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的技能又酷又叼在线阅读作死五次而不死5

2022/6/24 6:36:09 作者:挚爱小皇儿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技能又酷又叼
我的技能又酷又叼
作者:挚爱小皇儿来源:飞卢小说网
天地灾变,神秘的空间门凭空降临。无数异兽从空间门内涌出,人类一度死伤惨重。但是天无绝人之路,人类惊讶的发现在击杀了这些异兽以后有几率获得一种名为‘技能卡’的东西,精神力高的人类可以契约这些技能卡,从而获得与之相对应的技能。从此以后一种名为技能师的职业就此诞生。一个融合了两个灵魂的少年不小心穿越到这个世界,在其他技能师还在为获得高阶技能卡而发愁的时候,少年表示我貌似只要一键优化就能获得更加高级的技能卡。(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日记本上每页内容写得不多,零零散散三两行。笔画流畅,底子不错,但有些凌乱,停顿处很多,不影响阅读。

云川一目十行,飞快翻阅。

......

他们又吵架了,已经没有难过的感觉,听得好心烦。

既然不喜欢,当初为什么要结婚?

......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互相折磨?折磨自己,也折磨我们。

......

妈妈带着我离开了......他们终于不会再吵架,心里松了口气。如果妈妈可以带上哥哥就好了,以后很久才能见一次,难过。

……

要转到新的学校,有点期待新同学。不知道能不能交到朋友,不敢主动和别人说话。

......

新同学都好冷漠,希望我能尽快融入这里。每次说话的时候,他们都要露出奇怪的笑容。

......

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

他们做了坏事还心安理得,靠给别人带来痛苦获得快乐。没有人帮我。

我好想离开这里,和妈妈说了他们做的事,可是妈妈说不要任性,还让我友善一点,和同学好好相处。

呵,好好相处?

......

他们越来越变本加厉了,我恨他们。

......

我受不了了,好想哥哥,希望哥哥来保护我,把他们打跑。我想退学。妈妈不同意。下个月才能见到哥哥,如果和他说现在发生的事情,他一定会站在我这边。

希望我能撑到那个时候。

......

他们从楼梯上推下一名小孩,小孩的妈妈找来学校,说孩子摔得脑震荡了,他们让我承认是我干的,否则就把我从天台上推下去。

如果我被杀死在这里,会有人说我不孝顺,说我因为心理脆弱自杀。

没有人能救我。

就算不是天台,也会是放学路上,其他地方,他们真的会杀人。

我承认了。

好恨!!!

......

他们开始变本加厉做坏事,都栽在我头上。

……

大家都在骂我,明明做错事情的不是我,我受不了了,我要揭发他们!

受到惩罚的应该是这群人渣!

去死吧!

......

云川快速看完,翻到下一页。

日记到这里已经结束,后面全是空白页。

突然想起什么,云川从裤袋里摸出那部老式手机。

上面显示现在的时间是5月12日。

而日记本上,最后一篇日记上方的时间,赫然写着5月6日。

正好七天。

算算时间,今天是女鬼的头七。

云川不认为这是巧合。

就在他发愣时,日记本的空白页上忽然缓缓浮现出几行血色的字。

【他们发现我要去揭发,对我拳打脚踢……哥哥在哪里……哥哥救我!!!

浑身都好痛,身体被分割成很多块,头好闷,手臂被灼烧,大腿腐烂发臭,脚陷入淤泥,我好恨,好恨!】

这行字很快消失,组合成一个血红色的,新的大字,占满整张纸页。

【死!】

红得刺目,仿佛要滴出血来,带着无尽的恨意和阴冷。

里面好像有双眼睛,死死的瞪着外面的人。

委实将云川吓了一跳。

手一抖,日记本没拿稳,摔在地上。

“哗啦……”王斌打开推拉式木门,正好从厨房里出来,端着茶水一抬头,与云川四目相对。

同时也看到了掉落在地的粉红色日记本。

两人间的气氛逐渐变得凝滞。

王斌面无表情,看着日记本。

日记本已恢复光洁,血字消失不见,正好露出扉页。写着:

“妹妹生日快乐,祝你开心幸福每一天。”

……..

“这俩npc又在搞什么?”孔殷问道。

“看样子是比较重要的剧情道具。”林一森起身,不管王斌逐渐变得诡异的表情,两三步将日记本捡起来。

日记本快速变得斑驳,粘稠,仿佛有血渗出来。

他一晃眼就看到那个【死】字。

“放下它!”王斌阴沉着脸,脸上的腼腆温和尽皆消失。

林一森当然不会听他的,飞快翻动日记本,除了神情恍惚的金志一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人都围了过来。

“不许看,把东西还给我!”王斌提着水瓶冲过来。

云川本以为他们要为了争夺日记本扭打起来,没想到王斌打开水瓶盖子,直接朝几人泼去。

透明液体泼出。

“滋滋滋......”

“啊——”

“我靠!”

顿时便是一阵惨叫和怒骂声。

被透明液体泼到的几人连忙躲开,脱掉被泼中的外套,并擦拭身上的液体。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皮肤已经被腐蚀了,露出里面鲜红的肉。

云川惊了,默默往沙发后面退。

好狠,竟然是浓硫酸。

再看他把浓硫酸放进开水水瓶里,之前还拿了一叠玻璃杯出来,怕不是要倒硫酸给大家喝。

那本日记本虽然没有署名,但看最后出现的血字来看,肯定是女鬼生前的日记本。

她和王斌关系匪浅,否则日记本也不会出现在他家里。

而日记本中,透露出几个信息。

日记本的主人父母感情不和离婚,她有个哥哥,日记本可能是他送的。父亲带着日记本主人的哥哥生活,而母亲带走了日记本主人,转学到新的环境,并被新同学霸凌,最后可能是因为要揭发新同学,被新同学发现,失手打死后分尸销毁。

根据之前发生的事情,大胆猜测日记本的主人,也就是女鬼,名叫王凊灵。

同姓的王斌是日记本里提到的哥哥。

确立这层关系,一切都不难解释了。

妹妹失踪后,王斌转学来到妹妹就读的学校,经过调查后,认为妹妹失踪和学校里霸凌她的人有关,并且发现妹妹已经死亡。

他故意接近霸凌小团体,伺机复仇。

“王斌,你疯了!”黄恭良怒吼。

林一森和孔殷则两三步冲过去,将王斌制度,压倒在地。

“娘的,给老子皮都要烧熟了......”孔殷骂骂咧咧道,他大半个胳膊上都有腐蚀的痕迹。

“我从来没这么清醒过,你们这群人渣不得好死!”

王斌怒瞪着几人,恨得面部表情扭曲。

这些人,不配活着!

众人都有些懵逼。

主播们都对自己以及其他人的身份并不清楚,只知道姓名,是学生,以及要完成的任务。

王斌不属于小团体内的人,这件事除了npc,只有一开始就被黄恭良拉到旁边问话的云川知道。

而云川从没坦白过自己是主播,甚至有意无意地伪装成npc,根本没有向其他主播透露这一信息。

“我他娘怎么你了?”孔殷满脸莫名其妙,并照着王斌的脸打了一拳头。

“他是王凊灵的哥哥,日记本上有提到他。”云川说道。

黄恭良和金志一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对!杀人偿命,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话音未落,房间里的灯泡忽然闪烁两下,一明一暗。

又来了。

自从日记本上凭空浮现血字后,云川的心一直提着,果然没过两分钟,女鬼就来了。

跑又不能跑,独自跑出去死得更快,只能煎熬忐忑着等待恐惧到来,这种滋味让人不想尝第二遍。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一个都跑不掉!”王斌手背上青筋暴凸,死死握拳,突然发出癫狂大笑,眼中血丝密布,几乎沁出血来。

“啪。”

灯泡彻底熄灭。

周围黑得不正常,一丝光线也没有,似乎有什么东西隐藏在暗处,让人脊背发凉。

现在是十点半,距离午夜十二点还剩一个半小时。

寒意侵袭,温度越来越低。

王斌的笑声断断续续,在黑暗中极其古怪,令人毛骨悚然。

和之前一样,房间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外面的光透不进来,仿佛这一片空间已经被彻底隔离出去了。

但奇异的是,云川发现自己依旧能在黑暗中视物。

不够清晰,但足以分辨大致轮廓。

他看见孔殷死死按住王斌,紧张地在黑暗中左右张望,却什么也看不清。

金志一惊恐地缩成一团。

黄恭良和另一名女生站在一起,一米七几的个头,害怕地躲在女生背后,而那名女生警惕地低伏下身,腿在周围划了个圆,将可能会绊倒腿的杂物迅速扫开。

女主播看起来没有面对这种情况的经验,站着都在发抖。

原本和孔殷一起压住王斌的林一森却悄悄松开一只手。

云川一手放在裤袋,紧紧捏着木偶,紧张地在房间里四处寻找。

木偶相当于王凊灵的灵位,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捏在手上安心点。

眼前猛然一黑,原本已经极度寒冷的身体,竟然又感觉到一丝凉意。

待双眼适应过后,便看到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充斥整个视野,距离极近,几乎脸贴着脸。

怨恨,阴森,残忍,丝丝缕缕像血丝一样的黑色细纹布满整个眼球。

云川呼吸一窒,心跳骤停,感觉魂都要飞了。

原来方才眼前一黑,是因为视线被浓密的头发给挡住了。

所以明明有这么多人,他也没作死,为什么又率先找上他!

难道他真的很衰吗??

原来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可能发不出尖叫。

他现在四肢僵硬,麻木,像被冻住了,一阵阵地打寒战。

女鬼就贴在他脸上,血腥气与潮湿腐烂的味道交杂,迎面扑来。

...

“啊!混蛋。”

孔殷突然发出声音。

原来被林一森悄悄松开一只手的王斌趁此机会挣脱两人,并翻身将孔殷压在身下。

王斌一边和孔殷扭打,另一只手朝自己背后胡乱摸去。

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微微往旁边移动,似有些担忧。

她被引开一丝注意力。

云川提起一口气,趁此机会发动全身力量,两步就飞奔到林一森身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跑得快。

他自从摘下玉坠后,面对女鬼就不会再身体僵硬,此时更因为符纸而身体活络,快成一道风。

林一森看起来是个经验比较丰富的老主播,也许有能够对付女鬼的手段。

而林一森只感觉一阵风飘过,背后传来脚步落地的声音,还伴随着喘气声。

顿时头皮发麻,差点没跳起来。

“谁!?”

女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也没追来,只用怨毒的眼睛死死盯着云川。

在场的唯有云川能在黑暗中看见她,确定女鬼来了,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让他害怕得明明白白。

不像其他人可以当个睁眼瞎。

未知的恐怖与已知的恐怖相比,或许没差。

“......是我,余子免。”

云川悄声回答林一森,同时闻到一股淡淡的腥甜气味。

是血的味道。

王斌从背后摸出一把别在裤子上的尖刀,狠狠对准孔殷心脏插去,孔殷抬手挡了下,尖刀没插中心脏,却插歪在他肩头。

“草-你-奶-奶-的!”

孔殷怒吼一声,硬是掀翻王斌爬起来,从肩头拔下尖刀,胡乱往王斌身上刺。

林一森冷漠地站在一旁,半点要帮忙的意愿也没有。

眼看着王斌要被尖刀刺进身体,女鬼忽然动了。

她发出凄厉尖啸声,整个身体都变得扭曲,像被压缩成面条状拉了几下,五官、身体都开始错位,黑红色的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

只有眼白的眼睛怨毒地瞪着孔殷,苍白的手搭在他肩头。

喷出的黑红色鲜血溅在孔殷手臂上,下一秒,孔殷的手臂还维持握拳的姿势,却悄无声息地从臂膀处断开。

“啪嗒。”

断臂落在地板上。

孔殷脸上咬牙发狠的表情僵住,瞳孔猛缩。

“噗——”

鲜血像是才反应过来,从断臂的伤口处喷射而出。

淋了王斌满头满脸。

“......跑。”

断臂来得太猛太快,云川都被吓木了,他以为自己喊得很大声,结果却声如蚊呐。

还好这并没有妨碍到他逃跑的速度,拉开门就往外狂奔。即使腿被吓软了,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依然爆发出可观的速度。

房间里众人纷纷循着记忆中大门的方向,一同逃了出来。

即便是吓软了腿的黄恭良,也成功逃出。

唯有孔殷和被吓破胆子依旧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金志一,依旧被困在黑暗中。

女鬼并没有急着追上来。

现在是十点四十分,距离午夜,时间还很早。

她的力量还不够。

现在逃走又能怎么样......该死的人,一个都逃不掉。

谁也不能伤害哥哥。

没有死该多好啊。

......

从王斌家逃出后,众人跑散了。

唯有林一森一直紧跟在云川后面,甚至在跑到三楼楼道时,阻止他继续跑下去。

“说,凶器藏在哪?”

林一森掐着云川的脖子,将他推到墙边问道。

他的脸很普通,面容放在学生身上,属于长得非常着急那一类,若不是直播间将他设定为学生,任谁也会觉得这是一名二十多岁的男人。

云川抓住林一森的手用力往外拉,却纹丝不动,对方身体素质强得惊人。

原本已经收起在左上角的弹幕忽然钻出来醒目的一条。

【王的传人打赏七彩蘑菇*1】并发言:【主播,别挣扎了,你干不过他。】

之前这样醒目的弹幕也出现过几次,只是每次出现的时候云川都处于危机状态,根本没功夫去看。

只要单人打赏在两小时内最高,就算主播把弹幕收起,观众也能利用打赏,强制让发言出现在主播视野中。

云川张了张嘴,示意林一森手上的力道放松些,自己再告诉他。

上次脖子上的淤青还没好。

一个星期内被不同的人掐脖子两次,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别说自己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他。

“咳咳……凶器被你带回去了。”

“那件事后,我们分别带走各自使用的工具藏起来。”

“各自的工具?”林一森迷惑了,他翻日记本的时候,最后一页浮现的红字只剩一个硕大的“死”,根本不知道王凊灵被打死后分尸。

“她……被分尸。”云川语气流露出一丝不忍。

“哦?”林一森双眼微眯,因为云川的语气产生了怀疑。

眼前这家伙真是npc?都能把人分尸的人,还会流露出这种情绪吗……

“我的工具是什么?”他问道。

“你用的……铁棍。”云川装作回忆。

“你的呢?”

“你怎么了?干嘛问这些,别告诉我你失忆了啊。”

云川适时表现出疑问。

林一森一开始对孔殷表现得很温和,一副值得信赖的样子,但刚才孔殷和王斌扭打时,他完全是看戏的样子。

这个人表里不一,不像表面上那样稳重温和。

“少废话!”林一森手指一紧,掐着云川的脖子加重力道。

“咳咳……我的是这个!打火机。”云川将打火机拿出来。

“我用这个烧她的头发,烤她手指。”

“打火机可没办法将人分尸。”

“我们有七个人,当然不用所有人都去弄尸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松手。”

林一森紧盯着他的双眼,试图从中看出破绽。

“你最好没有骗我。”

最终还是没有别的发现,松手放开云川。

知道女鬼生前是被七人一起杀害之后,林一森本想从npc这里获得凶器的线索,却没想到七人凶器不同,并且分别由自己藏匿起来。

谁知道林一森把自己的凶器藏去哪里,线索一下子断了。

他却不知道,自己问的是个假npc,根本不知道凶器在哪,说话半真半假地忽悠他。

云川揉着喉咙,眉头突然紧皱。

直播间又解锁新的作死任务了。

【作死任务4:你认为吴奶奶家有驱鬼利器,折返回去寻找。】

我认为?

我认为???

摔!

直播间你敢再说一遍吗?你到底是什么品种的魔鬼?

云川快吐血了。

女鬼还在十二楼王斌家里,作死系统让他折返回去王斌家对面的吴奶奶那儿找驱鬼利器。

还有更作死的操作吗?

更何况云川早就发现吴奶奶在帮助王斌和王凊灵报仇,肯定对他们这群人深恶痛绝。

回去送死啊。

...

“呼哧......呼哧......”

喘息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从楼上楼道里传来。

林一森和云川躲在安全通道外的拐角处,朝楼梯上看去。

“......呼哧......呼哧......”

是孔殷,他竟然还活着。

一手撑着墙,另一只手的位置空空如也,断臂处还有鲜血不断滴落,洒了一路,留下斑斑血迹。

他看起来狼狈极了,拼命地跑,差点没踩空楼梯滚下来。

好像后面有什么人在追赶他一样。

林一森见是他,往旁边迈出一步,暴露在孔殷的视野中。

“呼哧......林一森!”

孔殷见到他,就像见到救星,惊喜交加。

“孔殷,是你啊。”

林一森露出温和的笑脸,一如游戏开始时,给新人主播科普游戏世界的模样。

“林一森,快救救我!”

“呼哧......呼哧......王斌、王斌要杀我,他追过来了!”

他一边激动求救,一边跑来。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杀你。”林一森低声道,上前一步。

孔殷安心了些,他原本还担心林一森见他断了手臂,觉得是累赘,不肯救他。

“对了,有一件事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林一森说着,慢悠悠解开领带,缠几圈在手掌上。

“什、什么?”孔殷不太明白,难道林一森学过医,要用这个领带给自己止血?

“有一种主播,被称为主播猎手。”

随着他话音落下,黑色领带在孔殷眼前晃过,紧接着他脖子一紧,强烈的疼痛和窒息感让他喘不过气来,苍白无血色的脸胀得通红,像一只被扼住了脖子的鸡,无力挣扎。

耳边是林一森柔和的低语。

仿佛在轻声安慰他。

不就是去死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孔殷的眼睛瞪大,暴凸出来,眼神怨毒,仿佛在问,你说过不会让王斌杀我。

“我不会让王斌杀你,是因为你从一开始就是我的猎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最强仙尊在线阅读第十章

    墨君卿似乎察觉到了白九灵的目光,于是朝白九灵看去。二人四目相对,突然二人皆感觉心中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涌入心中,心跳开始加快,温度开始上升……此时在不知不觉中白九灵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一抹红晕,白九灵的注视着墨君卿的眼睛捂着心在心中说道:我…我怎是怎么了,为何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就在此

  • 随身仙田空间之逆袭!圣痕觉醒!

    “这人不正常吧,我刚刚只是拒绝战斗而已啊,他怎么就气成这样?这是要拼命啊!”看着不断拿枪刺向自己,阴沉着脸的齐格索伦,欧文一边拼命后退防守,一边无奈的叹道。两人不断的战斗,一条条水龙和无数冰刃冲撞在一起,化为湖水,搅起了滔天巨浪。齐格索伦伸手凝聚魔力,发动圣痕。在湖泊中央聚起了一个巨大的水龙卷,天空

  • 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危机四伏

    破旧的茅草屋中。“喂……梦儿,醒儿,不要乱跑,小心一点。”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在破茅草屋门槛上面坐着,布满老茧的手,颤颤巍巍的剥着毛豆,一双浑浊的眼眸中满是慈祥的爱意。这个老婆婆正是当年的那个老妇人。老头子因为身体不太好,早在前些年就离开人世了。老婆婆一人带着两个调皮的小家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

  • 天剑之绝世红颜威胁(1)

    今天的大好天气带动着我的好情绪,我就是个容易受天气影响的人!=^o^=看着坐在座位上的黄娜,她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身子正倚靠在座位上,一头让人羡慕的长发垂在肩上,看的出她的头发是用心保养的。黄娜很漂亮哦!她也和今竣一样的厌倦家族的包办婚姻吧。一想起她和今竣是那样的关系,我不能像昨天那样反应过激,其实黄娜

  • 诸葛大力和Rose会武功之又见三个月(6)

    距离风杰突破已经三个月了,风杰一个人呆在这个无名岛也已经有一整年的时间了,在这一整年里,风杰有了很大的变化,首先最明显的就是身高了,在风杰刚来到海贼王的世界里的时候,他也就一米都不到,真真正正的是个五岁小孩的身高,现在,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说风杰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他现在可以算是十一岁左右小孩的个子了,

  • 修仙是一件非常非幸福的事第4章在线阅读

    禹夏皇朝每年都会选进新一届的宫女,同时也会有不少宫女出宫。往年都是五月初择选,而今年选进新宫女的时间因着册封皇后推迟了两个月,所以云清浅才有了进宫的机会。七月初,夜,皇宫专属的驿站里。“主上,您真要进宫?”卿城换下平时的青色长裙,一身夜行服。云清浅揉揉额角,“还能有别的办法吗?三十三个二等高手都在禹

  • 元神出窍之三更令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章“哦。”欣琳影淡淡的说。反正也不关她事。这时从屋子里出来一个人,他看见莫浉辛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走过来朝着莫浉辛行礼,“郡公大人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请大人恕罪。”“没事,这也是临时匆忙,没来得及告知,都水监你不会怪罪是吧?”莫浉辛说。欣琳影看着两人的互动一脸鄙视,说话拐弯抹角的,直爽点不是

  • 神医掐指一算之贵人相救

    “你……你去死吧!”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还是为了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尹静迅速的拿起身旁的一个脸盆,用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当”的一声,百分百的砸中红心——黑衣人的脸上。“啊。。”黑衣人鬼叫一声,松开了掐着思媛的那只手,思媛失去重心的跌倒在地上。仿佛得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快断气的咽喉正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差

  • 神医的冒牌新娘第9章在线阅读

    她吸了一口冷空气,顾不了那么多了,飞快地跑开。融化的雪水淌在路上,一脚脚踩下去,溅得她满裤角都湿漉漉的……她在逃避,在逃避的过程中却又不断地劝告自己:没有错,这件事请谁都没有错……妈妈幸福了,她也终于有爸爸了,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哥哥,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家庭……可是,为什么得不到别人的祝福呢?雪花,

  • 重仙劫之神秘女人

    公元2011年2月1日,在内蒙古一个叫“满城”的地方。一个女人,她每天早上十点醒来,上网上到下午3点左右,便自己打车去酒店,要么是一个男子过来接她去酒店,亦或是她自己开车去酒店。她在过年前发了一条说说:“是谁发明的过年,能不能不过年?”今天是她家家族聚餐,地点便是这家叫“满倾天下”的酒店。还没进门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