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星空骑士楚天

2022/6/24 16:28:12 作者:一个核桃 来源:纵横中文网
星空骑士
星空骑士
作者:一个核桃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绝脉少年,父亲失踪,母亲被家族所掳,他是甘心等死,还是奋起反击-一块龙型玉佩,一个神秘空间,一个邋遢器灵,会给他带来何总传奇人生…请大家关注我这个新作者的新书星空骑士…绝对不会太监,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此山,名卧牛山,位于陈家村后,方圆数十里。

远远望去,如老牛俯卧,其内沟壑纵横,古树林立,野兽的阵阵嘶吼不时传出。

群山间的一块方圆丈许的空地上,伴随着有些幼稚的低喝声,一个约莫十一二岁左右的少年打着无名的拳法,出拳,回收,曲腿,踢出……

那少年眉清目秀,只是身子单薄,看起来有些赢弱之意,穿着一件由兽皮缝制的小衫,头发有些杂乱,被其随意的用草绳束着。

近处看来,便可见他身躯微屈,含胸拔背,五指分张,然后各自往掌心勾曲有如爪状,身体直立如柱,头悬如顶天,足立如入地三尺。

整个人站在那,就给人一种一座高山横在那的感觉,无论是前进,侧身,还是劈拳,都让人精神上感觉到无可撼动。

不多久,少年有些苍白的小脸上便是汗水淋漓,不知何故,此时他有些孱弱的身躯竟是剧烈颤抖着,但他咬紧牙关,依然坚持打着那套拳法。

陡然间,一声划破长空的尖啸声响彻开来,只见三道人影凌空飞来,迈步间便是数丈的距离。

随着其身影的临近,依稀可见领头的是一锦衣青年,其锦色衣袍之上,绣着一把尺长的银色短剑。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修士?”

见到如此一幕,楚天心头微震,一种极度羡慕与向往的心思瞬间涌上心头,若是自己能成为如此修士,这一生也不算是虚度了。

三道人影消失在天际之后,略一沉吟,楚天便是收敛涟漪四起的心绪,继续打着那套无名拳法。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逐渐暗淡下来,随意地抹掉脸上的汗水后,少年未作歇息,便是背起今日晨时猎杀的野物,向着陈家村的方向奔去,直至那瘦弱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昏暗的夜幕中。

陈家村口,一个老人不知何时候早已候在此地,只见其拄着双拐,脸色皱纹纵横、干涩无神,如同历尽沧桑的枯木一般。

“小天,你终于回来了,快回家看看吧”

见到少年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后,老人暗叹一声,随即向着这个叫楚天的少年说道,

闻言,一种不祥的预感涌现在心头,拱手一拜过后,楚天便是向着家中狂奔而去。

“唉,可怜的孩子……”

见到楚天瞬间黯然的面色,老人长叹一声,随即颤悠悠地向着远处一步一步地走去。

距离家门口数十米远时,便是有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家中传出,而此时,两行泪珠竟是忍不住从楚天的眼角瞬时滑落,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使得他矮小瘦弱的身躯有些不稳,他强忍住昏厥的欲望,缓缓得挪向院中。

只见两道尸体横在地上,遍身的伤痕让人触目惊心,显然生前曾受过非人的折磨。

“爹!娘!”

顿时间,一声惊天嘶吼响起,眼前逐渐暗淡下来,楚天终是忍不住昏倒在地,但他依然牙关紧咬,分明是对那杀害父母的凶手恨得咬牙切齿,而其眼角,两行热泪却依然流个不停。

“唉,那三人真是凶残,竟然忍心伤害如此忠厚的老楚夫妇,可怜了这孩子……”

见到如此一幕,围观的村民心中唏嘘,随即集资购买了棺木,将其放在院中后,便是逐一离去。并非他们没有同情心,不将老楚夫妇收殓,而是因为村中有此风俗,老人逝去后须有儿子亲手收殓埋葬。

这对叫做老楚夫妇的二人是六年前从外地流浪到此处的,平时沉默寡言,从不与别人交流,村民并不知他们的名字,只知道老汉姓楚,只能用“老楚”和“老楚媳妇”称呼他们,时间久了,这称呼也就固定了下来,甚至至今未有人知道他们的全名。

开始他们居无定所,老楚腿部残疾,劳动能力有限,夫妇二人只能靠老楚媳妇一个妇道人家在荒山开垦一块荒地,平时种些五谷杂粮勉强维持生计,邻里相亲见他们可怜,便是资助他们在村口盖了一间小木屋,他们才得以结束了露宿荒野的日子。

而五年前的一件事,让他们本就拮据的日子更是艰难。

老楚媳妇一日在卧牛山外围耕田时,在大山里捡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小男孩,虽冷风凛冽,那小男孩却似乎毫不介意,并未有丝毫的哭喊之意。

老楚父母见他可怜,便是不顾邻里相亲的劝说收养了下来。无奈之下,邻里亦只能无奈接受,只是对老楚夫妇二人更是照顾了。

那个小男孩刚被捡到时,身体虚弱无比,仿佛随时死去一般,但后来却是意外地存活下来,这让老楚夫妇二人在惊叹的同时,对他更是怜惜,于是便当成自己的孩子收养下来,并起名叫楚天。

楚天自小懂事无比,别家孩子还只知道玩耍的时候,他却知道老楚夫妇操持生计的辛苦,经常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这让老楚夫妇心疼的同时,却又觉得有些内疚,如果自己二人有能力,楚天这可怜的孩子亦不会受如此多的苦累。

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许是因为营养不良,也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楚天身体格外孱弱,甚至经常莫名地昏倒在地,对此,村中唯一的医生也是束手无策,所幸最终他都能自行醒来。

自三岁起,楚天便是开始修炼泛黄古书上所著的无名拳法,这套拳法不知何人所创,修炼至深处,即便是掌断千斤巨石也不在话下,如此了得的拳法,但却没有名字。

楚天早已得知,他并非老楚夫妇亲生,被捡来时,身边除这本古书以及一个刻有“天”的令牌外别无他物。

开始楚天只是出于锻炼身体的缘故,才修炼这套拳法,虽修炼的进步颇大,但他孱弱的身躯却未有任何转变,依然时而昏厥,只是气力比常人大上许多,甚至堪比村中最强大的猎户。

意外的同时,他却是惊喜,也是逐渐喜欢上这套无名拳法,于是修炼起来更是努力。

“这究竟是哪里?我好累……”

楚天,艰难地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那片暗红的空间,耳旁依旧是毫无生气的寂静……

这片莫名的空间,每每楚天莫名昏厥之时,他的意识便是进入此处,只是不知为何,这个空间一片空旷,凭目远望,依然看不到尽头,周边格外的寂静,没有一丝的声响,加之如血染一般的颜色,不由给人一种惊骇之意。

意识初次进入此处时,楚天也是格外的惊骇,他曾不止一次的试图找到尽头,只是不论如何努力,依然徒劳无功,所幸随着苏醒,意识总能回到现实中,时间久了,他也便习惯了此处。

“我好累,真的好累……”

此时的楚天,一想起家中的惨剧,便是觉得心力交瘁,极度虚弱的感觉使得他缓缓地闭上双眸,欲要睡去,似要永久地远离那尘世的喧嚣,远离那尘世的落寞……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

楚天依旧闭着眼眸一动不动,气息也愈来愈弱,似乎永久睡去了一般,只是脸上却依旧残留着泪痕。

“天哥哥……,天哥哥……”

在楚天气息正要彻底消失的那一刻,一声声呼唤陡然间在他的耳边响起,那声音是那般的急促,却又是充溢着莫名的悲伤.。

听到这不知何处传来的呼唤声,楚天的气息逐渐恢复,他缓缓地睁开眼睛。

此时夜色已深,远处的深山,早已模糊在视线中。

楚天默然地看着身旁惨死的老楚夫妇,悲伤之意再次涌上心头。

老楚夫妇的离去,对于楚天来说可谓是巨大的打击,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父母,但在他心中却胜似亲生,如此而已。

“小天,别太难过了,先将大叔和大娘葬了吧”

听闻一声同样黯然的声音响起,楚天方是注意到院中还有着另外一个身着麻衣、身躯肥胖的少年。

这个肥胖少年名叫陈枫,是村中一个猎户的独子,他如所有村民一样,并未看不起楚天凄惨的家境,而且与楚天自幼相熟,甚至天天一起摸爬滚打,他们二人,即便称为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也不为过。

一阵阵虚弱的感觉不断涌现,但楚天依然拒绝了陈枫的帮助,有些颤抖的双手艰难地撑在地上,半响过后才是站了起来,缓缓地将尸身并排于木棺后,便是失神的看着永远睡去的老楚夫妇。

此时的楚天未再流泪,只是心中暗暗地决定,待日后定然查出凶手究竟是何人,即便是可腾云驾雾的修士,也必将其斩之,神挡杀神,佛挡弑佛,如此方能慰藉老楚夫妇的在天之灵。

“你先回去吧,我想独自陪父母一会儿……”

许久过后,随着体力的逐渐恢复,楚天强忍住心中的痛楚,竟是将重达数百斤的木棺独自扛在肩头,缓缓地向着村后的墓林走去。

“怪物啊怪物,野兽啊野兽!”

虽然早已习惯了楚天的怪力,陈枫依然心中暗叹,目视着楚天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后,他才是向着家中奔去。

途中并未有丝毫的耽搁,到达墓林过后,楚天用双手掘出泥土,将老楚夫妇埋葬了下去,随后便是长跪墓前,默然不语,只是其心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亮,只是空中却乌云密布,随即一道道雷霆轰然而起,震耳欲聋中,狂风肆虐,墓林中的无数枯叶随风而起,继而豆大的雨滴倾盆而下,砸落在地上,溅起一阵阵泥土,模糊了天空,也模糊了那道依然长跪不起的瘦小身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狐狸尾巴给你揉在线阅读第6章

    “看什么呢?”此刻看着杨桃那是躲在大厅一大盆的绿植后面,伸着脖子看着前台位置。订了房间准备上楼的陈燃正好看到背影,上来顺着杨桃的视线看了一下,并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哎呀,你们烦不烦,我就偷看帅哥怎么了?”杨桃以为身后的还是自己酒店的同事,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哪个帅哥?”陈燃憋着笑意再次的问了

  • 为薛洋而来巫女

    “大家好,我叫泉川清桃,是个樱鬼国人。”那少女如此说着。教室里瞬间寂静了下来,教室里总共四十五同学的视线统一集中到了名叫泉川清桃的少女身上,令得少女不安地绞起衣角来。琼浩仔细地打量泉川清桃,不得不说,泉川清桃绝对是可以比拟琼苏和琼晶两姐妹的美人,一头及臀的柔顺黑发,高挑纤细的身形,属于东方女人的精致

  • [猎人]我是金·富力士在线阅读第7章

    星魂之所以不让极光一块去,一是担心她的实力,怕她出手后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她是刚出关不久的弟子,具体实力很难说,又不知晓她是站在哪一方的,得先压制住她。连少司命还没通过语关,这个人却突破了,想必实力不比少司命低。“星魂大人,月神大人和云中君已经到了桑海,您不去迎接他们?”这句话打断了星魂的思路,反正

  • 甜婚成宠:嚣张小萌妻在线阅读第十节

    “要报名的排行队,挨个来领取序号。”报考点的主持人员不停地来维持秩序,奈何人实在太多了,大家都挤成一锅粥了。“希尔我们快去排队吧,不然上午领不到序号,下午的测试就参加不了了。”无焰拉着希尔的手钻进了人群中。以无焰娇小的身材,在人群中也算是穿梭自如的,无奈后面被拉着的希尔就比较痛苦了,各种撞人碰壁看着

  • 在梦里和荒神谈恋爱秦王来了

    说好的细皮嫩肉唇红齿白呢?明淮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拎着剑就走,随手杀了两个秦兵,又往人多的地方冲去。苏鱼急忙挪过来,她该是很害怕,语气颤抖继续劝她:“华锦,你就别跑了,跑不掉的,我们的父母亲人都在夷国呢,我们要是跑了,国君会去找我们的父母亲人的。”景玉不死心,一看周边没什么人了,立马就把脚伸出去

  • 爱你如良辰遇好景在线阅读第一章

    东海市深夜,豪城ktv,金碧辉煌灯火通明。3号大号包厢里昏暗的七彩光线斑斓四射,充斥着嘶吼的K歌声、酒杯碰撞声、嬉笑掷骰声。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沙发里,一个年轻人坐姿板直,神情木然,双目呆滞,身子隐隐颤抖,似是在遭受着某种极大的痛苦。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林东的脑袋里正发生着什么。“未字第0001

  • 影帝的日常甜宠之第十五章 疲于应付

    在“就是我”组织里,独眼龙老四心目中除了师傅蒋保天,还有那个大姐李英,他可以给三分面子,其他人一概不在他一只眼里。在他老三面前发威,他觉得很正常。对方这一口唾液喷在王彪脸上,带有一股非常难闻的腥味,他气的直跺脚,手指着对方说:“喔唷,我说你这个老四,你怎么可以对我如此无理呢?”“对、对你无理又、又怎

  • 我就是这么爱作死发动你们的人脉啊

    “嘶~还以为死定了....”大老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左肩,膝盖的刺痛令他呲牙:“嘶~我就看了你一眼,没有任何其它的意思,至于把我打飞吗。”大河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切,你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爽,那种冷眼俯视的傲慢神情让我一肚子火。”靠!我的眼睛就长这样怪我咯?表情不友好让你不爽了还真

  • 我的皮卡丘会雷切!之游戏王zexal no.19 逛街

    “唔……唔嗯……”我好像睡了很久,强制的把眼睛睁开。回忆就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水流般冲进我的脑袋,发觉了早上的失礼。我惭愧的低下头,就看见睡得不省人事的游马。“哎呀,你醒了啊?”一道成熟女声的声音传来,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明理已经上来了,“呃……嗯。”我轻盈的从吊床跳了下来。“那么来客厅谈天吧,别理那睡得

  • 绝对喜欢在线阅读第六节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朝师傅的一家人与他的徒弟”段通天摊着手对向朝家人与梁晓明向着自家人介绍一下,便又向朝猛山几人介绍自家的人与徒弟们。介绍后,段通天便像原著一样,叫他的老婆加朝猛山等来人的饭碗筷子,吃起了一顿不算尽兴的饭。期间在得知两家都是八极拳的传人后,段通天的徒弟好死不死的招惹朝猛山,而朝猛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