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言情 > 正文

网游之唯我独狂之揣度(5)

2022/6/24 1:56:10 作者:独醉一回 来源:17K小说网
网游之唯我独狂
网游之唯我独狂
作者:独醉一回来源:17K小说网
恢复更新,继续征战游戏世界!

明徽帝的话一出口,盛瑶与江晴晚的神色都有了轻微的变动。

两人依旧离得极近,近的能将对方面上每一丝细节都看得一清二楚。那个一身明黄色朝服、身上带着淡淡龙涎香的男人离她们只有几步之遥,却仿佛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江晴晚眼中的皇后瞳孔微微缩小,眉眼间快速划过一丝类似委屈的情绪,轻轻地张口,淡粉色的唇间,洁白的贝齿与粉嫩的舌尖若隐若现:“陛下……”唤了这么一句之后,语气登时硬气起来,嗓音依旧清清冽洌:“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而这么丰富的表情变化,出现在皇后面上,仅仅是瞬间的事。

江晴晚早就知道皇后不简单了,可她是真没想到,皇后能有这么高的段位。

进宫三个月,江晴晚学的不仅是礼法,还有整个后宫的大事小事。她知道盛瑶的父亲在朝堂上的地位,也知道盛瑶是盛丞相唯一的女儿。这样好的出身,兼无人与她争宠,在此之前,江晴晚一直觉得,皇后哪怕再聪明,也是个不懂得讨男人欢心的主儿。

可现在看来,如果皇帝不是有一个青梅在……有这么一个皇后,后宫三千佳丽还有什么事儿啊。

盛瑶也许确实不得明徽帝喜欢,但哪怕明徽帝再不喜欢她,也会把她当妻子看待。

无数思绪在江晴晚脑海中划过,明徽帝离她越来越近,身上还带着宫殿之外的寒意。

江晴晚像是瑟缩了下,幅度太小太小,几乎无法被看入眼里。

皇后却恰好在此处再次开口,声音比先前略高了些:“静嘉!”门外立刻出现了一个宫女,“还不快给皇上端碗热汤来。”

明徽帝的步子一顿。

盛瑶又转向他,起身行过礼,这才道:“陛下……是妾逾越了,□□嫔妹妹身上衣物太过单薄,恐怕……”

就这样,仅仅三句话的功夫,明徽帝的神色已经缓和下来。

天子的眼眸依旧高深莫测,可看向发妻时总算多了几分温度。他的嗓音很平很稳,与其说在和妻子说话,不如说是在面对一个臣子:“朕原本觉得,荣嫔身子不好,又受了伤,皇后还在与她讲话……”分明是刻意得说给他听,来展现自己待江晴晚极好,不争不妒,却使得受伤的江晴晚不能休息。

后面这些话,明徽帝不会说出口。但盛瑶已经猜到,不由垂下眼,又唤了声:“陛下。”

明徽帝继续道:“既然荣嫔已醒,就是朕错怪皇后了。”

这前后……有什么联系吗?

江晴晚眸中划过一缕暗茫,抬眼时依旧是清纯无害的模样。一头青丝自在祭坛处散开后就再没挽起,现在松松的披落肩头,好像瀑布一样,一直垂到床铺上。

盛瑶原本坐在那里,手隔着被子贴着江晴晚的腿。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盛瑶起身了,江晴晚突兀得觉得有几分空落落的。

她知道皇帝待自己极好。进一步说,她能在宫里活下去,也全部都是仰仗皇帝。

明明早就该任命的,为什么却还总要生出些别样的心思呢?

江晴晚行了个半身礼,明徽帝也被伺候着灌下一碗热汤,周身都暖和了,才在盛瑶方才坐过的位置坐下,拉着江晴晚的手与她叙话。

他最宠爱的,用了十五年才终于找回的婉儿明明那样虚弱,却还在温柔的笑……明徽帝的心都要融化掉,嗓音柔软极了:“婉儿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

“陛下,”江晴晚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皇后还在这儿呢,皇帝却这样亲切的和自己你呀我呀的,实在是……“皇后娘娘待妾真的极好,妾却无以为报。”说着说着,便有一丝忧虑浮上眉梢。

总归已经成这样了,皇帝也不像是能被她三言两语劝住的样子。江晴晚打定主意,还不如借此机会稍微朝皇后示个好。

至于皇后会不会觉得自己对明徽帝影响太大,是个威胁云云,江晴晚已经没有功夫在意这个。

两者相害取其轻罢了。

果然,听到宠嫔的话,明徽帝再望向皇后时,眼里最后一丝冷漠也散去。至于是真是假,则无人在意。

他拍了拍江晴晚的手,对盛瑶道:“当时的情况,朕听静言说了。皇后信荣嫔,这很好。”

换个善妒的,恐怕就会说荣嫔仗着皇帝宠爱,不将已逝的皇贵妃放在眼中,直接给江晴晚降罪……别说后面的照顾了。

盛瑶闻言,微微一笑,是再标准不过的、属于皇后的笑容:“为陛下分忧,是妾分内的事。”

明徽帝看着她,也笑了:“临近年节,皇后哪儿的出项恐怕不少。也罢,皇后先继续主持祭礼去吧,今年年节的份例,按去年的两倍算。”

这一回,盛瑶认认真真地行了大礼,终于退去。

从宜嫔所居的惊鸿宫离开时,静嘉仔细为盛瑶理好披风上的每一丝褶皱,这才扶着盛瑶上轿。

冰冷的北风挂的人面颊生疼,院里的树上挂满枯叶,唯有一颗松树,依然满身青色。

盛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忽而叹了口气。不过她仍记得此刻并不在凤栖宫,即使叹气,也仅仅是自己贴身宫女能听到的音量。

“娘娘这是怎么了?”静嘉轻声问。

先前盛瑶说让她出宫,可静嘉离二十五岁还有些时候。她能感觉到,最近几个月来,皇后让自己做的事少了许多。

这并不是不好……作为父母俱在,且在家中颇受宠爱的宫女,将要离开皇宫,她当然高兴。

可作为自小与自家娘娘一起长大的人,静嘉又有些担心。

盛瑶并没有回答她,只是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静嘉从这个动作中读出很多意思。

于是她闭上嘴巴,站在轿子前面,一甩手帕:“起吧。”

离她们越来越远的惊鸿宫偏殿里,荣嫔被天子搂在怀中,头靠在天子胸口,沉默地流着眼泪。

“那个时候我好害怕啊,陛下。”江晴晚说。

明徽帝给过她很多东西,这里面不仅包含着赏赐的财物以及各样用品,还有一些旁人想都不敢想的权利。普天之大,敢在皇帝面前称“我”的,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饶是出身名门,父亲掌握半个朝堂的皇后盛瑶,面对皇帝时,都得规规矩矩称“妾”。但明徽帝就是给了江晴晚这个特权,原话是:“婉儿,我从来都只想与你做一对寻常夫妻。”

寻常夫妻。

那时候,江晴晚品着这四个字,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

没有外人在,尤其是没有明徽帝别的女人在,江晴晚撒起娇来一点都不含糊。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仔细斟酌过的,专为让明徽帝这样的男人怜惜而练就。

江晴晚讲:“我穿去拜见薛婉姐姐的衣服,是刚刚送来的,一路穿上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就是在祭坛那块儿站了一会,再抬起腿走路,就突然觉得脚下面滑的吓人。”

贝齿咬住淡色的唇瓣,荣嫔继续道:“可那里是薛婉姐姐的祭坛啊,我怎么都不敢出差错的……”说到这里,她感觉到明徽帝的手在自己后背拍了拍,“还好,陛下也知道,我练了许多年舞,这点功夫还是有的。所以平平安安到了圆榻前面,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

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看着江晴晚的眼泪,明徽帝心痛至极。怀中女人哭得仿佛带雨梨花,旁人声音大一点,都要担心将她震碎。

“婉儿莫哭,有什么事说出来,我给你做主。”明徽帝安慰道。

江晴晚抬起袖子擦一擦眼泪,发红的眼圈看得明徽帝心尖都在颤动。她说:“陛下还记不记得,从前给我看过薛婉姐姐的画像?”

这会儿,明徽帝也没工夫纠结江晴晚对自己的称谓。他明锐地抓住事情重点:“画像?”

“对。”江晴晚点一点头,嗓音虚弱的几乎听不出来,面上却带了点甜蜜又温柔的笑容。那点笑容只存在了一瞬间,又因为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很快消失不见。

“当初,陛下是在和我一起看,薛婉姐姐的模样和我有什么不同……”荣嫔慢慢地说,“我看到薛婉姐姐的样子,也是惊住了,世界上怎么会有和我那样像的人?或许,薛婉姐姐真的和我……”她顿了顿。

明徽帝示意她继续说。

“但是,我和陛下总算还是找到一点不一样的地方。”江晴晚道,“薛婉姐姐的脖子上干干净净的,我却有一颗红痣。”

她呆呆地看着前方。皇宫就是皇宫,哪怕是一个嫔所在宫所的偏殿,都比江南的舞楼华丽百倍。床头雕了精美的花纹,是无数朵看不出品种的画,在争相怒放着。

可是在观者看不到的地方,它们大概是在争夺养料。

剩下的话,江晴晚不说,明徽帝也已经猜到。

江晴晚刻意将视线偏向了明徽帝面容意外的地方,为的就是让明徽帝能顺从本心,做出与情绪相称的神情。

搂在她肩头的手微微缩紧了些。

直到这时候,江晴晚终于放下心来。

借着昏迷的时间,她将事情经过与背后之人的用心猜出七七八八。

同样的事,哪怕是放在和薛婉容貌有六分相似的宜嫔身上,江晴晚都相信,宜嫔绝对无法从中完好抽身。

偏偏是她。

如果是宜嫔,明徽帝就算在当时对她充满怜惜,事后心中仍会有一根刺在。

而只要有那根刺在,日后多推上几把,总能让天子看宜嫔越来越不顺眼。

加上那些被各大世家献上的、多多少少有点像薛婉的女人……

别说失宠,就算打入冷宫,也是迟早的事儿。

偏偏是她!

这时候,幕后之人恐怕就在赌,在明徽帝心里,到底是薛婉重要,还是自己重要了。

可又有谁能知道,自己在那男人看来,根本与薛婉是同一人呢?

当然,这样的赌局风险甚大。所以江晴晚同时也相信,这次被揪出来的,恐怕不会是真正黑手。

有一个尖细的嗓音在外面通报:“陛下,荣嫔娘娘的药煎好了。”

江晴晚听出,那是宫里身份最高、一直在明徽帝身边伺候的主管太监,安得意。

这样的人无疑是明徽帝的心腹,皇帝也不打算避他,直接道:“把药端进来。”

安得意已经很习惯天子与荣嫔的恩爱场面,此刻手里端个托盘进入,看着搂抱在一处的二人,神色毫无变化。只在面向明徽帝时讨好地笑了笑:“陛下,这是娘娘的药。奴婢想着,娘娘会不会怕苦,所以顺便教人拿了些蜜饯来。”

明徽帝看他一眼:“你倒是机灵。”

安得意将托盘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将药倒在小碗里,递到明徽帝手上。自己端了蜜饯盘子,站在近处侍奉。

“婉儿向来是怕苦的,”明徽帝说,“一口药,一块蜜饯,如何?”

江晴晚只能说好,还得谢谢天子的宠爱。

但她其实一点都不怕苦。在江南时,生病时可不一定能求到一碗药的。真得了药,别说苦,就算各样奇怪滋味夹杂在一起,她也能欢天喜地的咽下去。

除此之外,明徽帝的话中意思,与其说是疼惜她,不如说在提醒:怕苦的才是薛婉,朕既然给了你泼天的荣华富贵,你就给朕好好扮出薛婉的样子来。

于是江晴晚瘪了瘪嘴——这本来是非常不雅观的动作,可被她做出时,反倒多了点俏皮可爱的意思——闷声道:“才一块蜜饯呀?”

明徽帝的眼神更柔软了些,笑道:“这还不知足,莫非要我陪你一同喝药才够?”

这当然不行。皇帝岂能随便喝药呢?

江晴晚登时道:“陛下……”嗓音拖长。

场面看起来一片祥和。

可在喝着药、吃着蜜饯时,江晴晚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

自己遇到那个小姐姐时,隐约听小姐姐的丫鬟说起,小姐姐已经及笄了。

那么这会儿,她大概早已嫁人。

不知道小姐姐嫁的人对她好不好,需不需要她硬生生把自己扭成另外一幅性子,去讨得一个男人宠爱。

想着想着,江晴晚的神色越来越忧郁。原本是假装的怕苦,这会儿成了真切的苦闷。

明徽帝看在眼中,抬起手,抚摸着荣嫔的长发,柔声道:“婉儿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者为尊在线阅读第5节

    读者大佬们负责收藏,投鲜花,投评价票,打赏什么的。而咱这种小写手,就只能码字来回报大伙儿了。收藏增加一千,加更一章!鲜花增加五百,加更一章!评价票增加五百,加更一章!打赏累计五个人,加更一章!单次打赏超过一千点,加更一章!不是第一次写这类小说了,经验呢,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上本成绩也还行,至今还在写…

  • 西域降魔记在线阅读第八章

    已经到了一年之中最热的酷暑,听父亲和李辞的信上说,他们这几天可就要回来了。许久的闷闷的心情,如今一下子开朗起来。这天太阳已经西斜,天上的云彩被余光浸染的瑰丽无比,我刚刚踏上走廊,下午的余热没有过,一层层热浪激的我昏昏欲睡。忽然红漪跑进来说道:“小姐大喜,姑爷可回来了!”霎时门口响起来马车夫吆喝,众人

  • 林部落开始第二章在线阅读

    王言撑起身体,一脸茫然。一阵强烈的口渴,全身上下火辣辣的感觉。猛然王言一下袭来,刺激得王言从地上一窜而起,冲向了客厅的饮水机。(ू˃o˂ू)⁼³₌₃热死了拔出水桶一饮而尽。大喘几口气,胸腔起伏不定。待神情冷静后,理智才慢慢回归。王源此刻才发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此刻他全身已无浓密毛发。就连头上也只剩

  • 修道篇第7章在线阅读

    就这么一场戏还不够伍敬看的,这天剩下的戏几乎都是她们俩的。要换场景,工作人员一个个都开始搬运器材到里面的宫殿。盛溪两只手都拿着小电扇,热得电扇都快怼到脸上去。慢悠悠晃着走进宫殿,怎么看怎么像武侠片里才会出现的刁蛮大小姐的姿态。冷不丁后脑勺被人打了一下,盛溪“哎呦”一声回过头去。一看是伍敬,立刻瞪了他

  • 北落师门在线阅读“英雄”

    那抹青光锵的落在了石轩的身边。它竟然是一把龙泉宝剑,青色的剑身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青龙,那青龙的眼珠仿佛能够转动。这时候一道倩影出现在石轩的身边,看到晕过去满脸痛苦神色的石轩,江春美丽的星眸出现了一些雾气。“春小姐,你这般暴露出来的话,恐怕会被有心人看出来的。”那道青色的长剑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方才

  • 无限之黑暗降临第1章在线阅读

    如果你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一个满身血污的路人给拖进了巷子里,强抢民女了,你会怎么做?老娘特么的一脚踹死你!对准了命根子!往死里踹!别以为你满身是血,老娘就怕你!可少年似乎身手不错,迅速的躲过了。叶无心眸光愤恨的看着他,少年身高目测有一米八以上,有着一张世间少见的精致脸蛋。浑身散发着一种高贵的气质,特别

  • 俗气的人生在线阅读第六节

    原来是这个小跟屁虫啊……占了人家的便宜,王墨略微有些尴尬的对仙柔笑笑说道:“丫头,你怎么来了?”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进屋。仙柔双手俏皮的背在身后,笑嘻嘻的说道:“我想墨哥哥啦,不行吗?墨哥哥不想我吗?”王墨嘴角一抽,这才分开两天而已啊,不过嘴上却宠溺一笑说道:“当然想啦。”闻言,仙柔美目一亮巧笑嫣然,

  • 火影:改剧情就能变强之这一世的追求(9)

    “圣麟兽,照看下霄箫,我去那断崖处试开启辰粒空间……”姬夜明向着早晨初去的断崖之处盘坐,眼前是深不可测的断崖,身后是青青草地,草地之后,便是江河。“拥伴生魂之人,出生时,由于主魂拥有伴生魂使得主魂的魂力强大到足以直接冲开辰粒空间,此时是主魂所开启的辰粒空间,而到十二岁之时,主魂引导伴生魂再开辰粒空间

  • 家有纨绔子弟在线阅读第3章

    不一会!李圣经就获得了60个仇恨值!看到一群人,充满愤恨的目光向自己看来!李圣经脸不红,心不跳,虎躯一震,双臂展开!“各位,这个托儿索,已经是瓮中之鳖,我特意来到这里堵住他的后路,防止其逃跑!”。李圣经义正言辞的说道,但是大家丝毫不相信他说的话!“没想到,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啊!”。一群人全部鄙夷

  • 异界八号楼在线阅读第六节

    “光哥,咱们就应该拜把子!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吴导,我才20.”“不管,你就是我大哥。”吴钰森晃着脑袋,争取让脑子清醒一点,嘴里嘟嘟囔囔着各种匪夷所思的话。苏光无奈的搀着吴钰森。不能喝酒何必喝这么多呢。现在可好,都认大哥了,他才20啊。“司机,停车。”苏光摆摆手,招来一亮黑色轿车,本来他的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