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堕世归途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2/6/24 6:24:55 作者:夜残仙 来源:纵横中文网
堕世归途
堕世归途
作者:夜残仙来源:纵横中文网
Xhvh

铛铛铛,爸爸:修复伤口成功。

甲子六瞬间感觉身体涌现了一股力量,无数道经脉重组开来,血肉一块块重新的链接。

啊!葬爱家族归来,一个字形容,简直爽爆了。

甲子六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一男一女施展着身法,打的是刀光剑影,不分上下,难舍难分。

甲子六看到这一幕,心痛了一下,我这是对那姑娘动心了!爱情的力量总是如此不可思议,姑娘,我来了……

放开那个姑娘,让我来,来,来,来,

甲子六特意让儿子拿出了一个扩音器,对着张天就是一顿喊话,还带上了一道道尖锐的回音。

这一道道声音叫人听的是头皮发麻,禾苗张天两人纷纷看向甲子六,眼中闪过了不可思议。

这人只是个凡人,吃了我两剑,居然没有断气,就连伤口都自行恢复了,莫非这人是个练药师?

张天可不敢得罪一名练药师,摆了摆手对着禾苗道:我会亲自上门提亲的,你跑不掉的,等着我娶你过门,下面那人是一名练药师,我可不敢再得罪他,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张天狠狠丢下了这一番话,禾苗花颜顿时失色,紧紧咬着嘴舌,内心无比纠结。

欺负那姑娘干嘛?有本事冲我来,甲子六一看到禾苗花容失色,心中更加愤愤不平。

我答应你,张天,让甲子六吐血的话,终穷还是传了过来,我答应你,张天,我会做你妻子的,只要你不去找我家族的麻烦。

张天邪魅的笑了笑,你还是答应我了,听到你的家族,就顾齐了大局。

嗯,禾苗点了点头道:我都答应你了,你别为难西域练药师,我们早点回去禀告这件事,好好选个日子,我不希望草率成亲。

张天的脚步原本朝着甲子六走去,听到禾苗这些话,停住了脚步,我们回去吧,择日不如撞日,我会安排好一切,明天举行成亲大典,哈哈哈。

嗯,禾苗眼眸之中带上了一丝眼泪,看了一眼甲子六,跟在了张天的背后,留下了一道婀娜的背影。

等等!

甲子六拿出了一把扩音器,你们居然无视了我,不好好看看我,不看我就想走,告诉你们,没门!上天入地都没有门。

甲子六生气了,对着天空叫了一声:儿子,给我一把大杀器,我要干掉小白脸。

小白脸一出,张天敏锐的耳朵还是听到了。

你再说一次,别以为西域练药师了不起啊,我照杀不误,张天冷冷道。

就在张天想动手的时候,禾苗一把拉住了他,淡淡道:别计较了,脾气需要改一改。

张天听到禾苗劝慰,暂时压下了怒气,摆了摆长长的衣袖,禾苗,我们走。

看见张天要走,甲子六着急了,矮!你们别走啊,是男人就打一架,谁怂谁是儿子。

铛铛!!爸爸,甲子六脑海中又出现一连串的铛铛声。

一把大盾从天而降,立在了甲子午的前面,这面大盾布满了纹痕,散发出古朴的光芒。

张天诧异的看着甲子六,这是一个五星法盾,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禾苗也吓了一跳,这真的是五星法盾,光是感觉气息,压迫感扑面而来。

哈!知道怕了吧,甲子六眼瞅着盾牌后方的一个握柄,手指紧紧的按住。

冲击波,放!

张天吓了一跳,举起剑刃警惕的看着,这可是五星法器,他的心里都没底,究竟能不能拦下法器一招。

哎呀!甲子六预想的冲击波,迟迟都没有出现,他都有点纳闷这个盾的作用是什么。

不算啊!再来一次,冲击波!

甲子六大吼了一声,可预想的冲击波,到底还是没有出现。

空气死一般的寂静,张天脸上带上了怒气,够了,安分一点留住这条小命,难道不好吗,非要我动手杀你,你若是不想活了,我就成全你,上路吧。

张天也不顾禾苗在不在场了,一连劈出几道刀气,力量袭卷一片空气,朝着甲子六打去。

甲子六暗自叫了一声不妙,手掌虎口用力一抬,盾牌瞬间发出了淡淡红光,纹路上一双血色眼睛缓缓打开,显得特别诡异和恐怖。

咻咻咻!

恐怖剑气打在盾牌之上,发出一声声金属巨响。

噗!张天只觉得喉咙一甜,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指向盾牌道:你这是什么法器,居然能反伤。

反伤?甲子六心念一动,脑海中浮现了一行字,反伤盾,能反弹百分之八十伤害。

这是个好东西啊,又轻又能反伤,甲子六心情乐开花了,躲在盾牌后面挤眉弄眼,一副快把我弄死的样子。

面对一件五星法器,张天就算再愤怒,还是选择了避让,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一般计较,禾苗,我们走。

禾苗望着气急败坏的张天,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跟着张天后面。

甲子六这时就急了,你说你们这些异界人,就知道恃强凌弱,看到爸爸我回首掏出五星法器,就撒丫子带着小妞跑路,真不把葬爱家族在眼里了。

甲子六甩了甩五颜六色的刘海,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脸上贱兮兮的,一副欠揍的模样。

张天一听这话,怒气顿时上升,喉咙又是一甜,差点被气的吐血,一张脸都不知往哪里摆,不是不想杀掉甲子六,而是真的杀不掉。

这时,禾苗对着甲子六微微一笑,嘴角微张,唇微微的张口,谢谢你,那一笑真的是倾国倾城,令人流连忘返。

甲子六乐了,别走啊,是男人就来干一架。

张天眼神无比冰冷,觉得尊严遭到了挑衅,放出了狠话,我在大道堂等着你,你若是有本事来,我让你有去无回。

好啊!我怕你不成,顺路一起走吧,我初来乍到,不认识去小道堂的路,你叫张天吧,带带路吧,甲子六边掏鼻孔边说道,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张天不禁佩服甲子六的勇气,这里虽然是个弹丸之地,每个人一提到大道堂,都会闻名失色。

张天不屑的开口,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叫什么名字?

甲子六弹了弹手指,没有回答张天的问题,反而看向了禾苗,只要这位姑娘说出名字,我就说出我的名字,等价交换怎么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为薛洋而来巫女

    “大家好,我叫泉川清桃,是个樱鬼国人。”那少女如此说着。教室里瞬间寂静了下来,教室里总共四十五同学的视线统一集中到了名叫泉川清桃的少女身上,令得少女不安地绞起衣角来。琼浩仔细地打量泉川清桃,不得不说,泉川清桃绝对是可以比拟琼苏和琼晶两姐妹的美人,一头及臀的柔顺黑发,高挑纤细的身形,属于东方女人的精致

  • [猎人]我是金·富力士在线阅读第7章

    星魂之所以不让极光一块去,一是担心她的实力,怕她出手后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她是刚出关不久的弟子,具体实力很难说,又不知晓她是站在哪一方的,得先压制住她。连少司命还没通过语关,这个人却突破了,想必实力不比少司命低。“星魂大人,月神大人和云中君已经到了桑海,您不去迎接他们?”这句话打断了星魂的思路,反正

  • 甜婚成宠:嚣张小萌妻在线阅读第十节

    “要报名的排行队,挨个来领取序号。”报考点的主持人员不停地来维持秩序,奈何人实在太多了,大家都挤成一锅粥了。“希尔我们快去排队吧,不然上午领不到序号,下午的测试就参加不了了。”无焰拉着希尔的手钻进了人群中。以无焰娇小的身材,在人群中也算是穿梭自如的,无奈后面被拉着的希尔就比较痛苦了,各种撞人碰壁看着

  • 在梦里和荒神谈恋爱秦王来了

    说好的细皮嫩肉唇红齿白呢?明淮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拎着剑就走,随手杀了两个秦兵,又往人多的地方冲去。苏鱼急忙挪过来,她该是很害怕,语气颤抖继续劝她:“华锦,你就别跑了,跑不掉的,我们的父母亲人都在夷国呢,我们要是跑了,国君会去找我们的父母亲人的。”景玉不死心,一看周边没什么人了,立马就把脚伸出去

  • 爱你如良辰遇好景在线阅读第一章

    东海市深夜,豪城ktv,金碧辉煌灯火通明。3号大号包厢里昏暗的七彩光线斑斓四射,充斥着嘶吼的K歌声、酒杯碰撞声、嬉笑掷骰声。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沙发里,一个年轻人坐姿板直,神情木然,双目呆滞,身子隐隐颤抖,似是在遭受着某种极大的痛苦。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想象得到林东的脑袋里正发生着什么。“未字第0001

  • 影帝的日常甜宠之第十五章 疲于应付

    在“就是我”组织里,独眼龙老四心目中除了师傅蒋保天,还有那个大姐李英,他可以给三分面子,其他人一概不在他一只眼里。在他老三面前发威,他觉得很正常。对方这一口唾液喷在王彪脸上,带有一股非常难闻的腥味,他气的直跺脚,手指着对方说:“喔唷,我说你这个老四,你怎么可以对我如此无理呢?”“对、对你无理又、又怎

  • 我就是这么爱作死发动你们的人脉啊

    “嘶~还以为死定了....”大老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左肩,膝盖的刺痛令他呲牙:“嘶~我就看了你一眼,没有任何其它的意思,至于把我打飞吗。”大河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切,你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爽,那种冷眼俯视的傲慢神情让我一肚子火。”靠!我的眼睛就长这样怪我咯?表情不友好让你不爽了还真

  • 我的皮卡丘会雷切!之游戏王zexal no.19 逛街

    “唔……唔嗯……”我好像睡了很久,强制的把眼睛睁开。回忆就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水流般冲进我的脑袋,发觉了早上的失礼。我惭愧的低下头,就看见睡得不省人事的游马。“哎呀,你醒了啊?”一道成熟女声的声音传来,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明理已经上来了,“呃……嗯。”我轻盈的从吊床跳了下来。“那么来客厅谈天吧,别理那睡得

  • 绝对喜欢在线阅读第六节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朝师傅的一家人与他的徒弟”段通天摊着手对向朝家人与梁晓明向着自家人介绍一下,便又向朝猛山几人介绍自家的人与徒弟们。介绍后,段通天便像原著一样,叫他的老婆加朝猛山等来人的饭碗筷子,吃起了一顿不算尽兴的饭。期间在得知两家都是八极拳的传人后,段通天的徒弟好死不死的招惹朝猛山,而朝猛山也

  • 王爷我对你一见钟情在线阅读第2节

    第一节北京好大,人好多,车好多,好……眨眼间林笑笑和李华华已经坐在了驶往北京的列车上了。一切都显得如此突然。突然的林笑笑都没有反应的时间。一路上车厢里乱糟糟的~有孩子的哭声,女人的安抚声,男人的打鼾声,还有李华华的咋呼声。然而这一切都被一首外面的世界的铃声覆盖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