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三宫六院我独宠在线阅读舜天一闪

2022/6/24 15:28:40 作者:楚梦云雨 来源:3G小说网
三宫六院我独宠
三宫六院我独宠
作者:楚梦云雨来源:3G小说网
他选她做皇后,不过为了气气那睦无事忙的大臣和那群勾心斗角的女人。却不料,一个弃儿竟然拒绝上他的龙床!他皇如月想要的女人是你想抗就抗得了的?婚后没多久,他一纸休书,她成了弃后。

炭治郎骤然闭上了嘴巴,牙关紧咬,白色的气流顺着他的呼吸产生了。

全集中,水之呼吸!

那双石榴色的眼睛意外的很冷静,愤怒压抑在深处,宛如即将爆发,又被生生压抑的活火山一样。

少年奔跑起来,水蓝的日轮刀在空气中划出蓝色的弧线来。

鬼哪里会闭嘴,它笑的越来越大声:“生气了呢一一我想起来了,之前有个女孩子也跟你一样哦?听到之后就抖个不停,剑都拿不稳了。就被我抓住了呢!为了防止她逃跑,我啊,就轻轻地一扯……她的手脚就断掉了哦?哈哈哈哈哈!”

一边张狂的笑着,鬼也警惕着。

之前有个发色很稀有的小鬼,如果不是对方在遇到他之前斩杀了太多的鬼,体力日轮刀都已经消耗很大了的话,那一刀,说不定真的会砍掉他的头。

此刻见炭治郎握着刀朝他跑来,他的心底在冷笑。

愤怒吧,愤怒吧,就在这怒火之下一一大意的被我吃掉!

鬼的手骤然伸长向着朝自己攻来的炭治郎甩去,巨大的手或成掌或成拳,不停的从那庞大的身躯上生长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一!”

炭治郎飞速的奔跑着,日轮刀每一次斩出都精准的斩断了朝他袭来的手!湛蓝的刀辉之下,少年猛地腾空跃起,在他身下,不知何时潜伏的青色的巨手破土而出!

这还没有完,鬼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鳞泷的弟子被自己撕碎的画面,情不自禁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十字的瞳盯着腾空的身影,它颈侧骤然伸出了一双巨大的手,五指大张的冲着腾飞在半空无处借力的炭治郎而去了!

红瑾瞳孔微缩,锵然一声日轮刀出鞘。

要一一保护炭治郎才行!

这样想着,自然而然的,就有什么从内心深处涌出来了。

“炭治郎,低头一一”突然,红瑾的声音冰冷的命令道,杀意凛然。“剑技-舜天一闪!”

腾空跃起的鬼人一双金眸冰冷刺骨,漆黑的双角在月色下显露无疑。如水剑身的日轮刀出鞘,黯淡紫色的火炎从剑柄处席卷而上,然后瞬间斩击而出!

“!什、什么一一”

鬼没想到还有人,它一点察觉都没有。

慌乱的抬头,眼睛四处旋转寻找着目标。毛骨悚然的危机感让它身上长出的手下意识的全部缠绕在脖颈上。

可是没有用。

炭治郎下意识的一个头槌砸在了迎面而来的巨手上,清脆的骨裂声后,他顺势落到了地上……仰头看去。如同弦月的剑芒爆射而出,毫无阻碍的斩断了鬼的脖子后,带着去势不减的威势,从他头上略过,在身后的地上留下了相同形状的深坑!

一个球状的东西弹跳着落到了他的面前。

是鬼的头颅,正在化作黑红的灰烬一样的东西,正在消散。

恶臭渐渐散去,有一种悲伤的味道开始弥漫。

是,这个鬼的吗?

炭治郎心底的愤怒渐渐平息,只余下了悲伤。以至于暂时忽略了,斩断鬼的头的是剑芒,而非日轮刀本身。

砰一一红瑾落到地上,恰巧的,鬼正在消散的头被她一踩,彻底的消失了。她低头看了一眼,表情有点不太好。

……刚才,炭治郎他……是用头把鬼的手给撞断了吧?看了看少年毫发无伤的额头,她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的好。

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的。

“炭治郎,对于敌人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抱有多余的怜悯心。”

否则…想起紫苑双眼紧闭没有呼吸的样子,她语气愈发严厉。

“哎?”少年有些低落,“的确…作为鬼的过错他们是不可以被原谅的。但是消散的那一刻,他们…他们是作为人类消散的吧!我闻到了,后悔的,悲伤的味道。”

天真的善良。

红瑾看着他,就好像看到了那一次被人类麻痹的自己。

“炭治郎,我有很多伙伴,因为人类死了一次。”她低声道。“并不是说我讨厌人类,只是作为敌人,那一次我不该对他们放松一刻。如果我再警惕一点,如果我选择一开始就不放过那三个人……那么,我的族人,我的伙伴也就不会死。”

“我没有资格干涉你,但是希望你谨记一一对敌人的仁慈,随时都会变成淬毒的利刃,伤害你身边的人。”

“考核已经结束了,我先下山了。”

一一是不是说的太严厉了?

整理好披风还有兜帽,面容隐藏在狐面具之下的红瑾反思着。

她和炭治郎相处了这么久,当然知道这个人类少年有着怎样柔软又温暖的心。可是正因为如此,她才不想他在未来遭遇那样的事情……

[莫西莫西?红瑾酱~]

突然,远在异世界的史莱姆的声音响起。

[啊啊就算是我链接两个世界也稍微有点吃力啊,最后嘱咐你一些事情,红瑾你先听好。]

利姆露不能告诉红瑾剧情的事情,不然怎么预知未来这件事情不好解释不说,为什么预知的还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这点也很奇怪吧。但是他告诉了红瑾他需要优秀的人才!以红瑾自身的理解的话,绝对不会让认识的优秀的剑士们被杀死的。

他相信凭借红瑾的实力,应付是完全没问题的。

[我明白了,利姆露大人。]红瑾将搜罗人才这件事牢记在心里。沉稳应道。[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

利姆露原地跳了跳,感动的不行。

[咳,但是还是要以自身的安全为主哦!!绝对要好好地回来见我啊!]

他认真地叮嘱道。

[那是当然。]

结束通话后,红瑾心里的烦闷也一扫而空。

不管是对于人类还是魔物,炭治郎都还是小孩子呢。

慢慢来就好了,有她看着,绝对不会发生紫苑那样的事情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虐恋系统逼我攻略反派之有能耐来追我呀

    此时,李浩天已经彻底熟悉了运转轻功时候的感觉,正当他欢快的朝着崖下掠去之际,迎面却有一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来。还未等他说话,那人在见到李浩天的瞬间,身躯却是明显一顿,直接就落在了地面上,拦在了李浩天的身前。“你这逆徒!今日我便替华山清理门户!”说话这位不是别人,正是朝着思过崖赶来的岳不群。在见到李浩

  • 重生之千金不能惹在线阅读黑狗,白鱼》

    第2章《黑狗,白鱼》这肉身,从上到下,没有一星半点儿与众不同的地方。周天龙在光溜溜的上身套上一件黑色的背心,打开卧室虚掩着的两扇木门,快步走到后院。从瓦缸里舀出两瓢清水倒在铜盆里,快意地抹抹脸和脖子,“噗”地把水泼在院里的地上。看着世上最灵巧的物体,“嗞”地钻进青砖地缝里,冒出一股蒸汽,转眼在烈日下

  • 彼岸之风华女帝第4章在线阅读

    “……然后,龙之介问我是不是开孤儿院的。”她以平缓的语气作为结尾,扒拉了一口熬得格外浓厚的咖喱。额前秃了一块的店主举着燃了半截的烟大笑着:“芥川小哥竟然这么问的吗?”“嗯。”织田发出一声鼻音。那日之后织田花了几天的时间替芥川办好了手续,将他的名字落在了她的户籍下,只不过芥川坚持不更改姓氏,织田也没有

  • 喝可乐的地表最强在线阅读诡异开局03

    最近,火之国的贵族间突然流传起一个消息,传言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愿以一座城池为聘,求娶一位忍者当王夫。先前听到的人摇头晃脑,直言此事是无稽之谈,消息证实后无不是捧腹大笑,深感雪之国新登基的女王是个傻子。“不是傻子是什么,只有傻子才会让一个身份卑贱的忍者当王夫。”穿金戴银却满肚油肠的商人把唾液喷得到处都

  • 杀手重生:腹黑王爷要休妻之狂蟒雷克(7)

    伊凡睡梦里一直有一间巨大的房子在忽隐忽现,上面的那个孽字晃的他头疼欲裂,四肢僵硬的伊凡感到自己浑身都在被火烧;但是又出奇的寒冷。胸口很闷,很难受。突然伊凡感到一记重击打在胸口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一阵畅快,随即是剧烈的疼痛,痛不欲生,就像绞碎了五脏六腑,斩断了四肢。眼前是一个彪形大汉,手长脚长,

  • 掌中娇妃了明因果,最后一次机会

    有人说如果能穿越一次,他就一定能干成一番大事。如果在普通世界的话,就能家财万贯,美女如云;如果在修真世界的话,他就能成仙成祖,不死不灭;如果在架空历史之中,他就能出将入相,甚至当上皇帝,成就一番事业等等。陈峰在刚穿越时也是这样想,但他失败了。第一次时,他到了完美世界的一个平行世界,想借助主角石昊成就

  • 洪荒之我为帝俊第四章在线阅读

    Chapter4所以到底是谁“对了,我叫做朱雀。”少女瞧着云笙,非常满意的样子。那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看着云笙,“白虎。”穿着休闲衣服的男人则是说道:“我叫做玄武。”云笙眨眨眼睛,“好像还差一个青龙?”“哦,他还在睡觉,暂时醒不过来。”朱雀耸耸肩,谁知道青龙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呢?不知道,那就暂且当做他

  • 绿了皇帝以后在线阅读禁区

    这里是墟界,一切故事都将在这个世界展开。墟界,无边无际,没有人知道墟界的尽头是什么,没人知道墟界有多大。此刻,墟界的边缘,一片黑暗弥漫之地,有一座小村子,叫做光明村。可能是因为周围终日无光吧,所以这座村子叫做光明村。因为地理环境的特殊,这里没有任何外人来过。墟界的人们也不知道在这黑暗禁区之中会有一座

  • 我真的没有信息素[穿书]在线阅读第4节

    凌飞等人立刻围上前。少女手中长剑迅速飞舞起来。竟有剑气纵横。顿时剑光肆意。“哦?不愧是我凌飞看上的人,竟然能够能够凝聚剑气了。若不是家族赏赐给我这件软猬甲,恐怕今日我还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了。”说着一掌击出。凌飞不打算留手了,带刺的玫瑰,只要拔光了就会温顺了不是。“流砂掌。”云毅正躲在不远处看着。从几

  • 三王爷心上有个小甜娇之她千娇

    她千娇百媚第一章·朝夕醒的时候已经日上枝头了。床正对着偌大的落地窗,夏日阳光日头正盛,单薄的白色纱帘并未起到任何隔绝热浪的作用,窗幔正上方有冷气喷薄而出,两股气流相撞。奶白色的气流被尘埃吞噬。不过片刻,房门被人敲响。朝夕并未出声。旋即,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朝夕接起电话。短暂的呼吸声充盈在电流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