受苦的不过是天下黎民百姓罢了。正直春季山中春意正浓,春风拂面沁人心脾。飒....飒....一道寒光闪现,只见一名女子从茂密的林中腾空跃起。她身着白衣轻纱,随风飘舞好似盛开的白莲犹如天上仙子一

  • 少年衣无聊

    十一朵玫瑰的意思是: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这个上官轩,他想干什么?————“亲爱的。”上官轩深情款款地道,“这是我对你一生一世的约定。不能失约哦~”他的话语中带着些纯真的味道,竟然还有点像……撒娇!“……”她有些无语,他们才第二次见面好不好啦?还什么一生一世咧!特别是这“亲爱的”,令人想吐!“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