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末世:神级抽奖系统重生其五

2022/6/24 3:03:08 作者:丧尸王 来源:飞卢小说网
末世:神级抽奖系统
末世:神级抽奖系统
作者:丧尸王来源:飞卢小说网
末世降临,王浩喜提神级抽奖系统,只要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就能获得抽奖机会。“叮,恭喜宿主抽中一品强化丹。”“叮,恭喜宿主抽中无限子弹黄金沙鹰一把。”“叮,恭喜宿主抽中忠诚女仆一个。”“叮,恭喜宿主抽中异能:火元素操控。”王浩看着从系统里面抽出来的各种奖品,表示从今天开始,整个世界,都要被我踩在脚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小师妹,小师妹。”

“能听见我说话么?”

一道不徐不缓的声音少年音在头顶响起,声音清朗圆润,却敲得九歌脑壳生疼,秀眉紧蹙。

“诶,醒了醒了,不过怎么还不睁眼?”

这位仁兄,我睁不睁眼你都要管?

可人家确实要管。

下一秒,九歌就感觉到人中处一阵刺痛。她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

她发觉自己背靠着一颗大树,头顶是深沉如墨的夜幕,几乎和她倒下去之时分毫不差。

山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大群身穿灰色道服的人,他们手中提着医箱,正神情严肃地对着地上东倒西歪的尸体动手动脚。

“这是在...” 九歌晕乎乎开口,看清眼前场景之后,却惊得声音变调:“....鬼啊!”

一个身中数十根箭的“尸体”坐了起来。

上一刻他还倒在地上,一副血都要流干的样子,眼下居然神采飞扬,还友好地和刚才把脚搭在他头上的另一具“尸体”打起了招呼。

“这,这这这这。” 九歌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顾景行笑道:“无涯宗的大夫都有三足龟血脉,医术精湛。”

医术精湛到能起死回生?!

九歌瞪大双眼,指着他语无伦次:“可他,他身上有十几根箭!”

“哦,这个。”

顾景行伸手将身边一根斜插入地的羽箭拔出,尖端的箭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张开的小小锚钩。

“这是宗门特制的武器,遇到坚硬的物体会自发转化为钩子,看起来就好像真的被射中了一样,里面还有轻微的假死咒,所以即使你只是肩膀中箭,也会昏迷过去。”

“那,那那那些血...”

“是箭上的放血咒,为了让效果更逼真一点。”

“那些黑衣人和妖兽...”

“是傀儡。”

顾景行继续解释道:“这是宗门每三月一次的临场考核,内容、形式、时间皆不定,为的就是锻炼我们的协作以及临场应变能力,这已经是我们连续赢下的第二十场了。”

”哦...” 九歌点点头:“演习啊。”

等等...

是演习?!这么大的动静,居然只是演习?

这都快把自己山门口拆干净了啊!

信息量实在有点太大,九歌脑子里一团浆糊,而且——

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点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她耳边炸起。

“大师兄,你的脸...”

有一个“尸体”坐起来,惊讶地指着九歌身后,大喊道:“谁干的?!”

她下意识回头,猝不及防之下,对上一双冷淡垂着的凤眸。

韩瑾之双手抱胸,侧靠在树干上。他身量颀长,此时微微低头,碎发垂下,血迹凝结,带着一种极其罕见的凌乱之美。

饶是阅遍妖界各路美男的九歌也不得不承认,韩瑾之真的有一副极好的皮相,七分英挺,二分文雅,一分少年气,加起来就是十分的好看。

只不过 ——

右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把这十分拉到了八分。

九歌:“......”

要命了。

她本以为自己又要憋屈地死一回,一时气不过,心想着反正韩瑾之也不能找个死人算账,这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一巴掌。

可如今,她人没事,那一巴掌却是实实在在的。

若是他要找自己算账,把这一巴掌还回来...

想到这里,九歌立刻捂着自己的脸,坐着往后挪了好几步:“大师兄,这是误伤,误伤。”

“大家都穿同样衣服...何必同门相残,你可千万要冷静啊。”

韩瑾之:“......”

他抿了抿嘴角:“我何曾说过会对你怎样。”

九歌心头猛地一跳。

这句话,韩瑾之上辈子也对她说过。

那时候他们已经当了十几年的死对头,韩瑾之也已经是修道界内有着赫赫威名的仙门名士。当时,西边的暗幽密林中妖气暴涨,九歌领命前去探查,却不料遇见一条千年毒蟒。她虽成功将其斩杀,却也被那毒蛇咬了一口。

毒液顺着血液流遍全身,几乎是瞬间,她就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九歌一个人坐着不见天日的密林中,近乎有些绝望地等待救援。

韩瑾之就是那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他手中拿着剑,额上还有些汗,眸子却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你在这里。”

九歌挣扎地抬起眼,明明虚弱至极,却还是要梗着脖子说:“没错,我在这里,你想怎样。”

“我何曾说过会对你怎样,我...”

再后来的事情九歌就没了印象。

她体内的毒素已入心脉,苦苦支撑了几个时辰,早已经是筋疲力尽,没等听完韩瑾之的话,她便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却已是安全回到了妖界。

她确实和韩瑾之拔刀相向过,但两人却也曾并肩作战过。

前尘往事悠悠从心底溜过,竟教她无端生出几分感慨来。

不过,她这般感慨还没来得及在心口多呆几秒,就被韩瑾之的下一句话打碎了:

“不过,宗门示训曰:‘恪礼守法,示后世有尊卑长幼之序也’。既如此,你自去领罚吧。”

九歌扯了扯嘴角。

是了。

韩瑾之向来是这般铁面无私的。

这才是他。

为了留下来,这罚她得受。

她咬咬牙,有些潦草地低头拱手:“知道了。”

韩瑾之上下嘴唇轻轻一碰:“嗯。”

顾景行心下叹了一口气。

明明刚才自行出手帮这小师妹解了假死咒,摆明了并未介意这一巴掌之事,可人家一醒来,又冷着脸要按宗训处罚她。

也难怪有门中弟子都说他冷漠又刻板了。

思及此,顾景行道:“大师兄这也只是按宗训行事,并不是为难你。”

“放心吧,这件事我们不会让更多人知道的,你也不必太过恐慌自责了。”

“对吧,大师兄?”

韩瑾之一愣,别过眼去“嗯”了一声。

顾景行:“......”

这人真是千年铁树难开花。

就这样,第二日,九歌以“违背师兄弟相处之道”的缘由,去执法堂领了七日的面壁思过。

才过戌时,便有内门弟子将她领到藏书阁的二楼,从满墙的经文中抽出十本厚厚的古籍资料,嘱咐她在七日内认真誊抄一遍。

九歌随意翻了翻,大多都是些宗训条陈,教育门内弟子要洁身自好, 处事有爱敬之心, 行为得体, 举止合乎礼数....

无聊。

极其无聊。

她本就不是个读书的妖,这些经书又通篇都是文绉绉的大道理。九歌才抄了没几页,便头昏脑胀,哈欠连天。

正当她困得神智不清,乱涂乱画时,忽然觉得四周的空气冷了下来。

一抬头,竟看见一双绣着卷云纹的白靴。

九歌当即从地板上跳起来,匆忙喊了句“大师兄”,用脚尖把散落一地的纸张划拉到身边。

韩瑾之垂下眼帘看着九歌。

身量纤细,不像门内女修那般梳着精致的发髻,而是单绑了个马尾。白色发带和乌黑发梢歪歪垂过肩膀,脸颊嘴角处甚至还沾着墨渍。

“抄写时坐姿要端正。”

九歌隐蔽地翻了个白眼,低头应道:“是。”

韩瑾之略一颔首,随后转身,在九歌对面的案几后坐下。他抬手把眼前一应物品码放整齐,展开了一本古籍,提笔开始抄写起来。

九歌头皮一紧:“大师兄,你在这是?”

他抬头扫了一眼九歌,淡声道:“师尊命我誊抄宗门古籍。”

“那你要誊抄多久啊?”

“还需月余。”

九歌震惊重复:“月余?!”

那岂不是自己这七天,日日都得和这冰块脸坐在这面对面了?

韩瑾之头也不抬:“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

九歌悻悻然闭嘴,将满地狼藉收拾干净,老老实实开始抄写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灵魂摆渡之勇者在线阅读第四节

    “老公,我叫顾依依,你的武力值实在是不忍直视啊,该练练了。”顾依依说道。叶良立刻查询鬼夫系统,顾依依排名第四,生前竟然是武术世家的女儿,可以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啊,只可惜也是英年早逝。叶良竟曾是一个无赖穷屌丝,适应环境的能力非常强,所以在女鬼老婆面前一来二去交流了两三番,已然能够承受住眼前这个女鬼

  • 血影墓尸之最高的境界,自我安慰【求收藏】

    谢东南玩到了十一点,为了不打扰到上了年纪的永强娘,只能意犹未尽的离场,躺炕上睡觉。第二天一早,谢东南想照照镜子看自己年轻五岁什么样,结果屋里的镜子全部都被他给打碎了!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浴室,确定里面没人后,闭着双眼走进去,站到了镜子前面,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谢东南。镜子里面的谢广坤还是老样子,前

  • [全职高手]叶小姐离家出走后彼岸花组织

    彼岸花---传说中冥界唯一的花也叫引魂花是黄泉之路的花朵,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铺成的地毯,人就踏着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民间传说中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冤魂们一个指引和安慰。雪白色与血红色的彼岸花共同代表死亡。传言曼陀罗华盛

  • 我成了冥界首富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加列奥看着在和萧熏儿打情骂俏的,周天龍,顿时气不打一出来,对着周天龙说:“小子你是谁呀?敢跟我抢女!人不想活了是不是!”这是周天龍和萧熏儿也看见了,正在发怒的加列奥,周天龍无奈的笑了笑,然而加列奥看见了以为就是周天龍对他的挑衅,“好小子,来给我打”加列奥,愤怒的说到,只见加列奥的手下立马向周天

  • 综漫—嗜杀魔灵在线阅读第六章

    “你们?哥哥??你们是、兄妹??”沐泪哲一脸疑惑的说、“啊!!不是不是、我们不是亲兄妹!嗯?结拜的!”馨抢先说道!“嗯、嗯、算是结拜的、哲又怎么在这?!”枫说“那个、方便说吗?我们单独说吧!”“我去了一趟英国、说是薰魅帮派来的、找我们要人、是女的、叫黄忻、我就真没办法、我们没这个人啊!!!再说、薰魅

  • 特种兵之死神教官助同学使钱平事端 访阿姨闲话挑心愿4

    路上,樊娲问:“你爸爸总呆在家里吗?”“是的。”吾花答道,“以前经常在外面跑动的,后来事业做大了,就开始在家里办公。如今每天足不出户,却在管理世界。”樊娲恭维一句:“厉害。”吾花却有所叹:“今日平如许,未必明朝风不起。我倒希望他们别操劳了,但我妈说的对----这么大,生活还处处蹩脚,更不不能照顾父母

  • 玄州记相互配合

    虽然让身体感觉到他们已经熟悉过渡的感觉,但是在与三个人握手的同时,这种努力仍然在地面上。我不明白这种感觉,但起初我多次推翻,但如果我翻身,我会习惯它。我转移的那一刻,我在地上失去了亲吻。周围是公会,黄绿色的草蔓延到尽可能远的地方。显然它出现在一个备受期待的地方,即便付出努力,我也能看到怪物。“那是艾

  • 剑弑九天魂噬苍穹之第十章

    三兄妹坐在餐桌前吃饭。“银月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变得不爱说话也不爱笑,成天哀声叹气,皱着眉头,活像有人欠她八百万似的。”齐宇轩觉得莫名其妙。“她一定是谈恋爱了,爱上某家的男孩,又碍于身分不敢开口。”齐语嫣神秘兮兮地笑起来,活像挖到什么秘密。齐宇扬因为银月坚持不肯下楼用餐而独自生着闷气。他听到妹妹

  • 黑塔利亚极东之逆天侍!(求支持!)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地上爬行,那种感觉让江烨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额,他似乎没有鸡皮疙瘩?掉了一层灰?江烨当即警觉,通过井口去观察,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他的视线仅限于半米宽的井口,井口往上他倒是能看到,但是周围有什么并看不到。但是江烨可以肯定,一定有什么出现在了井边。又有东西来祭献了!江烨很期待,就在

  • 网游之亡灵术士之阁楼(4)

    我的鼻头重新敷上了膏药,这下连打喷嚏都得小心翼翼,不然会疼。时间又过了数天,当时卖力追赶的练习跑步的社团一直没找到。问过一些人,得到的回答却是:那样的社团太多,无法确认是哪个。而且这几天又没再看见那三人,真是奇怪。“你就那么想加入那个社团吗?明明有好几个运动社团都十分热心地想要你加入呢。”夜夜无奈地