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香蜜:源水一径润春风在线阅读第10节

2022/6/24 17:22:43 作者:懒东西 来源:晋江文学城
香蜜:源水一径润春风
香蜜:源水一径润春风
作者:懒东西来源:晋江文学城
想给润玉配个特别软萌治愈的女主!我有罪…文笔渣并且把润玉写崩了,大家斟酌,可能,就不要点开了。

【那个叫什么,小傻貂的,他今天赢了多少局了.......】

【不知道,我已经数胜率数到麻木了。】

【妈的,你能不能别提他那个id了,总觉得是在嘲讽我们.......】

擂台赛外的观众席,几个闲得没事干的观众头凑在一起,贼头贼脑地讨论着,时不时朝着擂台上看一眼。

刚从擂台上下来的人走到他们身边,一幅生无可恋的样子。

几个狐朋狗友却不想放过他,一窝蜂把他围住,兴致冲冲地追问,“怎么样,多少秒?被大佬调.教的感觉怎么样?”

另一个人不甘寂寞地在一旁接嘴,“我赌不超过三十秒。”

刚从擂台赛上下来的人翻了个白眼,“恭喜你,学会抢答了,二十八秒,操,我怀疑大佬根本就是官方写出来制裁我们的AI,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类这么强,这是阴谋!”

“不错了,”一人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上一次主动接了大佬的擂台挑战,十秒就下来了,这根本就是人形bug嘛。”

其中有一个人看着擂台上惨无人道的单方面血虐,叹了一口气,“之前论坛上有大神分析了,大佬的打法都是古早打法,可能是古早大神开小号虐菜来了。”

另一个人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我刚才查了大佬的战绩,大佬还差十分就上高阶场了,赶紧把这尊大佛送走吧,要不然中阶场的兄弟姐妹们都要被他打自闭了。”

“简直毫无游戏体验。”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是心如死灰的模样。

安静如鸡的围观了一会大佬虐菜,其中有一个人突然弱弱开口,“大佬进高阶场了,我们还去围观吗?”

几个人对视几眼,同时看向那个领头的人。

领头的人大手一挥,“走,去看看,我就不信了,高阶场也没人打得过他,我倒要看看是谁先破了大佬的处。”

之后是心领神会地集体发出嘿嘿猥琐的笑声。

虽然打不过大佬,但是口嗨几句也蛮爽的。

几个人跟着领头的人进了高阶场,搜了大佬的id之后进入围观,才发现此时观众席里的虚拟观众形象多到摩肩接踵的地步,一时间气泡多到看不清人脸的地步。

领头的人懵逼了一会,拉着旁边一个人问道,“这里怎么这么多人?”

一场高阶场的擂台赛而已,不至于来这么多人,不会都是和他们一样来看大佬打高阶场比赛的吧。

那个人看了他们几眼,嘲讽地冷哼了一声,“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一看就不是高阶场的玩家,这场是晓稚大大的比赛,围观的当然多了。”

晓稚大大是谁?他们不是来看小傻貂大佬的比赛的吗?

他们疑惑地对视了几眼。

竞技游戏的鄙视链一向是高阶看不起低阶,那个高阶场的玩家鼻孔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你们不会连新秀排行榜上排名第二的晓稚大大都不认识吧。”

“卧槽,我想起来了,他说得不会是素质广场上排行第二的那个晓稚吧!”

几个人目瞪口呆,过了一会,一个人悻悻地开口,“哼,再厉害不也是第二名吗?”

“呵呵,”高阶场玩家看他们的眼神就像在看几个土包子,“晓稚大大是我们联邦埃里克上将的独子,每天都要接受很多专业训练,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给军部做事,哪有那么多时间打新秀赛,不过是玩玩罢了,要是大大有时间,哪还轮得到那个第一名。”

听了大佬的来历,刚才小声bb的人此时也闭上了嘴。

他们几个在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人也在讨论起这场比赛起来。

【啊啊啊今天上线能看到晓稚大大的比赛,太值了!】

【你们看到星网上路人po出的晓稚大大的照片了吗?真的好帅啊,A得我合不拢腿,我和我gay蜜全都沦陷了。】

【晓稚大大才二十岁啊,精神力S级,家世好长得好,什么年下天才小狼狗,我晕古七了,弟弟我可以!】

【一群骚0在那发什么春,不看比赛gunna。】

【就没有人注意到晓稚大大的对手吗,飞天小傻貂,这个名字也太沙雕了吧哈哈哈哈。】

【害,不管什么对手,能打得过晓稚?而且刚才我看了,那个对手是刚从中阶场打上来的,好可怜哈哈哈,马上就要看到大人世界的残酷了吗2333。】

除了晓稚的无脑粉丝,也有少部分人注意到了飞天小傻貂神奇的胜率,不过他们很快就把这归结于他的幸运。

总之,没有人看好他能赢过晓稚,大部分人都是来前排围观大佬的,真正看比赛的没多少。

重新回归到赛场上,竞技场内,晓稚现在的心情并不好。

或者说,自从ryan失踪后,他的心情就再也没有好过,每天都像一个一燃就爆的炸.药桶一样,看谁都不顺眼。

是的,他一直坚信ryan根本就没有死,只是失踪了。

他作为军部上将的儿子,了解的情况也比普通群众更多一点,军部的部队在那颗ryan失踪的星球上根本就没有发现ryan的机甲残骸和他本人的尸体。

这意味着他很有可能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因为机缘巧合他从来没有见过ryan本人,但是他一直拿ryan当做自己唯一的对手,并且为了战胜他不断地努力。

谁知道两个人还没有机会交手,ryan先把自己作没了。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里很烦躁,今天不过是上线想打几场比赛发泄一下情绪,谁知道刚一上线就被许多人围观,他现在也没有了发泄的心思,只想赶紧打完这场比赛下线。

他看着对面那个顶着一个奇奇怪怪的id的机甲,打开麦,懒懒道,“喂,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趁我现在有事急着下线,懂事的就赶紧投,小爷今天放过你。”

停雨看着对面这个一身银色盔甲,威风凛凛的机甲,哑然失笑。

他认识晓稚,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是他是听说过埃里克家有个心高气傲的小孩儿的,只是没想到傲成这样。

埃里克上将在军部里经常提拔他,教会他很多东西,算得上他的恩师,所以他对埃里克的孩子生不出什么厌恶之情,反而觉得他可爱,想逗逗他。

他慢悠悠地在对手频打字,【急着下线你怎么不投降?】

看到这行字,晓稚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他不知道对面这个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匪夷所思地开口,“你让我投降?你疯了?”

对面的人理都不理他,【到底打不打,我时间很宝贵的,没时间陪你聊天。】

“.......”晓稚磨了磨牙齿,似笑非笑道,“你成功惹火了小爷,小爷今天就好好教你做人。”

两个人同时点下开始,比赛载入中。

到这个时候了,他反而不着急了,斜靠在沙发椅上,看着对面的机甲,“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一根筋呢,知道打不过还要打,哦~我懂了,你是为了百分百的胜率?可惜了,今天你注定要输在小爷手上。”

停雨冷漠,【你好烦。】

他怎么不知道埃里克的儿子是个话痨?

“靠!”

晓稚把麦关了,下定决定今天要给这个人一个教训。

地图载入之后刷新出来的是模拟森林的场景,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和茂盛的灌木,真实到还有虚拟出来的小动物。

停雨是主场,这个地图是他选的,晓稚冷笑了一声,“花里胡哨。”

对面好像能猜到他的想法一样,对手频上,【飞天小傻貂:绿色环保护眼。】

晓稚的手指动了动,刚还在想要回什么,对面就已经虚晃做了一个友好的手势,拔了刀直接冲了上来。

还没来得及防备就已经被撂倒在地,意识到这是对面的阴谋的晓稚,“........”

来不及骂人,他和那些被撂倒后就再也爬不起来的普通玩家可不一样,被击倒后操作机甲就地翻滚,灵活起身,拔出长剑毫不犹豫地反击。

对面的机甲看上去笨拙,动作却灵活地像鱼一样滑手,让他根本就抓不住他。

过了一会,晓稚直起身子,表情越来越严肃。

对手比他想象地要强大的多,这让几乎没有遇到过对手的小少爷突然有了危机意识,对这场比赛也重视起来。

长剑和大刀碰撞出火花,机甲带起的风吹得旁边的树叶哗哗作响,不少树木受剑影和刀影的牵连轰然倒地,灰尘到处都是。

两人交手之间,居然不分伯仲,本来一场很快就能分出胜负的比赛胶着起来。

场外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变得麻木,从麻木到八卦这个飞天小傻貂到底是谁,居然能和晓稚打的不分上下。

过了一会,不知道是谁先惊呼开口,【你们快看两方的血量!】

听了他这句话,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两方的血量,其中一方只消损了20%,另一方却飞速下降,眼看着就要撑不住了。

【天呐.......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晓稚大大这是要输了吗?】

很快,晓稚也发现了问题所在。

他震惊地发现虽然表面上两个人确实不相上下,但是对面的防守意识特别强,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给对方造成多少伤害,反而是对面,每一次出手都打在他的要害处,所以他的血量下降的飞快。

他咬住下唇,死死地盯着屏幕,寻找着破解之法。

可惜,对面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给他留下任何的破绽,几套连击打出来的动作完美流畅,铺天盖地如同一张织好的网,让他这只可怜的小虫子毫无反手之力。

直到比赛结束,他还仍然一幅精神恍惚的模样。

对面赢了比赛,没有急着退出去,而是大摇大摆地做了几套滑稽的嘲讽动作,【再练几年吧,就你这样还想赢我呢。】

过了一会,见晓稚没有反应,对手频又刷新出一条消息,看上去极度欠操。

【不对,你再练个几百年也赢不了我,嚯嚯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蝶梦北宋 (展昭同人)之无病呻吟(4)

    肥老板这时有点慌了。这臭乞丐若是真死了,自己莫不是百口莫辩了。带着一丝为自己考虑的焦急,肥老板小跑着进了胡同。而在看见大小乞丐的时候,肥老板松了口气。这也没死啊,那个小要饭的嘴上还当啷着半片培根呢。不过在望向臭乞丐的时候,肥老板愣住了。“卧槽,自断双臂啊!”肥老板不由得喊了出来。只见俞泽此时没了双臂

  • 随骨而舞(网王+水果篮子)在线阅读登位

    依琳扶着林楠若走向那长长的长廊,林楠若看着面前的长廊,阴冷的,漫长。林楠若看着身边的依琳:“依琳,你说这皇城就那么好吗?”话语清淡的就像是风轻轻抚摸着依琳的心,依琳抬起那懵懂的眼神看着那偌大的院子。依琳转眼看着林楠若,林楠若脸上没有表情,只是依琳的脸这一刻慌乱了起来:“小姐,是不是依琳做错了?”林楠

  • 军火之王盛世祭.下

    时间永远是最果断快速的,如将士手中的刀,毫不留情。一月已过,出嫁的日子到了。我的厢房里,梳妆好了的我,拿下挂在墙上的我挚爱的风鸣剑。嗜血的双眼,染血的刀刃。都是令我心动的好东西。我轻轻抚过跟随我已久的长剑剑身,目光温柔。许久不曾让你饮血了,如今随我去另一个战场吧。“公主,时候到了,我们要出发了。”小

  • 重回二十世纪之我是传奇在线阅读第10章

    想到这,陈显仁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下课后,他一脸和蔼地招手,示意林帆来自己身边。“林帆,明天我要举办一场古董博览会,你最好能去看看。”陈显仁笑呵呵地说道。陈显仁身为临江市收藏名家,每年举办的博览会都能吸引许多名流。这不仅仅是个眼界的机会,更有可能在博览会上结识许多名流,赢得人脉机缘。“好的老师,我明天

  • 推开铁幕擒真凶在线阅读第五节

    彦云朔想着林望舒的话,还是决定暂且相信林望舒,便说道:“无论如何,既然我有幸到了这里,总要去祭拜一番。”“好说”林望舒瞟了一眼桌上的残汤剰羹,“你记得付账就行。”“你要去哪?”看着林望舒往门外走,彦云朔有些不解。“出去逛逛啊,难道这么早就睡觉啊?”林望舒指着外面入夜之后,依然被萤石碎片星星点点照耀着

  • 沐之微霭在线阅读第四节

    六年转眼就过去了,她们三个是唯一从‘死亡岛’出来的人。在爷爷(北影噬)的帮助下她们成功成为各种名牌大学的博士后。也随着爷爷改了名字:苏紫郗——北影雅郗,南宫倩——北影雅倩,司徒萱——北影雅萱。(辰:资料里都有她们的身份哦!)——————-——黑帮大会(继位帮主哦~)—————————————————

  • 英格力士与魔法在线阅读第6章

    所谓黑潮,没有瓷砖地板没有装潢修饰,就是一个单纯的地底石窟,等候区挤了不少武者,头上顶着各式各样的称号。向周围的人打量了一圈,不是30岁左右就是40岁大叔,没有看到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旁人也在瞥着陈哲,嘀咕着怎么有个这么年轻的小家伙。谁家的孩子啊?年纪轻轻就成为一名武者了,还胆子大到跑来黑潮刷八级魔能

  • 三国∶开局坑杀三十万匈奴在线阅读第1节

    夜里,墨色的黑暗疯狂地涌动,扑向你我所不知道的地方,仿佛一场盛大的死亡宴会。滴答!滴答!滴答!血液滑落的空洞的声音在四周回荡,久久不散。渐渐地,声音变得若有若无起来,宛如暴风雨前穿过浓密乌云的最后一束阳光,似乎随时都会覆灭一般……周围的死寂令人不寒而栗……“父亲,母亲,姐姐,你们的生命是那些罪恶的【

  • 我的妹妹是彩蛋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与妖殊途的日子已然远去,人间正与秩序悄然脱节,天生我木灵子要将这混乱的时代拉回正轨。”木灵子屹立于月下山巅之上,望着山脚下的繁华城市,他觉得这个世界迫切需要他去扫除暴行、纠正秩序,如果他去得迟了,就对不起世人。这是七月闷热的一天夜晚,南国的明月悬挂在林木梢头,寂静无声。“我的丰功伟绩将被游吟诗人

  • 龙珠之太古血脉在线阅读第1节

    哇哇哇哇.........从宇宙中的十二颗星座王国里传来了一阵阵婴儿的声音。公主殿下,王后请您去熏衣草花园喝茶。恩,我知道了。几分钟后,一位身穿紫色裙子,紫头发蒙着脸的小女孩走进来抱住了王后说:“妈咪我好想你!是吗?小女孩点点头,一旁正在喝茶的紫纯说:“妹你多大了,还撒娇。我才13岁,为什么不可以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