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声情并茂之弓损(10)

2022/6/24 3:08:13 作者:慕思在远道 来源:晋江文学城
声情并茂
声情并茂
作者:慕思在远道来源:晋江文学城
“从仰望你,到接近你。”小透明策划被大神cv宠幸的日常!已完结!第一个短篇已完结!我突然又有脑洞了,想再开一个网配的短篇,所以先改成连载中。注:CV=角色声音,其实不能算职业,但在网络上多数习惯叫CV,所以我并未在小说里特别说明。微博@慕思在远道感谢wuli耿遥提供的封面。

贞礼三年十一月十八·宜拆卸。

薛婠婠理着账本,却怎样也集中不起来精神,一遍遍的回想着昨天的事情,她甚至不知道那算不算一场吵架。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李道彦明明不想去书房,又强迫自己进去,那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墨水落在纸上,污染了字迹,薛婠婠连忙拿手帕擦,却越擦越花,烦闷在她心里聚集,一股无名火升起,她把账本甩给沉碧,嘟着嘴道,“不算了,反正够花,算这个做什么。

沉碧默默的接过去,她自然知道华安华安是因为什么生气,可也无法劝慰,只能沉默的接过她的工作。

“殿下要不出去散散心?”沉碧提议道。

薛婠婠刚想拒绝,就想到了书房里挂着的那张弓,那弓很漂亮,通体呈暗红色,上面没有多少花纹,只在两头刻着这几朵梅花,并上了白漆。

她转过头看着墙上的弓,猫儿一样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直觉告诉她这东西最好别动,这屋子的东西,她最好都别动。

书房是去卧房的毕竟之路,所以一定不是书房本身引起李道彦的不对劲,她环顾了一圈,实在是找不出来什么特别的东西。

“也好,我们去演武场。”她踮起脚,把墙上的弓拿下来,下定了决心。

她不想李道彦这个样子,那种沉稳的样子太不像他了,他就应该会和她拌嘴,会和她吵架,会遇到猫猫就不敢动。

自从那天在演武场遇见老夫人后,薛婠婠就再没来过这里,只是派人简单清理了一番,很多东西需要等开春,天气暖和了再进行修整。

沉碧没有跟着,跟着她的是姽婳。

姽婳只看了那弓一眼,就知道这只是给孩子用一张启蒙弓,哪怕是女子,只要用力也会把这把弓拉满。

“姽婳会射箭吗?”她侧着身子问道。

姽婳走到华安的身后,从背后搂住她的身体,帮她摆出正确的姿势,深渊一样的眼看着前面刚竖起来的靶子,“像这样把箭搭上去,再把弓拉满,就可以了。”

她的骑射功夫其实并不好,但是教教像华安这样娇弱女子也够了。

姽婳的手很冰,身体却很温暖,华安胸腔里那股郁气似乎被这份温暖烫化了,按照她教的方式,一点点把弓拉开,还没等拉满手臂就开始支撑不住,手一松箭射了出去,斜斜的落在她和靶子中间。

姽婳沉默的看着那只箭,接过那张弓,亲自给华安示范了一遍,搭箭上弓再松手,只听搜的一声,箭稳稳的钉在红心。

“看明白了吗?”她询问道。

猫儿一样的眼亮晶晶的,她似乎忘却了刚才的不快,兴奋的看着她,“在射一次,我还没看够。”

波澜不惊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芒,这次她取了两支箭,同时搭在弓上,在第一只射出去的下一秒再射出去第二只,只要控制得当,后面这只箭就会把第一只推的更远。

箭应声而出,第二只箭刚刚射出去,就听见蹦的一声,弓断成了两截,姽婳楞了一瞬,还不等华安说什么就直接跪在地上,冰冷顺着膝盖传进身体。

“奴婢甘愿领罚。”

薛婠婠也很迷茫,不安的预感成了现实,她把姽婳拉了起来,声音中带了从未有过的强硬,“不是你的错,弓是我拿下来的,命令是我下的。”

姽婳站在原地,左右两手各拿着半截,“可弓是我弄坏的。”

薛婠婠沉默了一瞬,紧接着又道,“没关系,我有的是钱,在买一把就行。”

“买不到。”姽婳淡淡的开口,“这应该是永安王的长辈亲自做的,不然不会这样。”

她确实是劲用大了一点,但也绝对不是能够弄坏一张五石弓的程度,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张弓本身制作的就不合格。

薛婠婠似乎有些懂了李道彦为什么会在书房里那么反常,长辈亲自做的弓,兵书上写满的注释,或许那里的回忆太过美好,现在想起来才会更加痛苦。

“那这东西能修吗?”薛婠婠问道。

姽婳摇了摇头,漆黑一片的眼里似乎没有丝毫的感情,“殿下不必担心,王爷不会对您怎么样的。”

薛婠婠点了点姽婳的额头,“毕竟我是公主嘛,肯定要比一把弓珍贵。”她话锋一转,语气有些凌厉,“你也一样,比它珍贵多了。”

“李道彦还有一个半时辰才会到家,我们只需要在那之前解决就行,他既然会亲手做出来一把,就肯定还有第二把,我不信找遍整个京都都找不出来。”

姽婳似乎是想笑,可脸太僵硬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显得古怪到了极点,“确实是有,在礼部尚书莫松大人手里。”

薛婠婠皱了皱眉,这个人她有些印象,礼部不仅仅掌管学校科举之事,还负责各种典礼,哥哥当年的登基大典就是他负责的,在她印象里他是一个很抠门寒酸的老头,而对于他负责的事物,则必须要达到完美,她当初还和哥哥报怨过他。

薛婠婠咬了咬唇,长叹了一口气,眼里闪过不服输的色彩,“叫沉碧带足银票,不就是一把弓嘛,肯定能带回来。”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能达成的交易,只有不够重的筹码。

莫府和它的主人一样,薛婠婠看着破旧的前厅,心里十分不解,怎么也算是尚书,虽然礼部油水不多,但怎么也不会是这么窘迫的样子。

“不知殿下所来何事?”莫松的袍子已经有些破旧发白,他不解的看着华安。

华安也没有和他废话,直白的开口,“听说你有一把弓,我想要。”

莫松反应了好一会才反应明白,是那把李道彦父亲亲手做的弓,他孙子莫玉和李道彦一同到了启蒙的年纪,便亲自做了两把给他们启蒙用。

“殿下怎么突然想要这个。”莫松隐约猜出了原因,浑浊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来一个狐狸一样的笑容。

薛婠婠嘟着嘴看着莫松这幅神情,这表情她太熟悉了,宫里的女人大多都是这幅样子,“说吧,想要什么?”

“草民可不敢向殿下索要什么,是殿下慷慨,愿意赏赐一些钱财给草民。”他笑咪咪的说道。

“本宫确实有的是钱,只是本宫更想知道,莫大人想用这钱做什么。”薛婠婠这话说的很慢,听上去颇有些气势。

她确实不理解,莫松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么贫穷的样子。

莫松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告诉她真话,但或许知道了会更好,“草民家乡贫困,孩子们上不起学,想修建所学宫而已。”

薛婠婠完全不知道莫松哪里的人,也无法分辨出这话里的真假,她看了一会老人,突然笑了起来。

“先生真是关心百姓呢,我会如实告诉哥哥的。”

她确实是分辨不出来,但是她哥哥可以,这就足够了。

朝着沉碧摆摆手,新打的金丝镯在阳光下煜煜生辉,装银票的托盘被沉碧举到莫松身前,“这钱都是你的,把弓给我吧。”

莫松笑眯眯么接过来,让人把弓带过来后,竟然当着华安的面数起来银票,下人把弓带回来的时候,他正好数到最后一张,共五万两整。

弓没有过薛婠婠手,直接递给了姽婳,她上下摸了一番,点点头,“一样的。”

薛婠婠松了一口气,剩下的就是在李道彦回家之前把这弓放会原处就可以了。

拿到东西的华安刚想走,就听到莫松在后面唤道,“公主,请留步。

他慢慢走到华安身边,深深的鞠了一躬,“这话草民说可能僭越了,但是小彦也没个能替他说话的长辈了。”

“那孩子原来挺上进的,只是后来才左了性,若是惹了祸事,还望殿下帮他一把。”

莫松这话说的很慢,却带着不可名状的沉重。

年老的妇人,不能在朝堂上给他任何帮助,在那片宫阙里,李道彦可是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

薛婠婠慎重的点了点头,繁复的华服趁得她更加的倨傲,“本宫是公主,我的东西还没人敢碰。”

莫松了然的笑笑,对着这个略显跋扈的公主,他也算略了解一二,也是个好孩子呢。

莫府和永安王府离的极远,薛婠婠刚把那张弓放回远处,就听到下人来报,李道彦回来了。

她下了命令,让驸马一旦回来,就让他到书房来。

李道彦一推开门,就看到薛婠婠一件严肃的表情,收敛了笑容的她,终于有了几分皇室的威严。

“我把你的弓弄坏了,这把是莫府那把。”她直白道。

在李道彦没回来的时候,她想了很久要怎么说,但最终还是决定要实话实说,她抬起头看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男人,心里生出酸酸涩涩的感觉。

她没办法,对他撒谎。

李道彦沉默了一会,上前把薛婠婠抱进怀里,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有些嘶哑,“没关系,我已经大了,不再需要那把启蒙弓了。”

薛婠婠直觉的感觉出来李道彦的情绪好了一些,她更不明白为什么了,趴在李道彦的怀里,温暖源源不断的传进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妃常作乱之情债在线阅读第二节

    三年“这是玉珠色洼,你可知他的作用。”一个年迈的老者拿着一根干瘪的小草说道。药堂中桌上摆满了整整齐齐形式各样药草,浓重的药香在漂益四散飘溢,一老一少在桌旁对坐。一个样貌普通,与常人相比也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头上用一根红绳束发的少年,接过那株干瘪的药草。少年仔细的看着手指大小的名为玉珠色洼的草药,青茎

  • 废柴王妃好嚣张第六章

    如果早知道会看到这一幕景象,旭凤真希望自己没有来过,没有因为想见她而来此,也就不会亲眼见到他们两个情谊深厚,依依不舍的画面,不见到,他说不定就还有勇气继续追求下去。如今,他只想问个明明白白,为什么她变得这么的快。毕竟,前不久他们在人间时还是那么的好,宛如陷入情爱中的男女,感觉是做不了假的。旭凤走上前

  • 重生之末世情缘在线阅读适应面试

    闹钟在床头嘀铃铃地响了起来。路迎抱着身娇体软的少女,留恋了一会儿舒适的大床后,才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来。叫醒少女,俩人准备起床。“迎迎~抱抱~”揉揉眼睑,少女朝当先起身的路迎伸出巧手,脸上带着慵懒的柔媚,轻轻撒着娇。路迎对少女向来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少女只是轻轻的撒娇,路迎就投降了,一把将少女打横抱起,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芷兰坠崖越霖请罪

    “师兄,师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越霖回头看,原来是师妹,“师妹,你怎么来了?”“以前不是师兄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嘛,所以我就来找你啦。”师妹阿月撒娇道,“咦,这个小女娃是谁?长得倒是挺精致可爱的。”说着还捏了捏芷兰的小脸。“哦,我是宋。”“她是宋家村的大妞。”越霖抢先说道,宋芷兰可不是一般人

  • 与各路言情女主斗智斗勇的那些年(系统)楔子

    秋日的午后,阳光明媚。淡蓝色的天空中镶起一轮黄色的金边。阳光照射在稀稀落落的枝叶上,地面印满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恰巧迎着视线,目光落在一所普通不过的游乐场。游乐场里泛黄的树叶滥于一地,许是许久没人清扫了。微风轻轻拂过,枯枝落叶受微风的感染,发出细微的断裂声。门口摆立的大塑玩偶雕像已褪去原有的金黄色,

  • 落雪公主在线阅读第4节

    “驾!……驾!……”沽舒城外,一乘轻骑在马路上急驰,马上一男一女。男的一袭紫衫,年纪不过十六上下,生的斯文白净;女的通身蓝色戎装,生得明眸皓齿,分明也是个美人胚子。男子化名为贾凌风,女子月娥是他的侍女兼护卫。月娥,一边挥鞭斥马,一边高喊:“小公子,抓紧些,月娥要加速了。”“好!”“小公子,你那身板,

  • 综穿之小故事合集没谈恋爱

    我是个好孩子,同学家长都非常喜欢我,而且经常当面踩自己家孩子赞美我优秀。我可能在感情方面有些迟钝,不会主动追女孩,其实内向很向往,因为高中谈恋爱的不少,我们班班长就公开的和同班女孩在谈,真的是奇迹,他们现在感情都非常好,整个班级也就他们这一对一直走到现在。高一刚进学校,我就出名了。我们是初中高中都有

  • 皇后无所畏惧在线阅读第2章

    安白甫被忽然间哭得梨花带雨,都快有些喘不上气的女儿吓了一跳,初为人父的他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好。他轻轻抚着安锦书的后背,温柔道:“怎么哭成这样?做噩梦了?”安锦书没有说话只是将他抱得更紧了,在她六岁那年父母便因为车祸离世,在她的记忆里父母的模样已经开始模糊不清。可是当她推开门见到这个男人时,印在心底

  • 大夏不夜骑之抽经剥脉

    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林霄还是不想放弃,在这一瞬间赵雪莹的笑脸在林霄眼前前不断闪。他握紧了拳头,“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对我如此的不公。”“谁告诉你没有希望了!”李长安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林霄脑海中炸响。“真…真的!”林霄比刚才颤抖的更厉害了。结合林霄的情况,李长安兑换了金刚锻体决,准备让他修炼,不过李

  • 梦回天龙第三章在线阅读

    正在向着土洞靠近的狐尸也是停了下来,转动恐怖的两半脑袋向传来声音的方向看过去。与此同时,一道人影在夜幕中不紧不慢的从沟顶走了下来。人影在靠近,狐尸站在原地没有动,它只是看看人影又看看土洞,貌似在思考,但是最后还是调整身体正对向走来的人影。来人是个老道士,嗯,是个很邋遢的老道士。他一边走手里还提着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