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我太强了怎么办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2/6/24 3:06:04 作者:流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太强了怎么办
我太强了怎么办
作者:流木来源:飞卢小说网
摸爬滚打二十年,终究混到地球扛把子。可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了。于是……啥?你有系统爸爸,要吊打我?三秒之内撒了你,系统都给你扬咯。啥?你爷爷是xx宗太上长老?要把我摁在地上锤?三招之内扬咯你,宗门都给你改成撤硕。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少年在装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淑怡并没有站起来,而是侧身朝着宫城的方向,又行了一个大礼。她的脸上满是泪水,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眼神中情绪复杂,除了悲戚,更多的是怨愤。

“淑怡谢皇上大恩。”

这句话说得不可谓不咬牙切齿,我叹了一口气,蹲下身抬手拭干了她垂在脸颊边的泪水,轻声道:“臣没什么能嘱咐公主的,只希望公主能安稳一生,若……若真有一日两国开战,还望公主定先自保,莫要求什么忠义两全。”

淑怡朝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说道:“谢谢沈大人,能有这句话,淑怡这辈子也算值了。”

“不,你还有更好的人生,西南王也算是一代才俊,不会亏待了你。”

“或许吧。”淑怡垂下头,提起裙摆站了起来,又朝着一众朝臣微微一福,转身上了车驾。夏阳在车旁向我行了一个礼,木质金漆的马车渐渐驶离,车檐四角的青铜铃铛叮铃作响,直到在秋风中再也听不到缥缈的铃音。

“这就走了啊。”褚禹辰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以后的一切就要看造化了。”

郭子越全程都一言不发的站在旁边,直到这时,才低声道:“皇上总算是如愿了。”

我没有说话,脑海中是淑怡转身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内心不安,却又说不出何处不安。

送完了淑怡公主,我又回了一趟礼部,整理前几日积压的折子,谁知我还没进礼部的大门,就被礼部的官员给拦了下来,个个一脸菜色。

我一见门口站着的启祥公公,心立马凉了半截。

南宫瑾这是要找我。

我首先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宫宴,我怕是喝多了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皇帝到现在想起来要追责了。

我心里七上八下地跟着启祥公公进了宫,南宫瑾正在勤政殿批折子,我也不敢打扰他,只得老实巴交地候在旁边。过了好一会,我才听见南宫瑾悠悠地说:“老师醒酒了?”

我就说吧,还真是。

“臣有罪。”我赶忙一掀衣摆跪在了南宫瑾身前,我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但认错总是没错的。

南宫瑾抬起头一脸玩味地看着我,笑问道:“朕何时说老师做错什么了?”

“臣不该于宫中醉酒,不该……在宫中失了仪态,不该……”我绞尽脑汁地想着自己的错处,还没想完,就被南宫瑾打断了。

他提着狼毫笔描着笔架山,摇头道:“醉酒这件事不怪老师,宫宴上本就是该尽兴饮酒的,实在是老师的酒量不争气。”

得,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我酒量不好了。

“而且老师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醉的人事不省,还差点翻进荷花池。”

我:“……”

怪不得这么疼,合着是撞到廊柱了。

“那皇上为何召臣入宫?”

南宫瑾有些好笑地看着我,问道:“朕没事就不能传召臣子了?”

“不不不是……臣……”

“况且朕确实要与老师算算账。”南宫瑾把笔往桌子上一拍,面无表情地道:“朕听说,老师与淑怡公主的感情亲厚的不得了,和亲的公主还主动向沈尚书投怀送抱。”

娘的,谁嘴这么碎,这才多一会儿,怎么让这个祖宗知道了!

我惊得半晌没找到合适的措辞,结结巴巴地道:“臣不是……臣只是见公主……臣……”

我看着南宫瑾不为所动的脸色,很是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臣知错。”

南宫瑾从案几后站了起来,绕到了我面前,掐着腰低头看着我,笑着问:“老师总是喜欢认错,可老师又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何谈认错呢?”

祖宗啊,我不认错不对,认了错还不对,那您老想让我怎么做,现场做八百字检讨吗?

“皇上,公主不是对臣投怀送抱,实在是公主亲人尽逝,未免有孤寂之感,臣才安慰了一下公主……绝无僭越之心。”

“行了,起来吧。”南宫瑾语气里尽是无奈,“朕知道你没这个胆子,可当着这么多朝臣的面,老师也真是放得开。”

“臣以后不敢了。”

“别啊。”南宫瑾笑呵呵地看着我,伸开了双臂,“朕也想知道,淑怡公主为何这么想要老师的一抱。”

“啊?”我看着南宫瑾这个架势,惊得腿一软,好不容易站起来又差点跪回去,“皇上何意……臣不太懂……”

“朕也算是亲人尽逝,老师何不也安慰朕一下。”南宫瑾上前走了一步,语气里尽是威胁,“若是老师不愿,朕可要吃味了。”

“不是……臣僭越。”我也往后退了一步,声音都有些哆嗦,“臣怎敢安慰皇上……这不合礼数……”

“那老师与淑怡公主,合的又是哪门子的礼数?”

我被南宫瑾气的半口气没上来,只得站在原地看着“投怀送抱”的皇帝,进退两难。

“老师别怕,朕不会怪你僭越。”

我长叹了一口气,理好了衣袖,看了一眼面前微笑的皇帝,像是英勇就义一般的向前迈了一步,虚虚地拢住了南宫瑾的肩膀,南宫瑾比我高出了半个头,我的下巴刚好靠在了他的肩头,形成了一个格外诡异的姿势。

这大约是我自从他即位以来离着他最近的一次,我甚至能闻到他衣服上弥漫的那一股龙涎香的味道,冲的我鼻子很是难受。南宫瑾温热的鼻息扫的我耳朵发痒,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南宫瑾却在我耳边嗤嗤地笑了,轻声道:“老师就是这么抱淑怡公主的?怕是连公主的衣衫都没碰到。”

确实没碰着,礼服上是金线绣的凤穿牡丹,一平尺几百两,我哪敢乱蹭啊。

我忙后退了一步,跪在了南宫瑾身前,连声道:“臣僭越。”

南宫瑾笑着摇了摇头,将我搀了起来:“好了,朕同老师闹着玩呢,这件事就此翻过,朕不会再追究了。”

闹着玩?大哥,闹着玩也是会出人命的好吗?

我一脸诧异地看着神态自若的南宫瑾,强忍住了骂人的冲动。

我鼻尖还残存着南宫瑾身上的香料味,熏得我有些头晕,我的体质比较特殊,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易敏体质,因此我从不敢乱用什么香料,短时间地闻闻倒也没什么问题,可南宫瑾身上的龙涎香实在是忒浓了些。我的鼻子猛然被一刺激,我实在是没忍住,捂着脸打了一个喷嚏。

南宫瑾皱着眉看着我慌忙又跪了下去,有些不满地问:“老师这是……着凉了?”

“不不,臣只是……闻不得一些香料。”我有些尴尬地同南宫瑾解释,刚要再说,南宫瑾就将我扶了起来,抬手闻了闻自己的衣服,问道:“味道很大吗?”

“臣对一些气味比较敏感而已,其实这香料味并不是很大……”

“你一直闻不惯这些香对吗?”南宫瑾的面色有些不善,盯着我问。

我被南宫瑾这个语气吓得一懵,忙道:“臣不是抱怨皇上寝宫的香料……”

“既然闻不惯,为何不同朕提一句?”

“啊?”

我惊愕地抬头看着南宫瑾,突然产生了把南宫瑾的脑袋砸开看看有没有进水的冲动。

你这个表情,这个语气,这个状态,居然是在责怪臣子没有同皇帝提一些鸡毛蒜皮的意见!

有谁闲着没事会同皇帝说宫里的香料不好闻啊!就是那个姓萧的老家伙也不敢啊!我疯了呀我去提这个!

南宫瑾估计是被我震惊的表情弄得有些懵,也没再说下去,只是取了一块玉牌交给了我,同我说:“老师常出入宫禁,次次通报实在是不方便。这玉牌朕赐给你了,不必通报,直接进宫就好。”

我有些不解地接过南宫瑾递过来的玉牌,冰冷的玉质刺的我手指有些发麻,也微微回了神,随即就是一连串的疑惑。

经常入宫的官员多得是,这玉牌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赐给我了?

我也没再多问,行完礼就从勤政殿里退了出来,手里捏着南宫瑾赐的玉牌,顿时觉得伴君如伴虎,皇帝的心思真是不好猜。

关键这个皇帝脑回路着实是有些奇怪。

今天,呃不,这一段时间南宫瑾都有些不太正常,之前我也没发现这孩子这个问题,怎么现在就成这样了呢?

看来这个精神问题大约是过了潜伏期了

自从南宫瑾赐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玉牌,我就开始了屡次被传召的日子,每天光上朝还不够,又得被南宫瑾以各种理由请进宫里议事。幸亏礼部也算是个空闲部门,除了临时安排的任务,一天到晚也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像姚大人的户部,几个大人桌子上的算盘都被磨的抛了光。前几日约着他去喝酒,姚光斗看着蒜爆羊肉上的那几瓣儿蒜,眼泪都快下来了。

“不要蒜了,真别算了。”

郭子越和褚禹辰这一段时间也忙的不亦乐乎。郭子越被提了禁卫军的副统领,郭子越本就是武职出身,让他干个御史还整日在南宫瑾的耳朵边叨叨安王的事,估计南宫瑾也实在是忍不了了,但碍于郭家的面子,又不能横加责备。如今他调任了武职,朝堂上一下子安宁了起来,君臣一下子和睦非常。

褚禹辰是工部的侍郎,前几日逐鹿山的行宫被一场大雨冲的倒了半片宫阙,褚大人只得扛着家伙什带着一群劳工奔赴了郊外,家里的狗都全权拜托给了我。我也奇怪,养个狗下人就能做,拜托给我算什么,结果褚大人掐着腰对我说,他家的宝贝们需要无时无刻的陪伴,气的我直接整了个笼子给他锁在了一起,让它们互相陪伴去了。

褚禹辰看我整日愁眉苦脸地往宫中跑,站着说话不腰疼地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也懒得与他争论,比起他们这种类型的加班,我的加班状态其实算是更加危险。

南宫瑾批折子的时候总让我候在旁边,按理说皇帝召翰林学士伴驾是常理,没什么可质疑的,但翰林院百十来号人在那里等着呢,整日传召我一个人,实在是有些故意刁难了。我在礼部还有一摞子太学的学务没处理呢,在勤政殿磨了一天墨,回家还要额外再加班。

当然,磨墨的时候也得加班。

我需要先替皇帝将折子大致浏览一遍,将要务着重标记一下,有时还得拟批一遍。不仅如此,南宫瑾自己的折子批累了,休息的时候还要再折腾我。

“朕有些乏了,老师给朕讲些书吧。”

我将头从密密麻麻的折子里抬起来,一脸茫然地看着靠在椅子上等着我拿书的皇帝,顿时甚感无奈。

我批了这么多折子还没说累呢,这家伙,还得给他解压。

可是面上要这么说,我就可以卷铺盖回老家了。

我恭恭敬敬地问道:“皇上想听哪本?”

南宫瑾一指殿旁的一侧书架:“就上次没看完的那本吧,应该是在第二层。”

我走到书架旁,弯腰扶着书架,看见了第二层那本卷起来的书,抽出来一看,竟莫名有些熟悉。

这书上的批注,是我的字迹。

我合上书一看,封皮上赫然是三个篆书大字——商君书。

“这……”我转过身,却发现南宫瑾已经在我身后了,他微笑着看着我,问道:“老师有什么问题吗?”

“皇上还留着这本书?”我摩挲着书本已经有些泛黄的书页,不得不说,都十几年了,这本书保存的真的可以算是不错了,“实在没有必要……”

“这书可是老师送给朕的,朕当然不舍得扔。”南宫瑾接过我手中的书,很是爱惜地整理好,“老师可与朕说过,每本书都有灵,不能乱弃私拿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都是些哄孩子的胡话……”

“朕没觉得是胡话,老师说的话,朕都信。”南宫瑾笑着看着我,“因为老师从来不骗朕。”

这话说的我心里忽的一阵温暖,这么多年了,南宫瑾还能记得我当初近乎随意的话,也实在是有心了。

“朕记得当初朕求你来给我当老师,你就真的去向父皇请了旨,陪朕在冷宫呆了这么多年。”

我一懵,脸忽的烧了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天下大佬皆吾弟第三章在线阅读

    “孽徒,几百年不见,你连为师都想杀吗?”随着这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在女人的耳边,女人也是一愣。她明明才二十出头,那里来的几百年?而且自己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师父?虽然因为这有些奇怪的声音,女人微微愣了一下,但她也没有迟疑太久,之前暮云做的事已经触及到了她的底线。那个地方可不是随随便便就

  • 重生之丹妻有道在线阅读日行一善的店主

    换衣服的过程被系统自动屏蔽,画面再次露出的时候,迟浅正站在镜子前左右打量自己。白底碎花的纱裙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形,女孩的长发披散着,显得温顺而乖巧。仿佛每个人记忆里邻家女孩的模样。弹幕顿时变得无比热闹。“又想骗我养女儿。”“又想骗我谈恋爱。”“又想骗我让爸妈要二胎。”“主播什么神仙颜值,关注了,记得多

  • 极品助理在线阅读第9节

    诸葛羲和神情有些严肃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低声道:“想必今天你也知道了国家队正在找你。”“是的,早上吃饭的时候听说了,而且好像王家的人也在找我?”易辰点了点头,并不否认。“你听到的都没错,王家人确实在找你而且他们已经通过一些手段得知另外四位在本校觉醒的异能者并没有杀害王权,所以目前你的嫌疑是最大的,当然

  • 我的地图我做主[星际]第9章在线阅读

    陆凡不管三七二十一拾来柴火,挖了一个坑,架了个烧烤的架子,便将大白虎的肉放在大火烤,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肉香四溢,陆凡再找了些香菇灵芝之类的香料,肉香就别提多香了。陆凡忍不住吐了口唾沫,对着虎肉发出干笑。“啪,岂有此理,哪来的混蛋小子,打过分了。”马果愤怒的拍着桌子,道:“院长,我去把那小子捉来,好

  • 三段集在线阅读第9章

    沈俊严拿着办公室订的报纸,在学校的食堂门口等着夏菲菲一起吃午饭。“走吧。”菲菲快步赶来,手里拿着一块一人份的蛋糕。“同学送的?”沈俊严问道。“不是,今天……我妈生日,给她庆祝一下!”“啊?那咱去校外找个饭馆,买个大蛋糕。”“不用了,反正她也不在,意思下就行了……”母亲离家出走那年菲菲16岁,十年间,

  • 春天里的樱桃树在线阅读第6节

    苏雅萱有些气恼,自己无论样貌身材和家世,绝对都是顶级,高尚却一直表现的很不在乎。心里更是后悔来这家餐厅,不但碰到了老对头,闺蜜竟然还跟他有纠缠不清的事。面对王媛媛大一号的傲人身材,就算是苏雅萱也有些不自信,看出高尚对她也没兴趣,更是疑惑那位意中人是什么样的女人。原本对这桩婚姻苏雅萱及不甘心,爷爷的恳

  • 全能机甲王第二章在线阅读

    要说真田千果当初会看上齐木楠雄做男朋友,最初的起因是因为他掀了她的裙子。那天不过一个平平凡凡的上学路,千果看到走在前面的那个头插棒棒糖的男生衣角趴着一只可爱的独角仙。千果以为那是他养的宠物,直到独角仙没抓稳掉了下去。她急忙上前将小家伙捡起,喊住了男生。「同学,这是你掉的吗?」她将手里的独角仙摊在男生

  • 洪荒之青龙道尊之引你欢喜(6)

    头顶传来嗤笑的声音,宁欢一抬头就看到温元思鼻孔朝天的样子,他扬了扬眉眼说道;“你试试?”我试你大爷!宁欢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刚好从包里摸到上次苏晓晓偷偷塞她包里的橘子皮,拿起来二话不说便向温元思脸上砸去……这一刻宁欢是极为兴奋的,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每次只要能占到温元思的便宜,她就超级兴奋。没等温

  • 国民男神是女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段芊蕾答应一起回段父的故乡大邱生活之后,段父就立刻从公司辞职,然后把现在住的这套房子给卖了。这几年,首尔的房价上涨得很快,这个房子卖的钱可以在大邱买一个更大的房子还有富余。再在那边找个工作,每个月生活不会太艰难。这些年段父也有一些存款,他不是那种乱花钱的人,不抽烟,也不太喝酒,只有公司聚餐的时候会喝

  • 灌篮之天赋爆棚在线阅读逆水寒前奏(二)

    眼看着顾惜朝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李沐觉得他的反应与他所想的有些出入。他来之前听区长说小顾生母已死而且他没有多少他父亲的信息,怎么看这状况似乎情报有误。小顾莫非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信息?鬼畜区长竟敢谎报军情?不会吧,好歹也是一个重要任务,他没理由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坑我。不管了,试探下再说。李沐随即面带最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